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修炼之惑/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海船的瞭望哨大声的报告,远方已经看到码头的时候,秦若等人终于松了口气。

看到了海船码头,即便是他们追杀而来,也没什么办法了。这白道基地中,可是大神多多,哪怕是追杀的人是金丹境巅峰的高手,只要不是对面拦住了,就有机会逃脱。而且,秦若不认为他们能出动那么强的高手。

海船一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码头,踏上码头,秦若和何锡麟都是松了口气。

不过两个人没有任何停留,直接过去寻找留守这里的碧霄宫和清心观的长老。

碧霄宫留守这里的人是何牧原的一个远房堂弟何牧青,清心观在这里的则是一个虚字辈的师叔祖虚明。

他们两个一头雾水的被秦若和何锡麟紧急的请了过来,都是十分的不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躁。”何牧青有点不悦,不过他不方便训斥秦若,自然的就是对着何锡麟训斥道。“都多大的人了,如今也是做事的人了,还这么急躁,以后怎么主持大局?”

虚明长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秦若,等着他的解释。

秦若连忙说道:“师叔祖,这事还真是太急了,我们失礼了。”

然后快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重点是那个老头最后时刻听到何锡麟的身份之后找借口拖延了三天的事情。

听到这件事情,何牧青和虚明都是皱起了眉头,这事一个弄不好,就将造成黑白两道的争端,那个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虽然白道这些年监控极严,但是黑道也是不傻,自然知道拼命的提高自己的实力。黑道实力虽然依旧远远不如当年他们发动的时候,但是如今,综合起来,实力也不是华夏几个大宗门就能比拟的。

若是真的爆发大战,恐怕毫无疑问,华夏又要来一次全宗门总动员。那将是一个惨祸!

“事情已经如此,怕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唯有锡麟能够击败对方,但是别杀他,给他个教训就是了。”何牧青叹了口气。

他也是不愿意放过生死门的,但是此刻的局势不是一个好时机,只能这样做了。

秦若却看着他说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锡麟未必能胜。那个老者使用一支判官笔,境界应该是金丹境两重天。”

听到这个消息,何牧青慎重起来:“判官笔,生死门中用判官笔的人不多。他们的上两代门主,都不是用判官笔的。这判官笔难练,而且据说需要特殊的天赋才能修炼生死门特殊的判官笔法诀。而且历史上,生死门出现过的使用判官笔的人,无一不是高手。若是如此,锡麟这一战,还真是胜算极小。”

秦若眉头拧了起来,他只是直觉的感觉到使用判官笔这玩意的人怕是不简单,但是没料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旁边的虚明看一眼何锡麟,却道:“还有两天时间,让少宫主突破到金丹境却是有把握的。少宫主自小修炼,越级而战,怕是不难。若是到达金丹境,未必就不是对手,至少自保是没问题的。我相信碧霄宫还是有手段的。”

何牧青更是皱紧了眉头:“这……如此,对以后的修炼怕是不好。”

虚明淡淡一笑,看着何牧青:“你是老糊涂了么?少宫主早就已经是快要突破金丹境,即便是现在强行突破,就算不是水到渠成也差不多了。而且,就算是对以后有些微的影响,以碧霄宫的力量,那是问题吗?无非多些天才地宝弥补就是了。最重要的是,难道眼前这一关不重要吗?万一过不去,谈何以后?”

何牧青拍拍自己的脑袋,自嘲的笑道:“倒是想的岔了。”

接着,他转头看向何锡麟:“等一会你留下,我帮你突破到金丹境。另外,我会给你一些自保之物,但是切记,此次虽然是立了生死状,但是绝不可杀伤他的性命。如今黑道那边不稳,咱们这边也有大事要做,最好不要闹出事端,还要小心才是。”

何锡麟连忙答应下来,看着何牧青,却是有点嘴唇哆嗦:“老祖宗,我……我给您惹事了。”

何牧青瞪他一眼:“知道惹事,以后多跟秦若学习。”

何锡麟此刻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下来。

秦若知道事情到此,也只能如此了,他正打算告辞,虚明长老却喊住了他:“你切别走,留下来在这里就是了。做什么也不差这两天。我也要问你些事情。”

秦若连忙答应下来,虚字辈是仅次于太字辈的老一辈的人物,实际上要单论实力,未必就比太字辈差了。当然,前提是别跟太清比……太清长老本身天资绝艳,又是极其努力,实力在如今华夏也没几个对手。

何锡麟已经跟着何牧青去突破,秦若坐在虚明对面,等待虚明询问。虚明询问的,主要是清心观对龙组的合作,龙组的发展。

秦若自然是不隐瞒的,一一和盘托出。虚明听完,点点头:“师叔老人家真是高瞻远瞩。如今看来,若是将来事成,清心观可保千年不衰。只是你,却要加强修炼了。我听过你的修炼,知道你根骨极佳,但是这一段应该是有所停滞了。这固然与你修习九歌有关,却也未必没有你疏于修炼的缘故。”

秦若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这一段时间以来,确实是东跑西窜的,比起当初在清心观潜修,可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连忙道:“是,师叔祖。”

“修炼九歌,可有疑惑之处?虽然各人各不同,但也未必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说来看看,也许能有所助益。”虚明长老接着说道。

秦若大喜,这种机会可是不多的——这都是精英的老一辈人物,能够得到他们的经验,那是求之不得啊。毕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总比自己站在平地上看得远。

当即秦若立刻把自己修炼所得一一说出,接着说道:“上古三歌相辅相成,中庸平和,隋唐之歌却是凌厉异常,霸道绝伦,我一直困在五重天,却也是因为和这个有关。这中央平和,与霸道凌厉,到底该如何?”

虚明长老淡淡一笑:“其实这个问题最简单,却也困住了最多的人。无论中庸平和,亦或是霸道凌厉,只不过是同一个目的:打倒敌人罢了。你既然选择了隋唐篇,自然就是走上了这条以杀证道的路途。和现任观主倒是走的同一条路。”

“以杀证道?”秦若不解。

虚明倒是疑惑的看着秦若:“怎么你未曾去藏书馆看一些前人心得吗?”

秦若顿时老脸一红:“没有。”

虚明呵呵一笑:“那倒也是未必就是坏事,这九歌之道,前人心得,未必就是适合你的。你自己领悟的,也未必就是差的。你不看倒也好,那就不看,以后也不要看,自己去领悟就是了。不过这九歌基础,我还是讲给你。这一点倒是无妨的。”

“隋唐篇之所以命名为隋唐篇,其实这修炼之道和隋唐哪有半点关系?只是隋唐杀伐重,倒是切合罢了。若是宋之歌,倒是中正平和,和上古三歌最是切合。但是却也奇怪,修炼上古三歌与宋篇,能有大成就者反而极少。倒是这隋唐篇成就高者不少。而秦汉篇高手最多。秦汉篇虽然也主杀,但是却浩然大气。隋唐篇相比之,却多了一份心胸。只是这心胸方面,若无大心胸者,何以修炼大世界?”

虚明娓娓道来,虽然有的地方,秦若也是似懂非懂,但是至少他明白了一点:上古三歌,确实是基础,只是基础上如何发展,就看个人喜好。

据说历史上也有人同修九歌,成就极高,甚至传说有人能够碎丹化仙,但是那样的人需要什么样的天赋……秦若自认算是没有那样变态的天赋的。

他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上古三歌和隋唐篇为主才是正道。

碎丹化仙,实在是太遥远了,遥远的秦若根本不去想:且看太清长老,百年前就是公认的修炼界最强的十人之一。如今,那十人有几个逝去,有几个闭关未出,只有太清长老,何牧原等寥寥四五人,但是百年来依然没听过有谁哪怕是摸到了门槛……

秦若正经修炼才几年,他年龄才多大?

以后再说吧……

“海水可中正平和?平日里风平浪静,自然是中正平和。若是风暴来临,又哪来的中正平和?上古三歌也是如此,修炼却是中正平和,但是未尝不能如疾风暴雨!”虚明长老慢慢的说道。

秦若听到此刻,心里突然猛地一动,他这一段修炼九歌,一旦上古三歌修炼的时候出现了异动,他都会立刻停止,现在听了虚明长老的话,似乎却未必就是正确的。

他当即把自己遇到的几次体内修炼上古三歌的时候的异动仔细的说给虚名长老听,长老听过,淡淡一笑:“若是波涛汹涌时,那便顺势而为。体内丹田再大,也终究是你的丹田。只要顺势倡导,未必不能形成自己修炼之途。”

秦若知道,虚明长老显然认为这种异动并不一定就是坏事。

“不过,若是由此打算,却也要小心。”说着,虚明长老略微一想,从怀里拿出几个瓷瓶,看了看,取出两个交给秦若。“带在身边,若是有不妥的时候,立刻服用。这丹药红色,可以助你提升体内力量流速,若是有关卡限制,冲击关卡之时,却不妨试试。不过也不可强求。绿色丹药,则是一种消融真气的丹药,力量比较霸道。你若是体内力量过于汹涌,无法控制之时,服下。不消一刻钟,体内力量就会消融殆尽。”

秦若吓了一跳:这特么是毒药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