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怒了/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在华夏和安南交界处的边境上,何天乐的脚就站在边境分界线仅仅半步之遥的地方,脸色阴沉的像是雷暴到来之前的天气,他身边的几个师叔祖都不敢出声。哪怕他们是师叔祖,何天乐毕竟是碧霄宫宫主,还是要给予必须的尊重的。而这许多年的宗主位置下来,何天乐已经有了极大的威严,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实力很强。以他的年龄,却已经是金丹境六重天的高手,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毕竟他不过是六十多岁,不到七十岁,绝大多数的人这个时候还是金丹境左右徘徊呢。以他的年龄,不过百年,弄不好就能达到金丹境巅峰,成为太上长老这样层面的人物。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

这里的鬼天气……一个师叔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明明之前不到两小时还是晴朗的天空,此刻已经是阴云密布,眼看一场大雨就要落下来。

“咔嚓”一声,天空中一声闷雷,接着瓢泼大雨就那么落了下来。

何天乐的身影像是雕塑一样看着安南那边,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弹。他身后,足够有超过至少五百名修炼者,都在沉默,没有任何人动弹,任凭仿佛是天捅了个窟窿一样的雨水倾倒而下。

“怎么?那边还是没有回音吗?”何天乐脸色阴沉,根本不管已经流了满脸的雨水,冷冷一笑。“既然如此,别怪我不打招呼。过境!”

低喝一声,何天乐率先一步跨国国境线,踏入了对方的区域范围。

一个师叔祖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拉住何天乐:“天乐,别莽撞!”

何天乐有点恼怒:“莽撞?他们都要弄死我儿子,弄死我的师侄,还有我的两个表弟了,你说我莽撞?难道你不是何家子孙?他清心观要考虑大局,我没那个闲心考虑。”

正在这个时候,大雨中,北方一众人影疾掠而至,带头的居然是清心观的太灵长老。

看到太灵长老到来,何天乐脸上勉强舒缓了些,但是依然很难看,他出去的脚也收了回来,等到太灵长老过来,他甚至没过去拜见……

哪怕太灵长老过来,他也不过是鼻子里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们就真的不管了呢。”

太灵长老看着他,皱了皱眉头,旁边的碧霄宫一位太上长老连忙解释:“混账,见到太灵长老还这么无礼。还不过来赔罪?太灵师兄,你别见怪,这个熊孩子呀,就这个脾气……而且这件事情也实在是……”

护犊子,是宗门最大的特点。

在这一点上,清心观尤其表现出众。可是这一次,让何天乐很不爽。

勉强对太灵长老拱拱手,算是赔礼,何天乐的眼睛再次看向了安南那边。

太灵长老皱着眉头:“不,不是天乐的问题,我还不熟悉他这个小混蛋么?我只是纳闷,对面居然没来人?他们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打算和我们对抗到底吗?”

何天乐听到这句话,脸色缓和了不少:“师叔祖,那边一直没任何动静。”

太灵长老点点头:“那他们是打算跟我们来个沉默对抗了?嘿嘿,华夏数百年不动,他们真的以为华夏修炼者没脾气了吗?”

何天乐呼出一口气:“师叔祖,你们那边,太爷爷和太清长老怎么说?”

太灵长老淡淡说道:“他们没说什么,只说差不多就好。至于怎么个差不多,咱们把握。不过你纠集这么多人,有点大了。碧霄宫和清心观就够了。这么大,说出去人家会说咱们欺负人啊。对了,秦若的消息呢?盘清几个人也还没有消息吗?”

说道秦若的消息,太灵长老脸色寒了下来,秦若是太清长老和几位太上长老亲自选中的人,事关重大,决不可有闪失。

如今何锡麟已经回来了,其他人也都陆续回来了。只是秦若和盘清四个人却依然没有消息。

对碧霄宫来说,倒是松了口气,但是也让何天乐恼怒不已:人家清心观的人断后,碧霄宫这算什么?

更何况,碧霄宫这一次可是有两个金丹境的师伯随行,他们没断后,反而让后辈断后,这让何天乐极度的恼怒。

“没有。”何天乐声音压了下去。“师叔祖,不必多说,为了让那个混蛋小子回来,他们留下断后,这个人情,碧霄宫认了。我也代表我个人承诺,若是有个好歹,我必定踏平安南。”

虽然他是宫主,他也不能随便代表碧霄宫,只能以个人名义承诺。但是这种个人名义的承诺,有的时候,却是意义更加的重大。

因为那意味着,只要人没死,承诺就要继续。

哪怕人死了,他的子孙都会去完成这个承诺。

太灵长老点点头,回头看一眼身后的人群,他带来了清心观百人,还有十余个关系比较好的宗门的两百余人,清一色的金丹境高手。金丹境之下的高手,都没资格参与到这里。

何天乐那边的阵容就吓人了,清一色的金丹境高手不说,数量更是多达五百余人!

这其中,仅仅是碧霄宫,就有足够近两百人!

其余的,却是来自各个和碧霄宫关系不错的宗门。

实际上,只要不是关系特别差,这个时候,怎么会不来人?

这个阵容,已经囊括了整个华夏超过三分之二的宗门!

虽然起因是个人原因,但是到了现在,已经几乎是影响到了华夏的全局了。

这个时候,大雨中,整个队伍中,仅有的两个不是金丹境的人:楚狂歌和何柯煜跟着何锡麟匆匆而来,匆忙的跑过来,在大雨中不顾泥水,直接一头跪倒在何天乐和太灵的面前,什么也不说,就是那么跪着。

看一眼地上还虚弱的何锡麟,还有楚狂歌和何柯煜,何天乐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们几个还有脸来?”

何锡麟虽然逃了,但是也不是那么顺利,尤其是最后距离国境线不到十公里的地方,虽然没被姬花语的人追上,却被不知道那个缺心眼的宗门给看上了,居然出动人手拦截他,何锡麟实力够强,但是人家出动几十人,其中不乏好手,他虽然斩杀了十几人,却也挨了好几下狠的,狼狈的逃了回来。不过好歹,他倒是把东西完整的带回来了。

也幸亏他带回了东西,否则,以何天乐的脾气,平时还好相处,此刻估计不说宰了他,也得让他想死都难。

何锡麟脸色还有些苍白,抬头看着何天乐,刚要说话,却被太灵打断了:“此事他无过有功。不要责备他。这两个小家伙也不错,不该惩罚他们,就此算了。”

太灵没理会何天乐的臭脸,直接说道。

何锡麟和何柯煜却有点不敢动,不过何天乐只斜了他们一眼,他们两个连忙跟着楚狂歌爬起来,老老实实的站在他的背后。

太灵长老透过雨幕,看向对面的安南,点了点头:“出发吧,不过记住,我们是去找人的,找人是最重要的。不过若是有人不长眼,那也不需要太多顾忌。”

何天乐点点头,轻重他还是知道的,当即一摆手,率先踏入了对方的国境。

除了三百余人安排留守在国境线上,其余的一共四百余人的队伍进入安南,别的不说,只是他们无意之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让周围的一切退散!

这样的力量,就算到了西方教会的地带,也足以掀起惊天波浪,甚至是彻底毁掉当地的力量。

何锡麟和楚狂歌,何柯煜三个人带路,一路不停,急速赶向当初他们被迫分开突围的地方。那里距离华夏边境距离不近也不远几百公里而已。

这个距离,用不到一天,就已经赶到了:因为除了避开俗世的普通人,他们根本不在乎任何修炼者。

没有不长眼的修炼者这个时候靠上来,但凡感觉到他们气息的人,都直接退散了……不跑傻啊……

队伍浩荡,直接到达那个区域,接着立刻散开,也不隐藏身影,直接往前搜索而去。

只是,这里的环境异常复杂,找那么几个人,真的不容易,而且,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八天,这里几乎每天都会有场雨,他们逃跑又是刻意的毁灭痕迹,早已没了任何的踪迹。

“就是这里,我们是在这里分开的。”何锡麟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说道。“姬花语的人在这追上了我们。然后我们散开,我单独往这个方向突围,两位师伯带着狂歌和柯煜从这个方向突围。秦若和几位师兄往那边去了。”

何天乐点点头:“散开了找。找不到,不回国。”

四百余人散开,搜索前进,一直往前。

队伍中,太灵长老并没有很靠前,而是很靠后,他的身边,一个大约看起来六十多岁,穿着一身太极服,胸前背后都绣着太极图的人,臂弯里怀抱一柄银色拂尘,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味道十足。

却一直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太灵长老看着他,叹了口气:“屈师侄,你倒是说句话也好。”

那人是屈天问的侄子屈世玉,也是阴阳门的高手之一,据说阴阳门的本事,不在屈天问之下,也是阴阳门下一任必然的掌门人。

此刻他却终于开口道:“说什么?”

太灵长老为之一滞……带他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利用他的阴阳门的看家本领,寻找秦若他们么……

屈世玉呵呵一笑:“不必着急,福祸自有相依。”

这等于没说,不过阴阳门的人历来都是如此,太灵长老只能叹口气,不去理会他,跟着队伍往前搜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