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展示绝招/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交易?和地下势力的毒药贩子?”对这样的事情,何锡麟极其反感。

他是个在宗门中受到极其传统教育的人,对任何不符合基本的社会道德的事情都有着天然的反感。平时看起来虽然好像是没个正行,就好像是一个纨绔子弟一样。实际上,凡是不好的事情他还真没干过,顶多就是动动嘴。

秦若看着他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黑与白。这些国外的混蛋,只要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我们这次来,毕竟时间过去不少,他们一定是把我们的东西藏起来了,我们要找到我们的东西,必须有当地人的帮忙,否则两眼一抹黑,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何锡麟看着秦若,轻轻的咬了下嘴唇:“如何交易?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

拍拍身边的箱子,秦若笑道:“咱们不是在他们运货的车上吗?到时候到了地方,自然有人来交易。到时候,咱们只要出手直接控制所有人就是了。这交易怎么谈,咱们说了算。嗯,代价吗,也是有的,比如你和我恐怕还要对俗世的普通人出手。”

对俗世的普通人出手,对秦若是没有压力的,他本来就是俗世走过来的。对何锡麟却是很大的压力,他从小受到教育就是如此。和何锡麟接触越多,秦若越是能发觉,其实何锡麟还是很优秀很不错的一个人。不仅是重情义,而且绝对是个好人。

“那这些药品,不能毁掉吗?我们不管是哪里的药品,哪怕不是华夏的,也不能这么看着。”何锡麟对出手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药品的去向却依然有自己的坚持。

秦若无奈的看看他:“到时候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里的地下势力,从今天开始,咱哥俩说了算。”

何锡麟这才点点头答应下来:“既然咱们说了算,那以后他们就不要贩药了,做点正经生意吧。”

秦若翻了翻白眼:正经生意……做正经生意的还是地下势力吗?

车子一路很平稳,也没有人注意到这辆车的车厢里,实际上藏了两个高手……

旧金山郊外,一处农庄里,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是一个精英白领绝对多于一个地下势力成员的人,正坐在宽大的谷仓里,叼着一根雪茄——这根雪茄完全破坏了他作为一个精英白领的形象。

他的对面,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精明强干的人,一看这个人的气质,就知道他肯定是曾经在军队服役过,而且是精锐的部队,不过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他曾经的对立面的一员。

那个白领男子是个华夏人,叼着雪茄看了看表:“哈林,你的货可是迟到了三十分钟。”

对面那个白人军人出身的人哈林看了看手表,皱起了眉头,对身边的一个人低声说道:“去,打电话问问看到底怎么回事。”

接着他转头看着那个华夏人男子:“白,我想我们的友谊足以让你信任我。虽然迟到了一点,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空手而回,我还等着你账户上大笔的美金呢。”

白姓男子看着哈林,一点都不在乎,只是丢给他一根雪茄:“除了我,没有人能接你的货,在旧金山。你如果耍花样,我有一千种死法等着你去品尝。”

他很自信,一点都不在乎对面哈林的反应。

那个哈林虽然看起来剽悍,但是实际上,却很明显的被这个白姓男子压制了气场。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是有点恼怒,但是却也没人敢动——谷仓四处的高处,至少有十五个人,拿着枪对着下面。

他们虽然也来了十几个人,但是这是人家的地盘。

更何况,确实是他们失约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打电话的人回来了,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低声走到哈林身边说道:“少校,货物还有十分钟到达。路上遇到了堵车,耽误了一点时间。”

哈林脸上终于放松下来,这一次运来的货数量很大,几乎搭上了他的大半家底,若是出事,他血本无归是其次,恐怕从此以后就要被旧金山的地下势力追杀到死——因为他欠了额度很大的债务,在赌场里。

哪怕他已经发誓,这件事情解决以后,他再也不会去赌场,可是已经有点迟了。他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次的货物上。只要成功了,立刻就可以解决他目前的困境,拿到大笔的美金还掉自己的欠债不说,还能有大笔丰厚的利润。

“十分钟。路上遇到了堵车,你知道,旧金山的交通状况也不是太好。”哈林终于拿起雪茄,自己摸出一把军用战术刀切了,点上然后放松的抽了一口。

白姓男子点点头:“百分之五的价值。”

哈林有点脸色难看,但是还是咬牙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他的债主就是眼前这位呢?

他一直认为,是他故意设下圈套让自己上当,然后让自己辛苦忙碌一年,为他打通了一条从哥伦比亚到这里的通道——而且还要听命于他,为他维护这条通道。

今天是通道开通之后,第一次货物运送的时间。

他已经有了打算:这次之后,无论如何,要远离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谷仓外面,很快响起了卡车的声音,从微微开着的门缝里看出去,一辆大货柜车从农场的路上驶入了谷仓前面的路。

门口的人连忙打开大门,让卡车卡进来。

谷仓很大,别说是一辆大卡车,就是十几辆也足以轻松的停下。

哈林松了口气,白姓男子也是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只要货物顺利到达,从此以后,这就是一条黄金之路,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却不约而同的同时走向卡车的后面。

后面早有人打开了货柜车的车锁,就等着两个正主过来。

白姓男子自然是主导,走过去点点头:“打开货柜车,我要看货。”

哈林一摆手,两个健壮的男子立刻走上前去,拉开了货柜车的车门。

本来应该看到的是里面的货物,但是刚开门,门口却出现了两个打着哈欠的人的身影,他们正在伸懒腰。

毫无疑问,这俩人就是秦若和何锡麟。

“不知道是谁负责接货啊?”两个人中的秦若开口道。

在场的人都有些愣了,接着都是紧张起来,子弹上膛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几十只枪口瞬间指向了秦若和何锡麟。接着却又分成两帮,互相指向对方,却把秦若和何锡麟给忽略了。

哈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看着白姓男子:“白,你什么意思?”

白姓男子几乎同时开口:“哈林,你搞什么?”

两个人都是话出口,然后听到对方的话,都是一愣,他们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愤怒,那不是假装出来的。

他们的属下之间剑拔弩张,谷仓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安静的几乎没有一丝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秦若不耐烦了:“老子问你们呢,谁是这里的老大?赶紧的站出来,老子赶时间。”

他的一句话,顿时让周围的人刹那间都转向了他,几十只枪也都指向了他。

看着这些枪支,若是以前,秦若估计得听天由命,但是现在绝不会,只是皱了皱眉头:“把你们那些破烂都收起来,你,是不是这里的老大?”

秦若看向了哈林,哈林却看向了白姓男子。

秦若明了,跳下车,看着白姓男子:“华夏人?”

白姓男子实在是不能理解眼前的一切,他有点相信不是哈林捣鬼了,这两个可是正宗的华夏人,绝不是华夏人,从身上的气质一眼就看得出来。哈林还没那个本事和人脉,从华夏找人来捣鬼。

“你是什么人?”白姓男子看着秦若,却沉声问道。

秦若走向他,他顿时紧张起来:“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秦若歪头看一看何锡麟:“他说要开枪。”

何锡麟知道这是要让他震慑他们,当即说道:“开枪就开枪吧,否则,他们也不知道谁的拳头更大些。”

他们的对话让在场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不管是白姓男子还是哈林,反而都不敢动手了。

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太轻松了,而且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来历,白姓男子和哈林都有些不感轻举妄动。

“让你们开枪啊!怎么?开枪都不会?要不要我教教你们?”秦若身体一动,似乎没动过,却手里多了一支手枪。

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至少也在五米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手里一空,枪没了。

秦若把手枪对准何锡麟,看也不看就是一连串的射击。

“砰砰砰砰砰砰”正好六声枪响,一把马格南左轮的装弹数量。

在场的人都傻了,这来的人是傻子?还是疯子?

可是下一刻,他们都集体石化:那个本该躺在地上的人,却只是淡淡的张开了手,六颗变形的弹头掉落到地上,却不满的看着秦若:“我又不是耍猴的。”

秦若哈哈一笑:“没办法,他们不开枪,我只好代劳了。”

说着,单手一握,那把马格南左轮就随着他的手飞到了白姓男子脚下。那白姓男子不自觉得就低头看去,一眼看去,顿时感觉心都凉了:那把马格南左轮,已经成了一团废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