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会面谈,驴打滚/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秘地,是现在华夏最大的心病,任何事情都比不上这个来的重要,因为这是宗门修炼的根本。

秦若和何锡麟赶回来,问了外面的守卫,直接来到了会议室,会议室的会议还没开始。里面的老疯子看他们到达,连忙走了过来:“快来,就等你们了。”

秦若和何锡麟连忙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到他俩到了,老疯子立刻去通知太清长老和何牧原——当然,他们两个是不会出面的,也根本不会现身,他们只在隔壁旁听。这些人,还没资格跟他们见面。

秦若和何锡麟,就是这次会议的主导,看到对面的几个白人老头,其中两个例行是穿着西方教会常用的所谓法袍,应该是主教级别的修士。另外几个,穿着便服看不太出来是什么行当。但是这一共有三个人,有一个明显身上散发着一股柔和温暖的气息,这是光明骑士的味道。另外两个,则是一个散发着狂暴凶狠的戾气,另一个却是有一股特别炽烈的气息,好像他本人就是一团火焰一样。

秦若扫了他们一遍,心中却对那个有着炽烈气息的人最感兴趣:这应该就是他们的魔法师了。

这是秦若第一次算是正儿八经的见到魔法师:因为即便在法国,整个法国修炼者中,魔法师的数量也不超过二十个。而这二十个魔法师,还都是初级魔法师,还不够资格见到秦若。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魔法师到底是如何的稀少。

秦若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这魔法师和属性体质一样的稀有啊。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多……

不过稀有,就意味着珍贵,这种珍贵,在修炼界,就意味着强大。

秦若对这个人,特意多看了几眼。

“我是秦若,这位是何锡麟,想必你们虽然没通过正途认识,但是各自也通过各自的通道打听清楚了。你们是谁?”秦若坐定之后,很直接的靠在了椅子上。

对面的几个人看到秦若和何锡麟,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头,那个一股子狂暴凶狠起息的人差点就要跳起来,却被身边那个光明骑士按住了。

为首的那个教士看着对面的秦若和何锡麟:“你们华夏修炼者,只是让这么两个年轻人来见我们,是为了羞辱我们吗?”

秦若看着他,嗤笑一声:“怎么,强盗如今也学会礼仪了?你们不是以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吗?很不巧,我们俩虽然年轻,但是这拳头,至少比起你们,还不算小。不服,可以先打一场试试看。”

现在秦若实力未曾完全恢复,真打起来,尤其是面对这些人,他还真打不过。真打起来,他也赚不到便宜,别说那些人,就是那个实力最差的光明骑士,他也未必是对手。人家来的可都是高手。

不过秦若不在乎,这种谈判桌上的硬朗无所谓,因为根本打不起来。他们是来谈判的,不可能自己作死。

对面的教士感觉到秦若的那种无赖心态,有点憋屈,可是他也没办法,只能咬咬牙:“我是来自西班牙的红衣大主教劳尔,这位是葡萄牙教区的大主教菲西斯。我们代表西葡教区前来华夏,是希望就眼前的修炼者局面,进行一次认真的会谈。因为贵方的行动,已经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甚至,法国人已经开始入侵我们的教区。”

秦若看着他冷笑一声:“法国人入侵你们的教区,干我们华夏屁事?你们应该去和法国人谈,而不是万里迢迢的跑道这里找我们。”

老二脸色铁青,刚要说话,那个有着狂暴气息的人再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桌子直接被他拍了个窟窿:“秦若,所有人都知道,如今法国人就是你们的傀儡。没有你们的支持,他们怎么干入侵我们的教区?”

秦若淡淡看他一眼:“这张桌子很贵,是用最好的材料制作的,价值很高,比你的价值都要高的多。想必你毁掉他之前,已经做好了赔偿的准备。”

那个人大怒,旁边的光明骑士连忙用力按住他,低声劝解。

劳尔和菲西斯都是无语,两人对视一眼,劳尔接着说道:“好吧,我们不要绕圈子了。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弃支持法国人?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法国人已经疯了,他们已经吞并了瑞士,还有相邻的几个小教区,正在攻击我们的教区。和英国人也紧张的随时可能开战。当然,各个教区之间有所争斗也是正常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行为肆无忌惮,已经影响到了普通人的世界。现在整个欧洲,天天都有神迹降临的事情被传播……”

秦若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没工夫听你诉苦,我还要赶时间去给我的小侄女做玩具呢。说吧,你们怎么打算的?”

劳尔咬牙说道:“我们可以给华夏归还当初八国入侵的时候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非法所得。并且支付一定的利息。”

秦若看着他,摸了摸鼻子:“哎呦,那时间可不短,这利息,可不少啊……不过你觉的这利息该怎么算?三分月利,驴打滚怎么样?”

劳尔和菲西斯都有些发愣:三分月利,驴打滚这都是华夏的说法,他们虽然都懂得华夏语,身边也有专职的翻译,但是这玩意,真的不懂。

旁边他的翻译连忙询问身边的人,那个魔法师倒是居然说道:“这太苛刻了。这样的话,就算是只是俗世的东西,利息都能让我们还不起。这不可能。”

接着,他低头对劳尔和菲西斯说了什么叫做三分月历,驴打滚……

听到他的解释,劳尔和菲西斯脸都变了。

别说他们当时获得的好处不小,哪怕只是当初抢了一两金子,这么算下来,到了现在他们都还不起。可别忘记了,一个月滚一次,还是一滚三分,也就是三成,这可是近百年,接近一千个月!

平均两个月就要翻一番的数字,一千个月,那是一个计算机都要死机的天文数字……任何人都承受不起。

“你根本没有诚意,这是讹诈。”菲西斯忍不住了,大声说道。

秦若哈哈大笑起来,猛地站了起来,一巴掌排在桌子上:“讹诈?当初你们来华夏,不是讹诈吗?欺骗,谋杀……所有卑鄙的手段,你们哪一样少用在华夏身上了?我这么做总比你们直接来抢好的多。或许,我应该直接到你们的地盘上去取,那样才是对应你们行动的报复。对不对?”

劳尔和菲西斯都是沉默了,不错,华夏人的愤怒是有理由的。而且,普通人在俗世百年,可能已经更替了几代人,仇恨可能就被冲淡了。

但是在修炼界,百年时间,当年的当事人,差不多都在,这仇恨如何放得下?

即便是那个脾气最火爆的人,此刻也没有出声,他当然知道自己理亏。

那个光明骑士干咳一声,看看其他人:“秦若先生,我想,我们大家都收起自己的愤怒,平静的讨论一下比较好。毕竟,我们来是希望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进一步的激化矛盾。你知道的,有不少人,并不在教会的控制之下,比如吸血鬼,他们也同样遭到了厄运。我们能够控制我们的行为,吸血鬼们可不会。尤其是随着我们对局面掌控的失控,吸血鬼们已经在当地肆虐了。是的,我们是来求援的,还希望你们能够支持。毕竟,我们都是修炼者。”

他的语气已经很是缓和,算是有点低声下气,秦若却没打算这么放过他们,,重新坐了下来:“你们失控,关我们屁事?”

光明骑士旁边的魔法师终于忍不住了,抬头说道:“我们愿意和法国一样的条件。”

听到这句话,秦若眉角微微扬了起来:和法国一样的条件?

和法国什么条件?

秦若离开之后,那边已经重新核定了双方合作的条款: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双方合作,支持法国教会独立,法国教会为华夏在法国设立一个完善的分基地,供华夏人用作研究之用。

当然,研究什么,华夏是不会和他们分享的。

他们也要这么做?

秦若还是欢迎的,毕竟只有一个法国秘地,研究这秘地通道终究是不方便。若是有了西葡教区的合作,无疑是大有裨益的。

因为西葡教区和法国教区之间,也有一条秘地通道,正好可以通过这条通道进行更多的研究。而不是目前只能在法国秘地研究通道的一头。

“很抱歉,我们已经和法国人有了默契,暂时没兴趣。”心里这么想,秦若嘴上却没有松口。

那魔法师看着秦若,淡淡的说道:“你们研究的东西,我们可以提供很大的帮助。你或许不知道,西方修炼者的世界中,魔法师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而西葡教区虽然是一个不大的教区,却拥有自己的独立的七名大魔法师,甚至还有一名魔法宗师。法国人,却连一个大魔法师都没有。”

秦若看着他笑道:“哦,那倒是说说看,魔法师对我们的研究,有什么好处呢?”

“按照我们最古老的记载,秘地之间的通道,是几千年前的魔法师开辟的。”魔法师轻轻的说道。

秦若眉角微微一扬,终于到了正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