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禁忌不能提/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看着何锡麟,微微笑道:“一种高级的材料。”

他刚说完,旁边同样没走的何天乐却皱起了眉头:“可是清心观独有的那种东西?”

“应该是吧。”秦若说道。

何天乐并非是故意留下的,而是他等着何牧原出来,他还有事找何牧原,才恰好听到了。

“那木源心,地处十分凶险之地,却是九死一生。”何天乐很是郑重的说道。

旁边的何锡麟顿时眼睛亮了:“兄弟,到时候你要去的时候,务必带上我啊。不然兄弟没的做了啊!”

何天乐瞪了眼睛:“你懂个屁,就知道瞎凑热闹?”

何锡麟却突然正色道:“父亲,何必知道,我只要知道秦若需要就够了。那地方既然凶险万分,多个帮手总不是坏事。”

何天乐一滞,看着何锡麟,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不管。将来若是有什么,也是个人的命运造化。罢了罢了……你们去吧,我等你们老祖宗出来。”

何锡麟搂住秦若的肩膀,拉着他往外走去:“走走走,今天去吃那个什么羊肉汤?据说是从铁骑门过来的一个厨子,那羊肉汤做的那叫一个地道啊。”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何天乐却突然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忧郁。

何牧原不多久就出来了,看到何天乐脸色,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锡麟要陪着秦若去找木源心。”何天乐只是这么简单的说了一句。

何牧原的胡子抖了一下,他摸胡子的手差点一激动把胡子抓下一把来:“小兔崽子,他不知道……”

话说一半,何牧原却突然停了:“算了算了,个人造化而已。从今天开始,你就当没这个儿子吧。”

何天乐吓了一跳:“老祖宗,您可别,这怎么得了?锡麟他终究是我儿子,您想想办法啊。不过那木源心所在,真的如此凶险?”

何天乐实际上是极其疼爱何锡麟的,相比其他宗门的弟子,何锡麟已经是出类拔萃的。如果没有秦若这个怪胎,何锡麟几乎就是年青一代的第一人。更何况,这是他的嫡亲的大儿子,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何牧原斜了他一眼:“我说过他必死无疑了吗?听着,这件事情,不要管了。这是大凶险,也是大机缘。你可知道当初去取木源心的十六个人结果如何?”

何天乐这一点还是知道的,毕竟那件事情太过轰动了。

“十二人死,四人重伤致残。”何天乐直接说道。

何牧原点点头:“那你可知道这四个重伤致残的人,最后如何?”

“这个……倒是没有下文了。”何天乐摇了摇头。

何牧原叹了口气:“这四个人,没死,也没残废。你接任掌门的时候,应该上任掌门提醒过你,华夏九霄殿的事情吧?”

何天乐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四个人,去了九霄殿?”

何牧原不置可否:“事情,到底为止。”

何天乐立刻闭嘴,再也不提这件事情。

九霄殿,是修炼者的禁忌!

整个华夏宗门,知道九霄殿存在的人,不会超过十个,这十个人,除了几个太清长老和何牧原这样的超级大佬之外,就只有寥寥几个大宗门的掌门。

即便是现在的十大宗门,也只有清心观和碧霄宫,以及昆仑派三个宗门才知道。

秦若和何锡麟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们此刻已经来到了龙组内部的一家餐厅,餐厅不大,但是也足够几十个人同时用餐。这里生意并不好,只有那么几个人在这里慢慢的喝酒聊天。这里的服务员,也是清一色的男人,而且都是懒懒散散的模样。

秦若和何锡麟走进来,他们连正脸都没给一个。

若是外人到了这样的餐厅,估计会气的掉头就走,这样的餐厅也是绝对经营不下去的。

何锡麟来到这里,却是很熟悉的对柜台上喊道:“来一锅羊肉汤。”

“一锅?撑死你啊!一锅不行,两个人,两大碗吧。”柜台上的人翻了翻眼睛。

何锡麟看着柜台上的掌柜,却是涎着脸笑道:“老哥,我们肚子大。还有人呢,不止我们俩。”

柜台上的人看看何锡麟,有点哭笑不得:“你好歹也是碧霄宫……”

“停停停!我已经不是了,继承人的资格早没了。现在就是碧霄宫一个普通弟子。”何锡麟连忙说道。

“好吧,那你也是宫主的儿子,咱能不能有点正行啊?”柜台上的大叔看着何锡麟无奈的说道。

何锡麟哈哈大笑:“嬉笑怒骂,吃喝自由,现在的日子才是神仙不换啊。”

那大叔摇摇头,对这后面喊了一声:“一锅羊肉汤。”

何锡麟摇头晃脑的看看他:“马奶酒来两囊。”

“两囊?喝死你啊!一囊!”柜台上的大叔不耐烦的看着他。

何锡麟无语的点点头:“好吧好吧,一囊就一囊。”

心里却是得意,平四只给两碗的,这一囊可是十五斤,今天大概可以喝的痛快了。

不得不说,这马奶酒配上他们特产的羊肉汤,真是那滋味……

哪聊到哪大叔却说道:“你只有两碗,其余的是给秦爷的。”

何锡麟顿时张圆了嘴巴变成了一个“O”形:“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常客。他还是第一次来呢!”

那柜台上大叔笑道:“你不知道秦爷是我们铁骑门的贵客吗?”

“秦爷,您什么时候能去一趟铁骑门,赤火可是想您了。”大叔看着秦若笑道。

秦若看着他淡淡一笑:“想来不会太久。”

听到秦若的话,大叔顿时大喜:“那敢情好,您要是什么时候去,先通知我,我让家里准备最好的东西。那平师叔可是念叨你好久了。”

秦若笑道:“短期内不可能。但是以后,说不定就能常来常往了。”

那大叔不知道秦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有点失望,但是总归是有了话了。

何锡麟有点无语:“早知道我也跟你跑一趟那边了,白瞎了和那些好汉子结交的机会了。”

那大叔看着何锡麟:“秦爷可不是靠着嘴皮子结交的!刚刚熟悉了马匹,就出击对方的老骑手,而且斩获一个人头。接着奔驰数千里,突袭对方基地,毁了对方的基地,给咱们的人报了大仇。若非如此,我铁骑门上下,岂能服了一个二十露头的年轻人?”

何锡麟是早知道秦若的这段风光的,此刻更是郁闷,嘟囔道:“我就是没去,我去了未必就差了。”

一股子酸味,大叔都闻到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好,下次一起去。那你们先聊,我不耽误你们。”

秦若和何锡麟就在大厅里找个桌子坐下来,羊肉汤还没上来,马奶酒刚倒上,刘虎就冲了进来:“老大,来晚了。嘿嘿。”

“不错啊,真丹境三重天了。”秦若惊讶的看着刘虎。

刘虎得意的昂着脑袋,嘴里却说道:“哪里哪里,见笑见笑。”

“滚你的蛋吧……你这是显摆呢。”秦若大笑,刘虎进入这么大,他也是高兴的。

“嘿嘿,还是得老大的照应,我最后还是去了清心观,在那边确实是了不得啊。关键是老大的面子,那丹药……当饭吃啊……能不进步么?”刘虎显然很是夸张的说道。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的丹药基本上不缺是真的。

“老大,还有谁要来?”刘虎看看大大的桌子。

秦若摇摇头:“没有谁了,就咱们三个。盘清师兄他们还住院呢。狂歌被观主禁足了……龙无道和林炎又闭关了。”

刘虎呵呵一笑:“我倒是见到这小子了,不过禁足也就在这附近,不准出门罢了。不过这小子回来之后,本来就够发疯的,这更是发疯一样的修炼,受刺激受大了啊。哎,对了,老大,狂歌那个老婆怎么整?”

说起楚狂歌的老婆,秦若顿时想起跟这货有关系,当即骂道:“我差点都忘记了。你给我说清楚,怎么搞的?他这个年纪找女人也正常,可是不但是个结了婚的,还有孩子,还特么孩子还是俩,年纪咱就不说了,那个不重要。你给我说清楚。”

看到秦若的脸色,刘虎知道秦若很不高兴,连忙说道:“老大,这事还真不怪我。”

秦若冷着脸看着他:“狂歌都说是你给找的了,你还抵赖。”

刘虎苦笑道:“原本是这么回事不错,可这事出了岔子啊。老大,你听我说。”

端起马奶酒喝了一大口,抹抹嘴,刘虎才说道:“那次吧,本来是打算带他见见世面的,狂歌你是知道的,这就是一个不喑世事的家伙。老大你不能老把他拴在裤腰带上,他总有独立的那一天。”

刘虎的话让秦若有点赞同,可是见世面,不是非得去干那个吧?不过他没打断刘虎的话,继续让他说。

刘虎接着说道:“我带他去了娱乐城,当然,是咱们自己的娱乐城。那里可以见世面,也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当时可没打算破了他的童子身,只是带他去娱乐城看看人生百态,师傅的规矩,我可不会乱来的。”

“不过这事情,真特么的门了,我就上了个厕所,就看到娱乐城里打成了一团糟。狂歌揍了二十多个……怀里拉这个醉的不知道东西南北的女人。我有点纳闷,狂歌就带着人家走了,我追上去,狂歌直接带着人家去开房了……”刘虎也是一肚子的疑惑。“我怕出事,不过看到那女人只是个普通人,要暗算狂歌也没那个本事,才回头去了娱乐城。看了监控,调查了情况,发现,这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