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去而复返/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却不知道,皮兰特现在头疼无比!

霍兰德跟着他上了车,离开小城,皮兰特直接亲自开车,带着他来到附近的一个私人庄园。在庄园里,有一架直升机。搭乘直升机离开,然后直接飞往下一个转折点。

但是下了飞机,到达下一个转折点的时候,霍兰德出现了问题:他死活不肯座货车——呃,当然,这火车条件差了点,是一个运送牲畜的专列。

这让皮兰特极度的不理解,这种情况下的秘密行动,别说是运送牲畜的专列,就算是泡在粪坑里,那也是没问题的。

但是霍兰德就是死了心的坚决不肯……

“霍,你总该告诉我为什么吧?这是最安全最合适的路线。因为这条线,是我的人在经营,不会有任何人来骚扰的。”皮兰特很是无语。

霍兰德咬着牙看着皮兰特,好像是皮兰特和他有深仇大恨一样,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讨厌牲畜,我讨厌生活猪粪里。”

一边说着,一边脸色变的苍白,甚至直接“呕”的一下大吐特吐……

皮兰特有点无语:“霍,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不会和牲畜在一起的,我们只会在车长的休息室里坐几个小时而已。”

“不,我死都不要跟猪在一起。我想到后面的车厢上全是肮脏的猪,我就会受不了的。”霍兰德说着,猛地弯下腰,扶着旁边的一个栏杆扶手,一个劲的干呕。

不过他似乎是没什么可吐了,只是干呕而已。

皮兰特拿了瓶水递给他:“好吧,我安排其他的线路。最安全的就是直接乘车。但是我们也要坐在一辆集装箱卡车的集装箱里,是运送服装的。这个没问题吧?”

皮兰特很是无奈,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以前也不是没有类似的偷渡任务,但是目标为了安全,绝不会拒绝任何合理的风险最小的安排。和霍兰德一样,只是因为不愿意和猪一起在一列火车上的事情,他真的是头一次遇到。

好在皮兰特有个不错的习惯,从来不会策划一次行动只有一个方案:三套方案,一套最优,两套备选,这是最基本的习惯。随时可以调动其余的备选方案所需要的一切。

一辆大型集装箱货车不到十五分钟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即便是坐在集装箱货柜里已经半小时了,皮兰特还是有些不解:生命安全和一点点的味道相比,到底谁更重要呢?甚至实际上,在前面的火车头那,根本是闻不到什么异味的。这是因为知道后面是牲畜车厢,就要放弃一条更好更快捷更安全的路线,值得吗?

看一眼那个闭目养神,已经恢复不少,却依然脸色有点苍白的霍兰德,皮兰特忍不住无奈的耸耸肩,心道:真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是不是男人……就算是女人,这个时候也会知道该怎么选择的。

好在皮兰特年纪不小了,已经四十多岁,他见过的风雨和奇怪的人物太多了,各种各样的怪习惯更是见怪不怪了,倒也不会太在乎,无非是换一套备选方案而已。对他来说,这个地方的一切,都是安全的,随便哪一套方案都是安全的。

“秦若去哪里了?”霍兰德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第一次主动开口问道。

皮兰特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你知道的,做我们这一行的,是不允许打听任何任务之外的任何东西的。比如你,我只管送你到目的地,至于你是做什么的,我绝不会问。哪怕你刚刚刺杀了我们可爱的总统,我也不会在乎,因为我收钱了。”

霍兰德常在西方生活,当然知道西方人的德行。

高尚的时候,他们能比圣人更高尚,卑鄙的时候,他们比地狱的撒旦更卑鄙——唯一一个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不管是高尚还是卑鄙,他们都没有底线。

霍兰德沉默了,不再说话。

随着卡车在路上的颠簸,他突然看向了皮兰特。

秦若正在一个露天咖啡座悠闲的喝着咖啡,等待皮兰特的归来。对他来说,他现在迫切需要的,就是那座可以城堡群的结构图。

哪怕这是修炼者所拥有的,秦若依然相信皮兰特一定可以搞定,只要有足够的钱。

西方人就是如此,要钱的时候是完全没有底线的,为了钱,别说是城堡图纸,就算是爹娘都能毫不犹豫的卖掉,而且还绝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此刻心里也很凝重:他始终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个华夏这样的高手,会孤身潜入这边?

更让他最是难以理解的是,以这样高手的实力,在这里的地面上,只要他不是寻死,只要想走,哪怕对方设下了陷阱,也不是那么容易抓到他的。

看看时间,已经是太阳即将落山,在这个慵懒的小镇上,秦若这几天感觉日子过的很是舒服,倒是很久没有这样松散的时间给他了。

按照约定,最迟晚上天黑的时候,皮兰特就会赶回来。

他刚打算站起来回去,就眼角我微微一动,他感觉到了一丝刻意压低的气息:华夏修炼者的气息。

他微微转头,仿佛是漫不经意的扫了那边一眼,顿时眼睛就收不回来了:他喵的,霍兰德回来了!

霍兰德的身边,跟着一副无奈样子的皮兰特。秦若知道,如果霍兰德要做什么,皮兰特是拦不住的。只是他很纳闷,霍兰德带着至关重要的资料,这个时候有了安全的通道之后,应该很着急离开才对,为什么要折返?

皮兰特在这附近也是有着自己的势力的,不过在这个修炼者明显是老窝的地方,他的势力,不过习惯性的安插在这里的一个小据点,作为万一时候的落脚点而已。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酒庄,就坐落在距离城堡不到五公里远的地方。

酒庄的地下酒窖,还有一道暗门,打开暗门往下十五米,还有一套地下室,面积不大,两百多平米,但是也足够平日里的藏身之用。

秦若坐在这里,皱着眉头看着一言不发的霍兰德:“你不觉的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你需要我的帮助。尤其是你来到这里之后,你更需要。”霍兰德声音很平静。

秦若有点恼怒的意思:“你不知道你带着的东西很重要吗?你不知道那边着急要你去吗?”

霍兰德依然脸色平静,没有任何不妥的样子,淡淡的说道:“你要来把这里关押的人弄出去吧?我很负责责任的说,你成功的几率,不足百分之五。这里是法国修炼者的教会骑士团驻地,实际上,也是他们真正的老窝。就凭借你一个人,你没有任何可能成功。百分之五的成功率,只是建立在对方全部都变成白痴的基础上。”

秦若看着他,突然笑了:“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我知道的不多。不过能够让一个东方修炼者对这里感兴趣的唯一原因,那个被抓的华夏修炼者肯定是重要的原因。而且,我还知道,一个很古老的华夏修炼者,就在欧洲。你在这里,哪怕只是路过,不是为了这个华夏人,你也一定会去找那个人。因为我感觉到了,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你最擅长的不是修炼,而是杀人。”霍兰德脸色很平静,似乎在说一件和他无关的事情。

秦若对他忍不住来了点兴趣:“哦,看来你的观察力很不错。”

“你说过,你曾经是一个雇佣兵。而一个已经拥有你这样力量的前雇佣兵,对修炼者来说,恐怕实力高你几个境界,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你也肯定是某个组织的高端精锐,能出动你这样高端精锐的任务,绝不那么简单。即便是我的原因,也不太可能,因为我的价值还没那么大。”霍兰德慵懒的靠在了沙发上。

这一瞬间,秦若有点错觉:这个人美极了……

他心里猛地一跳,接着凝神看去,却看到霍兰德沧桑的脸,忍不住心里有点自嘲: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可美的。

“我不否认我有更重要的任务。这里的事情,我只是碰巧而已。但是我很好奇,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吗?”秦若看着他笑道。

看到秦若的笑,霍兰德却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忍不住有些心惊,却接着说道:“暂时没有,但是你需要帮手。你只是孤身一人,在这里,很难做事。”

秦若呼出一口气:“你的实力对我来说,可有可无,而且一旦有事,最大的可能是拖我的后腿。所以,我并不欢迎你。”

“但是你没办法拒绝我,因为哪怕我不是你的主要任务目标,你也不会让我出现问题。”霍兰德倒是很自信。

秦若有点郁闷,若是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就这么死乞白赖的跟着,他还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弄死他。

“那我就要怀疑你的本来目的了。”秦若淡淡的看着霍兰德。

霍兰德倒是没有避讳秦若的意思,张口就说到:“我要复仇!我本来只是一个华人的儿子,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他们因为我父亲是华人,而且是东方修炼者,他们就找到我父亲,要逼我父亲交出修炼的方法。我父亲死了,他死的时候没有给那些人透露任何事情。我母亲也死了,她只是个不懂得任何修炼的普通人。”

“我们与世无争,只是经营自己的小农场,可是他们不放过我们。”霍兰德的眼中,冒出了仇恨,但是却在平淡的眼神中,似乎不是那么浓重。

秦若却知道,这种人的仇恨最可怕:因为他们没有失去理智,他们会理智的用最小的代价去换取最大代价的复仇。生命,只是他们交换复仇的筹码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