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驯服烈马/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面一路狂奔几乎要跟不上的铁骑门的人脸色也变了,前方可就是山区。要是这如此高速飞奔的马匹进山,那可是要命的事情。

连忙拼命打马飞奔,想要追上去。

哪知道,前方的马跑发了性子,速度却继续提升一些,急速往前狂奔而去。

“快想办法停下,不能进山!”后面的人大喊。

秦若在狂奔的马匹上,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后面的人大喊他能听到,但是他们喊的什么,秦若就辨别不出来了。不过他也知道,进山绝对不是好事。

咬牙尝试控制马匹的速度,企图使他降低速度,最好是停下来。哪知道他生疏的动作,却更激发了马匹的凶性,不但不慢,反而速度更快,向前狂奔而去。

五分钟多之前,还看着距离遥远的一片山林,五分多钟之后,却已经出现在秦若眼前不远的地方,看着山林密布,秦若心中叫苦,这特么的要命了……

红马一点没有在乎的意思,直接狂奔上山,沿着还算平缓的山坡,直接向山上奔去,奔驰到一个山丘的上面,接着一掠而下,消失在后面追来的人的视线中。

等到他们追过去,才发现秦若和红马早已不见了……

“怎么办?千万别出什么大事。”一个追来的师兄抖着缰绳,催动马匹往下奔去。

“师兄,不能往前了,再往前,那边石头太多,马匹进去会损伤是小事,怕是会有损伤啊。”另一个师兄脸色难看的看着前方,往前追了几步。

那师兄大怒:“那怎么办?我们的客人已经进去了,我们不进去,若是以后传出去,我们铁骑门怎么做人?还有,都是你们,没事去招惹那个小混蛋作甚?现在怎么收场?”

猛地催马往前奔去,一边狂奔一边喝道:“还等什么,在这里等死吗?今天要是出了差错我剥了你们的皮。”

一行人连忙催马追上去,小心翼翼的往前奔去。

此刻的秦若却是有苦说不出,这匹马一点没犹豫,直接窜入了山林中间,在灌木丛密布的山林中腾挪跳跃,快速前进,秦若好几次差点被灌木丛和枝条抽下去。

不过还好,这匹马显然对这里很熟悉,还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也幸亏这都是北方高大的落叶乔木林,若是换成南方的那种亚热带的雨林丛林,那就死定了。

不过好歹速度也放慢下来,全速奔驰的马匹到了这里,是无论如何也跑不起来的。

穿行于山林之中,秦若小心谨慎的坐在马背上,驾驭谈不上,只能是算是信马由缰……

那匹马的速度慢慢的放慢下来,在山林中快速的穿行,很快穿过了一片不小的树林,前方,赫然出现了一片乱石!

秦若吓了一跳:尼玛,在这狗啃过一样的乱石滩一样的地方纵马狂奔,这是要死的节奏吗?

他自己不害怕,可是胯下这匹马怕是要倒霉:难道自己第一天来,驯马不成,却要人家损失一匹好马?

秦若有点恼怒了,猛地一拽缰绳,强行让马匹回头,双腿更是夹紧,让马匹感觉到他的力量,至少要让他无法抗拒。

那匹马的速度顿时快速的下降,可是依然不肯就范。

秦若真的怒了:老子陪你玩的也差不多了,看看四周,没有人,他心里嘿嘿一笑,双手拉住缰绳,和红马开始较劲。

红马虽强,但是单比力量也比不过这个人形怪胎一般的秦若,毕竟是实力差距太大了。

秦若真的发力,它就受不了了,加上之前全速狂奔快一个小时,力量总是损失不小,现在顿时有点吃不住劲。但是依然不肯就范,和秦若努力的较劲。

但是不管如何,它往前的势头却已经被止住,在原地不停的打转,但是想要往前,却是不能:秦若的力量太大了,只要它往前,秦若就拉住缰绳。它四蹄在地上,但是加了马嚼子的脑袋,却被缰绳控制,没办法强行狂奔。

一人一马就这么在原地僵持下来,不停的回旋盘旋。

那匹马突然猛地往地上一趟,秦若立刻翻身离开马背,看着红马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接着就要站起来,秦若立刻跳上马背,冲洗坐稳。

那马几乎所有的招数都用尽了:它虽然是灵兽,智慧不低,但是终究还只是灵兽,不是人,翻来覆去的,也就那么些动作招数。等到都用尽了,依然没办法奈何秦若的时候,它就已经绝望了。

只是还在僵持,秦若却感觉到胯下马匹的变化,似乎是这匹马有了变化,有了服软的迹象,他顿时大喜,只管全心贯注的和这马较劲。

甚至他不但阻止了红马冲向乱石的企图,还成功的调转了方向,向来路的方向挪动了不少距离。

在丛林间一边较劲一边往外走,那匹马终于慢慢的认命了,慢慢的变的老实下来,但是依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一般,不断的和秦若较劲。

纠缠了半个多小时,重新走出那片山林,来到山包上的时候,那匹马终于彻底无奈了,慢慢的停了下来。

秦若却不知道它已经服输了,依然小心的坐在马背上,却不做其他的动作。

于是,一人一马,就这么站在山包上,也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秦若等着它做什么,它等着秦若的命令……

一人一马这么站了半个多小时,后面山林中传出了铁骑门的人吆喝马匹的声音,秦若忍不住小心的扭转身体往后看去。

却不料他尽量小心的扭转身体,还是让胯下的马感觉到了,那马顿时迈动蹄子,转身往后。

秦若吓了一跳,紧张的感受着马的动作,却感觉到马只是随着他的转身而转身过去,转过身去之后,接着又停了下来,他心里松了口气。

很快,山林中,几个模样有些狼狈的铁骑门的骑手操纵马匹,慢慢的走了出来,一个个身上的衣服都被灌木丛和枝条扯的乱七八糟。

秦若想要笑,却忍住了,因为他看了眼自己身上: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变成碎布条了,而且大部分的衣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身上一阵凉。

那个骑手还没离开林子就看到了驻马不前的秦若,他们都是惊讶,一个人甚至因为有点出神,差点被一根树枝直接撞下马去。

“师弟,你居然……成了。”一个师兄忍不住惊讶的看着秦若。

可是仔细看看他胯下的红马,确实是服服帖帖,只是看到他们的时候,眼中依然有着一丝桀骜。

“师弟,他已经驯服了,你下来安抚一下他。”一个师兄却连忙喊道。

秦若一愣:已经驯服了?他本来还打算继续和马较劲的……

不过那师兄的眼光肯定差到哪里去,毕竟人家是天天玩马的,当即也就小心的慢慢的安抚一下胯下的红马,然后小心的跳下马,按照那个师兄的示意,抚摸马的脖子。

那红马依然没动,只是甩甩头,然后回过头看着秦若,大眼睛中透着好奇,却也透着亲切,大舌头突然伸出来,在秦若脸上舔了一下。秦若吓了一跳,不过却没躲开,反而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是亲切的表现,这匹马算是真的驯服了。

和红马亲热一会,秦若带着他不行下山,跟着师兄们来到一处泉水处,弄点水给红马洗了一下:这半天折腾下来,红马早就脏兮兮的了。

洗干净的红马,顿时重新恢复了光彩照人,那赤红的毛发和皮肤发亮,就好像是镜子一样。

红马和秦若也很是亲昵,不时的用大脑袋顶一下秦若,弄的秦若用了快一个小时,才笨拙的在师兄们的帮助下洗好了马。

不过秦若再怎么笨拙,师兄们都没人来帮忙,他们不是看笑话,而是这一次的洗马是需要自己去做的。

等到秦若终于洗了马,重新给马上好鞍鞯,一起重新上马,往回而去。

“师弟,没想到,你居然驯服了他。”一个师兄骑马走在秦若旁边,忍不住说道。

秦若无语苦笑道:“我这纯粹是侥幸。我以前骑过马,但是也都是别人训好的,顶多是代步而已,还是普通马。这灵兽我还真是第一次。”

那师兄笑道:“看得出来,不过师弟还真是天生的骑手啊。以后咱们一定要多亲近。”

秦若呵呵笑了起来:“那是肯定的。我还要跟你们学习怎么照顾马匹呢。”

那师兄笑了起来,不过却接着微微皱眉:“我听说清心观是在山中,这养马,可不合适。若是到了清心观,这马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废了。”

秦若一愣:“我没打算带走他,这是你们铁骑门的灵兽,我怎么能带走?”

秦若很清楚这样一匹作为坐骑的灵兽有多珍贵,这绝不是一些丹药或者稀有的材料可以比拟的。别看铁骑门不缺少灵兽坐骑,但是随便拿一匹出去,都是天价。他听说过一匹普通的坐骑马,曾经有人出价两把圣品武器而不可得。

那师兄笑道:“若是平时,还真是不好说。可是这匹马是你驯服的,只能送给你了。”

秦若愕然:“这怎么好意思?”

“呵呵,其实,我们也舍不得……可是这灵兽和普通马相比,这一点让人头疼,一旦认主,是绝不肯再让别人骑的。你这批赤火,本来是一批没训的马,你驯服了,以后铁骑门也用不上了,他只认你呢。”那师兄眼中居然有了羡慕。

秦若忍不住摸了摸红马的脖子:“赤火?是他的名字吗?倒是也很贴切。”

那人点点头:“赤火是这一批灵兽中的马王……”

秦若顿时吃了一惊:“这……怎么会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