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生死状/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汉子一愣,接着顿时勃然大怒,虽然他们困居一岛,但是这傻逼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

“你找死!给我废了他!”那汉子大怒,直接把身边的一把长刀拔了出来。

这样的世界里,没有人不带刀……秦若和何锡麟也是有刀的!

他的刀刚出鞘,秦若的刀已经带着一股金色被青色包裹的刀芒直接飞向那个汉子。旁边何锡麟也是长剑出鞘,护住了秦若的身后。他们合作这么久,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那汉子看到秦若的刀芒嘴角顿时露出了不屑的冷笑:“真丹境五重天,也敢跟爷爷我拔刀?”

他当即一抬手,一道蓝色的刀光直接迎上了秦若的刀光!

“嘭”的一声,仿佛是尖刀戳破了一个篮球,很是沉闷的声音响起。

众人只感觉到眼前光芒爆发,接着就是眼前一暗,等到他们再睁开眼的时候,本以为会看到秦若至少是被擒住的场景,但是他们看到的事情,却让他们大吃一惊:那个理应倒霉的人没倒下,而这个鲨鱼赌场镇场子的刀疤汉子,却已经双目圆整,被一把美丽的直刀直接盯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刀疤汉子双手握住直刀的刀锋,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圆瞪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秦若。

秦若冷哼一声,挥手一抖,长刀拔出:“你蜗居在这个兔子窝里太久了,不知道外面的天空有多大吗?”

随着秦若长刀拔出,那个汉子的身体失去了支撑,直接倒在了地上,死去,依然圆睁着双眼。

这汉子在这里也算是不错的好手,真丹境八重天的实力——毕竟这是底层的赌场而已,高手谁来这里?有个八重天的高手,已经不错了。

可惜的是,秦若和何锡麟,随便一个出手,都足以秒杀他。

何锡麟此刻看着秦若,却有点底气不足,毕竟是这事他认为自己理亏,否则,以他的实力,早就发飙了。

秦若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看着赌桌,随手抓了几颗骰子:“老子今天的倒是有兴趣了,谁来赌一把?”

周围十几个操刀的汉子,此刻却都没有人敢出手。实在是刚才秦若出手的一刀太过惊人了!

更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能秒杀这刀疤汉子的人,居然能控制真气不外泄,除了刀光,居然没有任何的浪费,凝气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般来说,那至少都得是金丹境的人才做到的。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只有真丹境五重天的实力,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金丹境高手?

如果是那样,在场的十几个人一起上,也就是一个死!更何况,他的身边,可还有一个货真价实的真丹境九重天的强手同伴的。

但是要赌博,这个时候,怕是也没有人有那个胆气!

何锡麟看看秦若,走到他身边:“要不,算了吧?”

秦若知道,何锡麟毕竟是还是没有见识过这最底层的事情,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看着那十几个人:“没人愿意?你们没胆子不要紧,去把你们老板找来,既然开赌场的,想必一定是高手了。”

那十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秦若低喝一声:“去。”

在场的人如逢大赦,突然一窝蜂的往外涌去,整个赌场里,顿时安静下来。甚至周围的十多个赌桌上的人也都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

何锡麟看着秦若:“咱们不走吗?这事不管怎么说,我认了他们的规矩,就要认赌服输。”

秦若看他一眼:“黑道有黑道的规矩,他设下这种圈套,就是坏了规矩。今天,咱们兄弟可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立威。”

何锡麟不解的看着秦若,不知道他要立威打算做什么。

秦若微微一笑:“咱们既然有打算,就从这开始。咱们的名声总归要大一点,将来才好做事。”

何锡麟当然不傻,他知道秦若是开始提前打算黑道的事情,可是这个时候……

不多时,外面有人涌了进来,对,没错,就是涌,进来的足够几十号人,为首的是两个看起来很平凡的人,就好像是俗世的两个退休工人一样的老者,穿着一身麻布的衣服,脸色却是极其难看。

身为赌场的真正幕后老板,从没想过,在这里居然给人砸了场子……这可是黑道在这里的脸面,砸场子的还是白道的人,这事情性质就变的严重了。

“不知道你们是哪个宗门门下?为什么要来我们的地方闹事?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大家好说好商量,何必动了刀子?”来人走到赌桌前面,看着秦若和何锡麟,还拱了拱手,虽然很勉强,但是也算是见礼了。

对方看似是态度不错,实际上却是首先占住了制高点的道理。

秦若对这一套看的太多了,冷笑一声:“好啊,我就是好说好商量,可是有人不跟我好说好商量。我倒是想问问你,一局一滚利,是哪家赌场的规矩?”

那老者顿时皱了皱眉头,瞪了旁边的人一眼,显然,那些人是没有把一局一滚利的事情说给他知道的。

一局一滚利,这放在哪都是说不过去的。若不是何锡麟不知道厉害,根本在赌场方面就是个雏,也绝不会上当的。

“一局一滚利,我们这里没这个规矩。我们也从来不会这么做,这是坏了规矩的事情。”老者倒是很干脆,接着却话锋一转,看着秦若。“不过,这一局一滚利,我却没看到。不知道是如何而来?”

秦若一听,这老小子是打算来个不认账了啊。

看一眼地上的那个刀疤汉子的尸体,秦若淡淡一笑,随手把骰子丢到桌子上:“你是打算不承认对不对?反正刀疤脸死了,我也死无对证,你身边的人呢,肯定是要按照你的说法来,而且也没有字据,对不对?”

那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我么有这么说。我只是想看到事实。”

秦若确实是拿不出证据来,不过他也没打算拿出证据,只是淡淡的把长刀拔出来,用刀尖拨了一下桌子上的骰子:“既然你认为我没证据,我也没法找到证据。那就是大家都没证据,那你觉的,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讲道理,还是讲刀子?”

在黑道,什么是道理?

谁的拳头大,谁的刀快,那就是道理!

在修炼者的世界中,这个道理一样是通用的!

那老者淡淡的看一眼秦若:“你若是不说你的宗门,那也别怪我们海砂门得罪。抓住了你,到时候自然有人来谈。”

秦若淡淡一笑:“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这老者实力很高,至少也是九重天的实力,甚至金丹境也是正常。

何锡麟靠在秦若的身边:“秦若,打起来,你立刻走,我拦住他。这两个老小子实力很高,金丹境二重天的境界,战力怕是不低。咱们打不过,你先走,去找师兄们来帮忙。”

秦若看着那两个老者,没有理会何锡麟的话,只是看了看这里的环境:“你打算在这里动手?”

那老者看一眼秦若,皱眉道:“怎么,你是要说,咱们上去动手?那岂不是告诉你的宗门来帮忙吗?你觉的没拿住你之前,我会让你的人过来帮忙吗?”

秦若淡淡一笑:“我很有兴趣和你打一架。这无关宗门。”

其实秦若是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战力!

境界迟迟不提升,秦若却知道,自己的战力绝没有停滞不前,虽然没有看到明显的改变但是也在不断的提升。毕竟九歌前三篇和隋唐篇,他从来没有放下过修炼。至少,他自认为对于刀,对于真气的使用,他是有着更深的体会的。

否则,他也做不到刀锋凝气如刀,一点不会浪费真气这种程度。

老者却是冷笑一声:“有关无关你说了已经不算了。”

说着,他突然一伸手,一支粗若儿臂的判官笔就出现在他的手中,看到这种兵器,秦若郑重起来。能使用奇门兵器的人,要么是彻底的渣渣,要么就是高手。但这个老头显然不是那种彻底的渣渣。

旁边的何锡麟却是眼睛猛地一凝:“慢着,你是生死门的人?”

那老者淡淡一笑,略有些得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这样的小年轻,居然也知道当年的生死门。”

何锡麟拔出长剑,走到了秦若的面前:“这一架,我来打。”

秦若不解的看着何锡麟,何锡麟却没有解释,而是看着对面的老人:“我们立下生死状,到上面去。这里,不合适。哦,对了,我是碧霄宫的何家人。”

生死状,这玩意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没用。但是在这种既然挑明了宗门的地方,那就有用了。

听到何锡麟的话,那老者顿时身体微微一抖,握住判官笔的手都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一下,但是此刻他却也不可能退缩,脸上脸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好,那就签下生死状!”

秦若没有阻拦何锡麟,他知道何锡麟的实力很强,真拼命,他估计不是何锡麟的对手。何锡麟虽然只有九重天,但是也距离金丹境只有半步之遥,未必就不是这老头对手。

更重要的,一旦上到海面,海面上,白道人也是不少的,更有几条双方各自拥有的维持这里治安的巡逻船,船上都是高手,事情可能会恶化,但是却不一定伤到何锡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