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黑心的道道/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签生死状,是不可能在这里的,因为这里没有人主持!

这是一个很让秦若蛋疼的规矩或者说是习俗,要签生死状,必须有一个中立的第三方,而且必须是德高望重的人来担任。而这个人的地位身份都必须至少比进行生死战的人高。

这实际上,是个好事,因为这杜绝了辈分极高的人的决战:比如太清长老要和某人生死战,都特么找不到合适的主持!

谁特么现在能比太清长老辈分高?

辈分高的人不少,但是也充其量就是和太清同辈罢了……

这样一来对华夏的顶端战力,却是一个保护,至少不会平白的折损了。

而如今,要找一个合适的公证人,也不容易:这老者实力不错,辈分也不低,但是这也是其次。关键在于何锡麟,他兔崽子虽然年轻,但是身份太高……碧霄宫宫主的儿子,就算没有继承人的身份,也至少需要某个宗门的执法长老才能担任公证人,因为他有可能是将来的继承人。

而何锡麟却是货真价实的继承人!

继承人的价值是很高的,地位也不低,因为这就是将来的最可能的宗门大佬啊!

这个身份,就至少要一个宗门的太上长老级别的人来主持!

而在这里……找个这样级别的人物,还真不好找。除非回到各自的基地,那是肯定能找到的。但是交易市场这,那种身份的人物,会来吗?

“我是碧霄宫宫主,现任宫主的嫡长子,也是碧霄宫已经明确的第一继承人。”到了上面,何锡麟直接说道。

他不是为了装逼,而是必须这么说,因为碧霄宫丢不起那个人!他可以丢自己的人,但是绝不敢丢碧霄宫的人。

说着,何锡麟抹掉了脸上的化妆,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那老者本以为他不过是碧霄宫的一个弟子,充其量是内门的高级弟子,却没料到,何锡麟的身份居然高大这个程度,顿时有点郁闷了:心中更是大骂,早说啊,老子在下面就算丢点人认怂也就是了,你特么到了海面上再说,周围这么多人,你让老子下不来台啊……

因为他很清楚,今天两个人签了生死状,必然会有一个人死去!

可是如果他死了,或许一了百了,但是如果何锡麟死了,他也依然是个死局:碧霄宫会干休吗?就算只是为了面子都不会!

什么,这决斗是名正言顺的?

对于一心想要寻仇的人,会找不到名正言顺的理由?

这老者也是人精,当然知道其中的奥秘,今天这事难办了……

不过他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想到了办法:“我看,这事不如等等,这里可没有足够合适的人来给咱们做公证人。你贵为碧霄宫少宫主,我不才也是生死门长老之一,好歹也是有一点身份的人呢。不如约定一下,三天后,我们再来这里如何?咱们各自回去寻找公证人,也好好准备准备。何少宫主实力强悍,我未必就是对手,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这句话让何锡麟没法拒绝,因为签了生死状的人,即便是已经签订了,只要有人提出要安顿私人事情也是要给一点时间的。不然万一死了,身后事都没个处理,也不合适,这算是比较理性的规矩了。

何锡麟看着他,淡淡的点点头:“好,那就三天后。”

围观的人本以为要立刻看到一场龙争虎斗,但是却是这个结果,不觉都有些丧气。但是想到三天之后的场景,他么的,那可是大场面。

他们知道了何锡麟的身份,就知道规格是肯定要很高。而这个老者,也是生死门的长老之一,地位至少在黑道这边也是很高的。

两两相加,肯定是场面一定会非常热闹!

看热闹,不只是俗世的人的天性,这些修炼者中一样不乏好事者。

更重要的是,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黑道和白道的人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双方实力都不算低,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秦若看到结果如此,立刻拉着何锡麟退走。

那几个师兄还在纳闷今天出了什么事情引起了骚动,就看到他们两个脸色不好的回来。刚要问,秦若苦笑着摇头道:“说来话长,咱们今天能否先回去?事情有变。”

那两个师兄立刻什么也不问,也不说,收拾东西就带着他们两个走。

他们是有一条专用的航船的,当即立刻扬帆起锚,直接驶入大海,向白道基地那边驶去。

何锡麟上了船,却一头雾水的看着秦若:“你干嘛啊,拉着我走这么急做什么?咱们的事情还没做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明天……”

秦若看着他摇头道:“他的事情,明天让这里的师兄们帮忙也是一样的。何况,今天出了这个不算小的事情,六指应该没有人注意到了。不过咱们就危险了。”

何锡麟皱了皱眉头:“咱们危险什么?不就是我要去决斗吗?那也是三天后了。现在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白道基地那边,碧霄宫坐镇的太上长老是从小看我长大的,我让他来做公证人,他必定是没问题的额。除了本方公证人,想必岩松长老做个中立公证人,也是没问题的。不必这么着急回去吧?”

秦若看着他,叹了口气:“你啊,还是……好吧,这么说吧。你的身份亮了出来,万一出事,不管是不是签了生死状,这碧霄宫的面子往哪放?”

何锡麟愣了下,他当然知道他家里的人都是什么德行,也不忌讳,直接说道:“他们……尤其是我太爷爷,根本不会理会这什么生死状,绝对不会就此作罢。”

秦若点点头:“那就是了,你们碧霄宫,我也听过一点,那就是行事很是……嗯,雷厉风行。”

“你就直接说手段刚烈狠辣就是了。跟我何必这么遮掩。”何锡麟白了他一眼。

秦若呵呵一笑:“不说这个,那老头虽然实力不错,但是这个实力方在碧霄宫就是个普通内门弟子罢了。可是在生死门,却已经是长老。那么,这个生死门大概是个什么水平?”

何锡麟很理所当然的说道:“大概顶多是个中等宗门。”

“我不知道你和生死门,或者说碧霄宫和生死门有什么过节,但是我知道,如果是我,我听到给清心观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对象,而且结果是已经注定之后,我绝对不会去的。但是我是黑道的话,我还有其他的办法:袭杀!三天的时间,足够了。”秦若看着何锡麟,意味深长的说道。

何锡麟一愣:“不可能!你是说他们会暗中干掉我?这决斗都已经约定了,这个时候我出事,他们难道就跑的了最大的嫌疑?我爹他们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第一个找他们。”

秦若却摇摇头:“固然是这样,但是无论如何,只要没证据,最后呢?就算是大家都知道是他们做的,那又如何?他们只要死不承认,碧霄宫怎么也不能明里动手。碧霄宫,毕竟是白道大宗门,说是领头羊也不为过。更重要的是,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如今在做什么?碧霄宫能做这种事情吗?最最重要的是,你和他不是普通的决斗,你们俩的身份是什么?一个是少宫主没错,更重要的还是白道的少宫主。而那个老头,却是黑道的宗门长老。这又意味着什么?”

何锡麟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

他当然知道,如今碧霄宫和清心观联手,靠拢在一起为了什么。家中讨论的时候,何锡麟也是参加的,太上长老们的决定是很统一的,在这个大目标面前,其他任何事情都要放一放。因为这关系到碧霄宫的整个未来。

而秦若分析的更不错,这一场决斗,一旦开打,就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他们两个宗门的事情,而是会牵动黑白两道!

“可是……我们现在就算离开了,回去之后,他们没法下手,结果不也是一样吗?三天后一定要去的,黑白两道不管怎么说,依然是要面对风险的。”何锡麟有点迷惑了。

秦若嘿嘿一笑:“如果是我,我如果暗杀你不成,我就躲起来。甚至更狠点,诈死!”

何锡麟倒抽了一口冷气:“我操,他要是诈死,肯定是要赖到我头上的,至少是碧霄宫是没法洗清了。那岂不是……他娘的,难道我还得去找人看着他不成?”

秦若摇摇头:“就算要护着,估计也来不及了。我最怕的,不是他诈死,他诈死,总有办法把他弄出来。但是如果有人借这个事情,让他诈死变成真死,那就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何锡麟听的冷汗直冒: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做了,他这个黑锅怕是背定了!

看着他冷汗直冒的样子,秦若却笑笑说道:“你现在还做不出选择,要坚持回去继承少宫主?”

何锡麟顿时精神一振:“你想到办法了?”

“回去之后,直接让太上长老公开宣布,你任性胡为,剥除继承人权力,那你就是一个碧霄宫普通弟子。用一个身份,虽然不可能避免以后恶化,但是对碧霄宫将来的局面却是大有好处的。”秦若淡淡笑道。

何锡麟却是一头雾水:“我就算是普通弟子,不也依然……等等,你是说,利用我的身份做文章?一旦宣布了这个决定,就说明碧霄宫是顾全大局的,对不对?没错,一个继承人,尤其是碧霄宫这样的大宗门,第一继承人的身份,还真是够吸引力,也够价码了。好,我正发愁没有借口给自己一点压力放弃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