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抢命/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升机上的人都是大急,若是换做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到了这个时候,都会这么做的。可是现在,所有人都是心焦若焚!

秦若恨不得立刻跳下去!

“拉低,拉低飞机,我下去。”一个师弟忍不住大喊。

秦若这个时候突然猛地心头一动,看到直升机的一个对讲机,接着一看,顿时大喜:他么的,这是广播喇叭!

他连忙一把抓起,大吼道:“那新,不要冲动,是我们!”

巨大的声音差点直升机上自己人都被震坏了……只是他们没被震坏,扩音系统却承受不了秦若如此的怒吼,震坏了……

秦若喊了头一句还有,可是接下来的声音扩音器就没音了,直接冒出了一团火花,他顿时大怒!

可是这一句好歹也是传了出去,距离他们还有几百米的那新手中的刀,已经差点刺入了马脖子,贴着马脖子上的动脉停了下来,只要再晚那么一刹那,就要刺穿血管和脖子了。

他还是不敢大意,小心的看着疾飞而来的直升机!

不过看到这个距离上,已经是直升机开火的距离,直升机却没有开火的意思,他有点放心下来。

几百米的距离,告诉飞行的直升机很快就到达,急速的降低速度,差点错过了那新的位置。

直升机还没停下,上面已经跳下几个熟悉的身影,快速的跑向那新,那平更是大喊:“那新,快拿丹药来,兄弟们受伤了。”

那新听到那平的话,看到熟悉的兄弟们的身影,一颗心才放到了肚子里,连忙跳下马,抓了马背上的褡裢就往前跑。

秦若的直升机到了此刻,却太过急躁,没有停稳,本来是打算降落的,却一个不小心,直接从五米多的高度上直接摔落下去,飞机上的人顿时七倒八歪,不过幸好大家都是修炼者,受伤的人也有人扶着,还没有出事,但是即便如此,也让那些重伤员痛苦不堪,发出疼痛的喊叫。

秦若更是差点一头撞在前面的玻璃上……

不过好歹是安全着陆了,那新那边已经跑了过来,差点被倾斜的直升机还在高速旋转的螺旋桨砍到,连忙避让开来。

飞机上的人连忙带着重伤员下了飞机,直接放到地上,拿出大量的丹药,一股脑的给他们用上。只是他们伤势严重,即便是大量丹药的辅助下,也只能是坚持一段罢了,必须尽快赶回国内,至少要赶回到前进基地,那边才有必要的条件对他们进行救治。

“秦若,直升机快点起飞,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那平看到他们的伤势在丹药的帮助下稳定下来,连忙喊道。

秦若却是一脸苦笑,刚才降落摔落下来,一边的起落架直接折断了,这也算不得大事,真要起飞的时候,只要有个人帮忙抬起来平衡就是了,对这些宗门高手来说,这不算是个事。但是问题是,飞机落下来折断了起落架的时候,飞机倾斜,还在高速旋转的螺旋桨直接切到了地上,此刻已经变形了……

和其他东西不一样,飞机这种高科技的东西,要求的就是一个精密,比如螺旋桨的模样,角度,都是极其重要的,一个不好,不能飞还是小事,凌空出事也是正常的,这也是为什么这种先进的大家伙,都需要专门的保养人员,几乎每一次飞行回来都要进行检查保养的缘故。

此刻,螺旋桨变形,扭曲,看似机体还没什么问题,但是飞是不可能了。

“师兄,飞机没法飞了,看来只能骑马回去了。”秦若苦闷的看着那平。

若是有直升机的帮助,接下来的路程最多半小时就能赶回去还绰绰有余,但是若是骑马回去,还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就算高速奔驰也需要小半个小时。但问题就是这些重伤员显然没法承受高速奔驰的后果。

速度慢下来,怕是一个小时都赶不回去,但是他们的伤势却已经极其严重!

那平没有怨天尤人,只是立刻点点头:“去拉马,咱们回去。”

秦若还没动作,赤火就已经跑了过来,亲昵的贴着秦若的脸摩擦。它还不知道,就在刚才,他差点就跟其他战马一样,要挨那新的刀子……

秦若连忙拍拍他,安抚下他,然后却走向了直升机,看看直升机的东西,虽然带不走,却也不能给他们留下来。

这架直升机是一架战备直升机,随时都准备出发的,飞机上的物资倒也齐全,只是这不是为了俗世的军人准备的,是为了宗门的修炼者准备的,所以,美誉炸药什么的,倒是燃料多准备了不少。

秦若看了看直接拉出了燃料泼洒在飞机上,然后往后引了一段:“师兄,你们先走,我炸了它,不能给这些混蛋留下。”

那平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带着其他人,把受伤的兄弟每个人带上一个,上马往南方而去。看他们跑出去百米左右,秦若点燃了地上的燃料,一条火线立刻燃烧起来,飞速连接到直升机上,接着,大火轰然而起,整个直升机都被包裹在一团烈焰中。

秦若立刻上马,赤火理会,嘶鸣一声,人立而起,接着猛地往前一弹,差点把秦若丢到地上,不过还好,算是抓住了,接着高速追了上去。

就在他们跑出去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上,背后燃烧的直升机终于被引燃了自带的燃料箱,轰然爆炸,泛起冲天的火光,就像是爆炸了一朵蘑菇云。

秦若回头看了一眼,眼光中没有其他的,只有不甘心的仇恨:老子会回来的。

天色微亮的时候,在草原上奔驰两个小时的大家,终于赶回了前进基地,这个时候,几个重伤的兄弟已经是摇摇欲坠,几乎要坚持不住。到了前哨战门口,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昏倒过去两个。

至于秦若抓回来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重伤的居然也没死,硬是坚持下来,另一个轻伤的,也就是轻伤流血多了点,脸色有些苍白而已。

也不得不说,修炼者的生命力强过普通人太多,若是普通人,即便是那几个受伤较轻的,估计也坚持不住早就死去了。

但是修炼者,却连那些摇摇欲坠的重伤者都挺了下来,虽然以后还不能确定是否能恢复,但是既然到了这里,命算是抢回来了。

前哨战里一阵忙乱,这里驻守的两个宗门的医生连忙紧急抢救。

秦若等人这个时候已经帮不上忙,坐在抢救室外面的长椅上,这个时候,大家才感觉到了疲惫,甚至几乎不需要睡觉的他们,一个两个三四个,靠在椅子上,都睡着了,几个人打起了呼噜。

一个多小时之后,抢救的医生从里面出来了,刚要说话,却听到了呼噜声,还有看到的他们有几个人睡觉不老实,从长椅上掉下来,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眼睛微微湿润,叹口气,挥手让几个助手把他们搬到休息的地方去。

秦若也是如此,这一夜,看似事情不多,但是却让秦若的精神极度疲惫,一觉醒来,因为是在地下,感觉不到时间,看了眼时间,却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两点。他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走出房间。

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客厅里那平正斜靠在沙发上,少见的端着一杯红酒,慢慢的喝着。

“师兄,情况如何了?”秦若连忙问道。

那平看着秦若,叹了口气:“死了一个兄弟,剩下的几乎人人带伤。重伤的两个兄弟,命抢回来了,修为方面,估计至少十年是恢复不了。”

秦若松了口气:“总归是没失去修为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只是阵亡的兄弟……”

那平眼睛里微微湿润:“没什么,我们习惯了。”

秦若有些感动:“师兄,我从没想过,边境上的宗门居然时时刻刻都有这种可能。在内地的太平日子过的太久了。”

那平倒是没有说什么,倒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既然当初老祖宗们选了这里,就要担负起这里的责任,这是天经地义的。对了,你带回来的那两个俘虏,重伤的那个也挺了下来,不过修为大概是废了。那个轻伤的没什么事,现在睡了一觉,应该是没事了。”

秦若这才想起自己带回来的东西,连忙摸了摸腰间的腰包,掏出了那三块硬盘,看到硬盘没事,才松了口气:“师兄,你们出发后,我就跟着出发,没料到,半路发现一个睡着的暗哨,就去解决了这才耽误了时间没赶上你们。”

那平打断了秦若的话:“幸亏你没赶上,你要是赶上了,现在咱们兄弟两个怕是就不能在这里喝酒说话了。”

秦若苦笑着摇摇头,他也没想到,当初被那个暗哨耽误了一点时间,居然最后反而变成了好事。

“听我说完,我耽误了时间,跟过去的时候,发现了这边的仓库,我到了仓库……”

秦若说着说着,眼睛已经血红,旁边的那平没料到秦若居然看到了这种事情,他也没料到居然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脸色也是变的一片冰冷,仿佛随时都要杀人一般。

“师兄,你看,这就是那三个硬盘,我们当务之急,一个是要师兄们修养,另一个更重要的,就是立刻把这些东西送回到上京去。”秦若看着那平咬着牙说道。

那平点点头:“我立刻安排。”

秦若却伸手拦住了他:“师兄,我想这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我知道,另外你能陪我一起去上京。对铁骑门的解释,我希望能以后来。只说我有紧急任务要返回。对方丢了这种东西,估计会发疯的——如果这些材料是真的话。”

那平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我想的过于简单了,好,我立刻跟你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