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神威绽放/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人都愣住了:刚被抽翻的那个人,可是他们当地的头领,就是这里这些人公推的首领。再高的……那就只有几个大帮派的主人了。

在何锡麟眼中,看到的却是,打翻的那个人最多不过是真丹境五重天的实力,这样的人岂能做主?

两下之间想法有差异,直接注定了事情的结局!

何锡麟大怒,直接动手开打:“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

秦若赶到的时候,何锡麟已经带着十多个人开打,既然开打了,秦若也不废话,直接动手。

这群人哪里是秦若他们的对手,不过短短不到五分钟,百多人就被直接打翻在地上,顿时一片鬼哭狼嚎。不过何锡麟和秦若他么都是留手了,没有要命的意思,但是他们躺上三五年是肯定的了。

秦若一腿把一个还站着的猴子踢飞十几米,滚地葫芦一样撞到一堵墙才停下来,才回头看着何锡麟:“怎么了?这么快就动手了?”

何锡麟不在乎的说道:“他娘的,只有一个真丹境五重天的人,就想和我谈条件,他算什么东西?”

周围一个清心观的师兄却小声把事情连忙说了一遍,秦若顿时有点无语,人家根本就没来得及说……不过秦若并不以为意,打了就是打了,能怎么地?

别说是一群低级修炼者,就算是他们是那些帮派的老大,秦若他们也找揍不误。只是没找到正主,让秦若和何锡麟都有些不高兴。

直升机再次升空,带着那个最早被何锡麟抽翻在地上的人,还有秦若和何锡麟等人,直接飞往他们的老巢,距离这个小岛两百多公里直线距离的一个大岛。

大岛上,一个看起来约莫六十多岁,干枯瘦小的老头,正在一座别墅的院子里,慢慢的挥动一把蛇形的长剑——说是长剑,实际上充其量算是一把比较长的短剑罢了。

直升机的声音响起,老头顿时脸色拉了下来,在这片数千个岛屿的区域内,谁特么敢开着直升机到他的住所周围?

难道是这几年没出面,外面的人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了?

老头冷冷对旁边的一个站立的男人招招手:“去,把这些人丢到海里,我不想再看到他们。”

那人立刻点头答应出去了,老头没心思练剑,走到旁边的太阳伞下,坐到了躺椅上,从旁边早就爬过来的一个妙龄少女托着的托盘里,拿了水果就往嘴里送。

可是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出现在他的头顶上,他凝神一看:华夏军方的飞机?

他顿时站了起来,极度的纳闷:这可不是华夏的领土,他们的军方飞机直接这样大摇大摆的过来,是什么意思?发疯了吗?不怕引起国际纠纷吗?

直升机飞机快速的降落,直接把好好的一个花园里的花草吹的七零八落,老头已经气炸了肚子,这花园里种的可都是用来炼制药材的宝贝,但是来人既然敢这么大大咧咧的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他把怒气咽到肚子里,眼神冰冷。

心里却在想着,如果对方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他必然要做出很多反应。

飞机机舱门拉开,一个人直接从里面被踢了出来,滚落十几米,大声惨嚎。老头一眼就看到这个人,是他的儿子!

他顿时暴怒,可是很快又平静下来,小心的看着直升机上下来的人。

只看到第一个人,他就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下来的这个人,怕是实力不比他差。后面接连下来十几个人,虽然差了点,但是最差也都是真丹境三四重天的人物。

在这个区域,真丹境五重天,就算是一流高手,他自己身为九重天高手,已经是整个东南荒的前三!

这么一群人到来,而且明显是来找事的,怕是今天的事情麻烦了。

他的心里突然泛起了无边的恐惧:当年的,没少了他们这些宗门的份,包括他自己,都是亲自动手杀过不少华人的。

虽然最近这些年事情变的不利,但是他从未曾想过居然会有人找上门来。

华夏宗门限于当年的约定,无法离开华夏,这才让他们。真的华夏宗门找上门来,他顿时怕了,甚至双腿都有些颤抖。

华夏宗门,是何等的庞然大物?

当年,即便是世界上其他区域的修炼者,也是依靠着半欺骗的手段,才拿到了华夏宗门不出华夏的约定,如今他们似乎……要不顾那个约定了?

“你就是那什么什么佛?”何锡麟大步走过来,直接看着这老头冷声道。

要说嚣张,秦若突然感觉,自己比起何锡麟差的太远了!

身高有一米八多接近一米九的何锡麟,站在只有一米六不到的老头面前,本来形成的气势压力就不小,他的本身气场更是强大,让这个老头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几乎都笼罩在阴影里。

“我就是,不知道各位今天这是什么意思?”老头强撑着,却依然保持了平时对华人的傲慢。

对他的态度,秦若眼中掠过了啦一丝冷芒。至于何锡麟,却直接就是眼中冒出了冷光,冷冷的看着他:“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打我们的主意?今天给我一个交代。”

说着,他走过去,直接大咧咧的坐在躺椅上,伸手从旁边的侍女托盘中抓了串葡萄,丢到嘴里一个,立刻“噗”的一声吐了出来:“娘的,这什么东西,一股子骚味。”

秦若走过去,在另一边坐下,随手抓了个芒果,淡淡的说道:“凑活着吧,这里能有什么好东西。”

老头大怒,就算你们是华夏宗门,也不能如此嚣张,老子好歹也是这篇区域说一不二的人物!

他刚要动,那个托着水果的侍女却提前动了,一柄弯曲的马来剑闪着碧幽幽的光,直刺向秦若:因为她距离秦若更近。

秦若右手微微一抬,一柄长刀“当”的一声隔开那柄毒蛇一样的马来剑,顺手横削,金色光芒被青色光芒笼罩,快若闪电流星,那侍女的手顿时飞上天空,接着仿佛没有遇到阻力,刀光继续横削,直接把那侍女的整个人腰斩两截。

“什么东西。”秦若懒洋洋的哼了一声,他根本连腰都没直。

老头已经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他的这个侍女他很清楚,真丹境七重天的高手,就算是他的儿子,被誉为年青一代第一高手,比起身边的这个侍女都有所不如!

实际上,这个侍女,不只是年青一代真正的第一高手,还是整个东南荒排名绝对在前二十的高手!

这样一个高手,除非是他自己亲自动手,能是她对手的人并不多,可是此刻,居然一个照面,还是偷袭的情况下,就被人轻描淡写的杀了!

更恐怖的是,杀他的人,只是一个真丹境七重天的人!

何锡麟坐直了身体,看着老头:“说吧,你该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老头傻了,之前的事情,他很清楚,估计是他儿子坐井观天,以为真的自己就是东南荒第一高手了,去找华夏人的眉头被教训了,人家找上门来。这件事情还可以用自己不知情糊弄,大不了赔偿一点就是了。

可是这侍女的刺杀,就在他的眼前,他甚至刚才侍女动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剑柄上,一旦侍女得手他就要出手。但是他没料到的是,他没有出手的机会,不是因为他不敢,而是他根本没料到事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这个时候,如果不拿出一个正儿八经的合适的说法,人家能答应吗?

长刀归鞘,秦若倒是没有在乎的模样,只是淡淡的拿了一杯酒,慢慢的喝着:在俗世中,这也算是难得的好酒了。

那老头这个时候突然脑子里有一个古怪的想法:原来这个年轻人身上带着的这个看起来更像是工艺品的家伙什,是特么真的可以杀人的!

不过他很快就丢掉了这个想法,看着何锡麟,脸上突然就堆满了谄媚的微笑,这是他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百试不爽的办法,华夏人吗,只要给足了面子,里子就不重要了。

按照他们的礼节,老头做足了功夫,甚至直接侧身跪坐在何锡麟的脚边:“尊贵的大人,我对我们冒犯了大人的产业,报以最诚挚的歉意。您来自华夏大宗,我们这些小门派有眼不识泰山……”

咕咕哝哝的说了足够十分钟……

意思无非就是错了,错了,还是错了!

何锡麟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等了半天,直到他说完才淡淡笑了起来,回头看着秦若:“他说的如何?”

秦若冷哼一声:“说了半天,一点有用的没有。感情,我们都是他么的傻子!惹了我们,屁事没有,还想要参加我们的内部交易大会,还想去拜访我们的山门?然后那点不值钱的东西给我们,我们再给丰厚的回礼?我勒个去,他以为他是什么,我们是什么?”

老头很狡猾,凡是不值钱的好话随便往外扔,不值钱也没约束力的承诺更是不住口的往外说,就是一点不提怎么赔偿的事情。还极其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何锡麟嘿嘿一笑,回过头看着那老头,弯腰拍了拍他的脸,就好像是主人拍着自己的宠物哈巴狗一样:“骨头我是没有的,拳头我倒是有。别的我也不说了,听说这里生产银丝芭蕉,给我来个百八十吨的,我也就算了。”

难老头一下子面如土色:感情这俩人不是来听好话要面子的,人家是要实惠的。

可是百八十吨的银丝芭蕉……开什么玩笑,那玩意十多年才能收一次,一次能收割十斤八斤都是运气好。而且,还不是属于他这个宗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