第四百五十五章 必须做宫主/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先别管是什么事情,那得等到太清长老和你们家祖爷爷商谈之后才能确定。我只是提前和你招呼一下,因为将来一旦事成了,我么两家出面的人必然是我们年青一代,到时候我肯定是一个,至于碧霄宫这边,你机会很大。若是加上太清长老的表态,估计十有八九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也提前提醒你,透个信,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个做不好,万劫不复不好说,但是要受到巨大的压力是肯定的。当然,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别想宫主的位子了。”秦若却没有直接说。

何锡麟没有追问,反而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秦若:“你还没确定我是否有接任宫主的意愿呢。”

秦若不屑的撇撇嘴:“你若是么有那个意愿,直接拒绝我就是了,何必听我后面的废话。”

何锡麟却认真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实际上,我对这个宫主还真是没多大心思。”

秦若禁不住有些发愣,他原本认为这件事,最简单的就是何锡麟,却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个态度。

“不过,我必须做这个宫主。”何锡麟却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定定的看着秦若。“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秦若很自然的摇摇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如何知道?”

何锡麟慢慢的说道:“因为碧霄宫不思进取的时间太长了,我和你相处的时间下来,我去却发觉到,如果碧霄宫继续这样下去,百年后,或许还有老一辈撑着,但是毫无疑问会出现断层,那么几百年之后呢?我好歹也是家中出了两任宫主的人,我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

“可碧霄宫中,目前几个大家认为热门的人选,却都是属于那种平淡度日的人,对于将来的发展,从他们身上,我看不到希望,所以,如果有机会,我肯定要去。”

秦若没料到,何锡麟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只是这一面,平时都被他的其他的表现覆盖了,大家根本都看不到罢了。

“既然如此,那还是决定了。你做好准备吧,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的。”秦若站了起来。“现在该带我去吃好吃的了,我可是听过碧霄宫的云霄酒很是珍贵难得,不知道你能不能弄到。”

听到云霄酒,何锡麟脸色难看起来:“你还真的难倒我了,云霄酒每年产量不过是那么百来斤,我们碧霄宫上千口人,一个人一年都分不到一两……”

秦若只是笑着看着他,看的何锡麟把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无奈的摆摆手:“好吧,我去我爹的房间里弄一坛来,只能是一坛,再多了,我爹会打断我的腿。”

秦若哈哈大笑起来,跟着何锡麟走上去,到了一楼客厅,他坐在沙发上等待,何锡麟去偷酒去了。

何锡麟去的很快,回来也不慢,不过他回来的时候,却是皱着眉头,显然是一脸的迷惑,他的手中,左右手各提着一个约莫五斤左右的酒坛,酒坛看起来极其普通,不过也显的很有年代感。

甚至秦若还看到酒坛上还有泥土的痕迹,明显是刚挖出来的。

走到茶几上,小心的把两坛酒放到桌子上,盯着酒坛看了半天,好像那是什么值得欣赏的东西一样。

“这酒坛你还能看出花来?”秦若说着,伸手就去抓酒坛。

何锡麟连忙按住他的手:“等等,这酒我得说清楚,不是我偷的,是我爹给的。并且说的清楚,一坛今天可以喝掉,但是另一坛是送给你的。还警告我,若是我打另一坛的注意,他真的会打断我的腿。我纳闷呢,你也就是个无名小卒,值得我老爹这么做?”

秦若却有点不以为意:“十有八九,是太清长老和你们家长老之间的事情有结果了。”

何锡麟吃了一惊:“不可能,这才多久?他们会面的时间,也就是和我们差不多罢了。”

“事情只要说开了,一句话的事情,何必那么久?”秦若拍开何锡麟的手,把一坛酒放到自己身边,才去抓另一坛。“这一坛是我的,别打我的主意。”

看着秦若放起来的那一坛,何锡麟有点酸酸的说道:“我长这么大,我老爹还没舍得送给我一坛呢。你可知道,我原本是打算去偷去年产的,可是这两坛……是百年前的,不算最好的,也是极其难得的珍品了。”

秦若顿时对这个酒更加重视起来,拿过酒坛,却没拍开封口的东西,而是认真的问道:“这云霄酒到底有什么好处,有没有什么说法?”

何锡麟点点头:“云霄酒取名云霄,其实只是喝酒的感觉,真正的云霄酒的价值,不是口感,而是它采用多种珍贵的宝贝酿制,只有我们碧霞宫才有特产的几味,而且需要在最寒冷的雪峰上酿制,蕴含丰厚的冰雪属性之力。如果是有冰雪属性之力的人喝了,对修为增长大有好处。不过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如果能喝一段时间,却有可能让人在真丹境就有可能获得冰雪属性之力。当然,几率问题,你懂的……不过即便是聊胜于无的几率,也足以让修炼者疯狂。”

秦若很赞同的点点头,一旦真丹境拥有了属性之力,战力翻番那是最简单的,甚至提高几倍甚至十倍都不是不可能。

就以秦若为例,若是他能拥有属性之力,别看他只有五重天的境界,直接放翻九重天的强者那是没问题的,甚至金丹境一重天的人,都能比划两下,就算是金丹境二重天的存在,逃跑都不是问题。

只是这种力量的获得,大多数都是金丹境以后的事情,即便是金丹境之后,要获得也很难!

有人曾经说过,金丹境早晚都会有属性力量,这句话基本没错,只要时间够长,哪怕自己修炼都能慢慢得到属性力量,可问题是有人进入金丹境就能获得属性力量,而有的人,却修炼到五重天都没有……这其中的差距可就是天差地别的区别。

当然,大多数人进入金丹境,最多两重天就能获得属性力量,只有极少的人属于那种倒霉催的,就是得不到。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本身修炼过杂,导致各种力量驳杂,很难专心修炼出属性力量。

第二个,则是各人情况不同,对属性力量的喜好、亲和力都有不同,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属性力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总之一句话,属性力量难得!

而只要真丹境,只是喝酒修炼,就有可能得到属性力量,可想而知这是多大的诱惑。云霄酒,成为大家心目中的神物也就很自然了。

“那,我岂不是可以得到冰雪属性的力量了?”秦若却皱起了眉头。

他的力量暂时是无属性的,但是他更擅长近身战斗,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他的属性力量应该是金属性的最佳,这冰雪属性的力量,与他来说,却并不是最合适的,也不是最喜欢的。

“想得美!”何锡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一坛酒你就想得到属性力量?虽然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个几率你懂的。如果你这都能行,那我以后管你叫大哥。我从小到大,沾了我祖爷爷的光和我爹的光,这云霄酒虽然不常见,但是十几坛还是喝过的,你看到我有冰雪属性力量了?”

秦若白了他一眼:“算你狠!你这个小弟我可不敢收,我要是收了,岂不是乱来了。不过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这是人品问题。”

这可不是师兄弟之间的关系,只要入门早,肯定是师兄。不同宗门的同辈之间,年龄是必然的选择。何锡麟不管什么原因这么做了,都会被人鄙视。秦若自然也是被鄙视的对象之一。

两人说话之间,秦若终于拍开了那坛云霄酒,刚开了封,一股凛冽的冰寒之气就冲了出来,秦若居然打了个冷战:“这不该叫云霄酒,应该叫冰雪酒。”

何锡麟耸耸肩膀,拿来了两个酒杯,顺带着拿来了一蓝果子,还有一些其他的食物:“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这不是你我能改的。再说了,它叫什么不重要。你要是真的喝一顿就能获得冰雪力量,这大哥我就叫的心服口服。”

秦若当然不会觉的这事能落到自己身上,倒了酒,和何锡麟喝酒,顺带着聊一些闲话。

一坛酒喝完,虽然冰寒清冽,却很是让人舒服,感觉整个人似乎都变的晶莹了一样:当然,这只是感觉。

喝了一坛,秦若舍不得喝另外的一坛,以后和俗世的交道肯定越来越多,他很想带点好东西给爷爷和老疯子他们。只是平时他在清心观也没什么进项,他是有很大的物资权限,可是那也不能仗着这个,随便乱动。

刚喝完一坛酒,何锡麟去拿了另外的普通的酒来继续喝,刚喝了没多会,那边突然有人在外面招呼何锡麟。

“太上长老要你们俩过去。”那人的话很简单。

秦若和何锡麟对视一眼:事情,差不多成了应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