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杨白羽/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调查了之后,我才知道,这女人,是被几个混混弄进来的。大家没注意到,毕竟带着女人来的多的是。看守监控的也没注意到,因为这个女人是被好几个男人夹在中间进来的。娱乐城的灯光条件,你是知道的。”刘虎顿了一下,喝光了一碗酒。

“我又把被揍的那些人挨个抓过来问了,才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被几个喝多了的小混蛋调戏拉过来的,还灌了药。灌的什么药老大应该明白了……不过那女人最后到了娱乐城的时候,勉强喊了声救命。如果是普通人,那种嘈杂环境下怎么听得到。可是狂歌的耳朵那个尖,怎么可能听不到,当即立刻就出手了……我怕出事,连忙又追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耽误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狂歌那边都完事了……”刘虎郁闷的说道。

秦若没料到还有这样的细节,当时楚狂歌语焉不详,也没说的太清楚。

“他完事了,我就蹲在酒店大厅守着,第二天一早,才看到狂歌带着那个女人出来。我跟上去,还被狂歌差点揍一顿。只好等他离开了,我才去打听。哪知道这一打听,一个脑袋两个大都不足以形容。这女人……三十多了不说,这都是小事。可关键她不只是结婚了,还有个孩子。而且他老公还有前妻,和他前妻还有个大孩子。”刘虎也是郁闷无比。

“他娘的,这可怎么整?老子总不能去比人家离婚吧?”秦若也为难了。

刘虎也是无语……毕竟对方都是大学老师,关键是俗世的人,大家都是遵守不惊动的规则的。

“老大,要不要刘乾雨去试试看?本来我感觉他最合适,但是你没回来,我不敢做主,毕竟这可能影响到狂歌的以后。不过,俗世的事情,我已经在渐渐的少接触。毕竟我如今也算是修炼者宗门的人,再去接触不合适了。”刘虎看着秦若说道。

秦若点点头:“你做的对。这样吧,晚上,你找个地方,我见见刘乾雨。对了,他最近做的怎么样?”

刘虎点点头说道:“黑曼巴那边很满意,我也去看过两次。这个刘乾雨,能力很高,公司如今资产提升了百分之二十七,盈利能力却是提高了足足百分之八十七点五,几乎是翻番了,这是三个月之前的数据。不过也有问题,他的脾气有点臭。对外面那些俗世的而某些人很是不给面子。已经有人扬言要给他好看了。哦,对了,他的两个孩子,已经送到秦家了。”

秦若呵呵一笑:“给他好看?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牛,敢给这个好看。你通知黑曼巴,别着急动手,若是有人冒头,那就顺藤摸瓜,给我一巴掌拍死。”

刘虎点点头:“嗯,我立刻就去通知安排。”

刘虎的效率很高的,不过十分钟,就已经搞定了。

“老大,今天晚上,在首都那边的公司办公室。”刘虎说道。

秦若点了点头。

既然决定了这件事情,大家也暂时没了其他的事情,一锅羊肉汤,一囊马奶酒是不够的……至少马奶酒是不够。何锡麟没面子,秦若是有的,柜台大叔直接送来了两囊。倒是几个人喝的十分尽兴。

晚上九点,秦若准时出现在娱乐公司的办公室,尽管这个办公室一直空着,但是一直都保持着整洁。这一点上,刘乾雨从来不肯含糊的。

刘乾雨早就在这里等待,看到秦若,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养气功夫倒是挺不错的。

跟着秦若来的不只是刘虎,还有何锡麟这个凑热闹的。

“一件事,楚狂歌是我的师弟,他和一个女人有了纠葛。”说完,秦若看了眼刘虎。

刘虎立刻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给他听。

“能不能解决?这件事很重要,另外,不要任何后遗症,这件事情的处理经过,只限于我们几个知道。”秦若看着他。

刘乾雨看着秦若,思索了一分钟:“两个方案:第一,让那个女人自动离婚,男人配合,这是首选。第二个,强行逼迫,或者用钱,或者用其他手段。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去调查他们的背景习惯,需要三天时间,来确定哪个方案最合适,没有任何后遗症。”

秦若点头:“好,我在这里等三天。三天之后,我来找你看结果。”

并没有多少停留,秦若直接离开。因为到了现在,已经不需要他了。一些事情,自然有下面的人去做。

这三天,秦若也算是难得的休息,每天去陪一陪养伤的林嫣儿还有其他三个美女,然后就是趁机让百花门的花苑师姐帮忙调理自己的身体。毕竟他也是重伤初愈,还没好利索。

刘乾雨的动作不慢,三天的时候,秦若来到他的办公室,他把两份文件放到了秦若的面前。

秦若还是老习惯,直接推到一边:“说重点就行了。”

刘乾雨清了清嗓子:“女人叫杨白羽,三代书香门第,是一个著名的历史教授的独生女儿,受过极其传统的教育。男人叫胡兰春,没什么背景,只是一个普通城市家庭出身,但是为人极其好色,曾经利用身份,诱骗过至少四个在读女生。他的大儿子,就是他的学生给他生的,所谓前妻的说法,只是事实,法律上,他是没有前妻的。因为他和那个女学生根本没结婚。”

“他的家里因为那个女学生是生了个儿子,所以,这个儿子还是留下了,否则,这个儿子会被和那个女生一起赶出家门。如今那个女生生活艰难,在南方某城市打工。几次想要见到自己的儿子,都被他的父母拒绝。他本人也是没有任何留恋。只有杨白羽的事情,则是因为杨白羽的父亲是他所在学校的知名老教授,影响力很大,他需要借助老教授的影响力来登上系主任的位置。如今他已经是系主任。”

“比较简单的资料就是这些,所以,方案有所更改:第一,依然是女方离婚,男方配合。但是现在看来,不太可能。因为事发之后,胡兰春变本加厉,又和两个女生搞到了一起,而且因为老婆的错误,他已经公开化,甚至带回家中。杨白羽则是忍气吞声。第二,很简单,一点点威胁就足够了。”

秦若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让那个胡兰春提出离婚,杨白羽不必知情。杨白羽事了之后,会离开这里,永远不会再回来。所以,瞒住这里就够了。然后,那个胡兰春,该坐牢的坐牢,该服刑的服刑,这样的人渣,不配在大学里教书育人。事情怎么办,你看着办,尽快,越快越好。”

秦若的要求看起来有点难,但是并不难。

刘乾雨略略思索,就有了腹案。

……

第五天,杨白羽,这个传统的女人就被迫带着女儿,离开了家门。

抱着女儿,杨白羽孤零零的站在街头上,却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家,已经没有了。娘家,家里那个传统古板的老父亲,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女儿出轨的事情的。

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她已经多次有了念头冲进去,但是怀里的女儿,却让她没办法这么去做。

想到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经历,她感觉好像是噩梦一般……实际上,她本来就在噩梦中,自从她结婚后,就一直在这样生活。

她无论如何想不到,那个道貌岸然的丈夫,居然有一个事实上的前妻,还有个十几岁的儿子。可是既然已经结婚,她只能忍了,哪怕那个儿子对他横竖不顺眼,处处刁难。

直到有了女儿,她突然感觉到,婚姻或许不重要了,但是女儿,已经是她唯一的期望和依靠。

谁都没料到,这样的日子也没过下去,丈夫带着女人回家,直接把她赶出家门,她无奈中在街上走,打算给女儿买点东西,却又被几个小流氓调戏,然后……

丈夫是知情的,因为丈夫再怎么不好,她也不会隐瞒他,因为她是一个好女人。

结果,丈夫暴怒打了她不说,更是公开的带着女人回家……他已经看准了她的弱点。

她知道这个婚姻没法维持下去,只能提出离婚,不管是为了谁。

丈夫是死活不同意的,因为他还需要老教授的面子和支持……他正在谋取学校更高的领导职位。

可是今天,丈夫突然改了性一样,回来之后,立刻答应和他离婚,并且承诺什么都不要,只要离婚就好。

杨白羽没有要东西,只是默默的带着女儿离开了家,当然,还有带着的离婚证。

只是此刻,站在大街上,杨白羽却没了去处,不知道哪里才是终点……

“妈妈,我饿。”女儿突然抬头看着妈妈。

她看到妈妈的表情,突然搂住妈妈的脖子:“妈妈,我不饿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怕!”

杨白羽的眼泪一下子再也忍不住,流满了脸。

……

一辆车,突然在她旁边停下,她也没注意到,她只是知道需要往前走,哪怕只是为了女儿,也要一直往前走……

这就是一个女人的坚强。

那辆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看着女人,几步就追了上去,走到了她面前。

女人此刻外界的什么事情都觉察不到,只是迷茫的往前,突然看到拦她面前的男人,下意识的就想要避开,可是,看到那个男人的脸,她突然脑子里闪过了那个年轻的大孩子的脸,那个他永远忘不了的男人的脸。

哪怕是错误,可是她也知道,那是一个腼腆而真诚的大男孩,也是让她真正感觉到她被男人尊重的一个人。

“跟我走。”楚狂歌看着她,伸出手去。“我来抱孩子,我喜欢这丫头,我到幼儿园去看过她七次。”

杨白羽一下子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