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楚狂歌的精彩/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下小镇中央的空地上,数百个年轻的女性,全部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的围绕在火堆旁边绕了一圈,而那些男人……也已经赤身裸体,正在和那些女人们做某些生育后代的事情。

“我操!”何锡麟终于回过神来,忍不住爆出粗口。“这特么的是畜生啊!”

这样的无遮大会,还真是够惊世骇俗的……

何锡麟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把其他人都惊醒了。

尤其是楚狂歌和何柯煜,更是一下子面红耳赤。何锡麟看着他们俩,却狭猝的看向他们的胯下,然后故意说道:“狂歌,柯煜,过来过来。”

楚狂歌和何柯煜此刻却是面红耳赤,佝偻着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

何柯煜倒是好些,听到何锡麟的话,立刻走了过去,但是……他的道袍下面,很明显的看到胯间的凸起,还是带着满脸的疑惑,不时的用手摸摸,看的何锡麟都是无语。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有点不对头,是不是修炼出了问题?”何柯煜走到何锡麟身边,拍拍胯下的凸起问道。

何锡麟顿时哑火了,他本来是要揶揄两个小年轻的,但是何柯煜的表现,那种无辜的表情,真的是让人……秦若差点忍不住爆笑,只是狭猝的看着何锡麟,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师兄?师兄?我到底这是怎么了?”何柯煜明显的很烦恼,也很害怕。

何锡麟却是吭哧吭哧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其他几个人,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是即便是盘清他们笑起来,也都是有点不好意思。他们虽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平时也是不近女色的。

那两个碧霄宫的师伯,也是面红耳赤,不过总归是好些,因为他们俩都有自己的家世,也有自己的孩子。

“咳咳,柯煜,你过来,师伯给你讲。”七师伯看到何锡麟的尴尬,毕竟何锡麟也是没结婚的,只好把何柯煜招手叫过去,拉到一边去,低声的说什么去了。

楚狂歌虽然是个剑痴,但是好歹这种事情也是知道一点的,表现的倒是好多了。只是掩饰自己尴尬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秦若看着楚狂歌故作无事,但是还是忍不住偷偷往山下偷看的神色,禁不住笑道:“狂歌,你似乎是见识过?”

楚狂歌顿时脸色涨红的像是猪肝,不过他倒是没有在秦若面前掩藏,而是低声道:“刘虎带我去见识过。”

秦若嘿嘿一笑,来了兴趣:“只是见识,没试过?”

楚狂歌顿时结巴了:“那个……师兄,今天太阳真好。”

秦若翻了翻白眼:“太阳你个鬼啊,你家晚上出太阳啊!”

楚狂歌连忙扭头:“那个……师兄,今天晚上月亮好圆。”

“圆你个头啊,今天的月亮跟刀子一样弯,你转移注意力的时候,能不能用点正常的手段?”秦若在他脑门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楚狂歌偷眼看一眼秦若:“师兄,你可别跟师傅说,我就试过一次。”

秦若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哦,破处了?”

楚狂歌头差点埋到裤裆里去:“刘虎说,男人总得有经验才好。那个女人很美的。”

秦若突然心里一个激灵,这个混蛋太单纯,不会是看上那女人了吧?

“你还和那女人联系?”秦若连忙问道。

楚狂歌摇摇头:“没有,我想过去找。可刘虎说,那种女人,玩过就算了。我……”

坏菜!

秦若知道,这种心思单纯到白纸一样的人,遇到这种事情,怕是难以处理。

他拍拍楚狂歌的肩膀:“这事以后再说,你要是真的想去找,到时候师兄去给你帮忙找到。”

楚狂歌脸上一喜,却连忙又低下头去:“刘虎说,我该忘记,有了体验就好了。”

秦若叹了口气:他娘的,刘虎这个混蛋,他倒是老油子了,说忘记就能忘记。可楚狂歌这样的人,你要他忘记这事?一个不慎,将来就是他巨大的心魔。

“体验归体验,女人这东西吗,你要是真的忘不掉,那就不要忘。顺其自然就是了。”秦若也突然想起了自己身边的女人,他也是一肚子的郁闷,如今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拖。

可是这拖到什么时候算是个头?

楚狂歌悄悄的看一眼秦若:“师兄,你说,我如果……嗯,我是说如果……真的只是如果……”

秦若看着他微微一笑:“说吧,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不是还有师兄吗?”

楚狂歌咬咬嘴唇,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说如果,我想娶那个女人,会不会不好?”

“这有什么不好?男人和女人,你情我愿有什么不好?只要你喜欢就好。”秦若说道。

心里却是在打算,回去之后,看来必须要重视起来,至少得弄明白那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得好好处理一下了,不然楚狂歌这个修炼的狂人种子,弄不好会废掉都是可能的。

因为这种人,一旦认准了事情,后果是很严重的。

楚狂歌点点头:“那我回去之后,就去找她。”

“你知道她在哪?”秦若好奇的看着楚狂歌。

楚狂歌点点头:“她是一个大学里的。”

秦若突然有点放心了:大学里的,好歹是没有什么拖累的……学生,总归是好处理一点。他最怕的就是沾染到社会上的什么有家庭的之类的,那才是麻烦。

不过想到刘虎的作风,他又感觉自己有点杞人忧天,刘虎向来是不会去招惹有夫之妇的,刘虎这一点上还是让人放心的。

“她老公也是大学里的老师。”楚狂歌接着又说道。“我打算给他一笔钱,让他离婚。师兄,你有钱吧?得多少你觉的?”

秦若只感觉世界一下子黑了,顿时好像是晴空霹雳,直接一个炸雷劈到他的脑袋上,把他雷的里嫩外焦:尼玛,担心什么来什么啊……

对普通人,秦若有的是办法。但是这种事情,不是办法能解决的!

尤其是处理不好,会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这才是要命的。

“她女儿我很喜欢,根骨也不错,我打算让师姐带着。”楚狂歌又说道。

秦若眼前一黑,差点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尼玛,不只是有夫之妇,还特么有孩子的……

“孩子……几岁了?”秦若感觉心脏都特么要跳出来了。

孩子如果很小还好说,还能慢慢的养育起来。但是如果孩子大了,将来是无尽的麻烦。没有孩子会忽略自己的亲生父亲,哪怕这个父亲不怎么样。

而一旦长大之后,对母亲,对现在的家庭,都会有极大的问题。

这一点,秦若还是懂得的。

“快两岁了。”楚狂歌居然脸上带上了笑容。

秦若终于松了口气,差点就是泪流满面:总算是个不算坏到家的消息。

“不过他儿子我不喜欢,太娇惯了,若是愿意跟着我,我打算让他到秦家读书。他不是个修炼的料,根骨不好,心性感觉也不太好。”楚狂歌接着又说道。

秦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前全是金星:特么的刘虎,这到底是干了什么啊……

“儿子多大了?”秦若有气无力的靠在了背后的树上。

“十三岁了。”楚狂歌很平静的说道。

秦若直接感觉喉头一甜,差点一头鲜血喷出来,拿手指着楚狂歌:“那女人到底多大了?三十几?四十几?”

按照现代社会的普遍的差不多的结果,大学里当老师的女人,估计结婚也不会太早,有一个十三岁的儿子,就算二十五岁结婚,结婚了立刻生孩子,那也得三十八了……楚狂歌多大,特么的才二十露头啊……

“三十一了,比我大几岁。”楚狂歌说道。

秦若又一次呆滞加迷惑:“三十一?放屁啊你,三十一能有十三岁的儿子?”

楚狂歌纳闷的看着秦若:“这怎么了?这儿子是那个男人带来的。他亲生妈妈和他爸爸离婚了,跟着他爸爸过日子的。”

秦若体内真气激荡,几乎要暴走:他喵的,还能有更复杂点的吗?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之后,不把刘虎收拾死就不算完!

这么复杂的关系,套到了楚狂歌的头上,那将来对他的修炼影响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旁边的何锡麟也是听的目瞪口呆,没料到这个看起来闷声不响,十分单纯的小师弟,居然还有这样精彩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何柯煜走了过来,他身后的七师伯满头都是汗,显然是也不轻松。

可是何柯煜走过来,第一句话就对何锡麟开口道:“师兄,我要娶个老婆,还得生个孩子。不然人生不完整!哦,对了师伯说,这样才能体验到人生的生死离别,悲欢离合,所以,我要娶一个俗世的老婆。”

何锡麟直接“咕咚”一头栽倒在地上,他刚才还在嘲笑秦若怎么办,这马上就轮到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关注山下的盘清走了过来:“山下的事情结束了。该动手了。”

秦若和何锡麟从地上爬起来,悲催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师弟,无奈的点了点头,秦若说道:“好,都没问题,回去之后,师兄都解决了。现在,专心把事情做好,做不好,师兄就不帮忙了。”

听到他的话,两个小师弟倒是立刻认真起来。

秦若和何锡麟对视一眼,欲哭无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