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尴尬/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高兴。

愤怒,羞辱,却又似乎有一点期待,一点高兴,杨白羽就那么站在那里,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怀里的女儿却是紧紧的抱着妈妈的脖子,小心的看着对面的人,这个人很帅气,有一股让她感觉很舒服,却又不敢接近的气息。

秦若在他后面,看着楚狂歌这么傻愣愣的站着,顿时有股子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何锡麟更是嘟囔着说道:“还等什么啊,赶紧上啊,抱回去就完事了,这么磨叽。”

秦若回头看他一眼:“你不磨叽,你连个女人都没有。”

何锡麟顿时哑火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问题。

甚至何锡麟都有时候感觉不对头:是不是自己有问题?

有钱,人也很帅,实力也很强,虽然不再是碧霄宫继承人,但是也依然是宫主的儿子,如今在龙组也算是个高层领导,怎么算,都得是个钻石王老五。

可纳闷的是,却就是没有女人来找他,当然,他也没去找女人。

他这种从小修炼的人,对男女之事看的并不重,当然,传宗接代还是必要的。

楚狂歌说完这一句话就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就算这一句,还是秦若逼着背了半天才背下来的。

当然,秦若不可能只教他这么一句,而是秦若教他的其他的,他此刻全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看到杨白羽,就什么都忘记了,只有杨白羽了……

杨白羽此刻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此一个人孤零零的,她也受够了胡兰春,早就想离开,只是一直没勇气,终于离开了,她却发现,她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从小到大,除了家里,就是上学的宿舍,然后是结婚,自己的家,她的生活圈子很小。

两个人正在沉默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不远处,一辆车急速开来,猛地刹车,差点撞到何锡麟和秦若在后面坐着的那辆车。

何锡麟顿时大怒:“要死啊,怎么开车呢这是?”

刚骂完,车上一个约莫三十来岁模样,一身休闲的灰色运动装美女,从车上拉开车门跳了下来,直接冲向杨白羽:“白羽,你怎么在这?这个人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她最后一句话却是冲着楚狂歌说的,很明显的带着极度的警惕。

说着,靠在了杨白羽的身边。杨白羽怀里的小女儿看到她,顿时笑了起来:“木阿姨,我饿。”

那女人一愣,随即伸手:“来,阿姨抱抱。”

接着转眼看着杨白羽:“你还真是净身出户啊,就那种人凭什么?”

她一过来,反而让楚狂歌和杨白羽都沦为配角了……杨白羽嗫嚅着说道:“没什么,我有工作,养得起我女儿。等到月底发了工资……你能不能,给我找个地方住?借……借点钱给我。我月底还……”

她话没说完,那女人就几乎是喊了起来:“杨白羽,你什么意思?你这个时候跟我说钱?丢人不丢人?走,先带孩子吃饭去,你先跟我住一段再说。我那不缺你一张床。”

杨白羽点点头,刚要迈步,楚狂歌急了,一迈步拦住她们:“不行,你们不能走。”

那女人顿时柳眉倒竖:“你想干什么?走开,不然我报警了!”

杨白羽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可是看一眼楚狂歌,眼中满是复杂,却也没说出话来,只是低了头:“兰雪,我们走吧。”

木兰雪警惕的看着楚狂歌,抱着女孩往后转身就要走:“别过来啊,看你就不是好人。”

楚狂歌看到她们要走,真的急了,话不经过脑子脱口而出:“不行,你们不能走,她得跟我走,她是我的女人,她都跟我睡过了。”

木兰雪吓了一跳,猛回头看着楚狂歌,再看看杨白羽:“这……不是真的吧?”

杨白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伸手抱住木兰雪的胳臂,脸色涨红,低声道:“没……别听……别听他胡说……我……我们快走。他喝醉了。”

木兰雪是知道杨白羽的性格的,撒谎都不会,却没动身体,接着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你……你是!就是你这个混蛋!白羽,你抱着孩子。看老娘教训他!”

说着,把孩子往杨白羽手里一塞,就冲向楚狂歌。看得出来,这女人是练过格斗散打之类的功夫的。

楚狂歌是什么人?

剑痴啊……

看到有人攻击,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反手一抓,背后背着的长剑就拔了出来,一道剑光就要飘起。

那边的秦若和何锡麟大吃一惊,顿时两个人一起大喊:“别!住手!”

楚狂歌猛地回过神,突然撤步回退,一下退出五六步,站在那里看着木兰雪:“你不是我的对手。”

木兰雪一脚踢过来,却是妥妥的落空了,没料到,这个男人居然还是个武道高手!

“老娘还就要教训你,老娘柔道黑带!”木兰雪又冲了上来,“哈”的一声,一个抬腿侧踢。

楚狂歌拧起了眉头:“柔道黑带是什么玩意?我警告你,别动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说着他手中的长剑微微一抖,就要抬起。

他从来对敌不会分什么男女或者任何其他因素,只要是敌人,先干翻了再说——这是他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到了秦若这边,秦若知道他的性格不太容易和人相处,干脆就强化这方面的行为,至少不能吃了亏。

杨白羽顿时急了,她那天虽然喝多了又被下了药,可是她还是记得,这个大男孩当时可是一个人打倒了几十个人……

她怀里的女儿却是害怕的缩到了她怀里:“妈妈,我怕。他们打架!”

杨白羽连忙抱着女儿转身过去,不让她看。可是她却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若和何锡麟这个时候憋不住了,从后面的车里跳了下来,狂奔而至,秦若一个闪身,已经拦住了要出手的楚狂歌,何锡麟则是拦住了那个木兰雪。

木兰雪一腿结结实实的踹在何锡麟的腰上,何锡麟什么事没有,木兰雪却是惨叫一声,直接摔倒在地上:开玩笑么……何锡麟什么实力?她这一腿提上去,就好像是踢到了一堵钢板上。

她所谓的柔道黑带……闹着玩而已。

何锡麟一愣,刚才情急,却是疏忽了她的力量太弱了。

秦若一脸郁闷的拦住楚狂歌:“把剑收起来。你傻啊,这是人家闺蜜,你不搞好和人家闺蜜关系,将来好歹好过些。笨死你啊。”

楚狂歌还是很听秦若的话,当即把长剑归鞘,却是认真的看着秦若:“什么是闺蜜?”

“闺蜜……那个……闺蜜应该……好吧,闺蜜是女人说的,对男人说就是兄弟,明白了吧?”秦若有点无语。

楚狂歌想了想,点点头:“那她就是白羽的兄弟,我知道了。”

他说着,走到摔倒在地上的木兰雪身边:“你是白羽的闺蜜,我不揍你。但是不要对我动手,我不会不还手。除非……除非白羽打我,我才不还手。嗯……丫头也行。”

秦若和何锡麟听的直翻白眼,这都哪跟哪啊……

不过以他的性格,这意思倒是很明显了:杨白羽打他没问题,杨白羽的女儿,也行。但是其他人不行。

秦若知道,这对楚狂歌来说,可是了不得的承诺。

但是外人人家知道么……

听到这句话,摔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木兰雪却是咬着牙:“我要报警!”

杨白羽低着头匆匆走过来:“兰雪,我们走吧。他们……他们不是……坏人……”

咬着嘴唇,说道坏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楚狂歌一眼。

楚狂歌急了:“你不能走。你得跟我走。你是我的女人。我师兄说过,你和我睡过了,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杨白羽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秦若连忙抬头看天:这货谁啊……俺不认识……

何锡麟却是脸色涨红,快要憋出内伤了,吭哧吭哧的,扭过头去,然后不停的干咳……

“不,妈妈是我的,妈妈天天和我睡。”那个小女孩紧紧抱着妈妈的脖子,却突然出声抗议。

一家人顿时都……

秦若看到这不是个办法,刚要解释,旁边看热闹的人早就围了一圈了,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个六十来岁模样的老人忍不住了,走了过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人家不愿意跟你们走,你们就别为难女人孩子了。不然我可要报警了。”老者显然也是下了决心的,但是却是正气十足。

秦若刚要说话,何锡麟翻了翻眼睛:“人家家事,夫妻打架你掺和什么,我们几个来劝架的。”

那老人顿时一愣,有点不相信:“夫妻?这么年轻的爸爸?”

何锡麟翻翻眼:“老人家,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御姐熟女么……”

老人顿时无语……遇上这样的人……

杨白羽已经感觉到自己没办法做人了……

秦若干咳一声:“行了,先回去,别站在大街上让人家笑话了。”

说着,他看一眼何锡麟:“你把人家弄伤了,还不去扶着。”

何锡麟无奈的看看还坐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木兰雪,走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木兰雪恼怒的看他一眼,不过却也大方的伸出一只手让他扶着站了起来。

她不是杨白羽那样木讷的人,她看出来了,估计这小年轻十有八九就是当初和杨白羽……那个的人。

只是她有些担心,这样年轻,看起来也不是一般人家,杨白羽毕竟已经三十多岁了,万一对方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