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冬季的春天/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总体投资肯定不用那么大,毕竟这书总归是要卖的,不可能所有成本就是实体书的价格。而且,就算秦若买,也不可能是摆在书架上的价格,充其量几百块钱一套算是顶天了。五百万套,也就是十几亿而已。这点钱,他还真不看在眼里。

“那前期宣传的事情……”那个集团副总倒是很有心,立刻说道。

秦若看向了闵和云,闵和云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闵夫人却有点犹豫:“怎么宣传?”

“我看不如就用这个出版数字做噱头,光是这数字,我们就可以说首期发行一亿。就这个数字,足够吸引眼球了!那个时候,花费不大,效果绝对好。估计投资回本至少不是问题。”集团副总很有信心的说道。

秦若摆摆手:“按闵老的意思来。我公司的钱,投资就是投资,要书会拿钱跟你们买。这点钱,我还拿得出来。”

有了这个基调,下面的事情就太好办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出版集团的人就被赶走了。

闵和云终于坐下来和秦若面对面的谈话:“你这估计是有史以来最贵的讲课费了。”

秦若却看着他,似乎说话有点不搭调:“闵老,我和你还不是特别熟悉,不过以后肯定会熟悉的。我不怕得罪您说一句,安于清贫不一定就是好事。其实不论做什么,安于本心才是根本的。该挣的钱,只要自己做正当的来,又有什么不对?您肯定是有哲学素养的,钱,本身并不是坏事,关键看用在哪里,如何得来,对不对?”

闵和云幽幽的叹了口气,却么有说什么。

“您也别怪那些出去讲课的人,他们去讲课,虽然有些人确实目的不纯,但是还是有些是好的。闵教授您德高望重,又是权威,您若是出去讲课,先不说讲课费的事情,就说对现在的舆论和科研,总有一股力量带动起来,去驳斥那些不正确的东西,不是吗?”戴可妮也跟着说道。

闵和云今天收到的刺激有点大,还在脑子里有点糊涂,若非戴可妮的丹药,估计此刻弄不好心脏病发作都是可能的。

“我请您去讲课,主要是为了让那些人熟悉了解这一段历史,他们想要知道细节。因为他们知道大体的情况,具体细节却是寥寥。”秦若接着说道。

闵和云沉默了足够半个小时才说道:“看来我活了一辈子,光顾了跟人斗气了,却确实是有失偏颇了。也好,以后若是许可,我就到各地讲课去。不过讲课费,我是不收的。”

对闵和云的倔强,秦若也是无可奈何:正当的讲课费为什么就不收呢……

不过他也不会强求,律师在刚才的合同中已经注明了,闵老按照版费收入,将来出出版了,每一套都有他百分之八的版权税。这一部分版权税,只是秦若的五百万首印,就足够闵和云几辈子花用不完,也算是没有后顾之忧,不至于为了几十万而发愁。

戴可妮却知道,等到这版权税到了,以闵和云的个性,十有八九,大部分是要拿出去捐赠了。

讲课的事情也很快定了下来,不过这定下来的过程,让秦若确实是叹服,哪怕是一次讲课,对知识渊博,而且极其熟悉那段历史的闵和云来说,随口就能讲上一天。但是闵和云依然么有立刻出发,而是定在了一周后,因为他要备课。

就为了这么一个普及性的讲课,就要备课一周,可以看得出来闵和云的严谨。

秦若离开闵家的时候,看到一辆QQ开进了闵家,车上下来两个接近四十岁的夫妇,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往屋子里走去。

看得出来,这应该是闵和云的儿子一家。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日子过的很一般。

摇摇头,秦若走上车:“这个闵老头,真是……让我服了。他这么大一个教授,他儿子快四十岁了,开QQ,还那么旧,估计也有年头了。”

戴可妮笑道:“他儿子是一所大学的特级讲师,儿媳妇也是。收入不算低,不过有闵老在,他们也是一样管教极严,那些额外收入是没有的,只能依靠自己的薪酬,偶尔发表点学术论文什么的,还经常被闵老骂不务正业。”

秦若突然有点羡慕:“我倒是希望有这么个老子。”

戴可妮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他知道,秦若的父亲,现在依旧是生死不明。

若是在俗世,十有八九是早已可以确定是死了,但是在修炼界,就不好了判定。而且这件事很可能是已经可以判定,但是秦若自己只要不在心里确定,谁也不会去触那个霉头。

“等过一段,有时间了,一定要整理一下。”秦若淡淡的说道。

戴可妮知道,他说的是父亲的那些线索的问题。

“别担心,没事的。”戴可妮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秦若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回到秦家,太清长老却早已让李夏怡在这里等着秦若,秦若看一眼盘腿坐在沙发上吃葡萄,没个女人样的李夏怡,只能无语。哪怕李夏怡都这么大了,可是有了太清长老的庇护,越发的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太清长老这边,和何牧原正在花园里下围棋,至于围棋下的怎么样,秦若不予置评——他喵的,关键是看不懂啊。

“两位老祖宗,找我?”秦若在一边做了下来,顺便悄悄伸手把太清长老的茶壶摸过来,立刻死命的吸了一大口。

不大的小壶,顿时干了……太清白了他一眼:“白瞎了这一壶好茶了,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秦若抹抹嘴,嘿嘿一笑:“找我回来是什么事情?”

“还是那个讲课的事情,你去的这一天,昆仑派的几个人也过来了,还有几个其他宗门的人,打着看望我们两个老不死的旗号,也要听一听。我已经答应了,你安排的时候,记得安排个大些的场地,以免再有人来。”何牧原接口说道,把手里棋子丢到桌子上,扰乱了棋盘。“他们不是要听课,是要找事做啊。”

太清微微一笑,也不计较棋子的事情:“随他们去,不过他们讨论的国产的事情,你倒是和我说说看。我也是好奇,泱泱华夏数千年,难道连个车子都造不好?”

对这个问题,秦若也是无语。

他虽然知道不多,但是也大体知道,毕竟这事现代社会中,几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太清和何牧原两人越听越是沉默,一直到秦若讲了一个段落停下来许久,两人才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明显的是愤怒。能让这两个老祖宗愤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件事情,看似平常,却实在是攸关国运的事情。

“打个电话给百工殿的公输灵,让他立刻过来一趟。”何牧原手里不知不觉的微微用力,一颗落光石雕刻的棋子就被捏得粉碎。

看得秦若一阵牙疼:落光石,和俗世的金刚石有点类似,但用处还不如金刚石那么广泛,很硬,但是却没有太多的作用。却又很稀少,很漂亮,算一种奢侈品。价格也挺贵的,雕刻这么一套棋子,价值不菲。哪怕一颗棋子,估计也够几颗丹药的价值了。

不过他不耽误,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公输灵。

即便是公输灵,也不敢对两位老祖宗有任何的不敬,几乎是接到电话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就赶了过来。

秦若在外面等他,却来不及细说,直接带他去见了两位老祖宗。

“公输灵,你这边可有什么办法,改善华夏的基础行业?这偌大华夏,居然区区汽车都不如番人蛮子做得好。”何牧原眉头拧着一个疙瘩。

公输灵听到这个消息,松了口气,笑道:“如今正在做。不过这落后许久,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不过最多五年,我保证,华夏的东西不比任何人差。”

“五年……还算可以。你去忙,若有什么需要,去找秦若,他解决不了,我们两个老不死,搜遍天下也给你找到。”何牧原的脾气明显的比太清长老更火爆些。

公输灵点点头立刻答应下来,不过心中却是大喜:两位老祖宗这么发话了,以后的日子好过了。

其实,华夏的根子在于积弱太久,一步慢了,步步慢,虽然一直追赶,也有些效果,但是总归是还没追上。基础工业这一块是大头,毕竟任何高科技,都需要基础工业的支持。

但是如今有了百工殿的全力支持,加上前一段,公冶门就已经参与到基础工业的改进发展中,未来想必会提高很快,大大缩短俗世提升的速度。

“两位老祖宗,话说,这俗世的技术基础,以及乱象,咱们宗门还是有责任的。”秦若看着他们俩,慢慢的说道。

太清长老微微点头:“所以,我们两个老不死现在在这里,你放手去做事吧。”

秦若点点头,往外退了出去,到了外面,呼出一口气,他突然感觉到,似乎春天来了,哪怕现在还是冬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