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高手对赌/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通知人再去联系,务必表达我们的诚意。”伯恩对那个幽灵一样的身影摆摆手。

那个幽灵看看伯恩,突然说道:“先生,我想亲自去一趟。”

伯恩看着那个幽灵,嘴角苦笑,接着幽幽叹了口气:“幽灵,我知道你是个天才,对东方的修炼者很不服气。但是你即便打赢了他们也不代表什么。别忘记,东方修炼者有几千,甚至几万他们这样的修炼者。而你这样的天才,我们只有一个。你的年纪还小,我也不希望你过早的夭折,那对我们来说是承受不了的损失。”

幽灵看着伯恩,默然的低下了头,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他也只能遵从伯恩的好意。

他是伯恩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孩子,至于父母,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全部的身世,就是一张简单的记载了他的出生日期的纸片,还有一行字:宝贝,对不起,我们实在是么有办法,我们不祈求你的原谅,但是希望你能拥有更多的爱。

伯恩极其偶然的一次孤儿院之行,看到了这个似乎总是躲藏在别人背后的孩子,看到他那淡淡的带点羞怯,却又带着不屈的眼神,伯恩一下子不知道心里的哪一根心弦被打动,就把他领养回来。

谁也不知道的是,领养回来之后,格斯特却展示出了异常优秀的修炼者的天赋。这让伯恩很是哀叹——如果在东方,或许格斯特能够摆脱桎梏,达到东方人那样的成就。

可惜的是,即便是这样的天才,在西方的世界里,依然摆脱不了桎梏的命运,只能到达东方人称之为真丹境顶峰的程度就戛然而止。

格斯特很努力,努力的希望冲击成功,改变这一个宿命,不为别的,只是希望伯恩能够高兴一点,他希望看到伯恩高兴。甚至,他感觉只要伯恩能够高兴,他可以去做任何事情。

因为他知道伯恩对他的爱,几乎倾注了所有的爱。

但是到了最后,格斯特还是亲自去了那家叫做黑色玫瑰的赌场。

看到一个明明是大白天,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存在一样的人,赌场门口的门童忍不住努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企图使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

“先生,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公式化的问候。

格斯特看着这家不算太好只能算是一般,但是却有不起眼,但也绝不会被人遗忘的赌场,淡淡的说道:“我要见这里的老板。”

他不知道该如何见到秦若,不过他知道,见到这里的老板一定能解决问题。

巴恩斯恰好从里面出来,看到这个人,顿时心里猛地一跳: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太危险了。

虽然受到毒伤折磨许多年,巴恩斯对危险的直觉依然存在,反而因为毒伤的折磨,而变的更加的敏锐。

“先生,我就是这里赌场的老板。”巴恩斯走了过去。

格斯特看着他:“我希望见到那两个人。”

他说话很直接,他有点像何锡麟,一直跟在伯恩身边,有点不谙世事,不过比何锡麟更加的单纯。他只是跟着伯恩,甚至很少自己单独行动,除了有事的时候,他大多数时候都在冥想,极少和外人接触。

巴恩斯看着他:“那么请问您是谁?”

“我是格斯特,内华达州的伯恩,是我的父亲。”格斯特从来不把自己当做义子,从来都是用亲生父亲的称呼来称呼伯恩。

伯恩自己没有子嗣,对格斯特自然更是疼爱有加,对这种称呼更是欢喜。

巴恩斯还是知道伯恩的,毕竟伯恩的人已经来过一次了。否则,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在修炼者的世界也算大人物的人的名字。

“老大已经决定了,明天去洛克伦赌场,或许你明天可以在那里找到他。”巴恩斯没有直接拒绝,因为秦若已经吩咐过了。

格斯特淡淡的点点头:“我会到的,哦,对了,我的父亲要我转告他们,我们这一次有着很大的诚意。另外,我这个人的性格不好,很多事情,可能我说出来会给人不好的感觉,还希望你梦能够谅解。”

这句话前半句还好,后半句让巴恩斯这个看惯了人生百态的人有点忍俊不禁,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的修炼者,不谙世事。不过也为他的坦白感到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其实伯恩很希望秦若能够在他的赌场里进行,但是他也清楚,他的赌场规模还是太小了,不合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可能会对赌场造成破坏,受到不必要的损失。

得到巴恩斯的消息,秦若没说什么,他没见过格斯特,自然不好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毫无疑问,估计来人也至少是实力不错的修炼者。

第二天九点钟,秦若从黑色玫瑰赌场出发,直接到达了相隔只有一条街——甚至如果这个街区贯通的话,只是在黑色玫瑰的背后。

到达赌场的时候,赌场的老板皮里正在门口带着一些人迎接,他早就接到了巴恩斯的消息,自然不会小看——别看巴恩斯只是一个中等赌场的老板,他却知道巴恩斯早年是做什么的,又因为什么开了这家赌场。

他不想做的更大些,只是因为他不需要罢了。

实际上,皮里很高兴能够接下这个局,因为他最近也遇到了一些麻烦,主要是来自其他方面的麻烦,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背后的某个大人物最近有麻烦,他也跟着有麻烦了。

可是这一次的局如果接待好了,说不定就能有所改观。

最大最豪华的赌场大厅,足够两百多平米,却只在中间摆了一张长条桌,周围都是喝酒观看的地方。毫无疑问,这里更多的是用来当做接待或者其他活动的地方。

秦若也不客气,直接来到了赌场的位子上,随便的点点头,巴恩斯拿来了从柜台那边换来的筹码,这里可不会和电视上一样,直接搬着小山一样的现金过来装逼,那是傻逼……

当然,同样很俗套的是,这里的筹码是金色的。但不得不说,在赌场这样的地方,金光闪闪的筹码总是给人更高的期望和享受。

“先生,请问要赌什么?”皮里亲自走了过来。

秦若看着他笑了下:“我不是很精通,不过我很喜欢骰子。”

对骰子,秦若也只是玩过几次,毕竟在雇佣兵的世界里,赌博从来都不是会缺少的必要的娱乐活动,哪怕他并不喜欢,也参加了几次。

对骰子……这样规模的赌场必然是有的。这样的地方,多数都是赌牌更常见一些。毕竟骰子更严格来说,东方人更喜欢。

但是皮里没多说,立刻让人拿来了骰子,顺便一起来的,则是一个四十来岁,看起来很是干练的发牌手。

刚要开口,大厅里却又进来了几个人,当先的一个是一个看起来略有些驼背,但是却让人感觉像是一头老虎一样气息的男人,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好像是不存在人一样的青年。

这个人,自然是伯恩,跟着他的就是格斯特。

巴恩斯连忙说道:“昨天来的就是那老头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秦若对他不自然的多看了一眼:这是个高手,只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境界,估计大概至少在真丹境九重天的水平,真正的战力,当然不好猜测,毕竟没动手过。

他随意的笑一笑,歪头对身边的何锡麟说道:“弄不好,过一会他会找你过招。”

何锡麟淡淡一笑,只是扫了格斯特一眼:“随意。”

“赌钱,总需要一个对手才好。”伯恩走到秦若对面的位子上坐了下来,淡淡的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我是伯恩,内华达州的伯恩。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说着,他看向了皮里:“让不相干的人都离开,这里我的人会服务。”

皮里有点为难,不过伯恩是这里的大人物,虽然他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会是大人物,但是这不妨碍他知道伯恩是得罪不起的,不只是他,甚至州长之类的人都得罪不起,哪怕是那些大富豪也是一样。

整个大厅里的普通人立刻往外撤去,很快走个干净,只剩下秦若和何锡麟带着巴恩斯,伯恩带着格斯特还有七八个他身边的修炼者——包括皮里都被赶走了。

这么大的大厅,只留下这么几个人,就显的很是空旷了些,不过热闹,本来就不是主要的。

“想玩点什么?”伯恩看着秦若。

巴恩斯在一边变的紧张起来,他能感觉到对面那些人的强大,而这边,自己的老大和他的兄弟,即便是很强,也只有两个人。

若是在山林或者其他任何战场的地方,他相信秦若不会惧怕任何人。但是这种正面相对的场面,双方的人数差距有点大了。

可是看向秦若,却一点没有任何惧怕的意思,反而脸上是很平静的微笑:“骰子吧。”

“赌大小吧。”伯恩提议道,他摆摆手,一个他的手下中看起来很是干瘦,在大街上遇到,恐怕更像是一个扫地老伯一样的人走了出来,来到了发牌手的位置。

“好!我压大。”秦若说着,随手抓了一把筹码往前一丢。

巴恩斯顿时脸色古怪的看着秦若,他虽然以前是雇佣兵,但是做了多年赌场,也知道,在赌场中,其实任何事情都是可控的,比如骰子点数的大小。这种不等对方摇骰子,直接压大小的做法,实在是一种让人吃定的态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