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下一个接头点/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骂归骂,秦若也是松了口气。

毕竟要是继续纠缠下去,秦若不敢保证必胜,哪怕他已经占据了优势。对方的实力毕竟也是极高,至少相对秦若来说,并不差。这种级别的战斗,哪怕对方只剩下一口气,也绝不敢大意的。何况对方还有很强的战力,只是负伤而已。

不过秦若有点不解的是:血遁,这特么不是吸血鬼的招牌招式么,这个死暗夜刺客居然也会?

让他担忧的,则是那个接头人的事情,如今很显然,那个接头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到了这里,线索一下子就断了,秦若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因为他来的时候,公输灵就告诉他这么一条线索。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下一个备用的接头地点碰碰运气,希望那个接头人能逃得出去。

不过可能性不大,这个暗夜刺客既然在这里出现,而且,接头人在这里的安全设置没有改变,是已经落入对方的手里。

现在没有其他的可能性,秦若只能选择去下一个接头点碰运气。

悄然离开这里,秦若没有回到那个旅馆,而是在附近找个隐蔽的地方,悄然休息,恢复自己消耗掉的力量。

若是平时,他肯定是会慢慢的打坐修炼,让体内的力量自然恢复,那不仅可以恢复力量,对修炼也有好处。但是这里不行,这里是敌人的国度,任何修炼者都可能是他的敌人。他只能选择丹药快速补充。

这个时间并不长,只是一个小时,秦若已经恢复了力量,立刻离开这里,继续往西方而去。

实际上,追踪那个暗夜刺客是最好的选择,可秦若有自知之明,自己要追踪那个天生刺客的家伙,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而且,对方血遁而走,更是难以追踪。

继续追下去,若是人家还有帮手,那就死定了。

他只能选择离开,去下一个接头点碰运气。

实在无奈的时候,他就只能放弃……

这一点,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他走之后不久,距离他们交战的地点足够千米之外的一处小山谷农场中,一个踉跄的身影,带着满身的鲜血,突然从空中凭空掉落下来,直接摔落到地上。接着,那人勉强爬起来,就往屋子里慢慢走去。

屋子里,一个和他同样装束的女人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刻跑了出来。看到这人的样子,顿时大吃一惊,连忙过来扶着他:“天哪,怎么会这样?”

“东方人,我遇到了东方人,有东方人到达这里了。”那个人吃力的说道。“快扶我进去,我需要治疗。”

那女人惊愕异常,但是还是快速扶起那个人,直接冲进屋子里,然后去取了医药箱过来。只是面对那个人的伤势,却也触目惊心,虽然只是肩头的伤势,但是若是这一刀,如果再深一点,就要切断肩部的骨头和韧带了。那可是人体的基础,一旦被伤了,以后即便是痊愈,也会留下一些后遗症的。

“那个人这么强?居然逼得你使用血遁逃走?”女人一边给他包扎,一边问道。

那人点点头:“很强,我若是再不走,怕是就要死在那里了。是我遇到过最强的对手。”

女人手脚很麻利,显然对包扎伤口及其熟悉,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只用了两分钟,就处理好了他的伤口:“巴林,你最好休息一个月以上,这样的伤势太严重了。对方的武器很霸道,直接切裂了你一部分的骨头和肌肉,甚至韧带都有很大的损伤,幸亏没有完全断掉。”

那个被叫做巴林的人点点头:“是的,对方用的是东方都很罕见的直刀,确实很霸道。但是我很好奇,他来这里做什么?”

女人看着他:“你是怎么遇到他的?”

“我只是路过那个地方……感觉到那边有奇怪的气息,就过去看了。结果,看到一个华人,不过那个华人极其警醒,很滑溜,甚至根本没接触,他就用某种方法察觉了我的存在,然后直接逃走了。我还没来得及离开,就遇到了那个来人。现在想来,他们应该是要会面的。”巴林沉吟一下说道。

女人看着巴林,却突然说道:“巴林,这件事情,本来就和我们没关系不是吗?”

巴林抬头看一眼女人,这个时候,能看到这货有一对很漂亮的冰蓝色的眼睛,抬起没受伤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人的脸:“我知道,我只是很好奇东方的修炼者,才和他们交手。没想到他这么强。”

“我们按计划去巴黎吧,到了那边……算了,还是不要去了。你现在受了重伤,实力下降,很难在会议上发挥作用的。我们还是回去挪威吧。”女人看着男人,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男人笑笑:“放心吧,我没事的。我会按时参加那个会议。而且,那个会议还有二十天才会召开,不是吗?到那个时候,我的伤势已经没问题了。”

女人还有些担忧,但是她更清楚男人的性格,她是拦不住的,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秦若根本不知道,自己实际上和那个暗夜刺客只是恰好碰到了一起罢了!

也幸亏秦若一点不傻,根本没接受那个男人的说法,否则就被骗了。

实际上,这是一场糊涂仗,两个人都没做好料到会有这种事情。

秦若只走了不到十公里,就在一处树林里停了下来,闭目养神:他身上上身只穿着一身内衣,这个时候已经是天亮了,无论如何走出去,都是很怪异的。

他干脆的打算等到天黑的时候,才会离开这里到城里去找个地方落脚。

不过他也四处看了一眼,也忍不住感叹,这欧洲的环境,确实是比华夏好太多了。至少这样的树林,几乎是随处可见。若是在华夏,一般的地区是见不到的。

当然,他并不认为这是华夏的错:这些老牌的发达国家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开始享受他们先辈的无耻留下的福利。而华夏,只是刚刚走上发展崛起的道路,一些必要的代价,不能和欧洲人的祖宗一样靠着祸害外人来转嫁,根本没办法避免。

国人只看到了欧洲的好,却没看到欧洲好的背后,是无数其他民族的血泪和尸骨——这其中,也包括了华夏人。

把脑子里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这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这个时候,秦若需要一个极度清醒的头脑。

下一个接头点,就在距离他二十公里外的一个小城内,这一次却是一家旅馆。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

然后他直接往二十公里之外赶去,到达那个小城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多,秦若从芥子袋中找出仅有的两瓶酒,拿出一瓶,有点可惜的看了看,这可是宗门内才有的好酒,撒了一些在身上,顿时满身的酒气。

用酒气的掩盖,秦若就好像是一个醉酒的人一样,衣服也故意弄的凌乱些,好像是从某个酒吧刚刚出来一样。

来到那个约定的酒店,秦若胡乱翻了两下,找出一本当地的护照丢到吧台上:“呃……我需要一个有热水的房间……嗝……”

服务生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连忙招呼了同伴,过来架住看起来“醉醺醺”的客人,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到了一个不小的房间里,服务生被秦若甩甩手赶了出去:“我喝的不多……嗝……自己没问题……嗝……一小时后给我送两套衣服上来,要休闲的衣服……嗝……”

看到秦若虽然是“醉”了,但是神智没问题——人家至少没忘记给小费,也没忘记丢一张卡过来让他们帮忙买衣服——那两个服务生才放心的离开,下楼去了。

房间里的秦若,虽然身影还是摇摇晃晃,眼中却早已清明,一扫之前的那种醉眼蒙眬,立刻走到浴室,打开水,让哗哗的流水声响起来,然后才快速在房间里搜索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走到浴室,洗了个澡,就盘腿坐在床上打坐。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外面准时响起服务生敲门的声音,秦若装出还有几分酒意的模样,但是比之之前好了许多,走过去开了门。

接过衣服和卡,秦若对服务生说了些谢谢,摸了摸口袋,歉意的说道:“抱歉,没有零钱了。”

服务生笑着说道:“您之前已经给过了,谢谢您的慷慨。”

秦若之前可是随手抓了一把给的,虽然不多,也有上百欧元,对小费来说,不算很多,但是也不算少。

回到房间,秦若看到是两套当地的著名品牌的休闲服,忍不住笑了笑:他喵的,欧洲人也不傻,这种牌子的衣服,至少好几千欧元一套,他们去给客人买衣服,店里也不会白白让他们跑腿,分成也是必然的,欧洲人也没那么高尚。

秦若以前常来这里,自然知道这种地方的习惯和规矩以及潜规则的:这两套衣服,加起来一万三千多欧元,两个服务生是要分享分成的,每个人至少可以拿到上千欧元。

不过衣服确实是不错,这一点,比国内的情况还是好一点的,起码人家知道维护自己的信誉不会太坏。国内在这方面,还有一段路要走。

换了身衣服,剩下一身,秦若想了想,勉强塞进芥子袋中——芥子袋空间实在是太小了。

不过秦若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即便是何锡麟也没有这东西……

看着时间到了凌晨两点,秦若看一看外面,悄然打开窗户,无声的溜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