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小阵法/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冷着脸说道:“师兄,不要再说了。你要我走可以,你先杀了我。”

盘清叹了口气:“师叔祖早就说过,你的情义是好事,但是也免不了要在情义上吃亏。你……”

秦若一言不发,背起开始昏迷的盘心,继续往前走。

看着秦若的背影,盘清苦笑着摇头,看着身边的盘松和盘木:“走吧,秦若……不会一个人走的。就算我们留下来,他也会一起的。”

盘松和盘木都是无言,互相扶着站起来,往前走去。

往前走了几百米,盘松和盘木都是额头上汗水流成了消息,脸色苍白的像是白纸一样,丹药根本压不住他们的伤势。

秦若看看四周,在一处灌木丛后面停了下来,把盘心放下躺好,把其他几个人扶过来。

“师兄,你们稍等,我去弄点水来。”秦若是唯一一个行动还算是自由的人,哪怕大腿上的刀伤让他疼的直冒冷汗,好歹对修炼者来说,都是皮外伤,只要没伤到内腑经脉,都不是事。

吞下一颗丹药,秦若往不远处走去,很快看到山下一个小泉,他连忙走过去,从旁边小心的摘了几片大树叶,做成一个盛水的容器,弄了水就往回走去。

来回不过是五分钟而已,可是回去之后,秦若顿时吃了一惊:人,不见了!

他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师兄他们怎么能不见了?以他们的行动能力,不可能的!难道是被追上了?他连忙缩在了一处灌木丛旁边。

还没缩进去,盘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师弟,我们在这。”

秦若听到他的声音,一震接着大喜,可是手里的水却都洒了……

“师兄,你们……”看到他们换了个地方,只有十多米的距离,自己刚才是关心太过,居然没察觉到。

盘清微微一笑:“这里更隐蔽些。”

秦若刚才毕竟是没来得及观察,盘清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却是一个大树的树洞,几从灌木恰到好处的遮蔽了洞口,从外面,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挤了点,盘清蹲在洞口,其他三个人在里面,已经是人挤人了。

秦若连忙安顿下,再次跑了两趟,弄回来一些水给他们喝掉,吃了丹药,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的内腑经脉,因为强行催动过大的力量,损伤的厉害,他此刻完全帮不上忙。只能自己慢慢恢复,除非是他能有百花门的手段。

盘清看着他,淡淡一笑:“不打紧的,只要能停下休息一两天,就能恢复的。”

看着盘清的笑容,依然和平时一样,秦若忍不住鼻子有点酸,盘清按岁数能做秦若的爷爷,但是却始终如同一个大哥一个慈父一样照顾秦若,任何时候只要找到他,他从来没有说不行的时候。对秦若实在是帮助甚多,此刻,重伤之下,却依然没忘记安慰秦若。

“师兄,将来,我要是不死,一定报仇!”秦若低声道。

盘清淡然一笑,却是嘴角抽动了一下,牵动了内腑的伤势。

秦若连忙不敢跟他说话,示意他休息。他在外面,刚要想办法遮掩,盘清却强忍伤势,喘息几口,对秦若招招手:“你来,我教你一个小阵法,可以暂时遮蔽我们。”

秦若知道盘清涉猎很广,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懂得阵法。

看到秦若的表情,盘清笑道:“也是昨天看了下那本阵法图罢了,上面有一个作为例子讲解的遮蔽阵法,很简单,我就记住了。”

秦若有点无语:我就没记住……

他根本对阵法就没上心过。

这个阵法确实是很简单,用了四颗钻石,以及一些朱砂划线然后是一滴精血。这点要求,秦若……也做不到。朱砂他没有,还好盘清有。可是钻石……

若是平时,他要钻石简单的很,但是此刻哪里去找去。

盘清费力的从贴身的包里拿出一个小包:“这里有几颗痴心石,你拿去代替试试看。”

秦若有点牙疼:痴心石代替钻石,这是土豪都做不出来的事情。

痴心石可是一种极其重要的镶嵌材料,用在某些地方,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不过秦若不知道具体的,只知道很贵重就是了。

但是此刻没办法,只能点点头,将就了。

按照盘清的指点,秦若很小心,但是也用了不到三分钟,就画好了几十条线,却也是一头大汗。

然后把四颗痴心石心疼的按下去,最后咬破手指,一滴精血滴入阵法中央的阵眼内,好像是四条红线生长一样,从中央延伸出去立刻把四颗痴心石链接在一起。

接着,秦若只感觉到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变的空濛了许多,有点虚幻的感觉。

盘清皱了皱眉头:“效果还是有点差了,看来还是需要合适的东西。这是阵门,你要记住,若是要进来,一定要记住你出去的位置,不然就进不来了。从外面只能喊我们拆掉阵法。”

秦若认真的记住:“我出去试试看。”

他必须去看看外面的效果,否则的话,若是有什么纰漏,那可就乐子大了。

盘清咬牙点点头,靠在了树洞的外壁上,闭上了眼睛。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他毅力强于常人许多了。

秦若小心的按照盘清的指点,从阵门离开,来到外面,左三右七一共十步,就这么简单的出来。回头一看,秦若哟西额诧异:原来就是一片灌木丛靠在一颗大树的前面,此刻依然是那个样子,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有用吗?

他试着往前走了两步,却愕然发现,他居然直接站在了灌木丛里,却依然没看到洞口。甚至他继续往前走,已经在树洞口了,却依然没看到树洞口。树洞口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他仔细四处看看,确定是自己没感觉错,然后回到刚才的地方,小心的扫掉自己的痕迹,然后按照入门的方法,却是左五右三前四后六走过去,踏出最后一步,眼前顿时景色一变,重新看到了树洞和盘清他们。他顿时大喜,连忙走了过去。

这效果是绝对没的说!

看来只要阵法没问题,足以支持他们藏在这里了。

刚要报喜,却看到盘清已经疲惫的闭着眼睛,正在慢慢的恢复,他不敢打扰他,只能就地盘坐下来在,这个时候,才有时间把腿上和腰部的伤口处理一下。

他的腿上挨了两刀,一刀在左大腿,另一刀在右小腿,还有一刀在左后腰。万幸的是只是被擦到,没有伤到骨头和经脉。

即便是如此,也是肌肉都翻开足够一寸深,若是换做普通人,早就走不动失血而亡了。

拿出丹药外敷内服,这种程度的伤,最多有个一星期就能玩安全恢复。哪怕只有一天时间,也足够初步愈合,不会太影响他的力量。如果有两到三天时间,他就足以恢复绝大部分的行动力。

只是师兄们的伤,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他只能提供丹药,毕竟他还有个芥子袋,平时的储备很多。师兄们一路激战下来,凡是耽误行动的都没拿,包括本来带的一些东西。只有一些贴身的小包地方,才留着救命的丹药。但是那些丹药毕竟是不多,也不如秦若的种类丰富数量大。

也幸亏是秦若在这里,否则,他们的丹药都支持不到这里。

甚至即便到了这里,也没有办法恢复。

秦若把丹药不要钱一样的拿出来,才堪堪稳住他们的伤势,继续往前逃了几十里地来到这里。

……

秦若眼睛都不敢闭,靠在树上,倾听四周的动静。

时间,从他们到达这里停下,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按照他的计算,对方应该是追到这里了。他不相信对方没办法追踪到他们的痕迹。

毕竟他们五个人,是人人带伤,而且四个重伤。行走之间,哪怕已经尽量小心,也是难免会留下痕迹的。

可是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感觉到对方的消息,秦若反而奇怪起来。他最怕的,就是他们抓到了何锡麟或者其他人,然后直接回去交差。

他却不知道,那伙人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误,跑了一阵不说,还原地耽误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又收拾了他们战死的人的尸体,一来一去,耽误的时间就有一个多小时……

一直等了三个多小时,秦若才感觉到他们追了过来。

虽然盘清说过,这个阵法足以隔绝他们中等声音说话的声音,外界感受不到,秦若还是情不自禁的压低了呼吸,小心的竖起耳朵倾听。

外面的人很显然人手不少,但是并不密集,两三个人一个小组搜索前进。不过听他们的动静,秦若有点嘲笑:这样的搜索,对丛林中找人来说,屁用没有,装样子倒是可以。

秦若还真就猜对了,他们就真的是装样子!

他们不是怕了秦若这几个人,而是知道,自己耽误了那么久,人家早跑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秦若他们几个人为了装腔作势吓唬人,却受伤极重,毕竟那四象龙阵,不是盘清他们几个人能玩的。

两项交错之下,却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去了。

秦若听到他们在附近说话,然后开始远去的声音,终于慢慢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突然又有人搜了过来:“老大,到了这里他们没了踪迹,是不是藏在这附近呢?不然他们明显是有人受伤的,不可能什么踪迹都没了吧?”

秦若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这阵法只是遮蔽,他们如果要直接暴力手段搜索,那也是藏不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