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砸场子/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对这里的变化早有预料,但是,毒,却是没料到的。

“怎么回事?”秦若皱起了眉头。

那人直接说道:“老大,您和刘虎老大走了之后,这里就交给我们老大管。我们也记着老大的嘱咐,只管做自己的生意,道上的生意什么的,都是按照老大的规矩来的。可是前几年还好,这几年,突然来了一批来历不明的人,直接把帮派给收了。老大和几个能主事的人都被沉到海里去了,只剩下我当时不在家,去外地谈生意去了,才算是避过一劫,我现在整天东躲西藏的过日子。”

这个人是当初秦若离开这里的时候,刘虎在当地帮派中找到的一个可靠的人,安插在当地帮派的一个耳目,当初本来是打算暗中监控这里的帮派的。没想到,如今却是这个模样……

“说说看,都怎么样了?”秦若指了指沙发,让他坐下来。

“完全变了天了。您走的时候,这里一切太平,老百姓也不受骚扰。黄赌毒的东西,不敢说绝迹,但是那些大型的夜总会什么的,谁特么敢干这个?”那人坐下,还是有些哆嗦。

看到他的手习惯性的去摸口袋,秦若知道,他是想抽烟,直接切了根雪茄丢了过去。

他连忙拿起来,连说不敢,然后哆嗦着手点上,猛抽了几口才说道:“老大,您走的头几年,这边还是很太平的。后来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嗯,是两年半之前,对,没错,是那个时候。”

“滨海市突然来了一批人,都很能打,直接就扫了我们的帮派。我们帮派的老大和主事的人直接被沉了海,凡是不服的,也都不见了。甚至当地的政府官员都落马好几个——那倒是官面上的。不过奇怪的是谁反对他们,谁就不是贪污就是,然后很快被抓。一直到没人反对他们。”

“然后这地下的势力就乱了,先是毒品,借着就是夜总会的皮肉生意,借着就是赌,一下子似乎就回到了以前那种状态。不过好在,他们还算约束,对老百姓没什么伸手的。不过老大你也清楚,黄赌毒这东西,只要有了,要挣钱,就得有客户。这客户自然是普通的老百姓。接着也很快没几个月就开始泛滥。当地也管不了。”

“然后就一直这样了。”那人猛抽雪茄,企图让自己稳定下来。

秦若看着他:“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毒品?”

“海上。我偷摸的去看过几次。毒品这东西,咱以前是干过的,老大来了就洗手了。他们的交货也不怎么隐蔽,直接就在码头上交接。量很大,周边的地区都是这里分发的货。”那人接着说道。

秦若点点头:“是不是从外国人手里拿的?”

那人点点头:“肯定的,都是外国船,来交货的人也都是外国人。帮派里,总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是可以得到点消息的。里面还在的兄弟传出消息,说是这些人是首都来的,都是有大背景,大势力的人,让我不要想了。”

秦若点点头,这到时验证了他的想法:这应该就是林家的人了。

“是不是姓林的人?”林炎在旁边突然说道。

那人连忙点头:“为首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叫做林权的人。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这个人大家都叫林大少。”那人连忙说道。

“不过奇怪的是,最近他们好像收敛了很多。”那人却又说道。

秦若点点头:“胡勾,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我来处理。”

胡勾看着秦若却没动:“老大,我知道你能打。可是他们人很多,而且真的很能打。你才三个人,怕是不行。要是老大真的打算动手,我还是能找些人来的。”

秦若笑了笑:“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哦,等等,这个你拿着。估计你这一段也过的不怎么样。”

随手丢过去一张卡:“你先用着。”

胡勾看着这张卡,眼泪都要留下来了,这两年,他几乎是靠着讨饭才坚持下来的。

“老大,我……”胡勾不停的擦着眼睛。

秦若微微一笑:“放心吧,我的兄弟,我从来没忘记,只是现在摊子大了,未免有时候照顾不过来。这张卡里面有一千万,你先拿着,那几个走了的兄弟的家属,你照顾好。另外,你小心点,召集靠得住的兄弟。这个时候,应该找到的人都是能靠得住的。准备接手滨海市的这个烂摊子,只是又要辛苦你了。”

胡勾连忙擦擦眼睛:“老大,别的咱胡勾不敢说,我自己三天吃一顿的时候也有,可是几个老大的家属,从来没缺着。老大,我先去了。”

看着胡勾离开,何锡麟到时蛮有兴趣的看着他:“这家伙到时有几分骨气和情义。”

秦若叹了口气:“倒也难为他了。他当时只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人物,没想到,如今居然坚持到这个份上。休息下,今天晚上咱们去夜总会开开眼,我很想看看,我当初收拾过的地方,有什么人敢给我弄乱了。”

海皇夜总会,是目前滨海市最大的夜总会,也是最好的夜总会,每天这里找个车位都难。

这里不仅是富人的销金窟,也是当地官员常常光顾的好地方。

不过来这里的官员们,都是很低调的——不是怕曝光,而是这里的后台太大,他们不敢嚣张。

看着金碧辉煌的夜总会大门,甚至从大门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放浪形骸,秦若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叼着一根雪茄,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他身边两个看起来最多十五六岁的少女,说说笑笑的走了进去,还没走进大门,旁边就有两个嬉皮笑脸的小白脸一样的男人凑了上来,其中一个很直接的把手伸进了一个少女的裙子里……

这里保安好像没看到一样,只能说明这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秦若冷哼一声,往前走去,刚到大门口,门口的保安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没什么动作。这倒是让秦若有点不解。

不过他也不在乎,直接往里走去。

走不了几步,就到了大厅里,看看这周围,随便找了个卡座坐下,何锡麟和林炎同样是一身风衣,跟着秦若坐了下去。

他们三个的模样实在是太招眼了,没办法,三个人都是帅哥,尤其是何锡麟,往这里一站,他么的明星都得失色。

“这算是上门砸场子了,咱们怎么开始?”一坐下,何锡麟就忍不住搓了搓双手。

秦若微微一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直接丢到了大厅的舞池中央。

一声惊叫,一个正搂着一个少女乱摸乱捏的大汉顿时脑袋上一片血红。

秦若进来就看到这个人了,这个人明显的就是这的一个负责人。

“我艹,谁特么的敢打老子,吃了豹子胆了?”那人一愣,接着立刻大吼。

随着他一声大吼,舞厅里顿时安静下来,除了舞曲还在疯狂的喧闹。不过那负责DJ的人也不是傻子,看到这一幕,连忙手忙脚乱的关闭了舞曲。

秦若拿出一根雪茄,慢慢的切了,点上,吐出一口,没有任何表情。

他清楚的很,他刚才出手,肯定是有人看到的。

果然,那大汉很快就直奔秦若这边过来了,看到秦若三人,却是一愣。

这三个人很帅还是其次,重要的是,这三个人的身上有一股他看不明白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他没了动手的欲望。

“三位,不知道在下哪里招待不周?”那汉子虽然没了动手的欲望,但是依然趁着脸说道。

秦若扫了他一眼:“让林权出来。”

这样直呼其名,很不礼貌。

那汉子一愣,接着却没有发作,反而小心的问道:“那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秦若看他一眼:“你有资格问么?”

那汉子一愣,但是他不敢走,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万一这是人家唬他的呢?那时候闹了笑话是其次,惹怒了老大就麻烦了。

“兄弟,我……”那汉子又说道。

秦若随手把茶几的钢化玻璃掰碎了一块,直接甩到他的脑袋上:“兄弟,你这样的货色也配!滚,让林权给我滚过来。”

那汉子顿时连滚带爬的跑了……开什么玩笑,那钢化玻璃的茶几,一手就掰岁了,这特么还是人么?

……

林权来的不慢,他也是今天恰好到这里见几个人。

看到这里的一个小头目满脸是血的跑过来惊慌的汇报,顿时有点恼怒,但是听说对方一直手掰碎了钢化玻璃,他倒是来了兴趣。

一般的化境高手怕是都没这个实力,至少也得是化境七八重天的人才能做到。

这样的人,也值得他去看看了。

他刚到这边,看到三个人依然随意的坐在那里,冷哼一声,往前两步,扫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身手不错啊。不知道我林权哪里得罪了几位?跑过来砸我的场子,我倒是很好奇了,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

秦若微微转头,让他的脸能够更好的接受一点这里模糊的光线:“林权,你这种货色,还需要谁给我胆子么?”

林权看到秦若的脸,突然感觉到一股冷气从头直接贯通到了脚底:“秦若!”

秦若旁边的林炎转过头来,慢慢的站了起来:“林木死的时候,你不是说要把我也挫骨扬灰么?”

看到林炎,林权突然感觉到裤裆里一热,接着一股恶臭就传了出来。

何锡麟嘿嘿一笑:“他娘的,就这样的货色……居然……”

林炎走过去,随手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把他直接举了起来:“你爸死了,我杀的。”

林权却是仿佛鸡啄米一样狂点头,憋红了脸色:“哥,不是我……不是……是他们……不干……不干我事……”

“林木死的时候,是谁亲手霸刀刺入他的心脏的,你别告诉我,林家还有另一个林权。”林炎的脸色都扭曲了。

他的心里其实痛苦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