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神父也怕死/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不愿意么?若是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的。”秦若淡淡的看着他笑道。

哈林如果以前没接触过白玉山的时候,恐怕会按照他的思维习惯直接拒绝秦若,但是他遇到过白玉山,领教过东方人思维之下这种话该怎么听。至少他认为,如果他说不愿意,也许以后永远没有说话的可能了。

“不不不,我当然愿意。只是,只是我想知道,这件事情结束以后,我该怎么办?”哈林毕竟还是西方人的思维为主,还是忍不住问道。

秦若纳闷的看着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着,他转身看着白玉山:“洪门不介意多一个外国人吧?还是洪门有规矩,说不许外国人加入?”

白玉山也是愣住了,他让秦若的这种思维弄的人都混乱了,整个都不好了:洪门是没有这样的规矩,但是多少年来,大家一致默认的规矩,就是不接受外国人的。毕竟洪门原本就是为了大家在这里的生存,才慢慢组织发展起来的,主要的目的,最早的时候是对抗白人的迫害,等到后来世界慢慢的变的好一些了,才变成现在的状态。

“这个,好像没有吧。”白玉山不敢把话说死,只好用不那么肯定的语气说道。

秦若不再说话,直接往别墅走去,白玉山连忙跟了上去,哈林却只是愣愣的呆在原地:加入华夏人的帮派,他没想过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吗?

心里这样想,嘴上可是绝对不敢说,这个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强的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

到了别墅,白玉山殷勤的把这里的一切都介绍给秦若,不过秦若没怎么听,就把他打发走了。

何锡麟坐在客厅里,看着这个别墅的结构,禁不住点了点头:“这国外的人,也是蛮讲究的。”

秦若看着他笑道:“这个农场我估计原来恐怕是哪个亿万富翁的产业,不知道怎么转手到他的手里去了。这样的人,生活品味总该有一点的。”

何锡麟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看着秦若问道:“你这么做合适吗?”

秦若看着他笑道:“你是说我让哈林加入洪门?不可能的!洪门怎么可能让外人进入。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先把他收拾服帖,乖乖的做事。”

“这也没必要这么吓他。让他一个白人加入了华夏人帮派,他以后真的没法混了。还有,你好像有在这里住下去的打算?”何锡麟笑道。

秦若摇摇头:“不会。”

“那你还给他们做出那么多安排。”何锡麟更是不解。

秦若看看他,淡淡的说道:“你真的以为华夏人对我们那么好,那么真诚吗?除了刘奇我是真的打算帮一下,其他人,算了吧。刘奇毕竟是我的师兄的记名弟子,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虽然年纪大了,未必不能更上一层楼。当然,我也是为了给其他人一个榜样。”

“华夏人别想着能够加入白人世界的修炼者们的世界,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我们的世界。可是他们在海外,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画了个饼而已……”何锡麟一眼就看了出来。

秦若却认真的说道:“这需要他们去争取。我们宗门既然算是睁眼面对世界,总不能就看着华夏人这么一股力量流失在外,那不可能,做不到的。但是我们也不可能贴上去,那样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总要他们自己去争取,我们才会给他们机会。”

何锡麟看着秦若:“没想到你考虑的还真是多,只是来这里一趟,就有这样的想法。”

秦若摇摇头:“我也只是临时起意。等这里事了,我们还是尽快回去,这里毕竟不是我们久留之地。这也是我要尽快安排好这里事情的原因:实际上,留下这么一个地方,恶心一下M国人,也是我的意思。他们若是敢对洪门动手,那就等于违反了大家一致默认的规则,大家就可以随心所欲,那个时候,恐怕不是大多数人愿意看到的。”

何锡麟轻轻的点了点头:“你考虑的对,这么多年了,总是外国人对我们渗透,我们也该对外有点动作了。但是要在这里立足下去,也不容易。”

秦若呼出一口气:“总要迈出去第一步,没有第一步,就没有以后。”

刘奇对秦若安排的事情相当认真,多年不问红门世事的他亲自再次出山,主持洪门的事情,亲自安排,亲自坐镇,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完成秦若的要求。

当然,他也做出了许诺,只要是能够得到消息的人,不论是什么身份,在洪门内的地位如何,都会立刻得到他的亲传。若是高等级的弟子,甚至可能得到更多。

这样的消息,让洪门上下动容:谁不知道洪门老爷子刀枪不入的本事?哪怕当初以五十多岁高龄,依然打的十几个挑衅的白人帮派高手满地找牙?

整个洪门立刻高效率的运转起来。

不得不说,在M国植根百年,洪门的力量还是很大的,甚至M国很多的秘密机构都有他们的渗入。不过三天时间,就得到了有用的消息:一批前一段秘密运送回来的书籍资料,就藏在内华达州一个秘密的军事基地中。

对外,这是一个军事基地,实际上,这是M国中部的一个秘密的修炼者聚集中心。只是这里的驻军是为了掩盖他们的存在而设立的。

得到这个消息,三天时间,洪门大规模的动员也对整个旧金山地下势力进行了一次清洗,迎来了一次危机!

洪门的大规模动作,终于惹动了当地的修炼者组织。虽然有着修炼者不涉入俗世事情的默认规则,但是华夏人在这里的动作,让当地的修炼者终于忍不住了:他们从来都是只允许别人遵守他们的规则的。

“锡麟,今天晚上,咱们去会会他们。”秦若正在和何锡麟下棋。

围棋。

何锡麟的围棋下的不错,只是秦若……他只会下五子棋……所谓下围棋,不过是拿了个期盼瞎糊弄。何锡麟本来打算无聊时打发时间,很快发现和秦若下棋还不如自己发呆来的好,干脆弄乱了棋盘,不跟他玩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大打出手?内华达州那边的消息来了,我们还没打算怎么过去呢。暴露了是不是更不好?”何锡麟却有点担心,不知道秦若到底怎么想的。

秦若只是淡淡一笑:“对西方修炼界,我还有一点的了解。以前做雇佣兵的时候听过很多传说,不过现在看来,那不是传说,而是真的。所以,我一直很想知道,真正的西方修炼者的实力。上一次没弄明白,这一次,也算是咱们进入内华达州的演习。如果实力差距过大,难道咱们去送死吗?”

何锡麟有点无语:“难不成又要无功而返?”

秦若嘿嘿一笑:“如果真的不能去,我也不会勉强,大不了等以后实力更强了再来。但是这一次即便不能去,我也不会让他们消停了。”

“你还真是够小心,要是我,早就找上门去了。”何锡麟对秦若最近的小心很是不屑。

秦若看着他,淡淡的一笑:“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雇佣兵的世界里叱咤风云,还能活的很自在的原因。否则,我早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死的无声无息。”

旧金山,一座不起眼的教堂里,两个神父正面对面沉重的坐着,上面的主教要他们摆平这一段时间躁动的华夏人势力。这件事情,他们是不愿意去做的,身为修炼者,不牵涉俗世世界的事,虽然只是一个默认的规矩,但是谁都不敢碰触。尤其是对外族人的时候,更是需要慎之又慎。

哪怕很多时候,针对华夏人做出很多的事情,也要通过俗世的手段和势力去进行,这样直接动手,还真是罕有的事情。

“帕尔夏,如果我们去了,那么以后不管如何,我们都是东方修炼者的头号敌人。”左边那个头发花白的神父看着右面那个神父说道。

帕尔夏神父看着他对面的神父,苦笑一声:“如果不去,我们的主教大人能放过我们吗?”

“事实上,那个秦若早已到达了加州,根据我的判断,他在探听他们的那些资料的位置,只要得到消息他们就会赶去。但是这个时候如果我们针对华夏人做什么事情,恐怕那个秦若也不会袖手旁观。你看过机场的资料了,那个秦若很强,我们两个绝不是他的对手。”左边那个神父有些担忧。

“也许,主教大人还有其他的安排。菲林神父,不能犹豫了,我们没有选择,必须去。”帕尔夏神父有点不敢确定。

“但是不论怎样,我们都是倒霉的那个。”菲林神父神色有些黯然。

平白无故的去得罪人,没有人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一旦得罪了,将来那就是要命的事情:即便是西方世界谁敢真的去惹怒东方修炼者?

那些人如果真的被激怒了,一旦团结起来,那是世界都将为之颤抖的力量。

“菲林神父,我们还是要去。但是去了以后,我们绝不动手,只看着就是了。”帕尔夏却突然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