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缠斗/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的修炼者,够了!”那个带着全覆式头盔的骑士,低沉的声音传来。“立刻回去你的世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秦若的右手微微有点颤抖,刚才的交手他吃亏了。

这个骑士的实力很强,估计至少也在真丹境九重天的程度,在西方世界,这基本就是已经到达最后巅峰的实力。而秦若的实力,却恰恰就在这个位置上。只是他真的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人,自己无心,对方有心,吃点小亏是正常。

这让秦若暗骂自己:一直以来自己最得意的事情,不是自己修为的提升,而是自己够谨慎小心,今天,却太大意了。

“这里也不属于教会。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华夏藩篱。你们在西方世界已经闹的够大了,不要企图闹到华夏门口来。”秦若淡淡说道。

长刀交在左手,右手慢慢抬起,慢慢的攥了下拳头,看着拳头上震裂的一道细小的血痕,秦若淡淡一笑:“你实力很不错,居然让我受伤了。我很高兴,在这样的地方,居然还能有一战的对手。”

那骑士知道今天估计肯定是不能善了,他也没打算只靠着几句话就让秦若退去,他淡淡的抬手,把背后的一面刻着巨大十字的半身长的大盾摘下来提在手中,另一只手,把已经回到剑鞘的长剑拔了出来。

随着他的长剑出鞘,一律仿佛是乳白色的光华就好像是一缕拨开天空云雾的阳光照射下来一般,让周围的人感觉到了温暖。

秦若依然是忍不住的腹诽:怪不得这些货色在西方世界如鱼得水,他喵的,这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力量,虽然打架不怎么地,但是糊弄普通人,那可是太轻松了。

这种西方世界教会中的骑士普遍修炼的力量,实在是蛊惑人心。

不过战场上,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这玩意就没用了。

“你们离开这里,去通知大主教,这里我会处理。”那个骑士也不傻,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实际上是保护了这剩下的所有人。

否则,战斗开始,弄不好就要被波及。更重要的,他没有把握必胜,一旦他失败了,剩下的人依然是要被屠杀的命运。

秦若并没有去阻止,这本来就不是他的本意。

只是这个骑士,让秦若有了好好较量的意思:数百年来,都没有修炼者和西方最大的势力交手过,他们的骑士之类的力量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斤两,这是一个好机会。

“来自东欧马凡里教堂的圣骑士,伊多夫。”对面的骑士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秦若忍不住心中发笑:他喵的,这货还真以为自己是骑士决斗?

“我的名字……你还没资格知道。”秦若微微一顿,不屑的说道。“等你到了你的上帝那里,再去寻找答案吧。”

说着,他的身体猛然向前冲去,他没打算用任何的花俏,他需要知道对方的真正的力量!

那个伊多夫,似乎也有这样的意思,直接持剑架盾冲向秦若!

秦若双手持刀,凌空一刀纵劈而下,这一刀没有任何的余地,已经是他的全力。

对面的伊多夫感受到秦若的气势,丝毫不敢怠慢,左手盾猛然往外扬起,直接碰上秦若的长刀,右手长剑就是一个直刺。

很简单,很危险!

秦若若是一刀不能建功,哪怕是迫使伊多夫改变动作,下一步,必然被伊多夫一剑刺穿。

伊多夫也一样,如果能抗住秦若一刀,下一剑必然收获巨大。但是如果他的左手盾扛不住秦若的一刀,剑就失去了意义。还会因为被破了盾牌的防守,接着立刻带来灭顶之灾。

秦若还有其他的选择:中途变招,只需要一个回旋,就能让长刀绕开盾牌,隔开他的长剑,顺便刺入到时候必然空门打开的伊多夫的胸腹。这对华夏的修炼者来讲,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只要到了这个实力。

不过秦若没那么多,依然是一刀不改的斩落下去,他要知道对方真正的力量和实力。

“轰”的一声,青色光芒和乳白色光芒交击,空气中光芒飞散,星星点点,甚至遮掩了视线。

秦若猛然后退,眼角看到腹部一道剑光掠过,差一点就会割破他的衣服。

只差一点!

不过在生死搏杀中,一点就意味着没有任何效果,没有任何意义。

对面的伊多夫脸色涨红,猛然后退十余步才稳住身影,表情变的无比的凝重。

刚才明明是一个必杀的局面,但是对面那个东方人,在全力一刀斩落之后,身体居然神奇的往后缩了回去,避开他的长剑的直刺。

偷偷瞄一眼他的盾,他的瞳孔顿时微微一缩:坚固的大盾上,一道长达四十多厘米的深深的裂痕出现在盾牌上!

这可是最好的冶炼师,用最好的材料打造的超级合金盾牌!

甚至,最有名也是威力最大的巴雷特狙击步枪在百米的距离上,都不会造成伤害。他测试过的,那种距离上的穿甲弹,只能在盾牌上留下一个不起眼的凹痕罢了。而对面这个东方人,却一刀直接割裂出一道四十多厘米的凹痕。

若非这大盾厚达三公分,而且是全部是超级合金打造,重量达到一百多公斤,怕是直接会被割裂开来。

他持盾的左手,却已经麻木的几乎没了知觉,虎口早已震裂,鲜血不停的流出来。

似乎双方是不分上下,伊多夫知道,自己落了下风!

若是他也使用双手剑,估计力量上不会输给这个东方人,但是他不是双手剑骑士,而是剑盾骑士。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实力。

秦若站在对面,看着伊多夫,单手提着长刀,慢慢往前走去。

对面这个人的实力真的很高,若是换成双手刀和他硬拼,不见得秦若能占到便宜。不过刚才秦若最后时刻还是留了两分力量,避过了他的一剑直刺。

若是全力攻击之下,秦若有把握直接破开对方的盾牌防御。

他已经可以看到,对方的大盾上裂开的缝隙。

秦若一步步走过去,伊多夫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他知道,今天一战,估计是讨不了好。对方的对手,不只是力量足够,很明显的,他更清楚,东方人最擅长的并不是力量,而是力量和灵巧的结合,刚才这一刀,不过是对方试探他的力量而已。

但是剑盾战士,最擅长的就是靠着盾的防御,首先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寻找克敌制胜的机会。剑盾战士,也是经常战胜比本身更强大战士的一个职业。

这一点,伊多夫有充足的自信,并且他也曾经这样战胜过很多比他更强大的战士。

秦若单手持刀,很快来到伊多夫身前不到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伊多夫,他依然摆出了架盾防御反击的动作。

秦若也清楚,这种剑盾战士难缠得很,除非破掉他们的盾。但是要破掉他们的盾,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刚才那样的全力一击,秦若也不可能随时使用,弄不好要陷入缠斗!

秦若单手一刀扬起,平淡的直刺,对方很正常很简单的扬盾迎来,接着反手就是一剑。秦若这次使用的是轻刀,回手一刀,直接就把长剑隔开,顺便一脚踹在盾牌上。

伊多夫身形一震,立刻猛地后退两步,调整步伐,接着往前反扑而来。

两个人这个时候,真气吞吐,却都只在长刀长剑的剑尖不离一尺的距离上,都不敢奢侈的使用真气,毕竟这一场战斗,短时间内怕是不能结束,若是消耗过大,最后就是一个苦逼的下场了。

若是外人看来,就好像是一个古代的骑士面对一个古代的东方侠客一样的战斗,似乎平淡无奇,但是两人身影流转迅速,战斗快速无比,电光火石之间,身影交错,绝对比最精彩的电影特技场面都要好看的多。

……

伊多夫已经满脸汗水,秦若也脸色发红,两个人都不好受。

论力量,两个人差不多,论境界,秦若是吃亏的,如果长期这样下去,秦若最后肯定是力量不济的。

不过秦若却也是个怪胎,他的身体多次洗练,体内真气悠长,却又远比普通境界的人拥有更长久的耐力,打破了普通的规则。

两个人都在期待对方力量下降,然后一击毙命,至少是一击获胜。

可是……骑士本来就是肉盾级别的,持久战是人家的老本行。秦若却也是个怪胎,持久战更是不愁。

甚至秦若很干脆的趁着一次后退的机会,摸出一颗丹药丢到了嘴里。

对面的伊多夫是看到了秦若的动作的,不过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是清楚的,东方修炼者,在炼制高等级的药材方面,有着他们无可企及的优势。哪怕他们早就和俗世联合,希望弥补这一块,依然没有多大的进展。

丹药这东西,在东方,虽然难得,但是也算是容易得到,只要努力,就不会得不到。

而在西方,丹药这种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

伊多夫知道,自己输定了,如果继续这样的话,对方明显不只是一颗丹药,只要需要,对方明显可以继续吃下去。而自己……只要坚持的时间久了,必然落败。

哪怕身为最高级的骑士,他确实兜里也有那么几颗不错的丹药:但是他是个悲催的盾剑战士啊!秦若会给他时间让他放下盾或者剑,吃丹药,然后等着慢慢消化么?

伊多夫脑门上的汗水流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