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芥子纳须弥原来没那么高大上/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叔祖,您终于有时间了。”秦若连忙收了功法,收起横刀,向他施礼。

太清长老摆摆手:“你继续。”

秦若摇摇头:“今日无事,我只是随意练练刀。不过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说。”

就在小院的石桌上,太清长老随意的坐了下来,秦家的一个旁支子弟送了来了茶,慢慢的喝着。秦若连忙去洗澡更衣。

对太清长老这样的宗门长辈来说,你带着一身臭汗和他说事,除非是战斗中,否则是很不礼貌的。秦若虽然感觉无所谓,但是在太清长老面前,他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洗澡换衣服,秦若速度很快,只用了十分钟不到,就收拾利索,换了一身休闲服出来,依然是随身带着刀,到了石桌旁边,也依然是放在最顺手的位置上。

秦若刚刚坐下,屁股还没坐实,太清长老突然微微抬手,手里的拂尘就飘了过来,秦若反射性的抓起长刀,刀身弹出,直接拦住拂尘。

接着,太清长老拂尘一摆,看似极其简单的横摆过来,在秦若眼中,那却仿佛是一柄锋利无匹的刀,带着凛冽的刀风呼啸而来。

秦若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刀简单的横斩,但是却居然没有任何躲避的方法,最后无奈,长刀迎了上去,打算硬碰一刀。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的破解之法。

拂尘却突然半路而回,接着笔直探出,好像是一柄长剑一般直刺而来。

秦若刀法老了,来不及收回,只能无奈的看着拂尘直奔自己的胸前。

拂尘到了胸前三寸,却倏忽一下收了回去。

太清长老收了招式,淡淡的抬手喝茶:“不错,进步很大。没想到,我到了这个年岁,居然还能看到你这般用器的天才。”

秦若苦笑着收刀入鞘,坐到桌子旁边:“师叔祖,刚才我这澡白洗了。”

只是简单的三招,秦若已经汗湿衣衫。如果是真正的对决,秦若其实早在第一招就要受创,第二招就得死,这还是太清长老留手的情况。否则,第一招都绝对无法应付。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太清长老微微一笑:“惫懒。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秦若连忙说道:“莫问心您是知道的,他的研究有了点眉目。当然,严格说来,眉目也算不上,只能算是有了猜测。我觉的这个猜测还是有点靠谱的。”

接着他把莫问心的研究和猜测说了一遍。

太清长老始终淡淡的听着,一直到秦若说完,才微微点点头:“让他继续,他需要什么帮助就给予什么帮助。”

“师叔祖,您说这事有几成的可能会是真的?”秦若点头答应下来,却忍不住问道。

太清长老呵呵一笑:“大概七成。”

七成!

这个数字从太清长老嘴里出来,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秦若顿时吓了一跳,紧张的看着太清长老。

“师叔祖,如果是真的,那我华夏该怎么应对?还有他们这么做的后果,我们如何处理?”秦若连忙问道。

太清长老微微一笑说道:“跳梁小丑而已。百年时光,他们也没折腾怎么样。到如今,依然要为我压制。若是拿到最后的证据证实之后,事情反而简单了,之前的约束还能作数么?就算华夏的地方被破坏,已经无法修复,国外不是还有正常的地方吗?拿过来就是了。”

秦若一愣,他倒是没想过这一点,毕竟那是国外,各种修炼势力也是纷纷咋咋,数量众多。他却没想到,太清长老居然有这样的打算:那是等于华夏宗门一统世界吗?

“更何况,这天道循环,有破就有立,一个完善的世界,哪是那么容易被小手段毁掉?我倒是估算,就算是他们对华夏做了什么,也是有可弥补的法子的。不用太过担心,俗世有句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真到了那一天,我辈人难道不能披荆斩棘,像老祖宗一样,给咱们的子孙后代开辟出一个新世界吗?”太清长老脸上的表情变的微微坚定,还带着三分肃杀。

秦若只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他也曾零星的听过:古代的时候,华夏大地不是现在这么大,先祖们也是一路征伐,才有了今天的样子。

不过看着太清长老的样子,秦若突然猛然悚然回过神来:华夏从来不是病弱,只是懒得理会……

只是有的时候,懒的时间太长了点。

如今俗世已经开始苏醒,这下一步,怕是宗门也要苏醒了。

秦若突然很激动:华夏整体的复苏,苏醒,将会是怎样的世界?

“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去忙你自己的吧。我还要在这里住一段时日,若是有什么想要问的,只管来问。哦,对了,给我弄点钱,我打算去俗世走一走。”太清长老看到秦若的样子,淡淡一笑。

秦若有点愣,不解的看着太清长老:“师叔祖,您怎么起了这个心思?”

“我已经百年未曾涉入俗世,很多事情只是道听途说,还是去看看更能有所体会。毕竟这心境修炼,和是否在宗门无关。若是只躲在山上修炼,未曾经历的心魔一旦来袭,如何抵挡?”太清长老很是淡然。

秦若也不多说,他很认同这个说法,当即取了两张卡来,每一张里面都有至少十亿的资金,交给太清长老。

太清长老却看看那两张卡:“怕是钱不少?”

“一张十亿罢了。您老人家出门,咱不差钱。”秦若嘿嘿一笑。

太清长老也没有说什么要体验之类的话,只是随手拿了一张:“一张就够了。”

“呃,习惯了,两张不是备着万一有什么不妥,比如丢了什么的时候用的吗?”秦若挠挠头。

却在这个时候,太清长老随手一翻,卡就消失不见了。秦若倒是没怎么注意,毕竟太清长老实力太强,他看不到是正常。

太清长老却说道:“有这袋子,哪个小贼能偷走,我倒是好奇了。”

“袋子?什么袋子?”秦若随口问道。

“芥子纳须弥,自然是芥子袋。”太清长老显然很是心情好,看来这东西对他来说,也是个高兴地了不得的事情,否则他不会喜形于色。

秦若愕然吃惊的看着太清长老:“师叔祖,传说中的空间袋?”

“嗯,差不多。不过没那么神,动辄几个立方米甚至几百几千,还有那种能装下地球的我可没有。只有区区半个立方米左右大小,放些小东西还是无妨的。”太清长老居然难得的开启了玩笑。

秦若立刻一脸谄笑的走了上去:“师叔祖,您有没有多余的?”

太清长老也没矫情,也没来什么故作神秘,只是随手把一个看起来像是银丝制成的巴掌大小的荷包拿了出来,放在秦若的面前:“拿去吧。不过切莫与别人说,不然,我可没那么多。去年我参透了芥子须弥,到现在也只炼制了三个而已。另一个,却要留下。”

“师叔祖,太感谢了。”秦若激动的浑身都在哆嗦,说着就要掏刀子去割手指头。

看着殷红的鲜血滴上去,秦若眼巴巴的盼望着,等待着吸收进去。

太清长老看着秦若的动作,却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你小子做什么怪?好好的,割自己手指头作甚?”

秦若纳闷的看着太清长老:“师叔祖,这不是滴血认主么?”

“去!真是胡闹,什么滴血认主……器物就是器物,仅此而已。那些诞生了灵魂的,不过是胡说八道。我活了几百年,华夏传承了数千年,怎么就没见过哪个宗门记载过有人看到石头成精的?”太清长老嗔怒道。

秦若有点无语:“可是这怎么用?”

“笨,没看到口袋的口吗?撑开来,要放入什么,放进去就是了。若要拿出来,伸手进去拿就是。哪有那么多机巧。”太清长老有点无语。

秦若也有点无语,这似乎有点不够高大上啊?

怎么也得来个滴血认主,然后什么思想一动,自然出现之类的吧……

可是……好吧,想多了,这芥子袋,没那么神奇。唯一神奇的地方,就是巴掌大小却能放得下半个立方米左右的东西罢了。

别小看半立方米的空间,对现代人来说,能装的东西就不少了。宗门中人,更是作用巨大:半立方米,如果塞上丹药,够吃十几年都有富余了……带上一些不方便带的零碎东西,更是方便到爆啊。

“师叔祖,那以前怎么没听过?”把玩着手里的袋子,秦若翻来覆去的把几样小东西不停的放进去拿出来,玩的不亦乐乎。

“若是你,会满世界告诉别人,你有这个吗?这东西,也会坏的……小心些用吧。”太清长老看看秦若,忍不住莞尔,接着却站起来要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道。“李夏怡对吧?让那个小丫头跟我走一趟俗世吧。给我做个孙女儿,应该不亏。”

秦若顿时脸色塌了:“孙女儿……师叔祖,别这么玩啊,那我岂不是要叫他姑奶奶了?”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太清长老,怎么会对李夏怡有了兴趣?

“这孩子我就是看着挺顺眼的,这样吧,也不叫你吃亏,你就认个妹妹,一样叫我祖爷爷就好了。”太清说完,飘然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