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宗门骑兵/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百多公里的距离,算不上长,一行人只是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已经到达了距离边境线不过是两三公里的一处十分隐蔽的前哨站。

铁骑门在这里经营千年,这种小手段还是有的。

这个前哨站在一片稀疏的胡杨林里面,已经位于半草原和半沙漠的地带,在胡杨林里的一个高大的山包后面,是一个入口,直接深入地下。

秦若骑着马,跟着那平直接沿着通道下去,忍不住有点吃惊:这个通道足够五马并行,大概十米宽,四米高的模样,看起来极其扁平:这是为了可以快速的骑兵出击准备的。

而往下大概千米之后,地面才变的平了起来,估计在地下百米之下的深度了。

放眼看去,一片灯火通明,足够数千平米的空旷的大厅,大厅四壁上,挖了无数的小房间,那平是直接带着秦若他们走到了右手边的房间里,随便找了一个停了下来。

秦若看到这个洞窟上不起眼的不知道几百个之一的房间入口,本来还纳闷十一个人,加上十一匹高头大马怎么办,进了门之后才发现,里面的空间达到数百平米,有房间,有马厩,设计很好。

秦若忍不住看向了那平:“这里若是全力运转的话,岂不是能藏的下几万人?”

那平微微一笑:“没那么玄,只能承载一千人。一个院子是标准的三十人居住的,一共有三十五个,算下来,满打满算,也只是一千零五十个人和马。你看到的房间虽然多,但是其他的那些都是储备各种物资的房间。骑兵需要的物资比步兵可是多的太多了。更何况咱们宗门骑兵,只是喂养战马需要的各种药材,就专门设立了好几个大仓库存放。”

那平不见外,很仔细的给秦若介绍了一下,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更深的东西,没那个时间。

他们之所以在这里停下来,是要等天黑,天黑的时候,总是比较方便的,不然大白天的大摇大摆的越过国境线,实在不是那么回事。

更重要的,是他们一旦过境之后,就要快速的渗入那个基地,寻找任何可能的证据,然后还要趁夜快速返回。

秦若点点头,没有多问,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不过没多问,只是看到了表面,秦若也禁不住有点吃惊:铁骑门的真正的力量,怕是大家都低估了。仅仅是运转这样的一个基地,怕是就需要天文数字的材料支持。一般的内地宗门看似身家丰厚,实际上,恐怕比起铁骑门这样常年备战的宗门来说,还是差的远。

只是铁骑门常年备战,很大一部分财富都要用在备战上,反而平时能动用的,比内地的一般宗门都少。

安顿下来很容易,这里都是现成的。

秦若给赤火刷了身体,按照其他师兄的教导,弄好材料,弄的一身汗水才回到房间洗了个澡。

洗了澡,裹着个浴巾,也不好出去,干脆就在房间里打算休息。这个时候,那平却提着一袋子马奶酒过来了。

“师弟,喝一口。”那平显然心情不太好。

秦若点点头,拿了两个杯子。

那平放下马奶酒把另一个手里提着的一个小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却是五六个铁皮的罐头,随手用随身佩戴的小刀开了放到桌子上,秦若就闻到了一股红烧羊肉的味道,其他的几个,都是羊肉的产品……

“师兄,担心?”秦若拿了筷子摆上,随手夹了一筷子的羊肉,吃起来倒是口味不错,而且是宗门的产品,味道很纯正。

那平摇摇头:“这种事,不是没干过。我只是有点不明白,这北面的毛子今年有点异常,好像是发疯一样,算下来,今年一年他们来骚扰的次数,要超过往常五六年了,这还只是过了半年的时间。”

秦若皱了皱眉头,因为南方的事情,也是近半年的事情,骚扰不断的增加:这还是因为南方出了灵兽伤人的事情之后,才有意去统计了一下发现的。毕竟平时大家都不当做一回事。

但是有意统计之下,就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秦若喝了一大口马奶酒,呼出一口气:“师兄,我也感觉奇怪。南方的事情,也是最近这大半年的事情。好像是他们有什么不对,但是目前我们的消息太少,没办法确定,只能暂时严防死守。至于我,应该只是第一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其实是明面上的观察员,真正的调查人员,怕是早已深入到邻国了。”

秦若很了解国内的情况,对国内的做事方法自然是很清楚的,从来不会只做一种准备,不管什么事情,肯定是多管齐下,尤其是涉及到这种大事的时候。

他猜得不错,除了他之外,其余的暗中进行调查的人,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各自都有另外的几个小组潜伏进行,甚至动作比秦若动作更要早了一些时候。

那平点点头,不过却依然是眉头紧皱:“师弟,你是清心观来的,如今又是身份不同,有什么消息么?”

秦若有点哭笑:“我这个身份……实在是我都不想要,说的好听,是负责人,实际上整天瞎忙,没感觉有什么用。至于消息倒是比较灵通的,你想要知道什么消息?”

“当然是关于这最近的灵兽入侵的事情。”那平轻轻的说道。

秦若摇了摇头:“这个事情,我还真是知道的不多,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不就急着窜出来了。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事情,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那平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其实……不只是南面和北面,西面也不安静。”

秦若吃了一惊:“西面怎么了?怎么没有消息?”

那平苦笑一声:“西面有昆仑派坐镇,听说近期也是遭到了几次入侵,不过昆仑派的实力你知道的,他们很干脆利落,对方也笨了些,更主要的是,昆仑派人手众多,对这方面的事情极其小心,从未放松过对外面的警戒,毕竟几百年前的事情是前车之鉴。结果对方派来的人,直接被昆仑派灭了三波派过来的人,损失了上百人,近百头灵兽,就没了声息了。”

秦若吃了一惊:“怎么没听到昆仑派的消息?碧霄宫就在天山那一块,他们也没什么动静啊。”

昆仑派是大宗门,对这种事情可以看做是小事不当回事,不通知其他宗门也是正常的。碧霄宫实际上也是如此,作为西部两大宗门之一,碧霄宫的实力不比昆仑派差了多少。但是碧霄宫的何锡麟可是和秦若关系极好,怎么也没告诉他呢?

实际上,这一点,秦若就有点冤屈何锡麟了,因为碧霄宫和昆仑派一样,根本没把这个当做一回事,昆仑派动手灭了几拨人,碧霄宫也是有份的,只是对手弱了点,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还要通告宗门。

秦若心情变的沉重起来:“他们是打算围攻华夏吗?”

那平过了好一会,才轻轻的摇摇头:“这种程度的骚扰,根本谈不上围攻。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好像是都是针对俗世而来,并不是专门针对我们。”

秦若更是奇怪:“宗门世界是尽量避免和俗世接触的,他们却如此,岂不是要成为宗门公敌?”

不只是华夏,世界范围内,这也是一个禁忌,但是他们却专门去触犯这个禁忌,这就奇怪了。

那平十分纳闷的说道:“所以我才奇怪呢。难不成他们打算扰乱我们这边俗世的建设?那倒是有作用,毕竟俗世现在算是太平,平时死个一两个人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他们这么做上几次,只要得手,就是震动全国的大事,对华夏的影响确实是极其恶劣。”

秦若心里微微一跳:“针对俗世,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让我们不好过吗?”

那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因为他也看不懂。

休息到晚上,十点多钟,那平去把人手召集起来,准备出发。不过他和秦若却没有休息,只是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打坐了几个小时,恢复身体。期间那平还去照顾了一次马匹。

秦若此刻精神尚佳,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只是精神有点不好,他在考虑哪些国外同行们的行为。

一行人没多少话,任务是早就知道的,现在只是执行而已。

马匹走出通道,看看天色,那平转身对后面的人点点头,然后转身快速的出发,后面的人立刻跟上。

剩下的距离,十多分钟就已经越过,在他们眼里,俗世的国界线更多的是象征性的意义,而且他们从来不承认现有的国境线,他们认为,华夏的国境线应该是当初汉唐的国境线。

不过这一点上……

越过国境线,对他们来说,其实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而且,广袤的草原地区,国境线绵延千里,要找到越境的地方,实在是太简单了。

国境线内外其实没什么不同,但是踏过国境线,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警惕起来,仿佛来到了不同的世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