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碎裂了心脉/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龇了一下牙,看着虚明长老,好像是牙疼一样:“老祖宗,这真气消融……”

虚明长老呵呵一笑:“当然不是真的消融,只是暂时散去你体内的真气罢了。以前这丹药是来自一个黑道的家伙,我偶然得到,却感觉到另有用处,就留了下来。且放心就是,只是暂时消融,不会造成后续影响。只是事过之后,需要休息半月,然后慢慢恢复体内力量罢了。”

秦若明白虚明长老的意思,这玩意实际上本来还真是毒药,炼制的目的,肯定不是好事。但是到了虚明长老手里,却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倒也是物尽其用。不过反过来也证明了一句老话:任何东西,并没有好坏之分,能区分好坏的,只有人的本性。

“那和以前武侠传说的软骨散倒是差不多。”秦若笑道。

虚明长老呵呵一笑:“若是如此说,倒也差不多。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到自己安全的环境中,却是绝不敢用的。”

秦若连忙点头:“是,谨遵长老教诲。”

即便是长老不这么提醒,秦若也会这么做。

开什么玩笑,这玩意一旦吃下去,那就是半小时内彻底变成一个比普通人强壮点的人罢了,接下来半个月肯定是最虚弱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在不安全的地方呆着,那不是找死么?

“你也不必走了,就等在这里,等待何锡麟出关吧。这几天你在这里,也算安全。”虚明长老说的很直接。

秦若也不会犯二,傻逼的跑出去,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人家如果要来对他们动手,有着足够的理由。哪怕付出一点代价,如果是秦若都会这么做的。

本来他就打算和虚明长老要求这么样的,既然虚明长老提出来了,他当然不会拒绝,直接点头答应下来,就在虚明长老的住处的一个客房里住下来。

住下来反正是无事做,秦若自然的是修炼了。

刚刚坐下来入定不到半小时,不知道是秦若确实是到了能提升的时候,还是虚明长老的话对秦若有了启发,秦若只感觉体内的真气异乎寻常的波动起来。

若是之前,他一定会立刻压制,感觉到无法压制,就会立刻停止修炼,让真气的躁动停止下来。毕竟走火入魔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一旦真的造成真气无法控制,爆裂丹田,那真的是要死人的。

秦若本来还是本能的想要去压制这股真气,但是突然想到虚明长老的话,秦若却没有那么做,而是引导体内的真气,试图使它们按照自己的心思流动。

按照上古三歌的说法,天地人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位置,也是维持人的生命长盛不衰的根本。

这天地人,就是人的心脑丹田三处。

秦若修炼以丹田为主,心脑却也是极其重要的,最重要的一条大动脉一般的真气流转通道,就是自丹田上升到心然后到脑部——也就是修炼之人常说的天顶,然后散开仿佛是喷泉一样散落,从脑部散开弥漫到全身各处,一直到四肢,最后流回丹田。

秦若自己很臭屁的起了个名字,叫做金泉:无他,他的真气,他认为金色才是根本的颜色。金色的真气,像是喷泉一样,从丹田而起,直灌心脉,再冲天顶,然后漫天散落,用个金泉的名字倒也贴切。

只是这名字,真的……很俗!

秦若的文化水平……咳咳……

这金泉发动,好像是丹田内的真丹开花发芽一样,猛然冲上心脉,直接冲入天顶,散开到全身,这是秦若基本的循环流程。

可是此刻,真丹异动,却有点不受控制,因为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点,原本的通往心脉和天顶的通道有些窄了,但是喷涌而出的真气却要找到合适的通道发泄出去,顿时就要直接冲开丹田往四周逸散。

可是秦若的修炼和常人不同,他是丹田直灌心脉,然后冲顶散落。丹田,只允许通过心脉流出,而其他的小经脉则是从全身的真气回流的通路。这如今丹田内真气爆发,却要借助这些经脉发泄,那无异于逆流而上,若是如此,秦若体内经脉必然是两相冲突,那就麻烦大了。

所谓经脉逆转,就是说的这个了。

秦若咬牙沉息,强行压制住丹田,加快心脉输送速度,同时让体内回流的力量加快,压迫丹田内的真气无法借路而出只能沿着心脉上涌。

这真气可是没有意识的,只有本身的属性,膨胀就要找到出口!

秦若顿时感觉到丹田内几乎立刻混乱起来,若是不能及时解决,怕是自己的丹田就会混乱一团,甚至爆裂也是正常。就算死不了,这一辈子的修炼算是废了,以后再想修炼也绝无可能。

咬牙坚持,但是体内丹田似乎不知道存储了多少真气,依旧源源不断的往外喷涌,甚至喷涌的程度,远超秦若的预期——若是他平时能够调动这样的力量,估计金丹境都能轻松斩杀了。

丹田内的真气聚集越来越多,但是循环归来的真气却无法进入丹田:丹田的真丹内冒出的真气还没法容纳呢!

而输出心脉的通道已经骤然提升到平时几乎两倍的真气流速,秦若甚至感觉到经脉发出一阵阵剧烈的刺痛——那是经脉不堪重负的表现。可他不愿意停……他也不能停,这个时候停下来,后天的战斗怎么办?

而即便是要停,也停不下来……除非……是使用那消融真气的丹药。

秦若突然心中一丝苦笑:他喵的,这刚拿到就要用?

他也知道,这一次的修炼,如果能够成功,那么毫无疑问,他的实力绝对会再上一层楼,哪怕境界没有提升,战力也将获得巨大的进展。但是如果失败,最好的结果就是散功半个月。最差的结果……死!

就在这个时候,秦若突然感觉到体内的经脉,尤其是通往心脉的经脉,突然猛地一下涨开,秦若顿时心里一片死灰:他喵的,完蛋了,就算是现在使用散功的那丹药也晚了……心脉,碎裂了……

他体内的真气沿着碎裂开的心脉顿时四散而出,冲击周围的脏器,秦若顿时感觉到身体好像是被无数的针在狂刺!几乎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他的心脉内,居然还有一股真气,在沿着原来的方向流动。他连忙仔细查看,很快感觉到,那心脉虽然碎裂,实际上并没有为安全碎裂,只是像是一条水管,裂开了一些小口子,但是主体还在,大部分的力量还是受到束缚的。

感觉到这一点,秦若大喜,连忙操纵体内的力量,继续循环,不过同时,他立刻调用部分力量,注入心脉内的小经脉,顺便摸出几颗丹药吃下去,修复自己的心脉。

心脉的裂痕不断的扩大——一旦有了口子,就好像洪水决堤一样会不断的把缺口撑裂扩大。

不过秦若的修补来的及时,虽然没有一下子堵住,好歹也止住了继续扩大的趋势。

而他的心脉碎裂,真气溢出,却大大缓解了丹田内的压力,真丹释放的真气开始有了回旋余地,经过循环重归丹田的真气也得以重新加入循环,顿时让全身的循环为之顺畅。

不过秦若的麻烦还有很多:那些溢出的真气,在体内乱窜,到处冲撞,已经让他的身体内部组织受到损伤,若是继续下去,秦若早晚也得因为身体组织受损过重,而大病一场。

秦若额头微微冒汗,接连吞下几颗丹药,催动药力散开,然后快速的调动体内真气,强行加快真气流转速度,几乎在其他经脉破裂的边缘上运行,以缓解真气的散逸。

丹药,加上秦若真气的修复,他的心脉终于止住了散逸的趋势,开始慢慢的缩小那些裂缝,慢慢的收拢。

感觉到这一点,秦若松了口气,也不管其他,只管摸出此类功效的丹药塞到嘴里,几乎一颗刚刚化完,接着就是一颗。

如果换做其他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就算是一些中等宗门的长老,也不见得有秦若这样的手笔,靠着丹药的力量,强行修复体内受损的心脉。

别看他只是五重天境界,他随身带着丹药却是都是最好的,甚至刚刚得到不久的青莲根,都给他吞了两节下去!

别看他拿了一截诱惑六指看似不珍贵,实际上这玩意,整个法国修炼者才有那么十多节储藏,可见其罕见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确实效果强大,秦若体内的情况,若是换做其他人,早已无法挽救了,可是秦若居然硬生生的刹住了颓势,挽回了局面。

随着药效不断的散开,其中蕴含的养分深入秦若的体内,修补,重组,秦若的眉头终于渐渐舒展开来,最危急的时候,终于算是过去了。至少,不用担心其他的,伤肯定是免不了的,估计要修养一段才好。

秦若并不知道,门外,虚明长老已经好几次差点冲进来,可是每一次要冲进来的最后时刻,秦若却都奇迹般的撑住,然后挽回了局面!

若是换一个人,比如盘清这样辈分的师兄,早就沉不住气冲进来的。可是虚明长老可是仅次于太清长老这一批人的强手,他有把握即便是秦若撑不住他也能挽救回来。

就在虚明长老松了口气,感觉秦若终于度过难关的时候,房间里的秦若,突然猛地脸色一黑,一口黑血猛地狂喷出来:是真的喷!

虚明长老顿时脸色大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