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两个小奇葩/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何锡麟却在何牧青的身边受教训。

“此时你留下还是最好。马上,黑白两道就有一次大的交涉,不管是怎么做,哪怕只是在这里看着,都是很有裨益的经历。此一次,太清老儿那边已经发话了,认为黑道在外这么久,也该让他们回来了。至于回来之后如何安置,暂时没有地方。不过只要不封锁他们,他们就已经是欢天喜地了。你虽然不再是碧霄宫继承人,但是你在龙组的身份,将来也是有大用的。”何牧青看着何锡麟,有点皱眉。

何锡麟埋头不语,只是沉默。

何牧青看到他的态度,就知道这小兔崽子是不打算听他的话。

“罢了罢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和家里打个招呼,找个实力强些的师叔陪你去就是了。”何牧青无语的说道。

何锡麟却有点扭捏:“太爷爷,不需要吧,我现在好歹也是金丹境,还给我弄个保姆。”

何牧青一瞪眼睛:“你当安南的人都是傻子?还是都是?”

何锡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太爷爷,您也知道?”

何牧青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我就一定要是老古董你才高兴?”

“不不不,那哪能呢……”何锡麟连忙说道。

不过必须有高手相伴是必须的,何锡麟也知道厉害,他甚至回来之前,秦若还特地招呼他一定要拉上一两个能镇得住场子的人。

这不过是跟何牧青打哈哈而已,他太熟悉宗门内的人的心思了,尤其是几个老辈的太爷爷,你越是不要,越是要塞给你。

他的小聪明何牧青哪能不知道,不过他们是真的把何锡麟当做小孩子看的,就当小孩子的心思就是了。

等到何锡麟出来,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份名单。

不过按照秦若的要求,这名单人不需要多,也不用多。但是一定要精悍,都是强手。

他身边,能想办法调动的强手不少,但是他为难的是,这辈分比较低的,却是比较难找:他的身份摆在那呢,从小到大,身边的低级弟子和他交朋友可能吗?

他仅有的几个朋友,就是秦若几个,这还是这几年的事情。遇到这种时候,他反而发现,碧霄宫虽大,他居然没几个可用的朋友。

带着一肚子无奈,何锡麟找到了秦若:“我没人。”

秦若看他一眼,呵呵一笑:“无妨,你就找些平时你看的顺眼的就好。你以前和他们只是接触少而已。不管如何,你将来都离不开碧霄宫的支持的。这些年轻子弟,还是要交好的。”

何锡麟翻了翻眼:“你就说拉拢就得了呗。”

秦若无语:“自己的门人弟子,说什么拉拢?感情总是要维持的,不然这感情从天上掉下来的?俗世的人还知道远亲不如近邻,为什么,不就是要经常维持感情么?”

何锡麟举手投降:“好吧好吧,你总是有道理,我这就去看看。”

秦若不理会他,他的这个性格还是不错的,只是他的地位让他一直以来都是处在高层,对底层的弟子关注或者说接触的机会极少。这对他将来来说,不是好事。因为任何高手,都是从底层来的,没有人是天生的高手。

今天的普通弟子,未来未必就是俗人。

“不是逼你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而是你真的需要一些帮手。你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不是?你就找平时好歹比较合得来的就是了。”秦若也不会去做那种委屈自己的事情。

朋友,可以有,但是也绝不会有什么为了什么而去委屈求全的事情。

何锡麟只能点头,接着被秦若赶了出去。

何锡麟倒也认真的考虑了,不过考虑了许久,他突然发现,他身边的人,真的是寥寥可数……平日里几个年纪比他大许多,至少也有六七十岁的师兄,就算是他身边熟悉的最年轻的人了。

想了许久,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当即一拍脑袋,立刻跑去打电话找人了。

过了两天,海上的风浪还在持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完全平息下来,但是这两天,如果胆子大些,实力强些,出海也勉强可以了。

秦若和何锡麟不等了,因为他们俩脾气还是有点相像的:报仇需要尽快!

用何锡麟的说法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肯定是没办法,只能等。有足够的力量,谁还等十年,那就是傻子了。

对付安南,而且打着清理门户的旗号,对方也确实给了他们足够的借口,他们实力也不缺,这个时候如果还不去立刻报仇,那就是有问题了。

大陆码头那边,一个一身道袍,一脸的呆滞模样的看起来约莫也就是十岁模样的道童站在码头栈桥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栈桥和大海。

他身后,有两个年纪早已看不出来,但是明显的已经是爷爷辈的人,正在对着海上观望。他们旁边,盘清几个正在说说笑笑。

那个小道童突然回过头,看着身边的两个老头,恭敬的施礼,然后才开口说道:“师伯,他们几个怎么这么高兴?不是去杀人吗?杀人有什么可高兴的?”

两个老头顿时脸色黑了下来,这一路上,类似的问题,已经让他们两个要抓狂了。

“看,白色的海鸥。”一个老头突然指着海面上说道。

那小道童闻声摇摇头:“师伯,上一次你转移我的注意力,已经用过了。那边的盘清师兄说,这是俗世哄小孩子的很低劣的招数。”

那老头顿时老脸一红,干咳两声:“咳咳……那个,柯煜啊……这个……那个……嗯,杀人么……有的时候……这个……呵呵……”

何柯煜脸上全是迷茫,完全没听懂……实际上,没人听得懂……

“哎呀,快看,船来了。”另一个老者指着海边上突然说道。

何柯煜从迷茫中回过神来,看一眼海上,又看看老者:“三师伯,这一招你也用过了。”

那三师伯老脸一红:“不不不,这次是真的有船来了。你看。”

何柯煜摇摇头:“我刚才看过了,没有。”

“……是真有,你看那边不是出现桅杆了吗?”老者无奈的说道。

何柯煜这才重新回头再次看向大海,果然看到一点点桅杆出现在海面上,这才放弃了刚才的想法,重新恢复了呆滞的站在海边看海的样子。

两个老者都是感觉一头汗水……这一趟,如果不是这小子跟着,就是一趟完美的旅行。可是有了这小子,这特么的,就是折磨啊。

旁边,一个抱着一把崭新长剑的青年人走了过来,看着那小道童,脸上好像是面瘫一样的表情一丝笑容都没有,只是看着那个小道童,淡淡的说道:“比一比?”

那呆滞的小道童这次倒是反应不慢,回头看着那个青年人:“楚狂歌,秦若在俗世的师弟。后拜入清心观门下,专修秦汉剑道。实力进步很快。”

不过他接着摇摇头:“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来人正是楚狂歌,这么几年不见,楚狂歌的实力提升很快,如今已经是真丹境五重天,几乎不比秦若差,若非秦若这一次还没提升的话。只是战力就不好说了,他专修的就是剑道,甚至上古三歌都不怎么修炼,是纯正的凶杀之道。

看着何柯煜,楚狂歌依然没有表情:“你境界比我高,未必就赢得了我。你如果怕输,我可以剑不出鞘。”

听到楚狂歌的话,何柯煜略有迟钝的看一眼楚狂歌,然后看向旁边的师伯:“七师伯,他境界比我低两个境界,为何还这么大的口气?”

那个七师伯有点无语:“嗯,柯煜啊,这个战斗,不是光看境界的。比如一个俗世的人,身体强壮的很,但是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另一个呢,身体看起来力气要小一点,但是却是学武的,比如当兵的,这个普通工人就很难打得过那个人。这就比如境界也是一样的,境界只是基础,但是这个基础上,怎么发挥,还是不同的。”

何柯煜点点头:“我懂了,师傅说过,高楼平地而起,基础相同,却可以做出不同的模样来,就是这个道理,可对?”

那个七师伯连忙点头:“对对对。”

何柯煜回头看着楚狂歌:“你出手吧。”

楚狂歌也不是善于交际的人,淡淡一点头,果然是剑没出鞘,单手握住带鞘长剑,当头就是当做剑一样劈了下来。

何柯煜仿佛是没看到一样,只是淡淡的往左侧移动一步,然后往前一步,右手在背后微微一拉,一道凛冽的刀光立刻直袭楚狂歌左腰。

楚狂歌单手剑鞘横转,往上挑去,一股青色光芒乍起,何柯煜的攻击被挑起,刺向天空。接着,一个侧身,却是身体欺进,左臂肩头猛撞过来。

何柯煜单手诡异的伸出,几乎要按在了楚狂歌的肩膀上。楚狂歌微微一皱眉头,身体提溜一转,回身剑鞘当棍用,横扫过来。

只是看似简单的交手,旁边的人的目光却立刻被吸引过来,两个师伯看的忍不住频频点头。

那边的盘清看着他们俩的交手,突然微微一笑:“百年后,这俩家伙怕是就是两个绝顶的高手。”

看着他们交手,几个人忍不住互相聊了起来。

交手已经十几分钟,两人之间却是没有胜负的迹象,也没有看到是谁占了上风,居然是个平分秋色的场面,这个时候,海面上,一条船已经快要靠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