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求和的人来了/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到龙组办公的地方,秦若看到了正在忙碌的四女,林嫣儿是个闲不住的人,每天的治疗结束之后,就是跑到这里来帮忙,修炼则是晚上。倒也过的很充实,没有一下子失落下来。

看到秦若和何锡麟到来,她笑了起来:“你们还知道来啊。这里的事情等一会,还差最后的整理。”

秦若和何锡麟都坐了下来,秦若看着她:“你现在还是专心修养最好。”

林嫣儿看看他:“我闲不住的。”

秦若耸耸肩:“那多拿些丹药,别耽误了治疗。”

他本来不希望林嫣儿踏入这个世界的,毕竟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美好。但是这一次林嫣儿受伤,让他没办法继续下去。因为他很清楚,林嫣儿是不知不觉中在求死……

甚至秦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好,能够然这几个优秀的女人牵挂他,他只觉得亏欠他们很多。

何锡麟闲着无事,却想起另外的事情:“秦若,公冶门的人前几天过来了,找了我太爷爷。”

“哦?公冶门?他们什么意思?”秦若不解的看向何锡麟。

何锡麟却是笑了笑:“你猜?”

“猜你个头,有屁快放。”秦若瞪了他一眼。

何锡麟哈哈一笑:“他们来,是为了求资源的。当然,他们也答应,以后会在这边设立分支,专门供应龙组。但是太爷爷没答应。”

秦若不解的看着何锡麟:“这是好事啊,以后时间长了,自然有办法让他们离不开咱们。”

何锡麟点点头:“太爷爷又不傻!他只是考虑,现在秘地通道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了,现在设立,有点浪费了,不如到时候直接搬迁到中央禁地去。将来,秘地打通之后,咱们就要全部搬进秘地去的。俗世的事情,只留下龙族的外围人员。包括龙族的核心弟子,也是都要去秘地的。毕竟俗世不是太适合修炼。”

秦若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应该的。不过,阵法虽然照着模样设立,破空锥的事情,怕是比较难办。不知道如何了。”

“公冶门来了,你还担心这个?”何锡麟却笑道。“公冶门的精英子弟已经到了首都这边,然后和百工殿的人一起去研究了。昨天我听到他们传出消息说,破损并不严重,最多三个月就能修复。”

秦若一下子变的精神起来:“三个月?太好了。你怎么不早说?”

何锡麟瞥了他一眼:“昨天你忙着让花苑师姐给你弄那个疗伤的丹药,一整天都憋在人家炼丹房里,我不是怕耽误你的好事么?”

秦若顿时瞪了她一眼:“别瞎说。花苑师姐的玩笑你也敢开。倒是那个木兰雪怎么样了,我可是听说这几天你一会去就缠着你呢。”

何锡麟无语的叹了口气:“别提了,天天要跟我学修炼。我哪有那个功夫……我从拈花谷那边请了个师姐过来的带她,估计这两天就到了。”

秦若眼睛亮了起来,上下打量这何锡麟:“这是春心动了啊?没想到你也好这口,熟女啊。”

“春心动了又怎样?不应该么……再说,什么熟女……你忘记我多大了?找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不是正合适?”何锡麟看看秦若,倒是一点没有避讳的意思。

秦若想了想,何锡麟的年纪还真不小了,倒是比那个木兰雪还要大一岁,只是两个人这么站在一起,却看到木兰雪反而比他大了五六岁一样。

不过他还是纳闷:“我就奇怪了,你们俩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什么搞?咱能文雅点么……”何锡麟无语的看着秦若。“那叫一见钟情好不好?”

“我呸你的一见钟情。”秦若很不屑。

何锡麟挠挠头:“好吧,兰雪的脾气性格我挺喜欢的。”

“哎呦,这就连兰雪都叫上了?”秦若哈哈笑了起来。

何锡麟倒是大大方方的说道:“这算什么的,我太爷爷也看过了,说由着我。实际上那是他也看中了。”

秦若松了口气:“我刚才还想问,你太爷爷什么态度呢。”

对于和俗世的人结合,修炼界向来是不排斥的,而且是欢迎的,因为这至少可以改善人群子嗣的后辈血脉的多样化,这和西方那种重视血统到了变态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

“太爷爷说了,若是她能早来二十年,如今未必就不是一个金丹境的好手。只是可惜了,年龄大了些。”何锡麟也显然有点遗憾的模样。

秦若惊讶的看着他:“不是吧?狂歌这一夜风流,还弄回来好几个天才?”

“你还真别说,小丫头那个玄阴冰体,两个老祖宗还闹了一阵呢,都想收做弟子,不过最后都妥协了。不过谁都没想到,这么一个玄阴冰体不说,还带上一个木兰雪。木兰雪是天生的木系真气,唉,人比人气死人啊。”何锡麟接着说道。

秦若这一点倒是不知道,但是也倒抽了一口冷气:“怪不得你叫拈花谷的世界来带,这将来就是一个医疗圣手啊。”

“不好说,就她那个脾气,我倒是估计,十有八九,不会去学那个,更大的可能是去学攻杀之术。”何锡麟却一点都不看好。

秦若点点头:“那就是她个人的事情了。”

正说着,夏妃暄揉着眼睛走了过来,把一本资料丢到他们俩面前,然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好了,你们看看吧。这是按照两位老祖宗的意思改过的,留下了百分之四十,给你们俩做机动调配使用。其余六成,两成龙组留用,四成分给各个参加的宗门。按照各个宗门的出力大小计算。就因为这个计算不好把握,才等了这么久。”

“不过放心好了,这个数量,是几个大宗门的话事人过来讨论之后认为这样合适之后才决定的。不会有纠纷的。”夏妃暄疲惫的揉揉脑袋。“我得去睡一会,累死我了。他们几个已经睡了。你们先看。”

说着,夏妃暄直接到这边的休息室去了。

秦若很是对他们抱歉,但是现在除了他们,秦若也没多少可信的人手。更重要的是,没有多少这方面合适的人手。清心观和碧霄宫都有一批人手可以调用,但是这方面的能力就太差了。

秦若看也不看,直接看看何锡麟:“走,去给老祖宗们最后过目,各个宗门等这批资料估计都有点急眼了。该发下去了。”

……

两位老祖宗根本没看,直接让秦若和何锡麟主持就是了。

和夏妃暄所说的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纠纷,各个宗门早就有人在这里等待,得到各自的份额之后,就直接领了回去。然后他们的宗门话事人,都传来了消息表示感谢。

“他们当然要感谢,他们哪出力了?就是去武装游行了一次罢了,连出手的机会都几乎没有。就算对当地宗门威慑那两次,也只是几个师叔祖去展示了一下,连一架都没打过,对方就软了。这就换来了十年的贡品,每年都有这么一批,等于是白得的。”何锡麟却是对秦若还有点疑惑的表情直接解释道。

秦若点点头:“还是财帛动人心。”

何锡麟感叹的点点头:“是啊,若是没有这一点,大家即便是去了,也不会甘心。这一次事情结束,估计若是有下一次,他们就不会派这么点人来应付。”

秦若却合上了手里最后的名册,摇了摇头:“以后这样的机会怕是不多了。要么和对方相安无事,要么,就是外面的人围攻华夏,一次就来个大打。”

何锡麟沉默了,他知道秦若不是危言耸听。外界的人绝不愿意看到华夏强大起来的,而且如今是强势出现,开始重新要占据世界修炼者的领导地位。

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只是这阻止,无非是大规模的进攻,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而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势力有资格独自抗衡华夏,只可能是大规模的联合。到那个时候,必定是一次惊天动地的大战。

“最好不要大战!华夏如今实力虽然恢复不少,但是比起巅峰状态还差得远。”何锡麟叹了口气。

秦若嘿嘿一笑:“那是自然的,我们也不傻,明知道这样还去硬撞上去吗?他们不给借口,咱们自己找!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想,怎么都能找到。实在是找不到就翻旧账!这数百年来,翻旧账的话,他们哪个屁股上干净?咱们修炼界可从来没跟外界有什么正式的条约什么的,口头约定都极少。翻旧账,不正常吗?何况,咱们好多老祖宗还健在,这也不算翻旧账不是?”

何锡麟看着秦若:“摊上你,对方真是悲哀。”

秦若却正色道:“不是摊上我悲哀,而是他们昨天做下的,终究要还的。”

说话之间,楚狂歌匆匆的赶了来:“师兄,快些回去,老祖宗那边有急事找你们。好像是国外有修炼者来,听说是来求和的,是白人,但是不知道是哪家的。”

秦若看了何锡麟一眼:“白人,求和?现在能走这一步的,无非是欧洲那边,估计那边的师兄们闹腾的很爽,他们受不了了。走,看看去。我早就等着这些白皮来求饶了。”

何锡麟跟着站了起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却说道:“怎么你准备答应他们的求和?”

秦若点点头,慢慢的呼出一口气:“咱们还缺乏必要的准备,还没有面对整个西方修炼界的准备。还得等几年。尤其是,我很想知道,他们的秘地通道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是天生的,还是人为的。如果是人为的不重要,如果是天生的,那华夏就不该如此。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出现了差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