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心魔之障/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他只看到一片血红,一片似乎是从人的身体中流出的鲜血染红的血红。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感觉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他才恍然回过神来,刚回过神来,却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身体一下子萎顿下去。

拍他肩膀的人,是何锡麟,此刻也是疲劳至极,不过此刻已经回到了白道的基地,这里还算安全——因为这里有一个古阵法守护,汹涌的海潮奔涌数百里之后,到达这里威力已经不是中心那样大,接着就被这里的阵法牢牢的顶住了。

若非这个阵法护住这个基地,而这个基地优势秘地出口所在,恐怕这次的火山爆发引发的海啸会直接冲击秘地出口,造成什么后果,都不敢想。

何锡麟此刻看到秦若直接萎顿下去,顿时大惊,连忙扶住她,却看到秦若神色有点恍惚,吓了大跳,连忙抱着他回到虚明长老的住处。

只是虚明长老等人此刻是肯定不在的,他们都要去忙着处理眼前发生的这惊天大事!

“我操,秦若,你这是怎么回事?”何锡麟惊恐的看着秦若。

秦若躺在床上,却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何锡麟:“锡麟,是不是我错了?”

何锡麟纳闷的看着他:“你错了?你错什么?这关你什么事情?”

秦若有点神秘迷茫的说道:“要不是我在赌场刀劈那个刀疤脸,或许就不会引发你和生死门糊涂判官的决斗,也不会把他们逼上绝路,也不会让他们铤而走险。我敢肯定,这海底的爆炸,引发火山喷发,一定是他们做的。”

何锡麟愕然看着秦若:“你若是不出手刀劈刀疤脸,我也会。难道换做是我,你就能心安理得了吗?”

秦若苦笑着看着何锡麟:“事情已经发生,没有假设,就是我。是我,是我害死了数万人命!”

何锡麟大惊,他知道,秦若这是突然陷入了魔障!

这个场景,对任何人来说,都将是一辈子的噩梦!

近五万人在场,一场突如其来的火山爆发,虽然不会全部死绝,毕竟还有诸多高手帮助救援,但是死人肯定不少。具体多少不敢说,数千人是最少的数字了。

面对这个情况,何锡麟手足无措,他知道,这种时候,若是开导的不对头,反而会让这种情况越发的严重。

而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跟没把握能开导秦若,反而越是不敢开导他。

他此刻,焦急万分,期盼长老们回来。但是他也清楚,此刻长老们岂能回来?

不过关系到秦若安危,他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冲出去,也不管路上的人呢,直接冲向长老们进行紧急会议所在的地方,他们肯定会在那里的。

冲到会议室,果然,几乎所有的长老们都在。

对贸然冲进来的何锡麟,诸多长老都是皱起了眉头,何牧青更是大怒:“不知道好歹吗?滚!”

这事情,不论如何,都跟何锡麟算是有关系的,何牧青此刻发怒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谁也没料到事情会这样,虽然有了完全的准备,但是谁知道生死门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若是平时,看到何牧青的这种态度,何锡麟早就哑火了,可是此刻,他却直着嗓子大喊:“师叔祖,救救秦若,他入了魔障了。”

屋子里的几个知情人都是不解:秦若这个时候陷入魔障,这是哪跟哪?

“秦若认为这件事情,都是他引起的。若非他刀劈那个黑道赌场出千的人,就不会引发我和生死门的决斗,也不会引发生死门狗急跳墙,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何锡麟都哭出来了,眼泪鼻涕的抹了一脸,却丝毫没有在乎。

在座的几个长老都是吃了一惊,但是何牧青和虚明长老,岩松长老,却是互相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还真是无奈……

因为一个人如果钻了牛角尖,这种说没关系也算有点关系的事情,还真是纠缠不清。

不过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但是此刻这里的事情更加重要,几个人低声说了几句,虚明长老对何锡麟招招手,然后率先走出了会议室,往回走去。

何锡麟连忙跟了上去。

回到虚明长老的住所,却不见秦若的踪影,何锡麟更是大惊。虚明长老也是担忧,连忙出去寻找。

打听这里区域巡逻的弟子,却有弟子说道:“秦师弟?哦,他往码头去了。”

虚名直接一把抓起何锡麟的领子,凌空而起,往码头而去。

“师叔祖,他去码头做什么?”何锡麟还没抹掉眼泪,却是不解的问道。

虚明长老摇摇头:“不确定,不过我怕他出海去。”

何锡麟也是吓了一跳,去码头除了出海,还能做什么?这个时候出海,那就是个死!

急速赶到码头,一条常常的栈桥尽头,何锡麟一眼就看到了秦若的身影。

他站在那里,海风猎猎,他的身影却是摇晃不定,好像随时都会被吹飞一样。

虚明长老看到秦若的身影模样,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如此大,居然一下子就让他变的这个模样。

落到栈桥尽头,何锡麟正要冲过去,虚明长老一把抓住他,摇了摇头,然后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走到秦若的身后,秦若恍然未觉,只是呆呆的看着波涛汹涌的海面。

“师叔祖,我该怎么办?”秦若却突然回头说道。

虚明长老一愣,他的动作很轻,秦若是怎么发现他的?

他却不知道,人有的时候,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的时候,对外界的变化却是极其敏感的,比如此刻的秦若,他的耳目比平时好了数倍都不止。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只要他恢复正常,这“特异功能”也就消失了,毕竟这本来就是不正常的。

虚明长老看着秦若,却没有着急开口,因为他也不确定该怎么回答。

秦若看着虚明长老,却没有停留,又慢慢转头看了何锡麟一眼,接着转头,看向了大海,抬起一只手,指着大海:“看到了吗,那对面,死了无数的人,这些人,都是因为我。为什么?”

“草,管他为什么,反正跟你无关!”何锡麟很是焦躁,忍不住喊道。“你搞什么,快跟我回去。”

秦若苦笑一声:“无关?真的无关吗?”

“有关!”虚明长老却直接说道。

秦若回转头,脸色十分平静的看着虚明长老:“师叔祖,你说的对,和我有关。若非是我,他们也不会……”

“不!”虚明长老直接打断他的话,阻止他继续往下说。

“我说有关,是因为你也是这世道的一员。不是你杀了他们,是这个世道杀了他们。若非黑白争端,对岸的人,如何和我们虽然在一个世界,却如同两世相隔?若非两世相隔,如何来的这许多是非?若非这许多是非,又如何来的这仇怨?这世道,可是跟你有关?”虚明长老说的很慢,但是似乎是歪理。

这已经有点背离了秦若的思维。

秦若却有点迷茫,皱着眉头看着大海,然后沉默了。

“若是当初华夏早就宗门一统,就算是有什么纠纷自然有一统的组织来讨论解决,有些事未必就发展的不可收拾。当初黑白两道之战,死亡的人何止十万?当初黑白两道之战,黑白两道势力可不是如今的样子。当初黑白两道人才济济,金丹境高手如过江之鲤,激战之后,天下宗门凋零。如今的黑道,比他们当初的实力,说是百不存一有点过了,但是绝不如当初的十分之一。即便是看起来兴盛的白道,也抵不过当年全盛时期的一半而已。”

“当初华夏宗门和国外势力妥协,给自己的束缚,你以为真的是你了解的那样,是被欺骗的吗?”虚明长老接着,话锋一转。

秦若的眼珠活动了下,似乎恢复了几分灵性。

“当初华夏宗门妥协,实在是因为经过了黑白宗门大战,黑道固然是差点灭绝,可是白道又能好得到哪里去?百门凋零不是个一个说法,而是真实的。那一战之后,白道势力达到最低谷,还不如如今的三分之一!那个时候,国外宗门实力来袭,我们能如何?不足如今三分之一的力量,还要分出近半数来遮蔽这个基地。能拿出去对抗国外宗门实力的,不过相当于现在实力的五分之一!以这样的力量,对抗当时势力鼎盛的国外那么多宗门,你真的认为华夏强的逆天了吗?”

“那个协议,其实是麻杆打狼而已,对方惧怕华夏实力,华夏未尝不惧怕他们倾巢而来。若是没有当初的黑白之战,华夏前辈们难道真的是瞎子,看不到那个协议的背后是什么吗?如今休养生息百年,华夏勉强恢复了一点元气,诸多长老也想要恢复昔日荣光。但是他们也清楚,要恢复昔日荣光,已经和以前大不同。如今的世界,岂是以前的世界能比?”

“所以,才有了长老们支持你们这些年轻人,打算一统华夏宗门的百年计划。再回到今天的事情上来,若非生死门联系到了国外势力,华夏依然是一团散沙,他们敢吗?”虚明长老的声音变的冷厉起来。

“秦若,你身为这一代杰出的弟子,不要让大家失望才好。别忘记了,诸多长老百年心血,都撒在了你的身上。若是你因为眼前这点迷雾就迷失了自己……我无话可说,就算我们看错了人,再等百年就是。”虚明长老说完,飘然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