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别人家的秘地/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几个魔法师面面相觑,这特么是调戏的节奏啊,传说中东方的俗语,猫戏老鼠,估计也就是这个了。

但是此刻,他们只能出手!

三个魔法师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开始叽里咕噜的吟唱……

吟唱……确实是吟唱,富有节奏感,像是一首古老的歌曲一样,只是秦若听不懂,因为他们使用的是一种极其古老的语言。秦若虽然很多国家的语言都懂一点,甚至东非的土语都懂得好几门,但是这种语言他一点没概念。

不过……这他喵的也太费事了吧?

足足二十多秒,三个魔法师还在吟唱!

有这个时候,对手足够杀他们几十次了!

又等了十多秒,魔法师们终于结束了吟唱,接着突然大喝一声,然后地上猛地冒起一团白光!

看到白光突然遮蔽了他们的身影,秦若突然一愣,接着心中暗道:不好,跑了。

果然……

秦若的刀光横斩过去,直接切入了白光,可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等到白光很快散去,原地哪里还有魔法师的踪迹?

“他娘的,这魔法师还真是有几分古怪!传送术?”秦若郁闷的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收起长刀,叹了口气。“大意了啊。”

对他们的消失,秦若并不在乎,他喵的,一个吟唱要三十多秒接近四十秒,真要是动手的话,他们死多少次了都,还能给他们时间吟唱?

没了这些人,神庙的入口处,突然走出一个穿着一身传统的古草原服装的人,小心的看看四周,接着看向了秦若,看到秦若的东方人面孔,却忽然松了口气,恭敬的对秦若施礼。

然后……然后直接回去了。

秦若一愣,他喵的,这是做什么?

不过只过了几秒钟,就有更多的人走了出来,一共是五个人,很明显,开头出来的那个人是探路的。他们明显是感觉到了外界的变化。

“请问您是?”带头的一个人是一个花白胡子,脑袋上扎满小辫的老人。

秦若看着他:“我是来自华夏的修炼者,偶尔经过这里,顺手帮你们解决了一点小问题。”

那老人小心的看向四周:“伊多夫……”

“伊多夫我放他一条命,让他滚蛋了。”秦若淡淡的说道。

听到秦若的话,几个人都倒抽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看着秦若。

伊多夫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座大山啊!

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像是说谎,更不要说,地上还躺着之前围困这里的几个高手的尸体。即便是眼前死的这几个,他们也要小心应付。

“别啰嗦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俗世的叛军没了修炼者的支持,应该没多少蹦跶了。你们去收拾残局吧。还有,你们若是不想沦为西方教会的附庸,就依附到华夏吧。我叫秦若。”秦若说完,直接转身就走。

那个老人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来:“这位大人请留步,我们……我们……请您到我们的秘地坐一坐。我们的首领一定会欢迎您的。”

秦若本没打算走,去看看别人家的秘地,对他还是有很大的诱惑的。

秦若回头看着他:“若是如此,我倒是不妨停留一下。不过时间不多,最多一天,我就要走,我还有其他事情。”

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秦若跟着那个老人,直接从打开的秘地入口,进入了秘地。

刚进入秘地,秦若就感觉到一股清新的真气,而且十分的浓郁,这种程度,甚至比一些经营千年的华夏秘地都不差。而这只是一个当地人拥有的秘地而已。

“你们的秘地不错啊。”秦若微微一笑。

那老人小心的说道:“还好,不过这些年的产出不如以前了。您放心,我们一定奉上丰厚的礼物的。”

在这些边缘修炼者的行事中,还是遗留着相当古老的习俗,比如对强者奉献礼物和贡品,以求得安平。只是要他们彻底的投入谁的怀抱,也不太容易。他们就是这样数千年来,一直左右逢源,也习惯了这样的存在。

这一次,只是西方修炼者看来是没打算要他们左右逢源,只收取一些贡品就算完,而是起了彻底占据这里的心思。

草原广大,甚至秦若跟着他们走了不远,就看到了一个不大的营地,营地的马圈里,养着上百匹体形优美,充满力量感的马匹。

哪怕是赤火,在这些马匹面前,若是只论体型和美感,都要差了两分。

到了营地,那些人很自然的去取了马匹,顺便给秦若拉来一匹马。另外有两个人,急匆匆的带了六匹马,快速的冲出营地而去,应该是去他们的大本营报讯去了。

对于骑马,秦若算不上好手,但是有之前铁骑门的经历,也算是很熟练,至少不会丢人。

身影微微一动,落到那匹还算温顺的马匹背上,秦若只是淡淡一笑。

看到秦若的表现,他们就知道秦若至少是会骑马的,他们也就放心了。否则,这让他丢了面子,也不是好事。但是他们依然不太放心,这能上马顺溜,不见得就能骑的好。

马队呼啸一声,很快提起速度,往前奔驰而去。不过速度并不快。

秦若看到他们的心思,轻轻一夹马腹,那匹马立刻提升速度,急速往前奔去,脱出队伍,领先在前。

那些人看到秦若的动作,就知道他不只是花架子,而是真正的会骑马,而且就算不是好手,也差不多。

马队的速度顿时提了起来,快速的往前奔驰。

这个时候,秦若感觉到,这里的马匹速度很快,比之铁骑门的马匹,还要快一些。不过这些马匹的体型是优美了,却也少了几分剽悍的气势。没有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就做不了冲锋陷阵的活,充其量只是轻骑兵而已。

接着,秦若就发现了这里马匹的缺陷,耐力!

只是奔驰了不到两百里,胯下的马匹,居然出现了速度微微的降低,而且开始有点喘息。

看来老天是公平的,没有给予这里的马匹所有的好处。

秦若微微降低了速度,这让周围跟着他的人都松了口气。他们可是很宝贝这些马匹的,看到秦若那种肆无忌惮的放开速度狂奔,而且没有减慢的意思,心一直提着呢。

放满了速度,让马匹得到缓冲,秦若看着身边的老人,顺口问道:“你们有这么好的马匹,外面那些人就算是实力不弱,可是你们若是马队结阵,他们未必就是你们的对手吧?”

那个老人叹了口气:“我们确实是有把握对付外面那些人。但是那个伊多夫……我们没办法。而且,就算我们赢了这一次,他们还有更多人。我们的马匹,只有总共两千多匹,若是消耗大了,就会绝种。”

秦若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想法,不屑的嗤笑一声:“家都没了,留着马有什么用?瞻前顾后,怕宝贝会绝种,就没想过你们绝了,马匹还能留得住吗?”

那老人脸色一红,但是这种事情,对于祖宗传下来的宝贝,谁敢轻易的拿去赌?

秘地很大,按照老人的说法,大概需要纵马奔驰大约两三天才能跑完。秦若暗暗计算了下,以这里马匹的速度和耐力,每天充其量也就是一千里左右,大概五百公里的距离。那么算下来,最少那也是至少上千公里的距离。

这个秘地是个长条形,宽度大概有五百余公里,算下来……秦若吓了一跳,这特么的,足够是超过五十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啊!

他喵的,华夏最大的秘地,也不过是二十余万平方公里罢了!这里随便一个当地修炼者的秘地,居然是五十万之多!

前一段,为了一块一万平方公里的秘地,那些宗门都心思火热……

秦若都很想立刻把这里占据下来算了!

坐在奔驰的马背上,秦若放眼望去,这里草地丰美,远处可以看到大山,是一处极好的秘地。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出产,但是以这里丰沛的真气来看,一定是差不了的。

华夏总说自己地大物博,实际上,比起人家国外来,人家才是真正的地大物博。华夏再怎么地大物博,改变不了实际上并不富裕的真相。

“华夏,真的该走出去了。”秦若心中暗道。

老人当然不知道秦若的心事,秦若奔驰在最前面,没人敢越过他,也没人看到他的脸色变化。

一路疾行,估计已经到了秘地的中央部位,秦若看到了一片连绵数百米的帐篷。在白色的云和蓝天下,碧绿的草地上,却是透着一股远古的美的味道。

这里居住的修炼者数量,不足四百!

这让秦若又是腹诽:他喵的,这么大的秘地,才有不到四百人,暴殄天物啊……

先与秦若,早有回来报讯的人提前通知了,这里自然是有人迎接的。为首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一个看来约莫三十多岁,风姿绰约,带着一股子草原风情的女人。

挂着薄薄的面纱,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但是透过面纱,却可以看到笔挺的鼻梁和小巧的嘴唇,一个几乎是原汁原味的古代草原美女啊。

只可惜,很保守的衣服,把全身都遮蔽的严严实实,看不到任何的风光。

“阿依古丽欢迎贵客到来。”面对秦若,对方一个很郑重的礼节。

秦若却没有下马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美女:“我只是路过而已,打扰了。”

对秦若的无礼,周围的人脸上都冒出了愤怒:他们的首领,也是这里最著名的美女,也是部落的神女,居然被人侮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