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原来是这样/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华夏会放过我们吗?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做噩梦。我们做的太过了。我们就不该听信姬花语的话,引爆秘地的海底。那是几万人……就算大部分人可以逃出去,也得损失几千人甚至上万人,那都是修炼者,都跟我们是有血脉的。姬花语当时说只会造成海啸,死不了几个人。我们居然就相信了……”鹰判官却突然有点絮叨起来。

糊涂判官也没看上去那么平静,他也是心里后怕的很。

数千吨高爆炸药埋入海底引爆火山喷发,砸成的巨大伤亡,让他想一想都不寒而栗!

这估计就算是千年历史上,也能数得上的惨剧,而这个惨剧的制造者,恰恰就是自己。

“这件事,以后不要提,这件事情跟我们无关,只是海底火山恰好喷发。”糊涂判官闷声道。

鹰判官看他一眼:“真的无关吗?”

糊涂判官没说话,有些沉默。

“我一睁眼就是漫天的血海!”鹰判官接着说道。“你清楚,我们修炼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心境,我的心境怕是几年都安定不下来。难道你能?一闭眼就是华夏的审判,我无法相信华夏会坐视不理。就算华夏不会团结起来,就算只是几个宗门联手复仇,我们承受得了吗?”

糊涂判官咬着牙说道:“难道我们就该憋屈在那里受罪吗?”

鹰判官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我只希望,将来的时候不要罪及家人,给生死门留下一点血脉就足以了。至于我……我早已有了准备。姬花语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太相信他,也别想着去怎么利用他,他能在这里立足,成功的把我们都拐进了这个深渊,他就不是普通人。”

糊涂判官看着他慢慢的站起来往外走去,他的背影佝偻着,一刹那间居然苍老的吓人。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身边的扶手:这个掌门的位子,他突然感觉有点如坐针毡,坐不住了。

秦若九个人一路穿行,很快到达了一个区域。这个区域,距离华夏边境直线距离不到一百公里,秦若他们赶过来,已经尽量走直线了,可是也实际上走过了超过三百里的路程。

在这里,就是安南一个宗门的驻地。

安南宗门倒是和华夏不同,他们更喜欢把宗门驻地放在俗世,和老毛子倒是一样的。

秦若他们赶到这里,主要是为了来这里找消息,当然找消息的手段就不外乎抓舌头了……这是最简单快捷的方法。

这是一个普通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小镇的地方,小镇上约莫有三千多人的模样,在这里,他们自称是个城。不过在秦若等人眼中,这就是个村子罢了……

不过这个小镇可真不简单,其中随时可见修炼者,居然和当地的普通人交错杂居,在华夏,这是不可想象的。

“若是华夏如此,怕是安定不下来。”看着这个小镇,何锡麟忍不住说道。

秦若微微一笑:“那是肯定的。不过你看到没有,这个小镇,实际上算是一个独立于俗世之外的世界。外界的人,怕是进不来的。”

顺着秦若的目光,何锡麟看向了一片田地。这里的田地中,一些人在劳动,不过劳动的方式……真够原始,甚至镰刀都是很明显的手工打造,而且很粗糙的那种。

这在现代社会,是不可想象的——镰刀而已,随便一个小厂,就能成批量的加工生产,而且绝对至少卖相是一流的。

这里正在收割水稻,收割完的水稻,会有人打捆,然后背着扛到河边的一个打谷场去。那边的打谷场上,也是纯手工的劳作,包括脱粒,完全看不到任何现代社会的痕迹。

“这里按照地图和资料看,距离最近的城市越有五十公里。但是地图上,哪怕是最精细的军用地图上,都是找不到的。这就是一个宗门控制下的绝对独立的区域。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秦若接着说道。

旁边的大师伯看了一会,却突然说道:“十有八九是为了子嗣。这里的人,女多男少,估计男人比例十不足一,但是孩子极多。”

秦若这才注意到,果然是如此,在这里的男子真的是寥寥无几,只有那么区区几个。而这区区几个,除了在街上喝茶聊天闲逛下棋的,别的地方是看不到的,田地里的劳动,也全是女人在做。

那些闲着的男人,却多数都是修炼者。

“这算什么,圈养的生育工具吗?”何锡麟忍不住说道。

秦若仔细看过去,却轻轻点了点头:“差不多,你仔细看,这些女人中,可有人很丑?”

何锡麟一愣,连忙看过去,看了一阵,点点头:“要说丑,还真丑。不过我看过一些他们这边的风俗习惯,估计按照他们的审美观点,这里的女人,怕是最差的也算是中上之姿。”

旁边一直沉默的何柯煜突然说道:“那些女人为何不反抗?”

旁边抱着剑靠在一棵树上,正在跟一串野葡萄较劲的楚狂歌看了他一眼:“拿什么反抗?”

“可以去告知其他宗门。”何柯煜犹豫了一下说道。

秦若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这何柯煜的想法真是……

“锡麟,他到底是怎么被教育的?”秦若有点纳闷的看着何锡麟,这不通世事到了这个程度,也是难得。

何锡麟苦笑道:“他从出生就被一个师叔祖看中,三岁就跟着师叔祖去修炼去了。那师叔祖是明末人,偏偏又是个除了修炼,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他就这样了。”

秦若有点无语……比起何柯煜,楚狂歌真的是太正常了……

不过好在,这货还算听话,不让他做什么,他就绝对不做,否则,还真是烦。

“什么时候动手?”何锡麟看着秦若,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退出了往下观察的地点,来到后面。

秦若也退了回来,却看向了那两个师伯。

七师伯直接说道:“晚上就好,这里没什么特别的高手,只有一个金丹境一重天的人在中间最大的屋子里。如果我没猜错,这也就是他们最强的强者了。其他的重天的不少,不过去摸几个人出来,问题不大。”

秦若点点头:“那就劳动两位师伯。”

何锡麟却嘿嘿笑道:“我也去。”

秦若看他一眼:“你就算了,你实力虽高,却没经验,这种摸人的事情,还是不要去了。”

何锡麟很想反驳,但是却也找不到理由。而且这事一旦被发现了动静,就是烦,他也知道轻重,只能点点头答应下来。

秦若并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当地的一个很平常的宗门。他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门人弟子极多,修炼者很多。

不过高手却没有,哪怕和华夏只是一线之隔,他们也和其他国外宗门一样,要突破金丹境,那是千难万难。能达到金丹境,就是绝对的祖宗级别。不过在华夏这个庞然大物身边,他们也知道这样是无法自保的。

所以,他们大多已经依附了老毛子。

除此之外,他们更是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我实力不足,那我就用数量来弥补!

于是,从俗世中抓取女子,尤其是根骨好的女子,圈养到这样的地方来,专门生育,就成了他们当地宗门的一个特点。只是事情一开始总是还是好些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里的人做法却也慢慢走了歪道:不只是那些根骨好的女人,更多的却是漂亮的女人,至于根骨的问题……或许会考虑吧……

阳光落山,最后一丝光明消失之后,秦若他们正要动作,却看到小镇中央的空地上,燃起了巨大的火堆。看到这样子的事情,秦若心想,大概他们是要庆祝丰收?

不过这俗世的丰收,他们这些修炼者没这么热情吧?

秦若看到诸多男性修炼者出现在了空地上。这个时候,秦若的眉头皱了起来:这男人并不少,而且都是修炼者。尤其是成年男子,根本看不到任何不是修炼者的存在。只有一些小孩子,才可以看到不是修炼者的存在。而这样的孩子,少之又少。

“师伯,等等动手吧,他们估计要庆祝一点时间,这个时候动手,容易惊动他们。”秦若知道,若是惊动了,别看他们没什么像样的高手的,但是这里至少也有两百个修炼者,那也是要人命的。

那两个师伯点点头,就在这里坐了下来。秦若也干脆的闭眼闭目养神。

刚刚闭上眼不到两分钟,秦若感觉到了异常,他一下子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的人。

只看到身边的人,几乎每一个都是一样的表情,痴呆一样的看着山下的小镇那边,尤其是楚狂歌和何柯煜,更是瞪圆了眼睛,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秦若吓了一跳,不过还好,感觉一下,他们只是惊讶而已,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放下心来之后,他也忍不住往小镇看去,一眼看去过,他顿时也一下子瞪圆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山下的小镇:他喵的……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