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气眼被毁/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鲁东省是一个大省,也是传统上的大省,不只是经济,也同样是文化大省,更重要的同时是一个修炼者比较集中的大省。

清心观就坐落于鲁东省境内,其他的,则还有另外的三个宗门,其中一个位于黄河出海口外面某处小岛上的海云宫,另一个则是位于南部山区的梦云庄,还有一个是位于海上的蓬莱宫。

这三个宗门,以蓬莱宫最大,不过名字虽然响亮,却只是个中等宗门。海云宫和梦云庄,则是属于小型宗门,即便是小型宗门,却也比中等宗门小不了多少。

这样的宗门实力,四个宗门加起来,总体实力很强,若是从地域分布上来看,不管是宗门数量还是修炼者的人数,在全国都是属于前几位的强省。

最重要的是,清心观在鲁东省毫无疑问是几个宗门的领导者的身份,在这里开展遇到的可能的阻力或者其他的事情会比较少,而且容易得到配合。

秦若带着几个人直接来到鲁东省,靠近沿海的地方,这里外资企业最多:秦若有种直觉,若是他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外资企业是嫌疑最大的。

当地的国土局,工商局自然得到了招呼,来招待秦若等人。这里的人有着鲁东省特有的豪爽,见面自然是要喝酒。秦若直接拒绝了,直接展开工作。

那些人也无奈,这样的上面来人最是难缠,他们也害怕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只能小心翼翼的配合。

这里确实是有问题:当地的官方官员,不可能是全部清水一潭,而且这土地工商等部门,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不过秦若只要不是碰到他头上的,他也不会去找麻烦。毕竟他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

这让当地的人松了口气。

秦若的目标聚集在各个开发区,这里是外资企业最聚集的地方,同时,一旦发现不在开发区内的外资企业,一定是重点查看:因为这样的事情很不寻常。一个企业要建设,自然是当地的开发区最好,不管是人力物力,交通,发展,政策,都是明显好于单独出去单干的。放着那么多好的条件不要,却偏偏跑出去,肯定是有其他的问题。

秦若带着莫问心没有蹲在不在办公室查看,只是大体确定了位置之后,就带着几个人,一起前往各处查看,留下那两个查土地的老手查看有没有异常的地方。

台市是一个最近几十年才发展起来的新兴城市,开发区的面积比之老城区只大不小,这些年的经济腾飞确实要给当地带来了好处,至少人们的生活普遍的好了起来。

秦若站在一处刚刚开工的厂区附近的小山上,看着旁边的莫问心。莫问心正在皱着眉头计算什么。

过了许久才松了口气:“今天我们走过的这一片区域,大概有十二个气眼被毁。可惜啊……”

秦若知道他的感慨,他们的宗门一共才真正意义上拥有三个气眼,还差点被人毁掉一个。

“师叔,这气眼到底是怎么回事?”秦若心里有点沉重,看着莫问心问道。

莫问心叹了口气:“这气眼是天地之间自然形成的,形成的真气最是精纯。它形成之后,就能集中真气,滋养周围的地域,形成更适合修炼的区域,就算是普通人,也是福地。长期生活在这种区域,可以延年益寿,减少疾病发生。若是修炼者能够在气眼周围修炼,所得真气更加精纯,对于基础则是更好。根据故老相传,若是有气眼聚集之处,能够互相之间循环发展,便能一步步壮大,成为灵区,孕育出洞天福地。可惜华夏千年前,还有不少的洞天福地,现在却基本看不到了。”

秦若忍不住问道:“您的意思是说,这些地方,因为气眼被慢慢破坏,导致灵区慢慢消散,就算原来有的洞天福地,怕是也不存在了?”

莫问心点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土心派这数百年来,一直在研究气眼的相关问题,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知识。天地之间气眼形成消失,实际上都有自己的规律。为何这数百年来,却只是消失,不见增长,偶尔见到一个气眼诞生,那就是极其稀罕的事情。”

秦若轻轻的点点头:“那可有所得?”

莫问心显的有些沉重:“略有所得,不过却似乎是个死结。”

“死结?”秦若心里微微震动,那意思怕是不是好事。

莫问心果然说道:“不错,是个死结。宗门植根于俗世,来源于俗世,这是无可争辩的。但是俗世不可能永远像上古时代一样刀耕火种,必然的就要发展向前,俗世的一步步壮大,就必然的一步步的影响周围的环境。尤其是人口增多,对外界需求更多,不自然的会出现这种情况。”

秦若心里苦笑:果然是死结。

如果俗世不发展,那不可能。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俗世别说不发展,发展的慢了都要落后挨打。一旦俗世太过落后,其他区域的人肯定要有想法的,那个时候更是坏事。

如果发展的快了,本身就对环境有着极大的影响,这对宗门来说则是坏事。

可是宗门从来不是独立的,宗门的子弟,看似有时候百年不变,却始终都是来源于俗世的弟子。没了俗世,宗门坚持不了几百年就会自己消亡:哪怕华夏宗门数量众多,子弟众多,也不过是区区几万人,难道一直自我通婚?到了最后,肯定是完蛋。

“师叔,这是否是说,秘地消失也和环境的改变有关?”秦若突然说道。

秘地消失是华夏所有宗门面临的难题。

莫问心摇摇头:“这个,我们还不清楚。毕竟宗门秘地的减少,是百年来才发生的,算得上很近了。而环境变化,自从有俗世以来,就是存在的,也一直在发展变化的。应该是没多大的关系的。”

秦若松了口气,若是真的如此,他估计只能是哀叹了,因为这毫无办法可想。

眼看天色已经不早,秦若和莫问心也结束了对这一片区域的调查。

第二天一早,秦若就带着几个人整理一下,告别这里的当地人,往下一个城市而去。

动手就检查当地的土地情况,这让当地人差点吓出毛病来,好容易过关了,他们走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港城,无疑是鲁东省的一颗明珠。

这个城市相对于一些有着古老历史的城市而言,并不算是一个老城,只能算是一个新城,但也有数百年的历史。

而开发,则是一直存在的,尤其是近几十年来,开发更是巨大,甚至原来的城区扩大几十倍不止,一直扩散到了传统意义上的周边各县区。

对这里的检查,则是要麻烦的多:城区扩展太厉害,原本的很多的地形地貌都消失无踪,很多事情只能靠推测。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不只是这里,很多地方都是如此。

莫问心看着变化如此巨大的地区,也忍不住赞叹俗世人改造世界的能力,至少在这方面,宗门的人是不如的。

尤其是一些年岁比较久远的开发区,莫问心每天穿街走巷,却进展不大。

秦若更是摸不着头脑。

“也许可以去博物馆想想办法。”随行的一个老土地给出了一个建议。

“博物馆?”秦若不解的看着他。

“博物馆里,有不少当初建国前的老照片,那些老照片,一部分是小人留下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当初的德国人留下来的。当初的德国人在这里的时间不少,他们对当地的影响开发,也算是港城的开发序幕。他们留下了不少的照片资料,或许可以借鉴。”那人接着说道。

秦若点点头,确实是如此。

要去博物馆,调用博物馆的资料,他的要求在俗世的人看起来有点奇怪:调查土地情况,怎么还和博物馆扯上了?就算是有关系,那也得是百年前的问题了。难道还有百年前的遗留问题?

不过他们也不阻拦,直接帮忙联系了博物馆。博物馆那边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知道有人要调用一些很老的地图和照片资料。对这部分资料,他们手头确实是有不少,当即答应下来,并且连夜整理综合。

秦若第二天一早,带着几个人赶往当地最大的官方管辖的博物馆。

车子刚走到博物馆附近不到两条街的地方,却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堵车的消息,紧接着,秦若的车子被堵在了路上:本来就不算顺畅的路,一乱起来,直接就是堵死的下场。

“怎么了?这里经常堵车吗?”秦若忍不住问司机。

那司机笑道:“这里不堵车才奇怪。不过这个点堵车,有点太早了。”

看看时间,只是早晨六点而已,这个点,对城市里的人来说,大多数刚刚起床,还不到上班的时候,交通高峰期还没有到来。

说着他看向前方的车流,皱了皱眉头,然后打开车门下车,站高了往远处看了一阵走了回来:“奇怪了,堵车至少堵了几公里了,这里虽然常堵,但是那得是有特殊情况才会堵成这样。晚上才有可能,早晨怎么就这么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