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且看戏/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锡麟眼神凶恶的看着站在船头上,一脸若无其事模样的秦若,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昨天,这混蛋拿走了所有剩下的啤酒,然后何牧青以为何锡麟也参与了,当即收拾了他一顿……何锡麟那个愿望,他只喝了一瓶而已,他也没注意到,剩下的都被秦若打包弄走了。可是面对老祖宗的怒火,他还不敢分辨,只能白白屁股上挨了好几脚……

昨天虚明长老还纳闷,这房子里就有厕所,还得跑出去?

刚来开冰箱门,他就明白了……

不过他也只是一笑而已……对他来说,这玩意毕竟只是消遣品。哪怕再贵,也只是消遣品。何况就算是不是消遣品,而是什么贵重的丹药,真要是这俩小子拿走了,他也不会在乎。

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这种消遣品一类的东西说是难得,实际上只是他们想要不想要而已。

秦若此刻却是心情舒畅,能坑一把何锡麟,感觉还是不错的。

“行了,回头我分你两瓶就是了。”秦若终于转过头来,搂住何锡麟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你还是休息一下,准备把那老头狂揍一顿就是了。”

说着,他把两小瓶丹药塞给了何锡麟:“百花门的好东西,打不过了,绿瓶就捏碎一粒,坚持三十秒,就会散开。这一瓶红色的,捏碎绿色之前,先吃一粒。”

何锡麟惊愕的看着秦若:“你这是……”说着连忙低声,小心的收了起来:“别让老祖宗们知道。不过,这玩意……要是被人看到……”

秦若却笑道:“屁!别人看到又怎么样?你大不了栽赃说他们干的就是了。这东西无色无味的……”

“你这手段,不做黑道可惜了。”虽然嘴里说着,何锡麟还是心理安定了许多。

救命的宝贝他有,何牧青绝不会吝啬。但是这种东西,何牧青是没有的。

秦若淡淡一笑:“什么黑道白道,都一样的。只是白道死要面子罢了。对付黑道,就要用黑道的手段。恶人还得恶人磨,这句话我一直是深信不疑的。对付恶人,你就得比他们更恶,否则,他们不长记性。”

何锡麟看了秦若一眼,没有多话,却只是深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说道:“他喵的,我和你在一起时间长了,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了,失去继承人的位子,感觉如何?”秦若突然笑着问道。

他们俩闭关,但是没耽误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何牧青直接出面,声称这是弟子不肖,挑起黑白争斗,所以免去继承人的资格。

这个消息一出,周围的人都是大哗,很多人都为何锡麟鸣不平。不只是白道的人,相当一部分黑道的人,都认为此举不妥。

毕竟,维护自己的宗门利益,为自己的宗门先辈报仇,在修炼者的世界中,没有任何人认为不妥。

何牧青的态度却很简单:如今黑白两道相安无事,和睦相处,而且华夏面临外人逼迫,此时此刻,大局为重。

这句话一出,顿时让诸多底层修炼者大为赞叹碧霄宫高风亮节。

只有一些老油子知道,这碧霄宫这一手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只有清心观和碧霄宫,以及阴阳门百工殿这几个宗门的高层知道,这是碧霄宫真的做出了决定,打算支持龙组到底。当然,他们将来要么失败,一旦成功了,碧霄宫肯定会获益匪浅。

何锡麟白了他一眼:“还不是你的馊主意?不过话说回来,真的没了这个烦恼,我这心里倒是舒服了许多。反而不那么纠结之后,感觉天都亮了。”

秦若呵呵一笑:“兄弟,咱们以后可就一个锅里吃饭了。龙组副组长,跟我一样,挂个名做事,我给你预定了,两个老爷子也同意了。”

何锡麟看了秦若一眼:“看来你是早有打算啊。”

秦若淡淡一笑:“废话,这种事情,我不惦记兄弟,我惦记谁?要死一起死,你总不好看着我一个人跳坑吧?那多不够意思?”

何锡麟立刻扭头到一边去:“我不认识你。”

秦若哈哈大笑:“现在晚喽……”

何锡麟彻底无语……

“跟我斗,差远了。”秦若哈哈大笑着走向船头去了。

决斗的地方,就在交易市场外面不远的一处比较大的礁石岛上。是一块约莫有数百平方米大小的礁石,算是不仅比较大的一块。

决斗的消息早就被散发出去,聚集的人已经很多,甚至很多两个基地的人都赶来看热闹,其中不乏高手。

这个时候,秦若才知道,黑道的实力,居然是如此强悍!

只是金丹境的高手,就有那么几个小团体聚集在一起,其中比较大的两个,一个就有过三百的金丹境修炼者,另一个小一些的也有两百多。

虚明长老今天也跟着来了,他就在秦若的不远处,对秦若招收。

秦若连忙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身边,对他说道:“你可看到金丹境高手最多的那群人?”

秦若点点头,不过却没看过去。

虚明长老接着说道:“那是最差的一群,是几个宗门聚集起来的,平日里作为黑道的掌舵的大宗门联盟存在。可是实际上,内部勾心斗角,不足为虑。真正可怕的,是那两百多人的那个团体。那是黑道中五十年前开始逐步崛起的一个宗门,叫做修罗门。他们虽然人员不多,但是都是精英。千余人的宗门,就有两百余金丹境高手,着实不错啊。”

秦若是知道的,这个实力,如果放到大陆宗门中,算不上大宗门,但是也绝对是很接近大宗门了。

孤处海外,被白道压制之下,还能发展出如此实力,这个修罗门,真的不能小看。

“若是修罗门愿意,随时可以灭掉那个联盟。不过他们为什么不这么做,你应该懂得。”虚明长老淡淡的说道。

秦若轻轻点头:“如果是我,我甚至连这个修罗门的名义都不会立起来。即便是这样,依旧太招人耳目了。除非我真的拥有至少咱们清心观或者碧霄宫那样的实力,我才会弄个这样的名义,上面依然会留下这个傀儡。一直到我能回到大陆,彻底立足之后,才会真正展开爪牙。”

虚明长老笑笑,满意的点点头。

“今日之战,就是个幌子,十有八九是打不下去的。”虚明长老却突然说道。

秦若不解的抬头看着虚明长老。

虚明长老也不避讳,直接对那边一指:“修罗门的门主来了,几个太上长老也来了,十有八九,是打算调和的。不管如何,一旦开打,两家的仇怨固然是早已无法化解,却也可能会引爆黑白两道之间的纠纷。不管是我们,还是修罗门,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秦若愕然,那这两天的准别,算是白瞎了。

看看时间,差不过该开始了,秦若看向了何锡麟。

何锡麟正要往前,那边却好像是按照虚明长老的安排一样,修罗门那边,一个一身青衣,气质不俗,几乎和虚明长老不相上下的气息和气势的老人在水面上踏水而行,直接来到了这边。

“修罗门古远拜见碧霄宫师叔。”来人来到这条船上,立刻认真的施礼。

那边何锡麟吃了一惊,在黑道中能叫碧霄宫何牧青做师叔?

他身前的何牧青却也是吃了一惊:“你是?古远……等等,古连正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父。”古远立刻说道。

何牧青看着古远,突然叹了口气:“好吧,咱们之间是非无法分断,但是我何牧青是非分明,当初联手对抗西方番人,古连正救我一命,我依然谨记在心。今天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若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古远看着何牧青,脸色却有些激动:“何叔叔,我……”

何牧青看他一眼,眼神有点暗淡:“古远,今天的事情过了,你到我的船上来,我们单独叙话。”

古远看着何牧青,强忍激动,点点头:“何叔叔,今日之战,还要进行。不过,还请这位师侄诈败。”

何牧青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怎么?”

“我们修罗门如今距离一统黑道已经不远,您是知道的。但是最近一段时日,我们却发现,有人秘密联系海外。但是我们没有证据。此事事关华夏祖宗规矩,我们不敢大意。”古远看着何牧青,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狠辣。“若是查得清楚,我必灭他满门,鸡犬不留。”

何牧青看着古远,他懂得古远的恨意:因为不只是他的父亲古连正,包括他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死在和西方修炼者的战斗中……

“你们打算怎么做?”何牧青看着他慢慢的说道。

“请师侄诈败,他若下辣手,我会出手,直接拿下糊涂判官,带回修罗门询问。”古远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何牧青明白他的意思,带回了修罗门,他们就有的是办法问出他们想要的消息,看来,他们是怀疑这个糊涂判官了。

“你是怀疑生死门?”何牧青还是认真的问道。

古远点点头,刚要说话,那边突然有一群人涌了出来,大声杂乱的呼喊着,惩治凶手!

何牧青和古远都吃了一惊,不觉的一起看了过去。

“白道的人自诩仁义,却偷袭我生死门,杀死生死门掌门黑阎罗,我们要报仇!”一个人喊的很凶。

秦若等人顿时皱起了眉头:这特么的傻逼么?要决斗的是糊涂判官,我们要偷袭也偷袭那个糊涂判官,却去偷袭你们掌门,有病么?

虚明长老却是淡淡一笑:“且看戏,好戏开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