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小道消息/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实际上并不复杂,至少说起来不复杂,秦若很简单的就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盘清和何锡麟都面面相觑:他喵的,这不是好事啊,这特么的是一个火坑啊。一旦跳下去,弄不好,三个人都得烧的里嫩外焦。

可是关键是秦若已经把事情接下来了,若是他直接拒绝了阴阳门的意思,倒也好说了。

何锡麟看着秦若,挠了挠脑袋:“秦若,你还真是胆子够大,若是我,是无论如何不敢接下来的。你别忘记了,我们几个,再怎么着,也不过是宗门后辈子弟。我们的几个的肩膀,在整个宗门面前,实在是太小了,你就不怕我们的扛不住被压垮了。”

秦若微微一笑:“没什么了不起的。”

盘清看着秦若,却微微点头:“接下来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件事情,秦若不接,总有别人要接,那样到了最后反而是便宜了别人。既然有这个机会,咱们去做,未必就做的不好。而且,咱们来做,总比别人来做的好,至少对我们没有什么坏处。”

何锡麟点点头:“这一点倒是真的,只要这件事做好了,将来龙组自然是最大的得益者,清心观和碧霄宫肯定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好处我是了解的,但是咱们做好面对天下宗门的准备了吗?这实在是有点突然了。”

秦若看着他龇牙说道:“不敢就回去,我们来。”

何锡麟顿时翻了翻白眼:“别扯了,我都来了,还会走?”

秦若呵呵一笑,他知道他就是嘴上说说,真要走是不可能的。

“那就别扯没用的了,咱们必须尽快拿出一个办法来。你们看,这怎么个操作法?”秦若看着两个人说道。

对于如何操作,三个人虽然都知道必然是交给其他小宗门共同经营,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最好的选择,对于将来,无疑是最好的。

但是总不能这么简单的交出去,那样的话,未必就能有好结果。所以,必须有一个好的办法,至少要让他们觉的不是那么容易到手,才会珍惜。毕竟轻易得来的东西,总是不会让人太过珍惜。

说的难听点,比如现在的秦若,对材料丹药什么的,就很是不在乎的样子:因为他从来不缺,而且几次行动下来,运气也是极好,宗门也不会限制他,反而敞开了限制的供应。

但实际上,这些丹药对普通修炼者来说,何其珍贵?

三个人坐了半天,却瞪眼了半天,谁都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

“总不能拍卖吧?”秦若无奈的张口说道。

盘清摇摇头:“拍卖是不行的,那样的话,固然是可以,但是怎么拍卖怎么定价?高了付不起,低了没价值,对小宗门来说更是如此。这不是说有几十个宗门秘地,可以让大家各取所需。而是这是一个整体,大家需要在一起生活,这可是千百年的事情。”

何锡麟却道:“他们没有,背后的宗门有!不过直接拍卖确实是有点落了下乘了。但是我们未必要直接拍卖,依我看,老规矩,泄露一点口风出去,他们听到了,自然就来了。到时候么,这个价格,就是他们量力而为了。嘿嘿,虽然我不太出门,但是各个宗门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的家底,怎么也能知道个四五成。”

秦若看着他,却是若有所思,过了一小会,突然笑了起来:“那好,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到时候若是有什么不合适的,就让盘清出来唱白脸。最后拍板么,我来。这样,至少三次回旋的余地。如何?”

盘清没有笑,只是沉吟着微微点头:“如此,倒是可行。”

何锡麟却翻了翻眼:“你们太坏了,这是把我架到前头放在火苗顶上啊。”

他却没拒绝,他清楚,他是三个人中最合适的。

盘清的性格不合适第一波的砍价,秦若是要以后负责的,不能轻易的推出去。

想到就做,就是年轻人的习惯,这也是年轻人才有的冲劲。否则,若是老成的人,这样的大事,没有几个月的准备筹划,怕是根本不可能放出去的。

何锡麟第二天就在首都逛了一圈,看到往日里虽然认识但是也不算熟悉的几个宗门弟子,和往常一样嘻嘻哈哈的打个招呼。然后顺便一起闲聊几句,然后说起了俗世的酒吧和夜总会。

他这个阶层的人,总归是一些年龄不会太大的人,大家对俗世还是有着一些好奇的。

当即约了,一起去酒吧喝酒聊天,见识见识。

当然,酒吧肯定选了秦若旗下的酒吧,至少这里有什么事情好处理。何锡麟也没隐瞒,直接明说。他们也都理解,毕竟都是宗门弟子,谁也不会给自己的宗门惹麻烦。

到酒吧玩了半个晚上,喝点酒,闲聊多了,何锡麟似乎是有意无意之间,就那么漏了一嘴:似乎碧霄宫和清心观联合阴阳门和百工殿,在华夏展开了秘地调查,结果找到了一个规模很大的秘地。

这就够了……

何锡麟回到秦家的时候,还是有点担忧,找到秦若:“秦若,你说,我说的这么模糊简单,他们会来么?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越是模糊,越能激起好奇心。等着看就是了,反正,我们不着急。”秦若却胸有成竹。

不出秦若所料,第二天下午,何锡麟就收到了比较熟悉的几个宗门弟子的邀请,去喝酒。

至于喝酒的地方,依然是酒吧,地方何锡麟选,自然依然是秦若的名下产业,他们出手豪阔,倒是让秦若的酒吧小收入一笔。

第二天晚上凌晨,何锡麟才带着一脸疲惫的回来,看到秦若在等他,当即翻了翻白眼:“他喵的,这货真不是人干的。他们明明想问,就是不直接问,遮遮掩掩的,像是做贼一样。问的也是云山雾罩,我还不能干脆回答,只能打哈哈。真真的憋屈死了。”

秦若嘿嘿一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是重视。他们将来的出价就越是高。未来对那地方就越重视,越重视就越容易宗门之间有冲突,越是有冲突,龙组的重要性就越是能体现。”

何锡麟疲惫的摆摆手:“我去休息了,这特么的比和高手打一架都累。”

……

何锡麟成了酒吧的常客,几乎每天下午到晚上,都在酒吧里度过。

若是普通人,估计就要酒色过度了。对于他来说,倒是无所谓,但是和那些人之间的隐晦的勾心斗角却让他感觉到异常的疲惫。

不过何锡麟显然也成长迅速,从开始的不适应,飞速的开始适应这种勾心斗角,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的意思。

“这有点别人求我的意思了。哈哈,原来,别人都把你供着当大爷是这么爽的事情。”何锡麟又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

秦若看着他微微一笑:“别忘记了正事就行。今天都是第十八天了,他们也该有点实际行动了。”

何锡麟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去洗了把脸,然后回来坐在秦若的面前,拿出一叠纸。这些纸,一看就是宗门中人才会使用的。

“目前为止,接触比较深的六家宗门,都送来了。”何锡麟说着,推到了秦若的面前。

秦若拿过来看了一眼:“看起来很丰厚。”

何锡麟点点头:“具体如何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你知道,拈花谷的情况我是最清楚的。以拈花谷的实力,能拿出这么些作为打前站的东西,就是相当有诚意了。而且,拈花谷你知道的,谷主是我的亲姑父,我们实际上亲如一家,对拈花谷,碧霄宫多有照顾,他们比一般的这种宗门的日子过的好的多。甚至不亚于拥有单独自己秘地的小宗门。”

既然已拈花谷的情况,都算是重礼,秦若也就知道,他们是真的上钩了。

“其他宗门呢?”秦若问道。

何锡麟苦笑道:“这东西关系重大,我就是散给了他们几个宗门知道,他们倒是嘴严实的很,其他的宗门连信都得到。别说过来了,我这几天寻思怎么去通知其他宗门呢。”

秦若微微一笑:“盘清师兄已经想到了,再过三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交易大会。到时候,还要看你的。”

何锡麟顿时一拍脑袋:“哎呀,最近都在忙这个,都快忘记了。我这就去准备。等等,家里来了消息,当然,我爹那边是知道的,主要是我姑姑那边相熟的几个师叔祖,让我爹转告我这边,无论如何,给拈花谷找个好地方。”

秦若知道,这是必然的——人情社会么,更何况,现在完全是靠着人情在维系的宗门世界,这种事情,肯定是少不了的。估计到了真正传开的时候,来找的人会更多,各种各样的关系,怕是都会冒出来的。对这个事情,他是有心理准备的。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到时候让他们出价高点,让他们先挑就是了。规则我们说了算,但是也不能让大家不满。”秦若直接说道。

何锡麟看着秦若,却咬咬嘴唇:“这样不地道。”

秦若惊讶的看着何锡麟,没想到,他居然会有反对的意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