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追/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锡麟没有说话,他被震惊了。

即便是他,身为碧霄宫的少宫主第一人选,都未曾知道这些往日秘辛。

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一直总是华夏高高在上,却未曾知道当年的委屈……

秦若此刻沉默的像是一尊雕塑,不顾他原本被海风吹的摇摇晃晃的身体,此刻却已经稳如磐石,屹立在栈桥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波涛汹涌,他的心中,却渐渐的平静下来。

他的眼睛中,往日的清澈,也慢慢的回到了他的眼中。

……

“海边风大,我们回去吧。”天色黑了下来,秦若终于抬起头,看着旁边同样一言不发的何锡麟。

何锡麟没有动,看着秦若,沉声道:“之前,我纠结于未来的宫主,现在我是真的想进入龙组。你还接受我吗?”

秦若看着何锡麟,突然微微一笑,拍着他的肩膀:“好兄弟,一辈子。别说那种见外的话。其实我知道,虚明长老是为了开导我,但是我也算是想明白了。是,这事我脱不开关系,将来,我一定会对他们做出补偿。不过不是现在。”

抬头看着黑暗无边的大海,像是要吞噬天下的野兽,秦若却昂头道:“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个协议束缚华夏百年,我们的先辈们也是屈辱了百年。这百年的耻辱,不只是俗世,也是我们的。既然活在了这个时代,那就让我们来改变这一切。先辈们可以计划百年,在等待百年,我们还年轻,难道还不如先辈吗?只是,先辈们计划百年大计,我们未必就真的要百年!华夏底蕴毕竟是深厚,百年积蓄到如今,只要适当推动,未必不能加速前行。”

何锡麟看着秦若,在黑暗中沉默的点点头:“这黑暗,希望在我们活着的时候,永远结束。”

秦若呵呵一笑:“走,回去喝酒!老祖宗的啤酒,我还藏着呢。”

回到住所,秦若这几天就没出门,何锡麟也没动,因为现在没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整个海域波涛汹涌,不是一时半刻会停下来的,因为火山依旧在喷发,至于喷发多久,什么时候结束,还是个未知数。此刻所有的力量都撤了回来,都在加强古阵法。

两人只是在静静的修炼,让躁动的心情慢慢的真正的平静下来。

甚至九歌秦若都罕见的没有见缝插针的修炼,只是运转清心咒,让自己能够真正的平复下来。

何锡麟也是一样,这几天的事情,对他的内心震动何其大?

尤其是何牧青回来之后,何锡麟也特地去问了,何牧青早就得到虚明长老的招呼,自然是也没什么隐瞒,只是他说的更详细一些。

第五天,到外面去透气的何锡麟回来了,却带着一脸的黑色。

“怎了?谁敢招惹你?就算你不是少宫主了,你还是宫主的儿子。”秦若逗趣道。

何锡麟抬头看着秦若,慢慢的说道:“古远冒死穿越海域送来了消息,生死门的人,在爆炸发生前,高层人物和门内精英,就已经乘坐十余条海船,秘密出海了。我们家老祖宗去查了巡查出海的人员,发现,在出事之前的一天,我们驻守出口的三条海船没有回来。只是还没来得及调查,就发生了火山爆发的事情,这件事差点就被当做是被火山波及而过去了。”

秦若顿时神色冷了下来:“那就是说,生死门的人,早就跑了!他们还带来什么消息?有没有他们去向的消息?”

何锡麟摇摇头:“不过那个六指你记得吗?他居然是一代神偷多一手的嫡传弟子。和古远还有不错的关系,他活了下来。他转告古远,给我们带来了一封信。”

说着,他拿出了一封已经拆开的信:“老爷子们已经看过了。但是暂时他们不打算动作。”

秦若点点头接过信,拿出信快速扫了一遍,牙齿微微咬在一起:“姬花语,安南地区修炼者的……有意思,生死门去投靠他们,那意思很明显了,他们投靠了老毛子。叛国背祖,他们都不该活。而且居然为了自己出逃,制造这么大的事情,不把他们挫骨扬灰,我秦若死不瞑目!”

何锡麟看着他,突然说道:“今天,海浪小了许多,最多再有两天,就可以出海了。”

秦若看着他:“你能召集多少人手?我是说不要影响到大局。”

“你要去安南?”何锡麟看着他。

秦若淡淡一笑:“不去,我睡不着。”

“老祖宗们可是说了,此刻不宜妄动。最好等到解决了国内的事情再说。此刻是关键时期,尤其是黑道,这虽然是一个惨剧,但是也是最好的一个让黑道的人重归大陆的时候。别小看黑道,他们的力量抵得上两个大宗门。哪怕这次有所损失,损失的也多数是低级弟子。安南虽然要想干掉很简单,但是别忘记,安南周围,别的势力不少,否则安南早就被某个势力吞了。”何锡麟却罕见的没有对这种行动举双手双脚的赞同,而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秦若看着他,微微笑道:“不错啊,你这几天看来没白受罪,倒是眼界开阔了许多了。”

何锡麟叹了口气:“别夸奖我,我开阔个屁,这都是虚明师叔祖的看法。我以前若是听到不屑一顾,现在多考虑一下就是了。”

秦若点点头,却笑道:“你看,这周围,东南亚的古修炼者宗门是一支,他们进取不足,守城也有点担忧……只是位于华夏塌下,不管是美洲还是欧洲,都需要一个缓冲,和华夏的缓冲,才留下他们。安南也是如此。但是,安南又有不同,安南和我们接壤,我们先天就有优势。安南虽然也受到诸多势力影响,但是不论如何影响,国外势力也不敢在华夏眼皮子下面做的过分,所以,他们相对更独立一些。但是也相对的更弱一些。”

“安南最后撑不住,投靠了老毛子。但是老毛子在北面,他们在南面。若是有好处了,老毛子肯定会插一手。但是如果我们摆出的架势让老毛子看到未必失去的会比得到的少,他们插手还敢吗?当然,我们不打算这么做,只是以我们私人复仇的名义出去。他们更不敢插手。若是敢私下插手,我们斩断了就是。”

“其次,安南西边的古印度宗门,你认为有多大实力?他们是绝不敢和华夏动手的,所以,其他势力,更是鞭长莫及。这个时候,最好。”秦若慢慢的说道。

何锡麟看着秦若,晃了晃脑袋:“好像虚明长老说的很有道理,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秦若笑了起来:“当初俗世的安南之战,胜了还是败了?当时俗世的情况,比现在我们更好吗?那个时候敢打,周围的那些魑魅魍魉能做什么?更别忘记了,我们这次是清理门户!”

顿了一顿,秦若嘴角挑起一丝冷笑:“老毛子的地盘上,跟他们同床异梦的人多了,美国人也一样,别说欧洲了,光是非洲的问题就够他们头疼的。若是我们清理门户他们敢阻拦,我们扶持一些他们那边的人,想必他们也应该知道怎么接受。”

何锡麟看着秦若,嘿嘿一笑:“还是你比我坏。跟你比起来,我真是纯洁啊。”

秦若白他一眼:“滚蛋吧你!”

下午的时候,虚明长老回来休息,秦若很自然的把这事跟他说了,也没有任何隐瞒,也没有必要。

虚明长老看着他,没多说什么,只是说道:“你们这两个混小子也该滚蛋了,我弄了点好东西,都给你们糟蹋光了。对了,你回去之后,叫上圆灯,他是我儿子,可以给你帮点忙。”

秦若感激的看着虚明长老:“老祖宗,圆灯师叔祖就不用了吧?”

“滚蛋,圆灯才几岁?算什么师叔祖,顶多叫一声师叔就是了。”虚明长老瞪了瞪眼睛。

秦若痛苦的抓着脑袋:“这辈分不是乱了吗……我叫您老祖宗,师叔祖,叫您儿子师叔……”

“滚滚滚,赶紧滚!”虚明长老有点恼怒。

秦若连忙跳起来,防止被来一脚,一边说道:“老祖宗,好歹让我过两天再走,船还出不了海呢。”

虚明长老瞪他一眼,不过却接着正色道:“盘清、盘心、盘松、盘木几个都不错,本来也是这一辈重点培养的人,不过实力还是差了点,带上圆灯,也是以防万一,你们小心些。毕竟那不是咱们的地盘,又有那些背祖弃宗的叛逆,这内部的叛逆,总是比敌人更难对付。”

秦若嘿嘿一笑:“老祖宗,这个么,我倒是觉的还行。对付坏人,我还是有办法的。因为我本来也不是好人。俗话说得好,小偷做警察,那就没贼的活路了。不才以前是雇佣兵,号称战争走狗,基本上好事没做过,坏事没少做。对付这种人,我有的是招数。”

虚明长老看着秦若,却突然说道:“我怎么觉的,太清师叔祖这是引贼入室呢?好好的一个清心观,将来怕是要变的乌烟瘴气……”

秦若耸耸肩:“那没办法,谁让那地方我已经住进去了呢。那就是我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