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秦若的心事/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你也未必需要太担心,说不定你父亲如今就躲在哪个宗门,甚至哪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修炼呢。”何锡麟最后却还是安慰道。

秦若慢慢长出一口气,看着何锡麟:“我何尝不知道。可是……我从小没见过我父亲。哪怕他没有养育过我,至少是我的印象中没有,但是你知道的,一个儿子,对自己的父亲……如果他确实是去世了,不在了,倒也能够随着时间慢慢冲淡。但是知道他就在,我却见不到,我……”

何锡麟走过来拍拍秦若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兄弟,我能理解你。就好像当初我爹闭关一样,那时候我还小,明明知道他就在里面,我却见不到。哪怕当初他对我极其严厉,但是他闭关了,我就天天在门外等。这一等,就是十六年,从我五岁,一直等到了二十一岁。”

“甚至,当我父亲成功突破金丹境出来的时候,我都有点不认识他,在记忆中都有些模糊了,毕竟最后一次见面只有五岁。可是我依然激动的大哭,哪怕我当时已经二十一岁,算是成年人了。”何锡麟感叹的说道。

秦若点点头,轻轻的转过头去,擦了擦眼睛。

何锡麟的印象中,秦若从来都是一个钢铁一般的男人,这一刻,毫无疑问,就是他最柔软的时候了。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这么一个不能碰触的地方。

“别想那么多,我们的任务不简单。到了那边,要尽量打听消息并不容易,姬姓,在黑道也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因为当初姬姓灭亡,说实在的,有点龌龊,是白道当初的某个大宗门联合黑道的一个宗门,联手做下的。这件事情,即便是白道都不耻。那个白道宗门,后来也没落了,至今也是销声匿迹。”何锡麟说道。

秦若深吸一口气,仿佛把所有的心事重新埋了起来,揉揉脸:“好,我知道了。对了,当初他们为什么要对姬姓联手下手?不是那么简单吧?”

何锡麟点点头:“外界所知的消息不多,不过零散的也慢慢有些消息,说是当初姬姓人得到了一个上古宝藏。为了这个上古宝藏,才闹出了后面的事情。”

“宝藏……什么宝藏能够让诸人动心,甚至不惜做下这种惊天大事?姬姓可是据说有数千人的黑道第一门。就算他们联手黑道,吃下来也不容易。”秦若忍不住说道。

何锡麟摇头道:“这正是那个白道宗门最后消失的原因,因为他们联合那个黑道,对姬姓聚会的时候,下毒直接毒死了几千人!”

秦若倒抽一口冷气:“我操,这么狠毒?!黑道也做不出来。”

何锡麟苦笑道:“其实,在我眼里,哪有什么黑道白道,都特么一样的。只是白道好歹还守点规矩。黑道不太守规矩罢了。仅此而已。”

秦若默默点点头,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绝对的黑与白……都是相对的。

交易是常驻的,这是两年前才定下的,因为白道的某些宗门认为,黑道已经被惩罚诸多年,所谓祸不及子孙,不该继续将他们犯人一样关押。

对于这个始作俑者,秦若知道,是太清长老——这也是当初他们四人回来的条件之一,是太清长老亲自答应但是没保证必然成功的条件。

以他的身份地位,说出这样的话,加上碧霄宫的支持,很容易得到了不少宗门的同意。因为黑道说是黑道,说白了也就那么回事……

对于这样的事情,黑道自然是全力欢迎的。两方合力之下,总算是走出了第一步,常设的交易市场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市场,不在海岛基地,也不在黑道的海岛上,而是在以前的中线上,几艘巨大的钢铁巨船被拆掉了动力,直接坐沉在这里的几个岛屿中间,改建成了交易市场。

看着眼前这个十八条万吨轮坐沉,黑白两道各有一半主权的市场,秦若禁不住的吃惊,震惊于人类的力量。

就在这海面上,就这么凭空造出了这么一个陆地一般的地方。

各条船都有不同的主人,有不同的风格,各条船之间也有简单的钢索链接:不是为了交通方便,而是为了稳定。

“这涨潮的时候,怕是不安全吧?”秦若忍不住说道。

何锡麟也是同样的疑惑,他们旁边一个同来的师兄笑道:“放心吧,这里黑白两道联手设立了一个上古阵法,在阵法保护下,这个交易市场,永远不会被影响的。”

秦若和何锡麟都是了然,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黑道终于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哪里会不全力以赴。

上古阵法虽然难设,可是阻挡不住他们的热情。

秦若和何锡麟要去的地方,是位于中间的一条海船,他们带来的是清心观的一部分特产,当然,都是普通的货色。秦若和何锡麟则是改变了样貌,对外自称是清心观的内门弟子,掩藏了身份。

坐在一处甲板上的露天摊位上,秦若和何锡麟两个人忙碌着招呼客人——不过实际上,主要是那两个师兄在忙,他们两个也就是帮忙搬搬东西什么的。

毕竟他们俩还不熟这里。

就这么忙了三天,他们什么都没做——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熟悉这里。若是连这里都不熟悉,还谈什么打听消息?

三天之后,秦若和何锡麟终于得到了师兄的假期,可以到交易市场的酒吧去逛逛——师兄们是不知道他们俩的任务的,只知道他们是来帮忙交易的。

秦若和何锡麟顿时如逢大赦,这样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

所谓酒吧,实际上倒是更像是古代的酒馆,如果这里的房间也换成古代房屋,那就是一个古代酒馆。

尤其是这里的人,很有一些人穿着都是古代服饰,倒是让秦若有了一股穿越时空,回到了古代的感觉。

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秦若和何锡麟随便要了酒,还有几个这里特产的鱼类小菜,就坐在这个甲板上建筑的酒吧里喝酒聊天。

他们实在是没有任何的线索,只凭借一个姬花语的名字,就要找到当初祸害覃家的人,真是不容易。

甚至秦若和何锡麟都很奇怪:观主和何振希,为什么要帮覃家去查这件百年前的事情?覃家就算回归,也似乎没必要这么卖力。

他们俩也商议过,只是认为,其中的事情一定不简单!

两个人喝了一阵,看到这酒吧里的人来来往往,倒是生意满兴隆的,只是服务员看他们的眼神有点不善。

何锡麟感觉到了,直接招手把一个服务员叫过来:“怎么了?什么意思啊这是?”

服务员看着何锡麟,不屑的看着桌子上简单的小菜和酒,笑笑道:“两个人,占据了一张桌子这么久,就这么一点东西,不合适吧?”

秦若愕然:“难道这有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只是我们这里习惯了其他人,不习惯你们。”那服务员示意其他的桌子。“要是你们手头紧,可以去那些露天摊位。”

秦若和何锡麟看去,果然,人家一张桌子,至少四五个人,都是一桌子菜,只有他们两个的桌子上很是冷清。

何锡麟正要发火,秦若却猛地用眼神制止了他,伸手往口袋里一摸,更是尴尬:没钱,这里总不能收华夏币……

“这个……你们这里怎么收费的?”秦若这几天都在忙着帮忙搬运货物,还没注意到他们是用什么交易的。

何锡麟倒是有准备,抓出一把看似紫色,却又有些银丝在其中的水晶一般的东西,大概都有大拇指盖那么大,放到桌子上:“够了吗?”

那服务员倒是一点没有贪心的意思,看看那些东西,随手拿了五个:“这就够了。”

何锡麟脸上没什么,心里却吓了一跳:他么的,在市场上,这五个银丝紫晶币足够购买到一颗真丹境五重天使用的补充力量的一般丹药了。

秦若倒是没注意到这银丝紫晶币的价值,倒是对银丝紫晶币本身比较好奇。

和何锡麟一起走出来,立刻一伸手:“你从哪弄来的这东西?这玩意就是这里的货币?我看看。”

何锡麟拿出几个放到秦若手上,苦着脸说道:“三天的工作,师兄就给了一共十五个……”

秦若吓了一跳:这样算起来两个人刚才吃的那点不起眼的东西,居然是两个人一天的工资啊!还真是贵啊……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怎么能做货币?”秦若忍不住问道。

何锡麟笑道:“你啊,这几天光顾着埋头干活了,居然没留意这个?你好歹也是号称熟悉人情世事的。”

秦若翻翻眼睛:“好吧,我确实是没注意到。”

何锡麟实际上知道,秦若其实是心里还没放下他父亲的事情,这几天对外界的事情根本没怎么注意到。

他笑道:“这东西叫做银丝紫晶币,是华夏几个宗门联合提出来的。毕竟开设了市场,总是以物易物也不方便。大陆上白道的交易市场,也是不方便。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东西来做这个中介物罢了。后来,很偶然的机会,有个宗门发现了这种银丝紫晶,只在距离地面五千米以上的地下才能产生。即便是秘地都不能。不过这东西,也只能做货币有点用处,因为他没法加工,也没法做任何其他的用处。但是产量也并不高,所以,价值方面也比较大。就这么做了交易物,不过也只是暂时试行,以后怎么样,还是要看看再说的。不过至少在这里,这东西还是实行的不错。就是可惜,开采的难度实在是大了点。整个华夏,就找到这么三处矿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