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坐井观天的鼠辈/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摆了摆手,刘虎立刻停了下来。

走到那人面前,看着那个人被刘虎又多打了两巴掌,已经肿起来的脑袋,蹲下去,轻轻的拍拍他的脑袋:“海外华侨?海外华侨就可以来我这里闹事吗?”

“我们也是没办法,我们是奉了家里的命令来这里联络大陆的人的。”那人连忙急速说道。

秦若看着他,撇了撇嘴:“哦,联络我们做什么?”

“我们需要帮助。”那人连忙说道。

秦若冷笑一声:“我们凭什么帮助你们?”

那人不解的看着秦若:“我们都是同族同宗,而且,我们心向华夏,我们遇到困难,你们为什么不能帮助我们?”

秦若不屑的瞥他一眼:同族同宗,心向华夏,嘴上这么说说,就可以了吗?

“哦,我倒是很奇怪,既然是同族同宗,你们为什么不早些认祖归宗,我可是听说过,早在百年前,就有人去找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回归,可是你们拒绝了。既然是同族同宗,心向华夏,为什么不回来呢?”秦若看着他,淡淡的站了起来。

没等他说话,秦若往外走去:“不要再在上京闹事,回去告诉你们主事的人,明天到我的办公室谈,否则,我不介意好好教育教育你们。”

上京,一座别墅里,那个变成猪头的年轻人站在一个面色阴沉的老者面前,小心的说道:“他们就是这么不讲理,不热情就算了,我说了我们是同族同宗的华侨了,还出手把我打成这样。”

老者看着他,冷声道:“你们也太鲁莽了,我早就告诉过你们,回来大陆,就要放低姿态,这里不是咱们的一亩三分地。”

青年浑身都打了个冷战:“三叔公,不是我没放低姿态,我亲自过去找他,他一句话不说,就让人把我丢出去。”

老者看着他,微微摇摇头,他很清楚这个侄子的德行,平日里目中无人已经是性格中的习惯了。

不过他也心中不满,中土宗门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不管如何,自己一行人回国来祭祖,他们都要接待一下,哪知道回来之后,却找不到正儿八经的宗门可以联系。无奈之下,他的侄儿出了这个主意,至少能引动这里的修炼者。

……

第二天,九点钟,老者穿着一身唐装,很正式的来到了宗教事务管理处的办公地点,恭敬的来拜见秦若。

秦若也没拒绝,直接在办公室见了他,同时在这里的,还有何锡麟,另外则是洛静雅。

看到这个老人虽然恭敬,但是何锡麟却是心底冷笑:装出来的恭敬罢了,他的眼中那一丝无意间掠过的不耐烦早已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

“听说你们是海外华侨?”秦若毕竟是主人,开口说道。

老者连忙说道:“百胜门次支,两百年前迁离中土,如今回乡祭祖,还希望和中土故人相交。”

秦若看向了何锡麟,何锡麟笑道:“百胜门,我倒是听说过,两百年前有一支因为帮助异族被逐出门墙,后来在宗门中立足不住,不得已远走海外,不知道是否就是你们这一支?”

秦若知道,历朝历代朝代更迭的时候,宗门历来是不允许插手的,唯一一次插手,却是上古的夏商之际,这也是封神榜那种神话时代。不过那以后,就决不允许插手朝代更迭。当然,总有一些人会希望插手。这百胜门当年就有这么一支。

老者脸色微微一变:“当初是家中老祖宗一时糊涂,才做下错事,不过我们早已知错了。”

秦若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既然你们知错了,为何不按照宗门规矩,直接回去百胜门请罪?却跑到上京来闹事呢?”

老者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他们不是没去过,但是百胜门如今虽然也只是个中等宗门,骨气却是有的,哪怕目前不景气,也绝不愿接受这些叛逆之徒。

因为他们当年帮助的异族,就是国人最不愿提起的事情,尤其是宗门中,对于那个残害了数千万华夏人的异族,从来都没有好感。若非有祖宗规矩制约,这个异族不可能滋润的活那么久。

老者尴尬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好久才说道:“我们毕竟是有过节,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得到原谅,所以只能来这里,希望能找个人说和。”

秦若看着他言不由衷的模样,忍不住笑道:“昨天,我可是听说,你们是为了来寻求帮助的。我打听了一下,好像,你们在海外,如今过的很不如意。听说当地宗门对你们很不满。”

具体的消息秦若并不知道,但是知道这些也就足够了。

那老者咬咬牙,直接说道:“不错,我们确实是遇到了困难呢,当地宗门百般欺压我们,我们实在是没办法,才回来求助。若是能度过这次难关,我们必定唯华夏马首是从。”

秦若冷哼一声:“百年前,华夏宗门限于规矩受到困扰,去请你们,结果你们不但不伸手,反而将我们拒之门外,见都不见。反而是那些普通华夏人,大力支持国内。如此之徒,如今遇到了困难就回来,说什么唯华夏马首是从的话,你觉的我们都是傻子吗?”

何锡麟更是不客气:“百胜门这一支弃徒,我倒是也听过一些消息:两百年前,你们迁出华夏,华夏宗门并没有对你们怎么样。但是你们却和当地的官方联手,残害当地华夏人,换取你们在当地宗门立足的资格。然后却又将华夏宗门派去质问你们的使者打成重伤逃回。百年前的事情不要提了,不但没有接受华夏宗门的邀请,反而和当地官方再次对华夏人进行羞辱,别以为你们没出手,所有人都不知道:若非你们为内应,那些普通华夏人怎么会被那些人如此轻易灭杀?”

老者脸色涨红:“我们身处海外,情非得已。更何况,俗世的普通人而已……”

“放你娘的屁!”秦若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一张纯木的桌子顿时化成齑粉,飘扬的粉尘弥漫起来。

老者身体猛地一哆嗦,禁不住的感觉到一股极大的恐惧蔓延开来。

“俗世的普通人就可以随意打杀吗?我杀过人,可是我杀人问心无愧。你们却帮助外族残害华夏人,还有脸说情非得已?当初那些海外华夏人,生活何等为难,也不见你们伸出援手。他们好容易能够落脚,你们却和外族人狼狈为奸,两百年来,有多少次残害,需要我帮你计算一下吗?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择手段,我秦若不敢苟同!今天你找到我的门上来,没有直接灭了你们,就是我这几年脾气已经好太多了。滚!明天,给我滚出华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秦若看着他几乎是怒吼起来。

那老者看着秦若脸色阴冷下来:“秦若,我们是看在你是这的负责人面子上才来见你,也给足了你面子。可是你别忘记了,我们百胜门这一支,虽然情况不太好,但是也还有数百人。如今有百余人就在帝都,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都可以让帝都风雨飘摇!就算中土宗门实力强大,但是就算你们调集人手,你们来得及吗?”

这就是非常嚣张的威胁了!

秦若让他气得笑了起来:“哈哈哈……”

何锡麟更是直接笑出了眼泪,旁边的洛静雅却只是一脸的不屑和鄙夷。

这些败类,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了。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这些人手怎么让我们风雨飘摇!不怕告诉你,就凭借你的身手,老子让你一只手。”秦若看着老者,鄙夷的说道。

那老者,不过是真丹境两重天的实力而已,比起秦若差的太远……

那老者却居然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镇静下来:“我百胜门这一支,目前来到上京的,一百余人,老夫不过是其中一个长老。其余长老,实力都不亚于老夫。老夫不过是来到的十六个长老之一而已。”

何锡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哎呦,还很吓人呢!”

“不错,你们几个实力不错,但是就凭借你们几个的实力,怕是还抵不住我们的十六长老。更何况,我们会和你们正面厮杀吗?”老者冷笑起来。

“不知道,你们这十六长老,有多少金丹境的强者呢?”洛静雅从旁边淡淡的问道。

她一直没说话,娴雅的就像是一朵冰兰。

老者脸色微微一红:“金丹境强者,倒是没有。不过真丹境九重天的强者,我们就有三个!我们知道,中土各门派中,金丹境强者是有的。但是即便整个百胜门,金丹强者也不过两人而已。”

秦若有点想笑,但是笑不出来的感觉:坐井观天,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

百胜门,在中土宗门,充其量就是个中等宗门,比起清心观这种大宗门,实力差了何止十倍?

而百胜门,在前一段的暗中统计中,秦若也是知道的,他们只是金丹境以上强者,就有四位!更有一位老祖宗,三百多岁,已经是金丹境九重天的修为。这是已经确定的!

看着那个老者,秦若平静下来,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了,目前华夏宗门在上京的管理处,拥有金丹境的宪法长老三十六人,其余金丹境强者,约在三十位。至于真丹境的修炼者,我们不作为高手统计。在你踏进这个房间的同时,已经有十八个宪法长老带队,分别去请你带来的那五个组的人了。相信,不用多久,你们就可以见面了。”

那老者顿时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惶恐,惊声道:“你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