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内斗/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这真特么的黑啊……”何锡麟突然感叹道。

秦若淡淡一笑:“你实际上一直生活在阳光的世界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以碧霄宫庞大的力量,足以对任何人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很多事情上,大家都会自觉的避开。但是你别忘记了,碧霄宫虽大,也要面对诸多问题。只是以前都是你们碧霄宫的长辈去操心,你当然不会感觉到。现在,你应该感觉到了。不过你也不必太惊讶,在不能用力强压的时候,这种黑太常见了。以后,你将要遇到的多的是。在这一点上,你倒是可以和龙无道多学学。这个方面上,我是自愧不如的。真要黑起来,龙无道会让你黑的找不出一点白。”

何锡麟看着秦若,仿佛看着一个怪物:“怪不得老爷子们一直说,让我和你多亲近。我就纳闷了,我们已经是好好兄弟了,还要怎么亲近?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他们是要我跟你学着黑啊……”

秦若呵呵一笑:“我猜一猜,他们要你这么做,也是你已经被确定为少宫主人选之后的事情了吧?”

何锡麟惊讶的看着秦若:“你怎么会知道?”

“废话!你没有被确定之前,根本不需要学着黑。只要做你那个闲散的弟子就是了,好歹也是两代宫主的直系后裔,将来的宫主也不会缺了你什么,也会给你几分面子。可是你要将来独当一面,有些事情,就得去面对,别人是没办法为你遮挡的。”秦若很随意的说道。

何锡麟却是慢慢的沉默了下去,许久之后,才抬起头,看着天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卷起的乌云,海面上的风也大了起来,吹动他的衣袂猎猎作响。

“秦若,我果然和你差距甚大,以后我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自觉这方面,我不会很好。我也不愿意去学,我宁愿做一个散漫的修炼者。怪不得几个宗门的老头子都特别看好你,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我跟你去经营龙组,不过这种黑的事情,还是你来好了,我是做不来的。我只管跟你打天下就好,到时候总有点苦劳,碧霄宫的好处总不会被落下。”何锡麟似乎是想通了,反而平静下来。

秦若苦笑道:“你也来这么戏弄我。”

何锡麟回头看着秦若,却微微笑道:“还真不是戏弄,这是真心话。我现在相信老祖宗曾经说过的话了,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天赋的。有人的天赋是修炼,有的人的天赋是思考。所以,自古至今,那些能够写下高明功法的人,却未必就是绝代高手,就是这个道理。”

“而我,我自认修炼天赋还是不错的,但是这黑的一方面,我的天赋就不行了。所以,我感觉我还是把我的天赋放在该放的地方。嗯……好吧,实际上我有点妒忌你。”何锡麟看着秦若郁闷的脸,突然笑了起来。

秦若不解的看着他:“妒忌我长得帅么?”

“我呸……你再帅能帅的过本少爷?”何锡麟顿时臭屁起来。

不过,不得不说,何锡麟确实是很帅……至少比秦若真的是帅的多。但是他的气质方面,却缺少了侵入那种沉稳中又带着霸道的霸气的气息,更多的是一种散漫却又充满上位者气息这种古怪的气息。

“老子只是妒忌你,除了这脸不如哥哥我帅气,其他的修炼天赋,甚至这黑的天赋,都比我强啊。”何锡麟看着秦若,故作无语问苍天的模样。“老天啊,你给我一张这么帅的脸,却不给我惨绝人寰的超级天赋,真是白瞎了啊。”

秦若无语,这什么跟什么啊……

他们两个慢慢的放开了,却不知道,就在几乎他们的船刚离开码头不到半个小时,那边的交易市场不远,却也不近的一个礁石岛的旁边,一条黑色的快船已经驶出,绕过了黑市的范围,悄然绕开巡逻的船只路线,向秦若的背后追来。

这条船速度极快,绝对不是秦若他们乘坐的那种半是货船的船可以相比的。这就是一条专门用来抢速度的船。

虽然这里距离白道基地不远,却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按照两条船的速度差,估计秦若他们走不出半天的距离,就要被追上了。

实际上,后面那条船上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那个老者,生死门的长老,此刻面色阴沉的坐在甲板上,仿佛是一颗钉子一样,在高速行驶下的摇摆剧烈的快船上却是一动不动。

他身边,两个老者,同样的坐者。

其中一个鹰眼鹳鼻,面色阴冷的老者睁开眼看了他一眼,接着哼了一声,很明显的,他十分的不满。另一个看起来像是从锅底下刚掏出来一样肤色,几乎黑的看不出五官的老者,听到他的声音,睁开眼扫了他一眼。

“鹰判官,何必,这又不是他的错。换做是你,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黑锅底一样的老者终于开口了。

那鹰眼鹳鼻的鹰判官依然是重重的哼了一声:“都这么大岁数了,吃的亏还不够吗?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么两尊神,在这里转悠了好几天,你们居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如果提前弄明白了,会有这事吗?黑阎罗,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说对不对?”

鹰判官其实是说的正确的,在赌场里,最怕的就是不知底细的人。谁知道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大神坐着呢。

可这个时候,说这个就没意义了,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

黑阎罗刚要说话,那个惹事的长老却是一脸郁闷:“谁能想到在这里遇到碧霄宫的人?”

“怪不得你混个名字都叫糊涂判官……”黑阎罗也是无奈了。“难道不是碧霄宫的人,其他的大宗门我们就惹得起?那不是一样的道理吗?你别忘记,当年的事情,我们生死门可是……唉……当初几个太上长老怎么就发了昏,去惹那个事啊……”

几个人都是沉默不语……当初挑起黑白两道争端的宗门,生死门是出了不少力气的,虽然不是主要的宗门,却也足够让白道的人记住他们了。更何况,生死门设下的陷阱,当初更是直接坑死了两个碧霄宫的高手,直接结下了死仇。

当初他们也好歹算是中等宗门,都被碧霄宫一怒之下,专门追着打,打的差点灭门。如今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小宗门中比较大的,怎么是人家如日中天的碧霄宫的对手?

“老头子们倒是舒服了,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管了,安逸了,留下这个烂摊子给我们。”鹰判官此刻也没了劲头去责怪糊涂判官,郁闷的说道。

其他两个人也是一样的郁闷,当初挑事的老家伙们都战死的战死,老死的老死,如今是一个也没了。但是这仇恨依然还在……他们虽然无奈,也只能接下来。

“可是咱们这么追杀过去,真的没事吗?”鹰判官看着黑阎罗。

黑阎罗苦笑道:“怎么可能没事?只是拖延一时罢了。”

鹰判官顿时无语:“那我们何必……”

说着,他看了一眼糊涂判官。

糊涂判官知道他的意思,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直接说道:“就算我们三天后的决斗,我想办法死在他手里,难道这仇怨就能了结吗?如果是那样,我一个人而已。”

鹰判官没话说了,糊涂判官这个说法一点都不糊涂,两门的仇怨是早就已经注定了,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鹰判官过了一会,突然低声说道:“大不了投到海外去。那边咱们还能没咱们的地盘吗?”

他的说法,顿时让糊涂判官和黑阎罗都是一下子给惊到了,惊讶的看向鹰判官。

鹰判官有点心虚的说道:“华夏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最近在交易市场那边可是知道了,华夏在海外,也是有分支的。我们虽然是个小宗门,也有三百人手。到了海外,打下块地盘,不是问题。”

黑阎罗沉声道:“你什么意思,背叛华夏吗?”

鹰判官顿时急眼了:“我没有!我只是说到海外去。”

“放屁!说,你前些日子独自溜出去是不是做了什么?”黑阎罗却盯上了他。“你杀了那个白道闭关弟子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剥了他的脸做成人皮面具,离开海岛,说是去了大陆。我却知道,你去了海外。”

鹰判官看着黑阎罗提到这件事情,知道估计事情已经泄露了,当即很干脆的点点头:“没错,我去了安南,见了安南的夏拉的头领。他们答应了,只要我们想办法过去,他们就划给我们一个秘地区域,不少于三万里。比起窝在这里,出去之后,不是海阔天空?只要给咱们百年时间,在安南那个地盘上,谁敢对咱们龇牙?”

黑阎罗叹息一声:“鹰判官,你不知道么,夏拉早已投靠了北面的毛子。我们如果去了,等于投靠毛子。这和背弃祖宗有什么分别?”

鹰判官显然是知道夏拉的事情,他硬着头皮说道:“那又如何?咱们只是去安南,又不帮着他们做事。”

“去了之后,由得你吗?”黑阎罗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鹰判官看着黑阎罗,却突然沉声道:“老大,那你的意思是不同意了?宁愿冒着风险去得罪眼前的碧霄宫,也不肯给大家兄弟们一条生路?这可是三百多兄弟,加上妇孺老少,可是过千人,你忍得下心?”

黑阎罗看着他,慢慢的说道:“我忍不下心,却也不能背叛祖宗。你,是早有打算了吧?”

鹰判官突然嘿嘿一笑,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既如此,那也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挡住了兄弟们的前程!”

旁边的糊涂判官,眼睛突然猛地睁开,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