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铁骑威势/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脑中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匆匆只是一掠而过,甚至秦若都没有任何准备,就那么消失了。快的甚至他都没有去注意……

“那如果是真的如此,还真的要好好去做这件事情。”刘虎没有想那么多,他此刻的心思除了打架之外,就是那个惠清师姐,只要是跟惠清有关的事情,他都会很上心。

比如这个关于沙漠改造的计划,还可以顺便帮助铁骑门,他倒是觉的更有理由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忍不住的琢磨,是不是回去再敲打一番那些地下势力的家伙们,尤其是那些为富不仁的,该怎么想办法敲打的狠一点呢?

毕竟秦若已经表态了,他不可能再打秦若的主意:话说……男人陷入情网,哪怕是个大叔,也是很可怕的。

各自有着各自的心事,车上慢慢的就冷清下来。

不得不说,这塞外的草原和内地或者沿海是完全不同的,有着完全不同的辽阔与壮丽,尤其是蓝天白云,金黄一片的沙漠,似乎……很美。

嗯,这是从别人的眼光来看,若是自己身临其境,就只有一个字:无聊。

呃,两个字……

任你多美的风景,如果都是差不多的模样,让你接连看上那么一两天,你也会感觉到不对劲。

车子走的并不快,因为这里并没有路,完全是在沙漠上行驶,速度自然是快不了的,走了两天,秦若估计也就是走了四五百公里的模样。

两天,入目都是黄沙,哪怕他们都是修炼者,对这里的气候不是很在意,但是也感觉到烦躁起来。

“再过最多二十公里,就能到了。”那师兄能了解他们的心情,刚过来的时候还兴致勃勃的看了一阵,看多了就烦了。

就好像一幅画,哪怕再怎么美,只要不是去研究他的技法或者内容,就那么看,真是一种折磨了。

刘虎顿时松了口气:“太好了,不过这沙漠……壮丽倒也壮丽了,还真是该治理了。”

“是啊,原本这一片,数百年前,都是丰美的草场。可惜了。”那师兄依然是十分的惋惜。

说话之间,车子开上了一个高大的沙丘,从沙丘上往下俯冲而下,到很像是一艘船在海上随波冲锋一般,刘虎的心情好了些。

秦若闭目养神,他的眉头微微紧皱:这里……对他的实力似乎有不小的影响。

沙漠中,似乎真气并不少,反而更加浓郁,但是却让秦若感觉到仿佛这里的真气和他有一些隔阂,吸收调用都不是那么随心所欲,甚至还有些延迟和迟滞。

看起来似乎问题并不大,但是如果遇到战斗,尤其是他这个层面的战斗,这一丁点的迟滞可能都会决定生死!

“师兄,这里的真气似乎有点怪。”秦若忍不住看向了那个师兄。

那师兄点点头:“这是正常的,为了保护秘地免受风沙的侵蚀,铁骑门在两百多年前,邀请了诸多高人,设立了一个秘阵,隔绝了周围的风沙不会侵入秘地。但是……这秘阵总是不如上古流传下来的那些,其中一个限制,就是到了这里之后,穿过秘阵范围之内,真气的调动收到隔阂。当然,从另一个方面也是好事:可以让我们有更多的预警时间。你知道的,我们这里同样属于边境,和外面的修炼者,冲突不少。”

说话之间,车子快速的冲下巨大的沙丘,进入了一个沙谷地,沿着沙谷下方,快速的往前形势。

这是一条足够数百米宽的巨大沙谷,按理说在这种地方,是不应该存在这样的沙谷的:一场风沙之后,估计就要被掩埋大半,但是很显然,这条沙谷不在这个常理的影响下,因为通过车子的震动秦若可以感觉到,地面上的沙子很是结实,不是流沙。

还没等他问为什么,车子已经往前开了几公里,驶出了沙谷出口,还没离开沙谷那师兄就笑道:“欢迎来到铁骑门,真正的铁骑门。”

秦若看他的笑容中透露着神秘,还有两分得意,禁不住有些奇怪。

刚要问,眼角却略过了一丝绿色,旁边的刘虎却猛地倒抽一口冷气,接着惊叫起来:“我靠!牛逼!”

车子驶出谷口,顿时入目都是碧绿,一片青葱馥郁,一股久违的生命气息也随之迎面扑来,之前那种真气不畅的感觉也飞速的消散而去。

不只是草地,还有间或散落的高大的树木,树木和草地之间,是成片的牛羊,尤其是那些羊群,真的像是很多小说上描述的那样,就好像是天上的白云落到地上一样的美丽。

间或可以看到成群的马匹呼啸而过,打着响鼻儿,浑身都透露着野性和张扬。

“我们地处北疆,没什么特产,这牛羊和马匹就算是了。我们这里的马奶酒可是不逊于中原和南方的任何一种好酒。今天晚上,大家喝个痛快!”回到这里,那师兄显然心情极好。

十几匹马突然从车子的左侧奔驰而来,一匹匹体格健硕,体型修长,顾盼之间居然有种贵人感觉的马匹嘶鸣奔驰,带起大地的震撼,哪怕是秦若都感觉到了心悸。

即便是比起他们乘坐的七米多长军队专供的越野车,却依然气势上输了大节。

记得清心观的盘清师兄曾经说过,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是简单的,能够传承数千年到今天,每一个宗门都有自己的国人之处。

今天看到铁骑门的这十几骑铁骑,让秦若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只是十几匹马的奔驰,居然有一种千军万马的压抑感迎面扑来,而且那气势之宏大,居然让秦若体内的真气都不由自主的鼓胀起来,有种意图一战的感觉。

马背上,十几个剽悍的骑士神采飞扬,跟上了车子。那师兄刚要说话,却看到秦若和刘虎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的希冀的眼神,忍不住微微一笑,减慢车速,慢慢的停了下来。

“两位,试试看咱们铁骑门的铁骑?”那师兄很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任何一个初次来到铁骑门的人见到这神采飞扬的马队,都会向往,尤其是男人。

秦若也不客气,当即笑道:“若是可以,当然是奢求能够尝试一下。铁骑门的铁骑,可是天下驰名。据说当初数百年前和外族一场大战,铁骑门最后力挽狂澜,可是了不得的。”

秦若所说的,按照俗世的历史,应该是唐代之后的一次争战,华夏宗门和西方宗门之间,爆发过一次大战。大战吃亏不小,甚至有几个宗门都伤了筋骨,一直到近代才恢复了力量。而大战的最后,铁骑门的增援长途奔驰近千里之后,突然杀入战场,秋风扫落叶一样扫荡了对方的阵列,才挽狂澜于既倒,没有被人杀入华夏。

那一段历史,确实是铁骑门历史上最风光的时代。

骑门也因为那一次的战斗,损失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精锐弟子,直到百年前才恢复了元气。

但是毫无疑问,不管是哪个宗门,都对铁骑门有三分敬意,这是他们祖宗用鲜血留下来的遗产。

那师兄笑的合不拢嘴:“哪里哪里,我们铁骑门当初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换做任何一个宗门,都会这么做的。”

接着,那师兄对马队中的一个人摆摆手,大声喊道:“去,带几匹马来。”

那人当即答应一声,立刻催动马匹带着几个人狂奔而去。

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是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

“师兄,不过我很好奇,当初的大战,为什么会损失那么大呢?”秦若有点好奇,因为当初的记载中,清心观中的资料并不很全面,只是说了这次的事情,甚至隐约间还有些避讳的意思。

那师兄倒是豪爽:“你大概是看了那些语焉不详的记载了,不过我门铁骑门从来没当回事。既然身在铁骑门,就要遵从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凡外敌来至,别说是损失一些人手,就算是铁骑门灭门又如何?没了铁骑门,只要华夏在,用不了几百年,铁骑门依然屹立在这华夏大地上。”

秦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那师兄脸色慢慢的变的严肃起来:“当初其实是很多宗门之间刚刚爆发了一次激战,诸多宗门都被牵扯进入。以至于西方来人入侵,我们都没反应过来。得到消息的只有几个宗门,包括昆仑派等几个西北宗门,算起来,其实是当初最危险的时候。因为当初昆仑派刚刚结束和中原宗门的征战,损失不小。接着就遭到了入侵。”

“入侵之时,却匆忙之间,只有昆仑派,天山雪剑宗为首的西北宗门,一共才有八个宗门的人手。而且,当初华夏没料到他们居然赶来,以为不过是一次小规模的战斗。昆仑派也是有些托大,只是随意的派出了几路信使前往中原,他们就带着那几个宗门去迎战。”

“哪知道,这一战却是惨烈无比,激战三天,昆仑派出战的精英弟子几乎达到当时他们的一半,但是一战之后战死三分之二还多,等于整个宗门一下子损失了超过三分之一。其他宗门更惨,甚至当初的一个小宗门落花剑阁全军覆没。偏偏那几路信使也没当回事,只有一路前往我们东部的信使路过我们铁骑门,顺便送上了求援信。”

“当时铁骑门也只能说是老天赐予的扬名立万的机会,那之前,铁骑门只是一个小宗门,虽然人数也算不少,但是名望却差得多。但是当时的宗门掌门却是个雄才大略的英雄,接到信使的消息,实际上也没当回事,但是却把这当做一次练兵的机会,就带领宗门中精锐千余弟子万里驰援。”

秦若听到此,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安抚身边马匹的铁骑门弟子,他们看起来都是憨厚的汉子,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聊天。

十几骑都是如此威势,千骑的威势,该是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