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知耻而后勇/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隐门中的生活,让秦若慢慢的察觉到一点和俗世不同,甚至是完全大不同的地方,这一点在今天的场合中,表现的尤其明显。

那就是对外国人的态度。

在华夏的俗世中,普通人对外国人或多或少的,总是带着一些害怕畏惧,或许这是近代遗留的后果,虽然随着国力越来越强盛,人们的自信正在回归,但是那还需要一个长久的过程。

不过在宗门中,对于外国人,虽然没有人特地说起过,却明显能感觉对他们的不屑一顾。

今天,这几位师叔祖的表现,却是明白的很:对外国人,那是一点都不惯着毛病。

“那好,就等搬走之后,我们再来讨个说法。”那碧霄宫的师叔祖却依然没有罢休的意思。

秦若看看气喘吁吁赶来的何锡麟悄声道:“这位师叔祖是谁啊,好大的气魄,真是合我的口味啊。”

何锡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我们三代师叔祖,何问风。我是不是来晚了?都让师叔祖收拾了?”

秦若用眼神示意一下场中的情况:“你都看到了,只是我们清心观的圆琴师叔祖出了一剑把他们吓退了,没真打起来。”

何锡麟却是咬牙切齿:“他娘的,这帮龟孙子,就是欠收拾。看来我们华夏这一代人也该努努力了,让他们知道华夏不是无人。”

何锡麟居然也是这样的口气,让秦若有点惊讶,不过接着就明白过来。

何锡麟和他不一样,他是从小在宗门长大,耳濡目染之下,怎么会对国外的修炼者有好感?

同样的,也是根本不放在眼里。

看看几个师叔祖,已经带着人往回走,路过身边的几个高辈分的清心观和碧霄宫弟子,却是明显的骂骂咧咧的,显然对这一架没打成十分的有怨念,更大的怨念则是他们很恼怒:区区南澳,居然也敢对我们龇牙!

相比于其他老牌的地区,南澳不过是才多少年历史?他们的修炼者,也都是别处来的,算是后来者。在华夏宗门面前,还真是不够看。

秦若感觉仿佛自己置身于不同的另一个国家民族之间一样,一时之间有点恍惚,忍不住转头看向何锡麟:“似乎,咱们宗门对国外的事情,都不太在乎啊?”

何锡麟嘿嘿一笑,大大咧咧的说道:“若非当初有规矩,不允许咱们参与俗世的事情,百年前的悲剧又怎么可能发生?只可惜,这规矩束缚了我们,没办法啊。”

秦若更加迷糊的看着他:“不对啊,既然百年前那样大的事情宗门都不插手,如今却和俗世官方合作,这岂不是……”

何锡麟摇摇头:“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科技实力落后,你很清楚,科技发展到现在,真正的大发展也就是这百年的事情。也是咱们太大意了,当初那些人来和咱们商谈,俗世的人的事情不参与。咱们也就答应下来,哪知道他们眼光比我们更好,居然看到了科技的力量已经赶上来了。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华夏宗门屹立数千年,对科技的认识,不过是百年才有,而一些主事的长辈,百年不出山的情况太正常,如何知道外界的事情?”

“外界发生的巨大变化,小辈的虽然看到一些,但是却也不会轻易去惊扰长辈,结果就出现了大错。加上当时各宗门之间关系不睦,一盘散沙,都忙着整理国内,哪有功夫顾忌到国外。等到事情发生了,却一切都晚了。”

秦若有点无语,不过仔细想想,却只能苦笑:修炼者的世界固然是神奇的,但是很多时候也是一成不变的,甚至一百年,几百年都没什么大的变化。

对于外界的反应,也就慢了些……

“若非最近几十年的事情,看到科技的发展如此惊人,咱们也不会打开山门面向俗世。”何锡麟接着说道,声音中却带着几分叹息的意思。

秦若点点头:“那你的意思是,原来的协议——是否有这个东西我不知道——已经作废了?”

何锡麟点点头:“原来也没有什么协议,只是大家相约做出的口头约定。不过如今将近百年过去,当初的口头约定自然也就结束了。”

“到底当初是怎么约定的?”秦若忍不住问道。

何锡麟有点脸红,看看四周无人靠近,这才走远了几步,小声说道:“丢人啊,当初外面来人,说俗世的小孩子们打打闹闹,宗门就不要管了。咱们华夏你是知道的,传承数千年下来,外人对咱们也没落到什么好。但是哪想到这一次却是如此的劫难?甚至在老一辈人眼中,这也算不得什么,只是涅槃重生罢了。汉末,唐末,宋末,明末那一次不是几乎亡国灭种,甚至更惨?只是他们没料到,如今科技进步之下,尤其是信息传播速度飞快之下,咱们的骨气都被打断了。也没料到,华夏传承丢失的这么厉害。”

“因为这样的底气所在,宗门哪里会认为区区几个国外蛮夷能对咱们有什么威胁?”何锡麟叹口气说道。

秦若突然了解了:中央帝国……这种观念不只是存在于百年前的华夏普通人,宗门中也是一样。视国外为蛮夷,从来不屑一顾,却没料到,人家突飞猛进,已经有了毁掉华夏的力量。

叹了口气:“幸好,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何锡麟点点头道:“还好的是,撑住了。否则,其实如果到了最后真的不能撑了,宗门肯定会出手的。而且,当时各宗门也商谈过是否干涉俗世的事情,不过各宗门的高手汇集,还算不错的几个占卜高手占卜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福祸相依的结局:若是出手,恐怕华夏俗世反而会更加依赖宗门,将来对科技不屑一顾,那对普通人来说,就是舍本逐末。毕竟不可能全民修炼。而且,即便是全民修炼,最终,弄不好还要回归到利用科技上。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涅槃重生。所以,宗门也就只能忍耐下来。毕竟若是打破了当初的约定,引起世界范围内的修炼者群起攻之,华夏也承受不住。”

“可如今不同,如今嘛……嘿嘿,咱们华夏宗门虽未统一,但是国外各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不怎么地,宗门虽然号称修炼无国界,屁的无国界!实际上,等于之前国外的联盟已经完全散了,最强的,不过是欧洲那边和非洲以及美洲那边。即便如此,他们内部也是矛盾不断,当初的约定早就废了。”何锡麟嘿嘿笑了起来。

秦若有点惊讶:“最强的好像和俗世不太一样啊?”

何锡麟差点大笑起来:“当然不一样,宗门世界和俗世毕竟还是不同。比如最强的米国,他们建国才几年?就算有修炼者,就算都是天资绝艳的人物,到现在一直修炼,又能如何?充其量也就是达到师叔祖的程度罢了,至于和各宗门的太上长老比……还是不要比了。何况,修炼之路你也清楚的很,哪是那么容易?”

“我说的美洲,却是南美那边,一些宗门还是挺强的。至于北美,倒是印安人还有两把刷子,但是百年来,也被压制的差不多了,那边的教会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欧洲那边你应该能懂得一些,很多神话并非空穴来风。非洲也是一样。”何锡麟慢慢的说道。

虽然这看似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对秦若来说,却是大大的开了眼界了,他以前也知道,国外肯定是宗门这样的存在,但是具体如何,他还真不清楚。入了清心观之后,忙着修炼做事,这方面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去涉及。而且各个宗门的人谁也不会没事去说这个。对秦若来说,这方面的知识就比较空白,如今算是稍微的补上一课。

“不过你也轻易不要去国外。咱们和俗世的军方精锐也是差不多的道理,而且破坏力更大。俗世一支小部队调动都会引起相邻国家的担忧,何况是我们的动作?一旦你动了,当地的修炼者势力肯定会立刻行动。这也算是规矩,真有必要的时候离开自己的地盘去另外的地盘,必修要有当地修炼者的陪同。不管是我们,还是他们都是一样的。不过这样的事情极少发生,毕竟修炼者和俗世还是有着很大不同。”何锡麟接着说道。

秦若认真的听着,到了这里,他忍不住抬头问道:“那岂不是我们和他们几乎是互相隔绝的?”

“除了每五年一次的交易大会——实际上这个交易大会交易是一部分,互相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也算是一个最重要的交流窗口。除了这个交易大会之外,互相接触的机会,还真的是极少极少。而且,就算是交易大会,实际上能参与的人也极少,比如我,我就一次没参加过。能参加的,最次也是高我两代的师叔祖。”何锡麟显然是有些遗憾的。

秦若听到交易大会,眼睛忍不住有些发亮:华夏虽然物产丰富,但是国外肯定也有不少好东西的。

何锡麟看到他的眼神,翻了翻白眼:“你就别做梦了,交易大会,既然是这个性质,展示武力也就是相当重要的,不到金丹期,你连想法都不要有。”

秦若却笑道:“师叔祖们总需要个端茶倒水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