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车祸/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木兰雪的腿此刻疼的不算轻,开车是够呛了。何锡麟倒是会开车,可是三辆车,秦若在原来他们坐的车上,刘虎去开了楚狂歌的车。

杨白羽却是死活要跟木兰雪一起,楚狂歌就跟着……何锡麟只好上了木兰雪的车,开车跟上前面的秦若和刘虎。

一时之间,他们这辆车倒是挤的满满的……

但是人虽多,却是气氛沉闷的很,没有人说话。

那个女孩毕竟还是孩子,小肚子咕噜一声:“妈妈……我真的饿了。”

杨白羽连忙安慰女孩:“好孩子,等一下,妈妈就去给你买吃的。”

接着抬头看向木兰雪,木兰雪无奈的说道:“安啦安啦,我养着你们娘俩。”

楚狂歌却突然说道:“师兄,停车。”

何锡麟是人精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停了车:“你干嘛?”

“我去买吃的。”楚狂歌很直接。

何锡麟白了他一眼,一把拉住他:“你能不能更傻点,你拿个丹药先给孩子吃了不完事了么?”

说着,开车往前继续走。

楚狂歌老脸一红,连忙摸出一把丹药就要递过去。吓的何锡麟脸都变了:“你疯了,这么多,这么小个孩子。”

楚狂歌吓的连忙手忙脚乱的往回收,那孩子眼睛顿时亮了:因为她不知道这东西好坏,但是却知道这闻起来有着奇特香味的糖豆,一定很好吃。

把手里的丹药看了一遍,想了下,楚狂歌才拿了一颗丹药:“这是一颗普灵丹,只是补充化境高手体力的,应该可以吧?”

何锡麟看了一眼,想了想:“捏开,给个十分之一就差不多了。”

楚狂歌立刻点头,捏开那颗丹药,本来只有黄豆大的丹药,也幸亏是楚狂歌这样的高手,否则,要捏开这么小,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递了过去,那两个女人却是根本没有要拿的意思,反而警惕的看着何锡麟和楚狂歌。

楚狂歌急了:“这是可以补充孩子力量的东西。我们清心观的丹药可是仅次于百花门的。”

听到他这么说,两个女人更是搂紧了孩子,木兰雪更是直接说道:“清心观?道士?现在还有人敢吃道士炼丹?你疯了吧你?”

楚狂歌顿时急的脸红脖子粗:“我们清心观……”

何锡麟也是无语,这俗世的道士的名声真的是……快赶上……

那孩子却是真的饿了,突然伸出小手一把抓住楚狂歌手里的丹药,楚狂歌也是大意了,掰开之后,却是没有收回其他的部分,那孩子整颗都拿了过去,一把就塞到了小嘴里。

两个女人吓了一大跳,楚狂歌也吓了一跳,不只是他,何锡麟也是一样。

“我靠,快吐出来。”何锡麟大喊。

两个女人更是连忙伸手去抠孩子的口,可是就那么一点点黄豆大东西,几岁的孩子吞下去,太简单了。

跟何况这玩意入口即化,刚入口感觉到孩子口中的温度,就已经化开,直接咽了下去。

那孩子确实大喜:“好吃!还要吃!”

楚狂歌知道厉害,这一颗丹药,就算是成年人,也足够补充全部的体力还有余。毕竟这是给修炼者用的。这么小一个孩子,药力太大,却是要命的事情啊。

“锡麟,快想办法。”楚狂歌大急。

杨白羽看到他们两个都着急,更是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何锡麟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一脚刹车,把车也不管在路中间,直接停了下来,后面的车很干脆的一头撞了上来。毕竟这么突然的刹车,后面的车实在是让不过去,也反应不过来。

楚狂歌感觉到震动,很随意的一摆手,一股真气展开,护住了大家,倒是没有任何影响。

车里的人全然不顾撞了车,何锡麟转过身去,也不管其他人,直接一把按住孩子的胸腹位置,一股真气渡了过去。

两个女人手忙脚乱,不知道干什么,看到何锡麟的动作,惊慌失措的来推。

“狂歌,让她们安静。”何锡麟低喝。

楚狂歌连忙说道:“你们别动,锡麟会搞定的。”

那两个女人依然是手忙脚轮,不过何锡麟的实力摆在那,这丹药的力量虽强,但是也只是对孩子来说。对他来说,却是简单的很,直接把孩子胸腹内的真气和未化开的药力,强行逼了出来。

后面车上的人幸好没有出现伤亡,回过神来,立刻下车,破口大骂。

一个男人直接冲过来敲着车窗:“疯了你们,绕城高速上这么开车?还不下来?”

这个时候,车里的事情好歹是搞定了,孩子其实自始至终没感觉到什么,只是感觉到很舒服。

听到敲窗子的声音,何锡麟回过头去,理都不理,直接打火开车,准备离开。

只是……车子居然没打着,被撞屁股都居然撞坏了……

这个时候,外面敲车窗的已经很愤怒了:“下来!还想跑,什么意思啊。这里堵成这样你还想跑?”

何锡麟歪头看一眼车窗外,摸着电话打给了秦若,根本没有理会的意思。

何锡麟的脾气,从来都不好,能不发怒已经是不错了。

不过杨白羽确定孩子没事之后,却是小心的看向前排的两个男人:“撞车了。”

楚狂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随口道:“撞了就撞了呗,再买一辆就是了。”

木兰雪吃了一惊,他不是杨白羽,对车没有概念,她可是知道,她这辆车可是攒了大半年的钱,花了一百多万买的宝马……一百多万,就这么不在乎?这是遇上大款了?

越是这样,她越是担心杨白羽。这样的大款做事全凭喜好,若是将来……她甚至都没心思去管车子了。

车里的人没动,外面的人激动了,没见过这号人,难道遇上传说中的恶霸了?

甚至旁边已经有人激动的拿出手机,准备拍下来发到网上去,这可是头条啊……

何锡麟也知道,这撞车了总得有个说法,尤其是在俗世,他们还得避讳身份。开了门下了车,刚要说话,旁边的木兰雪回过神来,连忙拉开车门,不顾腿上还酸疼,扶着车门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孩子吃东西卡住了,大家太着急了,您有什么损失,算我的。”

后面的车主看到一个俊美的不像话的男人下车,都是为之一愣:这么帅的男人可不多见……就算是那些著名的以帅著称的男明星,放在这人的面前那也是黯然失色,更别提气质的差别了。

接着,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下车,给大家道歉,大家突然感觉这气生不起来了。

就算是那个车主,也是有点挠头,人家都说了损失算她们的,而且他看了一眼,确实是看到了孩子,也就没了怒气:“那好吧,不过你们还是得等等,我这车得等保险公司过来定损。”

何锡麟看他一眼:“要多久?”

那人看看堵住的车流,苦笑道:“这个说不准了,这个点堵上,要出去都难。他们要过来,怕是得几个小时了。”

“几个小时?”何锡麟瞪大了眼睛。“这么久……”

正说话的时候,秦若和刘虎从前面步行跑了回来,他们的速度很快,毕竟这车流太多,堵车厉害,他们虽然在错车跑到了前面,也没走多远,恰好堵在了一个路口,正等着过路口呢,接到了何锡麟的电话,立刻靠边停下,赶了回来。

“这是怎么整的?锡麟,你开车的反应不至于在这么迟钝吧?”秦若纳闷的看着车祸的现场:木兰雪的车子是豪华宝马,车子质量还是挺好,又是被追尾,没伤到前面,但是车体都有点变形了。

后面那辆丰田却是惨不忍睹,整个车头都变成废铁了,就差没把驾驶舱挤烂。那司机好歹被气囊护住了,没事也是万幸中的万幸。

“别提了,孩子饿了,狂歌拿了丹药给她,卡着了。”何锡麟只好这么说。

还在车里的楚狂歌却是手足无措,看着杨白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杨白羽也看出来了,楚狂歌是真不是故意的,而是他就是那种木讷的人,孩子也没事,也没收到惊吓,当即低声道:“没事的。”

外面的秦若和刘虎看看这情景,若是真的等保险公司过来,估计五六个小时都完不了事——这个点,保险公司的人要能到这里……真不容易。

皱皱眉头,秦若回头招呼一声:“刘虎,你留下处理。我们先走。”

刘虎答应一声,可是那边的车主不干了,你们都走了,万一赖账就麻烦了。这也不怪人家,毕竟这社会上还有那样的一小部分坏人,就是怕摊上。

秦若看着那人,也知道他的担心,干脆对刘虎一伸手:“支票本带了吗?”

刘虎立刻拿出一本支票递过去:“带着呢。”

秦若扫了一眼那辆丰田:“一百万,私了。”

那人一愣,一百万?!

这车顶天了十几万,就算打官司也配不了这么多啊……

“一百万……”那人有点发愣。

秦若一皱眉头:“不够?两百万好了。”

随手写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拿去,我们先走,还有事。”

那人拿着支票,却不敢相信的看着秦若:“这……我没用过支票。”

秦若无语,这时候总是有好事的人,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看起来像是公司管理人员的人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拍拍那人的肩膀:“兄弟,放心吧,真的。你倒是运气不错,撞车都能撞出一笔大财来。”

“刘虎,给他张名片,若是有问题,直接到公司去找刘乾雨。”秦若不耐烦了,在这里待太久并不合适。“另外,给刘乾雨打个电话,让那边过来善后。”

刘虎立刻答应下来,给刘乾雨当场打了电话。

后面那司机看到手里的名片却是吓了一跳:尚京集团!

这种烫金的名片绝对不会是假的,尚京集团的名声,首都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更重要的,没有人会认为尚京集团的人会赖账。

尚京集团,是刘乾雨入主之后,刘虎闲得无聊,偶尔遇到一个阴阳门的师兄时候说起来,人家给改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