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墙头草不需要太在意/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若扫了他们一眼,不屑的说道:“你们今天的怒火,我感受到了。只是我不知道,我没来之前,你们对伊多夫那些人的时候,这些怒气在哪里?”

秦若一句话,就让周围的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冷哼一声,秦若一夹马腹,往前走了两步,胯下的马匹打了个响鼻,轻轻的蹄声,却像是重锤敲击的大鼓的鼓点,一股气息从他身上释放开来,顿时让周围的人顿时感觉到一股压抑。

哪怕秦若只是真丹境五重天,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战意,却让这里哪怕是这个实力最高的首领,八重天修为的阿依古丽,都感觉有点承受不住,咬着嘴唇,默默的再次拜了下去。

“拜我不委屈,你们以后会知道。”秦若没有继续,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就好了。

甩蹬下马,秦若直接往前走去,没有看那个阿依古丽,目的地,是那个最大最豪华的大帐。

周围的人心里不平,都看向了阿依古丽,阿依古丽毫无疑问是个聪明的女人,淡淡的叹了口气,对周围的人摇了摇头,跟着走了上去。

看到阿依古丽的脸色,周围的人只好黯然退去。

烤羊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头灵兽羊正架在大帐中间空地的架子上,吱吱的冒着热气,不断有羊油低落下来,落入火堆,周围有四个美丽的侍女,低着头端着特产的酒和其他水果之类的东西,一动不动的等待着。

秦若走过去,看到那个华美的兽皮制作,却不是椅子,只是一个类似于躺椅一样的地方,直接过去坐了下来。

阿依古丽随之进来,连忙对几个侍女摆摆手,几个侍女立刻把东西送了过来,秦若也不客气,随手抓了两颗葡萄就往嘴里丢。

旁边一个侍女连忙摘了葡萄剥了皮,想要送到秦若的嘴边。

秦若摆摆手:“我用不着。”

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

气氛有点沉闷,只有秦若一个人在喝酒吃水果,然后烤羊好了,阿依古丽亲自去切了最好的部分,端给秦若。秦若也不客气,随手抓过镶金的小刀,大口大口的吃着。

灵兽羊的味道比之普通的羊,要好一点,但是好不到哪里去,重要的是他能弥补日常的修炼真气,常吃是大有益处的。

吃饱喝足之后,秦若拍拍肚子,靠在了兽皮上,看着阿依古丽:“你们要生存,不容易。但是也不难。”

阿依古丽知道秦若的意思,微微点点头,却有着几分犹豫:“我们处于东西方的夹缝中,不容易。”

秦若点点头:“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华夏的附属。你们身为修炼者应该不会不知道。若是忘记了,我不妨提醒你们一下。这里自千年前,就是华夏的藩属国。只是这千年以将,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你们自己清楚。东方修炼者没理会你们,是因为不屑。不是因为你们有多强大。”

阿依古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她何尝不知道,只是这其中的事情,又岂是她能改变的?

“如今西方咄咄逼人,华夏也不会自缚手脚。该如何选择,你应该清楚。哪怕西方再怎么强势,在华夏面前,也算不了什么。”秦若淡淡的说着,然后拍拍肚皮。“话我说到这里,如何做,你们清楚。聪明人,不需要说的太明白,不是吗?”

阿依古丽咬着嘴唇:“我还需要去征求各位长老的意见,我只是这里的神女,不是这里的女王。”

秦若淡淡一笑:“随你便,我也不会强迫你。但是这一次,我是路过,下一次我再来,那个时候或许就不是路过了,我们之间的谈话,也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平和。”

秦若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他很明白,对这种左右摇摆的狗尾巴草一样的地方的势力,他们从来不会因为你和颜悦色就对你青眼有加,他们只会拜服在强者的脚下。你若是软弱了,他们就能骑到你的头上来。

“我累了,要休息了。”秦若说完,打了个哈欠。

阿依古丽顿时咬紧了嘴唇,脸色一片涨红,看看那四个侍女,对他们微微点头。那四个侍女立刻低头悄然退了出去,只留下了阿依古丽。

阿依古丽慢慢的迈步往前走,走到秦若的身边,慢慢的站定,纤长的玉手,已经摸到了束腰的带子。

秦若感觉到她的靠近,却没有阻止,等到阿依古丽终于扯开了带子,露出里面内衣的时候,秦若突然睁开了眼睛。这让阿依古丽吓了一跳,身体禁不住的一抖。

“我不需要你的身体,去见你们的长老,我希望听到我愿意听到的消息。不过你们决定,我所谓,我只等到明天早晨。明天之后,我就要离开。”事情的轻重秦若很清楚,阿依古丽的身体,他可以要,但是那不一定是好事。

弄不好得到的反而是这个修炼者群体的仇恨,那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阿依古丽脸色绯红,连忙收拾衣服,接着点头往外退去。

退出去的时候,却居然有一丝落寞,到了门口,看到旁边等待的四个侍女,她突然向其中一个问道:“我不美丽了吗?”

“神女是最美丽的女人,草原上最美的花朵都比不上。”那个侍女却是发自内心的说道。

阿依古丽苦笑一声,微微摇头,叹了口气,往外走去。

秦若并没有真的睡着:开玩笑,这种地方敢放松的睡去?脑子坏了么?

只是闭眼养神就够了,一个晚上,阿依古丽没有再来,只有几个侍女来了一趟,给秦若送来了一些草原上的特产之类的东西,然后就在大帐里四个人在角落里睡下,随时听候秦若的召唤。

秦若也不理会她们,四个真丹境都不到的女人,实在是让他想提防都没那个兴趣。

第二天一早,秦若睁开眼睛,他可以感觉到太阳已经升起。

他睁开眼睛,四个早就醒来的侍女立刻端来了洗漱的东西,秦若也不客气,让他们服饰洗漱,然后很快阿依古丽来到了。

她满眼都是血丝,很显然,一夜没有睡好。

秦若也不问她结果,只是说道:“我要走了,去给我准备马匹。”

阿依古丽一愣:“您不想听到我们的结论吗?”

秦若淡淡一下:“那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你们的结论,对你们来说或许很重要。但是对我来说,都一样。如果我需要,我就来取就是了。”

秦若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在阿依古丽和几个侍女的耳中,却仿佛是洪钟大吕!

霸道,什么事霸道,这就是霸道!

自己这些人在他的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阿依古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出去,吩咐人去备马,她清楚,昨晚上的一切谋划都是空的,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提下,任何的计谋都是无力的。

秦若也不耽误时间,他真的不能耽误,因为接头人那边的事情已经耽误几天了,哪怕那边并没有特别着急,也要防止夜长梦多。实际上秦若有点埋怨自己,为了这么一群人,居然耽误了时间。这就是一群狗尾巴草而已,真的没必要费那么多的心思。真正需要了,打过来就是了。

而且,伊多夫的消息,让他有点凝重:那个金丹境的华夏人,到底是谁?他没听过有华夏的金丹境的人在国外的消息。

在国内,或许大家不会在乎一个金丹境的人去哪,但是如果去了国外,国内的宗门肯定都是知道的。如今的龙组在这方面,也是有特别留意的。但是都没有消息!

看着秦若在几个人的陪伴下打马离去的背影,阿依古丽却感觉到好像是一座山终于远去了,哪怕她的境界比秦若要高得多……可是秦若那种血火里杀伐出来的杀气,却不是她能承受的。

重新走回大帐,坐到那个让那个男人坐过之后,她突然感觉有些不同的兽皮上,居然感觉心里边的坚强了许多。

外面六个长老鱼贯而入,他们早就等消息了。只是他们很疑惑,阿依古丽刚过来,那人就走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若,就是那个东方修炼者,他刚才只说了一句话:我们的决定是什么,对我们很重要,但是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因为他若是想要,自己来取就是了。”阿依古丽只是把秦若的话重复了一遍。

大帐里的人顿时都沉默了!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能怎么样?

“昨天晚上,我们商量了一个晚上的无数计划,甚至打算把我作为贡品送给他,原来都只是我们一厢情愿。”阿依古丽苦笑着说道。

几位长老心中何尝不是如此?

“那我们真的要……”一个长老小声的说道。

另一个长老看看阿依古丽:“阿依古丽,你是最接近神的人,你认为该怎么做?”

没等阿依古丽开口,另外的一个长老却突然说道:“数百年前,我们和其他人……合作,让我们从华夏的藩属脱离,甚至对华夏在这里的经营进行破坏。如果他们再旧账重提,我们连道理都会失去。还等什么?华夏若是回来,就是灭族。”

他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