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图穷匕见/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面的伯恩却一点没有惊讶,只是淡淡的把一把筹码,差不多和秦若的筹码相当,放到了前面:“看来我没的选择,只能压小。”

那个感受老头正要摇骰子,本来已经关闭的大门却再次打开,一个略有些形容枯槁的神父,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焦急的皮里。很显然,他没能拦住这些人。

秦若看一眼那个神父,只是微微一笑,不过对他身后的几个人,却留心了一些。

他后面的几个人中,至少有三个,大概是真丹境九重天程度的高手。如果真的打起来,怕是事情会比较棘手。

何锡麟也是心中一跳,加上之前到来的伯恩几个人,对方如果联手,今天两个人还真的是没好果子吃。

不过伯恩却比他们反映更快,脸色一下子冰冷起来,站起来看着神父:“或许你今天是不受欢迎的客人。身为神父,哪怕你根本没认真看过一行圣经,进入赌场这类地方,也不是你该来的。”

那个神父老脸一红:“赌钱么,总是诱惑人堕落。咳咳……我不过是快死的人,所以,我希望来实验一下,我对堕落的诱惑能有多么强的抵抗力,是否能够让我去天堂。”

老不要脸,说的就是这种人了。

不过秦若并不在乎,这世界上什么仁义道德,什么其他的,尤其是对白人来说,只是他们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的遮羞布,平日里根本就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不妨事,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玩玩。我们正在赌大小,不知道你要压大还是小?”秦若淡淡的说道。

伯恩看一眼秦若,只好压下火气,气哼哼的坐了下来,他身边的格斯特,却是一脸不爽的看向了克林纳。

克林纳坐下来,皮里那边很快送来了相当的筹码,然后快速的退了出去。

“哦,东方人压大,伯恩压小,那我看来只好压小了。”克林纳说着,把差不多的一把筹码拿了出去。

伯恩的手下有点犹豫,不过看到伯恩点头,当即摇了摇手里的骰子,很简单的放到桌面上打开,然后平静的说道:“二十一点,大。”

巴恩斯自然是充当了秦若的帮手,把筹码收了过来。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的赌局,看的估计是三方的较量,而不是赌术。那个摇骰子的干瘦老头,恐怕是他想要什么点数就有什么点数。

这个时候,克林纳开口说道:“这样似乎不太公平,既然有三家参与,那么我们不妨来赌点数。若是都赌不中,就当是赌场的分成好了。”

秦若无可无不可,淡淡的点点头。伯恩却是皱了皱眉头,不过也点了点头。

秦若随手在筹码中抓了一把,放到面前:“我压二十一点好了。”

巴恩斯眼皮子跳了跳:直接压二十一点,还么摇骰子呢,如果他们要作弊,那就太简单了。

对面的伯恩随手抓了一把:“一点。”

旁边的克林纳想了想:“那我压十一点好了。”

干瘦老头再次摇了摇骰子打开:“二十一点。”

……

接连十几次,全部是二十一点:因为秦若每次都压二十一点,伯恩每次都压一点。

巴恩斯哭笑不得,这哪是赌博,这是明摆着人家来送钱来了。

筹码每次抓一把似乎不多,但是巴恩斯知道,这些金色的筹码,每一枚都代表一万美元。随手抓一把,就是十几万美元。十几把下来,就是两三百万美元出去了。他们面前的筹码也变的少了一个角。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恐怕两个小时内,这桌面上摆着的一共至少是三亿美元,怕是就全部要到秦若的手里了。

秦若在接下来的一把中,却突然把前面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有点无聊了,二十一点。”

看到他的反应,伯恩和克林纳跟着跟上。

结果,依然是毫无意外的二十一点……

三亿美元,就这么进入了秦若的手里。

“秦先生,还要玩点什么,我们还没尽兴呢。”伯恩看着秦若,慢慢的说道。

秦若摆摆手:“本来是打算好好玩玩散散心的,不过你们来了,就没意思了。说正事吧,我来的目的,你们都应该清楚的很,所以,废话我不多说。”

伯恩立刻看向了克林纳,这其中的关键,就在克林纳身上。虽然他是内华达州的地主,但是针对秦若的事情,秦若要的东西,都在克林纳那边。克林纳如果硬撑着不答应,那恐怕也很难办。

克林纳看着秦若,却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淡淡的说道:“可你毁了我们的基地,制造了巨大的恐慌,也给我们的人员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至少有四百人死在几天前。”

秦若看着他,随手把一个筹码抛了抛:“比八荒联合军在华夏的抢劫和屠杀更多吗?”

克林纳脸色有点难看起来:“那已经是历史了,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已经过去了,也已经是历史了。”秦若看着他,手里的筹码一下子捏个粉碎。“既然你有这样的态度,那就没的谈了,再见。”

说着,秦若站起来就往外走。

伯恩连忙站了起来:“秦先生,我们还需要一个单独的地方谈谈。你要求的事情,虽然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至少,内华达州会尽我们的努力。”

秦若看着伯恩:“你别指望独善其身,既然是M国人干的,我不会去区别是哪个州,一天达不到我的目标,我就一天不会离开这里。不过我听说纽约很不错,我打算去逛逛。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很愿意体会一下内华达州大峡谷的风光的。”

伯恩刚听到他要去纽约,心里顿时一喜,接着就脸色垮了下来:还不走啊……

他旁边的格斯特却突然往前一步说道:“我父亲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了,甚至你们可以提出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都会答应的。而且,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求你们离开内华达州而已。”

秦若看一眼那个格斯特,仔细的扫了一眼,却微微叹了口气:“可惜是个M国人,白瞎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格斯特的天赋,在这里是白瞎了。

克林纳带来的人却突然围了上来,克林纳却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只是看着秦若:“我很想得到东方修炼者的一点修炼的心得,作为报酬,我们会成为华夏最有力的的合作伙伴——不管是哪个方面。”

虽然看出来今天的谈判不会有什么结果,克林纳还是忍不住自己内心的诱惑,直接说道。

秦若愕然看着克林纳:“你脑子里都是狗屎吗?这种要求你也提出来?”

秦若的话,却让格斯特微微一愣,接着居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因为昨天,他的父亲伯恩,也是这么骂克林纳的。

M国么有英雄所见略同这句俗语,但是也有差不多的俚语。

克林纳倒是不在乎,却淡淡的说道:“东方人,你太过嚣张了。如果你不来这里,我们或许还真的拿你没办法。但是现在……在外面,有二十八架武装直升机在待命,随时可以展开攻击。除此之外,还有整整一个野战旅的部队带着有各种大威力武器包围了这个街区。我愿意用一万人的生命来留下你。”

说道这里,就已经是图穷匕见了。看得出来,克林纳发疯了!

伯恩脸色大变:“你疯了!你这样会毁了拉斯维加斯,毁了内华达。”

秦若知道疯子总是不可以用常理来衡量的,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克林纳:“你知道吗,华夏数百年来,因为一个约定而一直没有走出华夏大陆。但是这不代表华夏会喜欢这么做。数百年来,尤其是近百年间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华夏的修炼者们很不爽了。他们很期待一个打破这个束缚的机会。你愿意提供这个机会,我想他们一定会很高兴。而我,会更高兴,因为我看到了世界修炼者的覆灭。”

秦若不是单纯的恫吓,而是真的,华夏修炼者并不是所有人都和清心观一样淡然。即便是清心观那样淡然的宗门,都会极端的护犊子。

数百年来别约束的华夏修炼者,如果得到了借口,打开那个束缚的枷锁,想必他们一定不会客气。哪怕不是全部,只要有十分之一,几千名高等级的修炼者动起来,对世界其他区域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伯恩脸色大变,他知道一点那个约定的事情,也知道华夏修炼者的态度,所以他才拼命的反对克林纳。

但是克林纳此刻却好像是真的疯了,失去了理智一样,只是静静的看着秦若:“只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暂时隐忍又如何?”

秦若嗤笑一声看着他:“你似乎是吃定了我们两个,认为我们两个一定走不了,而且会按照你的心思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对吗?可是你似乎忘记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我从来不只是一个修炼者,我还是一个雇佣兵,一个每天行走在死亡线上的雇佣兵。”

他旁边的巴恩斯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对面的克林纳,露出了嘲讽的微笑,他是清楚的,因为事情是他亲自去做的:在黑色玫瑰赌场的下面,也可以说整个拉斯维加斯的下面,是一个炸药库。

没错,就是炸药库,近十年来,巴恩斯蚂蚁搬家一样,每年积聚一些,到现在为止,下面埋藏了足够两万吨的烈性炸药,还有十万吨汽油和柴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