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俗务很痛苦/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阴阳门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我们这么做,只是希望,我们的阵法不要再重蹈覆辙。”屈天问接着说道。

看到大家还是不好说什么,屈天问回头看着太清长老:“太清长老,您看,我们的秘地通道从何开始?”

太清长老看着屈天问,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意思,只是一脸的平静,他点点头:“那就以横断山秘地为中心,先向南,后向西,再向东。各位道友,看如此安排如何?”

邱珊月点点头,却转头看向太清,张了张嘴,然后却又闭上了嘴巴,看了看会议厅里的其他的人。

秦若看到她的表情,却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过这事现在没他插手的地方,他也就不去关心。

会议的大头就是这件事情,到了这里,会议也基本完成任务了。但是不得不说,虽然龙组在这里依然是配角,却也无形中提高了巨大的地位。

这将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而不是一蹴而就的。

看到大事已经结束,太清接着宣布了散会,有几个人起身离开,也有几个人互相招呼打算聚一聚。还有一些人留了下来。

秦若这个时候自然是离开的,这里的人要留下叙旧,不是他能掺和的。

伸手拉了旁边的林炎,秦若和何锡麟一左一右的几乎是驾着林炎走出来,不然的话,林炎几乎要站不住。

似乎是因为没了心事,林炎却一下子软了下来,甚至他的精神都有点涣散。

这吓了秦若和何锡麟一跳,连忙带着他来到外面,也不管他的抗议,直接带着他来到百花们的驻地,找到花苑师姐。

“师姐,快来救命。”何锡麟很是夸张的喊道。

花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和几个师姐商讨炼药的事情,听到外面大喊,连忙走了出来,几个师姐也跟着打算帮把手。

不过出门一看,却只是一个精神颓废的人,大家倒也过来看了。

“没什么大事,只是突然从什么事情里放松下来,需要一个时间的缓冲。我这里有些安神宁心的丹药,拿去吃一些就好了。”花苑看过之后说道。

不过却是瞪了何锡麟一眼:“以后不准胡说八道,会吓死人的。”

何锡麟嘿嘿一笑:“师姐,我这不是着急么?”

花苑却正色道:“着急也不行。你也知道,凡是到这来的,都是求医问药的居多,你这么做,其他人也这么做,长此以往,岂不是会变成狼来了,真的耽误了事情岂不是罪?”

何锡麟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我投降,我错了,师姐你就饶了我吧。”

花苑笑了起来:“滚蛋吧你。你们都一起滚。”

秦若翻了翻白眼:“师姐,这不管我的事情……”

花苑懒得理会他们,直接回去了,周围的几个师姐也都是报以笑容。

两个人只好夹着林炎离开这里,回到秦若的别墅安顿下来,正在院子里和楚灵玩耍的楚狂歌看到他们走了过来,看到林炎的模样,吓了一跳:“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秦若摆摆手:“没事,他只是太累了。去弄个房间,让他好好休息。”

林炎仿佛是一个提线木偶,根本没有反应,任凭秦若他们摆弄。

安顿下林炎,给他喂下一颗安神宁心的丹药,看着他沉沉睡去,秦若几个才离开了房间,让他休息。

来到外面,楚灵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疯去了。

秦若三个到时也乐的清静,在院子里的小凉亭里坐下来,不远处的杨白羽看到,连忙泡了一壶茶送过来,然后又去忙自己的了。

秦若和何锡麟看着杨白羽离开,她很显然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毕竟对她来说,这里这样一个安静的世界,确实是很适合她的。每天陪着太清老祖宗养花种草,生活很是悠闲,也很适合她的性格。

何锡麟却忍不住笑道:“师弟,没想到你平时闷声闷气的,这对付女人还是很有一手的吗……这么快就服帖了。”

楚狂歌脸色一红,却是淡淡说道:“我以真心待她,她自会真心待我。”

何锡麟笑的更厉害了,拍着楚狂歌的肩膀:“行啊,你都会拽文了。”

楚狂歌有点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求助的看向秦若。

秦若微微一笑:“别闹了,你们家老祖宗怎么说?那个斗篷人的事情。”

何锡麟看到秦若说正事,连忙收了笑容,正色说道:“我太爷爷说,这事不好断定。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际遇。西方世界历史上,强者也不少。华夏强,强的是中坚力量的系统性的突破。能够成批的培养金丹境以上的高手。但是西方世界中,也有一些人,天资绝艳,或者有自己特殊的际遇,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甚至有人不比几个老祖宗的力量差。所以不好断定,到底是他们有了突破的法子还是个人的问题。”

喝了口茶,何锡麟忍不住说道:“弟妹这泡茶的手段,这一段到时突飞猛进。”

楚狂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太爷爷说,更大的可能是个人的问题。因为根据你的描述,那个人的修为很高,但是修行的也应该是极其冷僻的法门。这种东西,一般是没办法大规模的实现的。”

“当然,我们要重视,但是也不会太担心。毕竟就算他们突破了,充其量也就是达到我们的程度,仅此而已。更何况,实际上,我们的老祖宗们一直在摸索更高的警戒,比他们早了不知道多少年。他们若能突破,我们未必就不能获取更高的途径。总不能他们进步我们一直原地不动吧?”何锡麟慢慢的说道。

秦若点点头,道理他是懂得的,但是真正要面对的时候,还是很困难的。

不过事情也只能是这样了,也暂时没有办法去追究根底。

“哎呀,差点忘记了,上次你说过的那个,在安南救你的人,老祖宗倒是有了点消息。”何锡麟一拍脑袋,连忙接着说道。

秦若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对那个救了他的人,他还是很好奇的。

“不过也别指望找到人。那个人很奇怪,在安南和华夏边境上露过几次面。但是却从不和我们接触,至于是否和安南那边有关系,那个就不知道了。这个人的修炼倒也奇怪,看似是用剑的,不过没交过手,不知道确实是如何。但是曾经有驭兽门的人看到他的轻身功夫却是一绝,不敢说踏雪无痕,水上漂是没问题的。最关键的是,他至少和我们没有敌意,甚至他还帮过两次驭兽门的人。不过从来不说话,带着面具,也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何锡麟慢慢的说道。

秦若纳闷的拧起了眉头:“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何锡麟笑道:“嗨,既然和咱们没敌意,又算是救过你的命,左右不是敌人就是了。咱们以后若是有机会,说不定就能见到。毕竟安南那地方,早晚都是咱们的不是?现在就别想了,我打算好了,这次回来,要是没有大事,我就好好闭关了。上次的事情,太特么的憋屈了。”

秦若笑了笑:“我也打算闭关的。确实是憋屈。”

不过很显然,他们闭关是不太现实的。

龙组的事情,随着秘地通道的开始打通,骤然就多了无数的事务。尤其是阴阳门和百工殿,虽然人是他们的,但是一旦有任何事情,全部交给龙组来处理。

秦若知道,这是他们打算全力支持龙组,不断通过这样的过程来提升龙组的影响力和地位。

秦若和何锡麟好歹是两个高层,总不能真的什么也不管的就丢下,那边实在是忙不过来,他们两个也只能去帮忙。

忙碌了足够三个月,其他的事情,都渐渐的淡了,秘地通道的事情,已经分成了两个队伍开始打通通道,节奏骤然加快,但是也上了轨道,秦若和何锡麟也终于被解放出来了。

“妈呀,终于算是没事了,这特么的要人命啊,比修炼痛苦啊。”何锡麟跑出办公室,顿时昂天长啸。

秦若也跟着呼出一大口气,这坐办公室的事情,还真是不是他们的擅长……他们俩处理一天的事情,未必有夏妃萱他们一个上午处理的多。甚至还经常出错,这一段是天天被几个女人大骂……现在终于解放了。

“走走走,痛快喝一顿去。三个月都没沾到酒味了。”何锡麟催促着秦若。

“好好好,走,去找楚狂歌,听说弟妹可是做的一手好菜,只是一直没机会。”秦若说道。

何锡麟哈哈大笑:“还真是,这几个月光听师弟显摆了,还没真正吃过呢。”

两个人刚要走,夏妃萱从里面追了出来:“你们俩,站住。”

秦若和何锡麟顿时身体僵硬:不会又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吧……

“去一趟首都那边,那边最近出了好几次凶杀案,俗世警方束手无策,求到了龙组。”夏妃萱丢给他们一个文件夹。

何锡麟顿时苦了脸:“嫂子,这用不着我们吧?好歹我们俩也是……也是领导不是?”

“领导个屁,看你们处理的工作,也好意思说领导!”夏妃萱毫不留情,何锡麟顿时没脾气了。“不是非要你们去,而是龙组已经派出去两个小组过去,但是居然找不到踪迹。嫣儿过去查看,认为是高手,实力太差的没法用。太高的,也不好用。你们到时合适,去看看吧。别嬉皮笑脸的,死了五个年轻的男人了。都是……都是……你们自己看档案吧。”

秦若和何锡麟感觉到,这事,有点诡异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