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领悟/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清长老淡淡的说道:“一成都没有。”

秦若顿时心沉了下去……

何牧原冷笑道:“他们也不是傻子,岂能不知道我们华夏最为迫切的需求就是打通华夏秘地之间的通道?只是可惜,他们还是算错了。有了阵法秘策回归,加上得到的破空锥和打通秘地的阵法,他们的这个依仗,怕是行不通了。”

秦若看着他们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还谈吗?”

太清长老微微一笑道:“自然是要谈的。这是个机会,我们了解他们更多的机会。我们毕竟是闭门造车太久了,世界上的情况,我们了解的太少,要重新开门,也需要一个了解的过程。若是贸贸然的走出去,怕是要吃大亏的。华夏目前可经不住折腾。”

秦若点点头,这一点他是赞同的。这和他做雇佣兵的时候是一个通用的道理:接了任务,首要的事情,就是要弄懂任务的要求,对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拿到尽可能详细的信息。否则,那就是找死。

因为,任何一刻子弹,都可能杀死人。

何况是涉及到了东西方之间的事情。

“老祖宗,那我们该如何把握?”秦若是没底的,他以前可以狮子大开口,当然现在也可以,但是现在就要有一个合适的度。

而现在这个合适的度,他心里没有谱。

太清长老点点头:“不必着急,我们也要商讨,怎么拿出一个足够分量,他们也不会拒绝的条件。”

具体的细节条件,比如最优先的赔偿的数额,自然是需要一些比较专业的人去计算的,这个责任,毫无疑问是阴阳门最合适,百工殿也是需要参加的。

屈天问和公输灵今天也是参加了旁听的,但是他们也不能一口喊出个数字,还得等回去之后,召集人手讨论衡量计算之后才可以。

大家各自由太清长老分配了任务,该去核损的核损,该去组织一个可以衡量对方能够拿出来方法的小组也是必要的,其他的,则是要更多的了解西葡教区。

西葡教区的到来,其实是很突然的,因为不管是秦若还是太清长老,何牧原他们,都没料到西葡教区的人会来,而且来的这么快。

因为西葡教区是个老牌教区,一直和法国人争夺领导者的地位,想来实力应该是相当强的。

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久,他们居然直接就这么来了。

所以,还会有一组人和法国教区联系,获取必要的情报信息,还要有人去想办法了解西葡教区的真正来意——这是最难的,但是总不能不去做。

不过这一次,无论如何华夏是主导的地位,这就容易转圜。

至于秦若和何锡麟,则是没有任务……

他们只需要等着各方消息汇总而来之后,经过讨论拿出需要他去讨价还价的章程等着照本宣科就是了。

“我们就是个传话筒?”何锡麟有点郁闷。

秦若倒是笑了起来:“你还不满意啊?你不想想,这种事落到我们两个这种算是最低辈分弟子的头上,已经是天大的重视了。若是不是情况特殊,比如是华夏两个宗门之间的纠纷的话,轮得到我们这种小辈说话?”

何锡麟嘿嘿笑了起来:“别说是宗门之间的纠纷,就算是有些面子上不好说的事情,也轮不到我们。宗门之间的交流,最少也是现任宗门门主才可以。”

他明白的,龙组目前的身份还是尴尬的,只是有了好转和起色而已。连带着他们俩的身份也是如此。

“随便吧,至少现在我过的很舒坦。不用关心太多,只管随自己心性来就是了。”何锡麟打了个哈欠。“我去看看那个小丫头。”

秦若苦笑着摇摇头:“你是随自己心性来就好了,我却突然感觉到,我似乎是越来越不自由了。好吧,如今这个时候,我想不干也不成。等等吧,等到以后龙组成型了,我也就不管,立刻去做我自己的事情去。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烦啊。”

秦若本来就不是做领导的料子,他也没那样的想法,只是恰逢其会,因缘际遇之下,只能去做。

不过他似乎也忘记了一件事情: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事情就是靠着恰逢其会因缘际遇成就的。

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六重天的巅峰,如今,正在考虑突破六重天达到七重天。

如果能达到七重天,他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抗衡真正的金丹境一重天的高手——不是那种刚刚突破,对属性力量还没完全掌握的金丹境高手,而是真正掌握了属性力量,完全成熟的金丹境一重天的高手。

之前他的力量太清长老是说过的,他能抗衡,但是只是抗衡而已……抗衡这个说法其实模糊的很,见面就跑,能够自保,也是一种抗衡。

对面厮杀纠缠,也是一种抗衡。

战而胜之,也是一种抗衡。

太清长老之前的意思很明显是第一种……见面就跑,能够自保,仅此而已,这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

现在,秦若已经是真丹境六重天的巅峰状态,虽然实力提高巨多,他却依然没把握能够正面和金丹境的真正强者厮杀纠缠。别的不说,只是人家那种纯粹的属性力量,就足够让他挠头的。

若是想要做到这一步,秦若至少也得是七重天以上!

到了七重天,秦若配合他的经验、力量,以及一些外部的手段,绝对有把握不只是纠缠,而是战而胜之。

至于之前秦若击杀过的那几个甚至有金丹境二重天的高手,并不就意味着他真有了和人家抗衡的能力。

这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突然拿着手枪,一枪打死了一个兵王,这是明确的结果。但是谁敢说这个普通人就有正面抗衡兵王的实力?

或许有的时候投机取巧没问题,但是正面抗衡,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否则,秦若就不是逆天,而是成神了……

不过这几天的时间,也不够秦若去静心修炼的,他只能是尽量的去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而已。

尤其是这几天,他的家里可是热闹的很:一个李夏怡就已经让这个家里鸡飞狗跳了。现如今,加上楚灵,更是让家里天天鸡飞狗跳,一刻不得消停……

楚灵,就是杨白羽的女儿,哦,当然,如今也是楚狂歌的女儿。这一点上,楚狂歌很是霸道,没有商量的余地,直接给孩子确定了楚姓,然后去清了阴阳门的长老取了名字。

杨白羽本来对他们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没多少概念,但是木兰雪很快弄明白了,震惊之余,当然也不会隐瞒杨白羽,因为她已经被决定留下来。

没错,是被决定,不是自己的选择。当然,如果是她自己选择的话,估计也会留下来。毕竟俗世虽好,比起这种世界来说,只是一个好奇,就足以让她没有其他的选择。

等到楚狂歌给小丫头取名的时候,杨白羽还有些担心,尽管她也不知道担心些什么。但是看到楚狂歌这几天下来,是真的喜欢小丫头,她也松了口气。

尤其是这几天小丫头和李夏怡,把整个秦家闹的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她还有点担心,不过很快她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小丫头不只是楚狂歌纵容,这个家里的任何人都是一个态度……

她甚至开始担心,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岂不是惯坏了?

她等到楚狂歌再来的时候,小心的问了,楚狂歌却很简单的说道:“女娃儿么,管那么多不好,也要富裕一点养着。师兄说的,她说那样将来长大了,不会轻易被诱惑。”

杨白羽有点无语,不过她本来性格就是有点逆来顺受,如今,楚狂歌虽然每天只是来一次,但是他的心意却是真正实在让她感觉到温暖。

只是她也有点担忧:楚狂歌把她们带回来,就这么一直放着,到底几个意思?

楚狂歌则是听了阴阳门的一个关系挺好的弟子的话,早就选定了日子,打算结婚:不过他没和杨白羽说,因为他很自然的认为,自己是这个家庭将来的主人,这一切他来安排,杨白羽听着安排就好了。

这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不过他一点都没有这个自觉。

秦若碰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正在对着手里的长剑发呆。

秦若有点好奇的走过去:“发什么呆呢?”

楚狂歌慢慢回过神来:“原来,剑可以这样用。”

秦若不解:“怎么用?”

“除了锋利的一面,还有柔和的一面。”楚狂歌慢慢的说道。

秦若吃了一惊:楚狂歌的修炼是那种单纯的剑道,虽然凌厉,却有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太过凌厉了。但是如今,他居然看到了剑柔和的一面,这不是修炼层次的问题,而是对剑道领悟的升华!

秦若突然出手,猛然一掌拍向楚狂歌,楚狂歌长剑苍然出鞘,一声清脆的长吟,居然有点类似龙吟。

一剑,光华漫天,秦若猛然后退,这一剑,秦若居然有点摸不着头脑,除非他直接强力破开,否则只能后退。

楚狂歌的实力和战力都是远在秦若之后的,秦若自然是能应付。但是这一剑所蕴含的剑道的领悟,却是秦若居居然都感觉到惊讶。

这一剑的领悟,绝不比他差,甚至不比很多修炼多年的真丹境的顶级强者差!

秦若猛然后退,退出了站圈,却是站在原地,看着楚狂歌:“没想到这几天,你居然领悟这么深。”

楚狂歌摇摇头:“还很模糊,不过,我能感觉到,我正在了解的更多。”

一个女人,居然能让出矿个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剑本来就是两面,楚狂歌如今才多大,能够领悟到如此地步,秦若已经看到了一个剑道宗师的雏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