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法国人的忧愁/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可是整个法国修炼者的大本营,实际上,本来绝对没可能这么轻松的拿下的。

实在是秦若他们的动作太突然了——华夏千年未出现在华夏之外的世界上,偶尔有也都是规模极小的几个人甚至单个人的行动而已,谁都不会想到华夏会突然出动如此多的高手,骤然突袭万里之外的法国修炼者老巢。

而法国修炼者,在整个欧洲大陆,算是最强的一个分支,是绝对仅次于梵蒂冈教会所在的地方。对这样的地方,没有人会认为会有不长眼的人来偷袭。他们也很久很久没有遭到一些“考验”。

如此一来,秦若他们的突袭,以绝对强势的力量,直接横扫过去,自然是没有什么疑问。

看着大家忙碌而欣喜的身影,秦若却皱起了眉头,急匆匆的走出去,却看到原本在外面戒备的观主和碧霄宫的师叔祖何振希已经到了内部城堡的小广场上,正在打量这个城堡,说着什么。好像这是他们家一样,根本一点都没在乎。

秦若连忙走过去:“观主,师叔祖,我们该快点撤离。可是里面东西太多,我们的人,怕是打算带走。不过这里距离我们万里之遥,中间还隔着不少的国家,要带回去,怕是很困难。”

观主看着秦若,淡淡一笑:“怎么?怕了?”

秦若一点不犹豫的点点头:“不错,一旦他们反应过来,就算是只是发过修炼者,我们也应付不了,毕竟我们人数毕竟太少了。今天,只是逃走的法国修炼者就有数百,消息一定会飞速散开的。别说欧洲教会想来很敌视外来势力,内部虽然也是争斗不休,但是遇到外人,尤其是我们,肯定会团结起来对付我们的。”

观主点点头:“你想的不错。”

接着他却转头看向了何振希,他却只是淡淡一笑:“既然来了,就住上一些日子。来一趟不容易。”

那意思很明显了,是没打算就这么走,而且还打算继续呆下去。

秦若有点不知道这老祖宗是怎么想的,忍不住说道:“师叔祖,可是我们一旦被困在这里……”

何振希呵呵一笑:“困在这里?他们有那个实力吗?这一次,清心观和我碧霄宫之所以如此干脆的派人来,却不是为了救援那个人,而是为了示威。要让世界上的修炼者知道,不要闹的太过分了,华夏人依然是原来的华夏人。”

秦若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观主却这个时候接口说道:“你不用着急,过不了多少时候,他们肯定会来人,第一次怕是要试探我们的力量。之后就要谈判了,谈判你来。不管你怎么谈,我们都给你托着。想必你不会和前朝一样丧权辱国在这里丢人吧?我记得当初八国进华夏,他们可是做了不少事情。这一次,咱们先收点利息回去。”

秦若倒抽了一口冷气:观主的表情和语气,那是很明显的要和对方算旧账啊!

在俗世的世界中,或许百年之前的事情就是历史了。但是在修炼者的世界中,不到千年的事情,算不上历史的。比如前朝的八国联军,对修炼者来说,很多修炼者都是那个时代的人,根本算不上历史,而是当代史。

不过秦若心中也突然冒出了一股豪气:“观主放心,他们吃了的,我必然要他们双倍,十倍,百倍的奉还。”

何振希笑道:“不必百倍,收个十倍利息就差不多了。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你去找人清点这里的物资,到时候弄条船,一起带回去。你也别担心他们围攻我们,他们既然分了几十个国家的分支,就说明他们还是有各自的利益的。他们谁舍得用自己的老本来跟我们死磕?要拿下我们这七十多人,他们不付出个几千条人命,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哪个地方能舍得?”

秦若有点无语,这老祖宗看来是没打算给法国人留下什么。

不过这样的做法,正和秦若的本性,这种时候就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时候!

华夏出来一次不容易,这一次突袭,不管怎么说,有着充足的理由。下一次找这样的机会,怕是难寻了。

秦若不知道的是,他上一次在美国弄出来的动静,却是让人很下不来台的。

尤其是这次出来,碧霄宫的几个老祖宗都是很明确的交代这个出来的师叔祖:一个小辈都有那样的收获,我们也不能落人后。若是此次收获不如秦若在美国的收获,你有脸回来,我们也没脸见人了。

如此之下,法国只能是……

秦若不着急了,既然老祖宗们都这么说了,明摆着是打算在这里摆明阵势,直接和国外的势力来一次硬碰硬的较量了。

秦若之前着急,是希望能够见好就收,毕竟自己人手少,满打满算,不过是七十多人罢了。在诺大的欧洲,人家的修炼者可是几千上万来计算的。就算人家实力不足,用人堆自己也未必承受得了。

可是老祖宗很简单的一句话分析,就让秦若松了口气。

他有点过于依赖俗世的经验了,可是这里毕竟不是俗世。对修炼者来讲,哪怕综合实力强大,可是未必就能对他们怎么样。

就好像华夏,华夏修炼者实力十分庞大,但是真正要动起来,哪有那么容易,各个宗门都有自己的私心。既如此,就不能拧成一条绳。

老祖宗的分析没错,不过是第三天,法国在各地的组织就纷纷动员起来,聚集了超过一千余高手,汇集到了这里。

但是……秦若只是带着何锡麟,两个人,往城堡门前一站,他们身后,十几个师叔只是站在古堡的城墙上笑着看风景,指点对方的人手。

对方就萎了:面前的两个人不可怕,努努力还是能干掉的。可是他门身后古堡城墙上的那十几个,每一个都至少相当于他们最强者,就单凭这十几个人,他们这看起来似乎一千多高手浩浩荡荡力强大,真打起来,估计会被人家砍瓜切菜一样的扫荡。

而这千余人,又分属法国不同的五六个宗教流派力量,谁都不肯打头阵——谁敢?这特么对方的实力,明显是谁打头阵谁死光的节奏。

这一千余人很干脆,只是等了几分钟,就退走了……

第二天一早,法国教会分支的几个大佬孤零零的出现在古堡的前面,甚至身边该有的侍卫都没带——带了有用吗?

面对他们送过来的文件,秦若只是粗略扫了一遍,就直接丢到那个来送信的人脸上:“滚!”

“先生……您不能这样做,这……”那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点手足无措。

在他的心中,好歹对方也该有个态度:就算不赞同文件上的说法,也至少说明他们的要求吧?可是这什么都没有,只有个“滚”……

“我不想说第二次:滚!”秦若冷冷的看着他。

那人突然看到旁边十几个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实力高的吓人的华夏人,突然感觉到浑身都是冷汗,哪怕他本身也是一个相当于金丹境的高手,立刻狼狈的退了出去。

外面,法国的大主教里瑟看着那个狼狈出来的送信人,虽然知道结果不会太好,但是还是问道:“帕米,他们怎么说?”

那个送信的骑士苦笑着摇摇头,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他们只派了一个年轻人接待我,然后就说了一个字:滚!”

里瑟顿时脸上难看起来,周围的几个大主教也是一脸的寒霜。

其中一个猛地怒道:“华夏人实在是太过分了!难道就不怕我们把他们全部杀死在这里吗?这里是欧洲,是法国,我们的法国。我们在这里,拥有上万的骑士和修士!”

旁边几个大主教,其中有两个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过,却有一个冷声说道:“荷莫大主教,那就让你的北部教区的人去进攻如何?”

那个人顿时一愣,接着反问道:“难道你们不是法国一员吗?”

“我们南部教区,没有去捕捉华夏人,也没有激怒华夏人。一个比光明大骑士都要强悍的东方修炼者,如果不是你们在华夏南部邻国的行动惹起了他的注意,他怎么会一直追到这里来?怎么,难道有些人又要玩弄把戏,来一次黑暗的夜晚吗?只不过我要提醒某些人,上一次的黑暗之夜,只不过是一个华夏人,就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这里,有至少十几个那样的华夏人,我们就算能抓到他们或者杀了他们,那么,我们法国教会还能剩下什么?”那个大主教倒是推脱的干干净净。

荷莫大主教却看向了里瑟:里瑟是法国真正的教会。而那个捕捉那个华夏人的命令,也是他最后签发的。

甚至即便是现在,还因为捕捉那个华夏人造成了法国顶端战力的巨大损失,在几个教区都争论不休。许多人已经对里瑟极为不满。

要知道,那损失的那些高端战力,已经让法国的实力受损严重,若非以前的积威仍在,他的底蕴依然是欧洲第一,其他几个国家比如德国英国之类的,恐怕早就要对他们有所行动了。

里瑟此刻也是痛苦无比:他喵的,那个该死的荷莫大主教,当初是他信誓旦旦的说,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可是如今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