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情人的低语/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夏怡却恰好跑了上来,听到秦若的声音,顿时缩了脑袋,蹑手蹑脚的往下溜去。

秦若却是看到了她,顿时皱着眉头喝道:“你给我站住!”

李夏怡顿时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住了,局促的站在楼梯半截上,没了刚才的嚣张,低声说道:”师兄,我错了。”

秦若看着他,却郑重的说道:“你爱玩没什么,但是不能胡来。资源,咱们确实是有,但是那不是用来浪费的。”

李夏怡连忙说道:“知道了师兄,不会再有了。”

夏妃暄看到事情有点冷场,连忙说道:“好了好了,她还小呢。”

秦若哼了一声,转头走向二楼的小客厅。

戴可妮连忙对李夏怡使了个颜色:“你还不快出去躲躲?他忙起来就忘记了。以后可别这样了。”

李夏怡连忙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不见了。

几个女人到了客厅,看到秦若还在生气,这可是很少见到的。似乎事情也不大,不应该这么生气才对。

“不至于吧?”夏妃暄还是大大咧咧的性子。

秦若看他一眼,吐出一口气:“是不至于,但是这个事情不能开头。如今我们龙组的情况你们几个最清楚,如履薄冰都是说的轻了。万事草创,这里面包含了多少人的心血?若是这件事情传出去,被有心人宣扬,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而且,这种事情本就不该出现。”

小题大做,向来是捣乱的最佳途径,如今的龙组虽然发展不错,但是也绝对不允许不该出现的事情出现。

更何况,秦若刚从安南回来,安南之行,当时三颗丹药的纠结,至今让他记在心里。当时若是多一颗,都会多一点好处。如今骤然听到李夏怡居然拿了喂鹦鹉,正好撞到秦若心头的那块坎上,也是她倒霉就是了。

“好了,别生气了。你每次回来都没多少日子,还是好好休息吧。你的伤怎么样了?”洛静雅连忙说道。

秦若无奈的看看她们,对她们三个,他实在是生不起气来。

甚至不论多么生气,多么疲乏,也不需要她们安慰,只要看到她们,他就会放松舒缓下来。

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可是……三个女人,将来只能娶一个……秦若很是纠结。

如今这种糊涂的状态,总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吧?

可是秦若没办法选择,也不愿意选择,干脆也就只能糊涂下去。

看着她们三个,秦若慢慢的没了脾气,淡淡的笑了起来:“伤没事了,只要慢慢的恢复就是了。最近一段,我应该不会走远,养伤还是要紧的。”

几个女人坐下来,互相看了一眼,却都有些想说却不敢说的意思。

秦若有点纳闷,这三个人和他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事情?”

洛静雅咬咬嘴唇,看看她们两个,无奈的说道:“林嫣儿……”

秦若眉毛微微一扬,心里的某个地方微微一跳:“她怎么了?”

“她受伤了,你是不是有时间去看一眼?她很想念你的。”洛静雅慢慢的说道。

屋子里的空气顿时有点凝滞……

林嫣儿,是现在大家都轻易不愿意提起的,因为她和她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出几十年,就要永远的天人永隔,这是改不了的规律。

而且林嫣儿年纪不小了,这个年纪的女人,却依然是单身,大家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可是……

如今她们三人依然是二十来岁刚冒头的模样,青春美丽。林嫣儿却已经是一个纯纯的少妇,再怎么保养,也抵不过年龄的侵袭,看起来至少也是三十岁的女人模样。加上一直工作操劳,虽然有她们时不时的给她一些保养用的东西,却也依然老了很多。

而秦若,却也依然是二十岁露头的模样,若是见面,还是有些尴尬的。

秦若的理智告诉他,这是必然。

但是他的心里,却从来没有放下过。

“你若是为难……”夏妃暄也没了平日的火辣,轻轻的说道。

她们几个互相之间感情很好,哪怕明知道秦若将来没法处理,却都心照不宣。三人之间不说也不提。但是三个人对林嫣儿,却始终有一股负罪感,哪怕这不是她们的原因造成的。

秦若幽幽的叹了口气:“她在哪里住院?”

戴可妮松了口气:“在龙组专属医院。她最近心情不好,我们帮忙安排了在那里修养一段。不过她的伤势比较严重,腹部中了一枪,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秦若吃了一惊,他本以为受伤只是轻来轻去的,没料到居然是中枪,而且是腹部,这可是要命的。林嫣儿可是普通人,哪怕有一些丹药强化身体,依然是一个普通人。中枪,对她来说,是致命的。

秦若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往外走去。

看到秦若的反应,三女也知道这是正常的,对视一眼,摇摇头,跟了上去。

林嫣儿躺在病房中,这里的病房管理极其严格,不允许任何外出,只能呆在病房里。偶尔来的,也不是穿着白色服装的医生护士,而是一些要么穿着汉服,要么穿着各种反正是看起来很奇怪的衣服的人。

而且,她得到嘱咐,在这里住院,不能外出还是其次的,严禁和任何这里的人聊天说话。

她没有烦躁的意思,毕竟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又长期处在领导岗位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冒失的小警察。她很清楚,这里绝对是的所在。因为给她用的药物都是前所未见的,而且清一色的中药,都是丹丸,偶尔也能见到汤药。

不过也幸亏这里的丹药,否则,她这条命真的要交代了……

她从来不惜命,尤其是从秦若他们离开之后。

甚至她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只知道,她去拼命就好了。

她始终想象着有一个牢笼,困住了她,她想冲破这个牢笼。因为她感觉到,秦若就在那个牢笼的外面……

斜靠在床头上,林嫣儿眼中无神的看着外面优美的风景,在她的眼中,那些花草虽然艳丽,却空洞的好像是只有躯壳。

就好像自己一样只剩下躯壳了吧?林嫣儿突然脑子里冒出了这个想法。

她每天都在隔着窗子看那条路,那条路是通往外面的大门的。夏妃暄、洛静雅、戴可妮她们来看她很多次,都是从那里来的。不过她希望看到她们来,因为至少可以说说话。但是更希望的是看到另外的人。

她却又知道,那不太可能,那个人……哪怕她们三个尽量不说,她也知道,那个人正在越走越远。

阳光今天很美丽,花儿开的争艳斗奇,这里似乎感觉不到外面世界的变化一样,林嫣儿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了,从来没看到其他的变化。

可是她的眼光却只看到了花朵下面那凋零到地上的花瓣。

三个月,每天都有花瓣凋零,每天都有新的花朵盛开。

“也许,我就是那正在凋零的花瓣吧……”林嫣儿突然心里一股酸楚,身体团在一起,抱着膝盖,眼光回到了床上,呆呆的坐着,眼泪就那么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如果再看一会那个通道,她就能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那个她日思夜想的身影急匆匆的奔来。

秦若心急如焚,哪怕已经知道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却依然是没有安心。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甚至三女都差点没赶上。

来到病房门口,秦若猛地举起手就要推门进去,但是举起的刹那,却又停了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那么停了下来,因为他不知道进去该怎么说。

不过他从来不是犹豫的人,只是愣了一下,接着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人正抱着膝盖,呆呆的坐在床上,秦若可以看到,她的眼泪晶莹剔透,正从眼睛里滑落。

他突然心里一阵刺痛,慢慢的走了过去:“嫣儿,你还好吗?”

轻轻的一句问候,好像是一股清风,就那么吹进了林嫣儿的心里。

林嫣儿恍如梦中,听到那个声音,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来,看到那个人,却有点不知道这是梦中还是幻觉,还是真实?

“嫣儿,是我,秦若。”秦若的声音再次传入了她的耳朵中。

林嫣儿的眼光终于落实了,没有了恍惚和迷惑,但是她没动,只是看着秦若,突然眼中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秦若走过去,坐在床边,轻轻的伸手,把她拥入到他宽厚的胸膛上。

林嫣儿突然放声大哭……

“让她们呆一会吧。”洛静雅擦了擦眼睛。

夏妃暄没有说任何话,转身就走了出去,一颗眼泪已经滴落在地上。

戴可妮却是幽幽叹了口气:“将来怎么办……”

说着也跟着走了出去。

房间里,除了林嫣儿的哭声,就没了其他的声音,只有秦若静静的拥抱着她。

哭了几声,林嫣儿突然伸手抱住秦若的脖子,用力的抱住,好像是生怕他突然跑了,消失了,只是用力的抱着,任凭自己放声痛哭,眼泪早已打湿了秦若肩膀上的衣服。

秦若轻轻用手拍着林嫣儿的背,轻轻的,好像是初恋情人的低语一样,慢慢的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没事了……我带你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