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铁骑门的麻烦/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错,本来这匹马不少人看中了,但是都没驯服。”师兄有点尴尬的看看秦若。

秦若心里明白,估计这是有人给他下马威呢,不过到了现在他也不会去煞风景的说这个。

“七长老的儿子,在我们铁骑门算是个天才,自然这眼光就有点……那个……听说师弟是华夏宗门的天才,最近风头很大,来了我们铁骑门,他就……只是恐怕他也没想到,他想了好几年而不可得的赤火,居然被师弟驯服了。若是他知道了,估计会后悔不迭的。”那师兄倒是也很敞亮,直接说道。

秦若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收一次下马威就能得到赤火,很值!

回去的路不近,大家速度也不快,只是慢慢的跑动,也顺便秦若习惯和熟悉一下马匹,还要练习一下骑马。旁边几个师兄也不藏私,认真的教授秦若,秦若也不托大,很认真的讨教。等到回到他们出发的地方的时候,已经算是有模有样,只是距离成熟的骑手还差的多了。

那接人的师兄看到他们都平安回来就放心了,接着看到秦若居然是骑着赤火回来,而且明显是已经驯服的模样,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

他可是知道赤火驯服的难度:那可是几个长老齐上阵都没驯服过的,这个秦若果然不一般。

其实秦若自身不是很懂马,也不知道难度有多大,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不过他运气确实是好:赤火到了山林乱石那边,其实也是怕了……灵兽可不是普通马,智慧很高的。

但是它和秦若较劲,却又不肯停下来,但是也有了停下的心思,这才顺坡下驴的被驯服了。

否则,以他的力量,秦若如果不是强力压制,还有的玩呢。

看着赤火,那师兄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想到:若是门中长老们知道这匹马王被一次还不怎么会骑马的新手给驯服了,会是什么表情。

一匹马王,就这么没了……

秦若高兴之中,突然想起了刘虎,连忙看去,却看到刘虎依然在和那匹马较劲,不过他依然没能坐上马背,依然是一次次的跳上马背,然后一次次的要么被摔下来,要么自己跳下来,但是很显然的,这大半天的时间他也不是没收获,至少这上下马的动作已经很熟练,而且能在马背上坐一会,不会那么轻易被甩下来,只是距离能驯服,还早着呢。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天色将黑的时候,接人的师兄骑马迎了上来:“师弟,对不住了,你看这都是我没安排好,晚上,哥哥去烤羊给你赔罪。”

秦若新得到赤火,一路上也慢慢熟悉了骑马,心里此刻正是高兴的时候,哪里会计较这些:“师兄说哪里话,这也算是缘分。”

说着,他亲切地拍拍赤火的脖子。

不得不说,骑马和开车是完全两码事,骑马在草原上飞驰的感觉,让人好像是一个自由的精灵,在这天地间自由的生活,那种感觉,是其他任何感觉比不了的。

秦若突然发现,他有点爱上骑马了。

“走,给你们接风。”那师兄立刻大手一挥。

不过他回头看一眼还在折腾的刘虎,有点犹豫:“师弟,你这个朋友还真是够韧性,你看……”

秦若看着刘虎,微笑着摇摇头:“让他继续吧,他就是这么个人,一件事情若是做不好,他吃不下也睡不着的。”

其实这师兄现在很想刘虎停下来:秦若已经拐走一匹马王了,刘虎那一匹虽然不是马王,却也是难得的好马,若是刘虎真的成功了,一下子损失两匹上等好马,即便是铁骑门也觉得肉疼。

可是现在事情是他们自己惹出来的,人家不停下,你也不好去拉下脸来丢人。

众人不管刘虎,干脆就地停下,自然有人快速的送来了食材,就地弄了燃料,原地宿营烤羊。

对铁骑门来说,这样的宿营是家常便饭,一个个都熟练的很,倒是秦若虽然熟悉野外,但是他们的宿营他却插不上手,只能等现成的。

不过他也没闲着,忙着和赤火交流感情。

赤火亲昵的站在秦若的旁边,秦若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倒是惹的营地里的人都很羡慕。

马王智慧比一般的马还要高一些,本身又是灵兽,按照师兄的说法,这马王的智慧能达到十岁孩童的程度,很聪明。

看着他们宿营烤羊,秦若都搭不上手,干脆去看看不远处,夜色慢慢笼罩下,依然和马较劲的刘虎。

刘虎完全不懂骑马,但是他有耐性,似乎也是和这匹马扛上了,也不着急,就那么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失败,再一次次来,就是不服输。

那匹马似乎都有点烦了……

听着他一次次掉下来或者跳下来,那匹马偶尔不耐烦的打个响鼻,秦若也有些无语。

就在这个时候,他旁边的赤火,突然嘶鸣一声,刘虎身边的那匹马顿时转头,看向赤火,等到刘虎再次跳上去,却是没有乱动,乖乖的让刘虎坐了上去。

赤火接着嘶鸣一声,那匹马慢慢的迈步脚步,慢慢走向这边来。

马背上的刘虎大为兴奋,激动的脸都通红:这算不算是驯服了?

那匹棕色的马慢慢的走到赤火的旁边,似乎有点不满的打了个响鼻,但是却也没有再发飙,刘虎就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背上。

秦若看到这一幕,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没想到,马王居然有这样高的智慧,居然能配合刘虎驯马!

那要是以后有什么驯服不了的马,让马王过去帮忙,岂不是事半功倍?

旁边的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却是无奈的长吁短叹,他的担忧终于出现了:两匹好马,就这么没了……

铁骑门虽然是宗门,却保持着草原生活的那种习惯。

篝火,烤羊,烈酒,马头琴,粗犷的歌声,在低垂的天幕下,透露着一股几乎和自然融为一体的美感。

秦若坐在火堆旁,火光在他的脸上跳跃,口中不时喝一大口醇烈的马奶酒,斜靠在旁边趴在地上的赤火身上,突然感觉这样的生活,似乎真的很不错。若是有机会,真想也在这里生活算了。

不过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已经有了太多的牵挂,怕是离不开了。

旁边的刘虎,却是和几个豪爽的汉子一起,大声吆喝着拼酒,偶尔还爆发出狼嚎一样的一阵听不懂的歌声,也不知道他唱的什么,只能看得出他很高兴。

不过这也就够了,不是么?

那个师兄走了过来,带着一袋子马奶袋,给秦若倒上了一大碗:“师弟,这次你来,是为了北面的事情吧?”

秦若脸色平静下来,回到了正事上:“是,那边情况怎么样?”

他并不着急,因为如果事情紧急,铁骑门的人绝不会来这么一出。

“还好,北面的狼群被我们捕杀了十几头,其余的退回去了。只是他们的人,我们只杀了三个,我们却也有三个人受了伤,两个很重,估计得修养几年。”那师兄喝一口马奶酒,抬头看看天空。“多事之时啊。”

秦若皱了皱眉头:“你们应该知道,我刚从南边来,南边也有些不安稳。不过北边事情紧急,我来看看情况。我不太清楚北边的事情,师兄能否和我说一下,这边境上,这种事情很多吗?”

师兄点点头:“不少。平均每隔两三年,总要来这么一次。不过这一次,似乎对方目的不是平常的骚扰。因为他们有两次甚至深入超过三百多公里,几乎到了我们的腹地了。这是百年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秦若眉头微微皱了下:“南边的事情也是差不多,难道国外的人会联合对我们动手吗?可是为什么?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咱还真不是吹牛,就凭借他们外人的力量,只要咱们华夏动手,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秦若随着在宗门时间越来越长,自信心也越来越强,对国外的人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师兄也是很纳闷:“不知道呢,师门的长老们也都纳闷,他们这是发什么羊癫疯呢?几百年前,咱们铁骑门扬名立万的那一次,国外西方可是集中了不少的力量,可是咱们华夏真正出手的也就是西北的几个宗门罢了。咱们自己认为是惨胜,实际上损失虽然不小,但是对方损失很大。他们来了五千余人,回去的不到千人,就算是这千人,也几乎个个带伤。咱们的损失,虽然有一个宗门算是灭门了,但是加起来,人手损失不过两千多一点。这一次的教训,才过去几百年,他们就忘记了?”

秦若毕竟是个宗门新人,现在才算是慢慢的真正和宗门融合在一起,他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师兄的电话响了,师兄连忙拿出电话,接了之后,刚说了两句话,脸色就黑了下来:“好,我们立刻就去。”

说完,挂了电话看向秦若苦笑道:“看来我们今天的烤羊就到此为止了。那些混蛋又来了。”

秦若眼睛却亮了:“他娘的,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