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密道/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动手?”刘虎笑了起来。

秦若看看天色:“等明天吧,今天毕竟是太晚了。如果进攻,他们趁着夜色逃窜,免不了以后麻烦。”

一夜无话,秦若自己坐在临时的小帐篷里,看着远处黑黝黝的城堡,一言不发,只是沉默:明天,会死很多人!

这对见惯了死亡的秦若来说,不是事。

但是秦若却叹了口气,因为这毕竟依然是华夏内部的事务。如果对方是国外势力的人,秦若根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自相残杀,内部争斗内耗,华夏就是这样耗尽了自己的力气。

不过既然到了今天,那就结束这一切。

哪怕有纷争,也要转移目标到国外去。

一夜的时间,就这么悄然而去,东方露出了鱼肚白的时候,秦若睁开眼睛,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出帐篷,看着那个城堡。

姬花语一夜未眠,他脸上虽然镇静自若,但是心里却是很清楚,老毛子对方都好不留手的灭掉,看来华夏是动了真格的,那就意味着,第二天,也许就是结束。

姬花语坐在自己的主位上,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看着这个大厅。

曾几何时,他在这里叱咤风云,横扫安南。当时的他,何止是万丈豪情?

本以为扫平了安南,然后借助安南的本地资源,可以有一段发展的时期,到拥有了一定力量的时候,就能和华夏叫板。至不济,也能自保。

甚至在老毛子和华夏之间周旋,还能活的很滋润:诸多的小国,小区域,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实在不行,有了一定的力量,还可以去找美国人,去找欧洲的教会,总会有人对这里感兴趣看到他的价值的。

可是,一切都变了,变的他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

也许,唯一的指望,就是地下室的那两颗巨大的威力的炸弹!

想到炸弹,姬花语叹息了一声,不到最后时刻,谁特么会用这一招?

谁特么想死啊……老子也不想死。

他叹了口气,按动椅子上的一个扶手,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之后,他的座位沉入了地下,接着上面关闭,他出现在一个两百余平米的地下空间里。

就在他的对面,两颗看起来只有一米见方,但是实际威力足以毁灭整个城堡,甚至方圆十里内,不会有任何货物存留的炸弹。

看了一会,他站了起来,走到炸弹旁边的位置上,在显示屏幕上匆匆的进行了一组设置,看着倒计时五个小时开始启动,脸上露出了狠辣的笑容。接着转身,打开墙壁上的一扇门,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后,一直往前,走过数百米的距离,然后转了个弯,接连打开数道暗门,又走了数百米,这个距离,早已离开了城堡的区域。

来到一处虽然不大,但是很温馨的小屋里,这里,有一个女人,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女人和婴儿已经睡着了。

看着这个算不上太漂亮,充其量只是中等姿色的女人,还有那个粉嘟嘟的婴儿,姬花语脸上却是绽放开温暖的笑容。这种笑容,是外人绝对看不到的。

“馨儿,起来,我们该走了。”他轻轻摇醒女人。

女人醒来,立刻紧张的抓住了手里的一把短刀,看到是姬花语,才松了下来:“花语,要走了吗?”

“嗯,该走了,等到明天,就走不了了。”姬花语轻轻的说着,走到一边的箱子旁边,打开箱子,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背包。

这里面,有上千颗最好的丹药,还有几块他这些年搜遍了安南才找到的几块金属。

背好背包,看到本就和衣而卧的女人,已经抱着孩子站在地上等他。他点点头,把挂在墙壁上的一把弯刀摘了下来,抚摸了一下,叹了口气,想了想,最后却还是丢在了旁边,拿起另一把挂在墙壁上的弯刀。这把弯刀平淡无奇,和普通的弯刀没什么两样。

女人看到他丢掉了那把带着金色装饰的弯刀,惊愕的张大了嘴巴,这可是姬花语珍重超过性命的一把刀,当初她还是他的下属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碰到了都被臭骂一顿。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丢掉了?

姬花语没有看那把弯刀哪怕一眼,直接打开一个暗门,走了进去。

他的心里仿佛在刀割:这把带着金色装饰的弯刀,是姬家传承了几千年的传家之宝。可是现在,不能不丢弃了。

因为从今天过去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姬花语,只有一个流浪在海外的人。

姬花语一边走,一边心里喃喃的说道:“不是我不努力,我已经努力过了,可是我没办法对抗华夏,华夏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是我可以抗衡的。”

女人低着头,抱着孩子,跟着姬花语往外走,一直往外走,走过一条足够十里长的冗长的通道,在一间小屋子外面停了下来。

姬花语让她进去等待,他转身往外,走到那条冗长的通道里,在通道的墙壁上,不断的按动开关,墙壁上,立刻有一个一个的指示灯亮了起来——这都是预先埋在这里的炸弹。

一旦上面的炸弹爆炸,这里的炸弹会随之启动,奖这里的痕迹彻底的毁掉。

来回二十多里,一路上开启炸弹,关闭几道厚重的门,姬花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

来到屋子里,女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抱着怀里依然在熟睡的孩子。

“花语,我们要去哪?”女人看到姬花语回来,另一只手放松了握着短刀的手。

姬花语走过去,坐了下来:“去美国吧,也许去欧洲,不过你放心,离开之后,咱们再也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咱们就过普通人的日子就好了。以后,我会陪着你,一直到我们都老死。孩子,将来除了告诉他姓姬之外,其他的就不要说了。我背负这种沉重的负担近百年,已经够偿还了。我们的孩子,不应该在这种仇恨中一声。”

女人轻轻的点点头,看着姬花语却是眼泪流了下来:“花语,我终于等到了。”

姬花语看着眼前的女人,微微闭上了眼睛:“我以前……一个是没办法,毕竟祖宗做下的事情,他们不会放弃追踪。就算换作我,我也会那样做。另一个,我也是年少气盛,认为我真的可以做到很多……甚至对抗华夏。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错的离谱。华夏若是那么容易对付,西方教会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早就把华夏吞了,哪里轮的到我。”

女人叹了口气:“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

姬花语淡淡的说道:“你说吧,现在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女人看着失去了所有的坚强的姬花语,一下子变的颓废,似乎老了很多,却是十分的心疼:“其实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我不需要那些美丽的首饰丹药,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够了。哪怕和俗世的普通人一样,能够有一块土地耕种,我也很满足的。”

姬花语看着他,微微笑道:“我早已准备好了,我在南澳,美国,欧洲,都有农场。不管去了哪里,我们都安心的做一个农场主吧。我们姬家家传的本事,侍弄庄稼,可也是很有点不同的。只依靠一个农场,我们一定能生活的很好。咱们就做个普通人吧。你在这里等我,我还得去一趟,不然的话,没有我出现,局面就不会混乱下去。咱们要走,就不太可能了。”

说着,他站起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如果有个万一,只要这个通道被炸弹毁掉,路线图我早就告诉过你,你就带着孩子离开。不要等我。”

女人眼里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不,你一定要回来。”

“放心吧,我又不傻,我是那种想死的人吗?”姬花语笑道。

秦若看着东方慢慢露出一线的太阳,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一股不知名的担忧,似乎今天的事情,不会太顺利。

不过仔细去想,却又想不到可能在什么地方。

周围的区域里,已经有后续赶来的上百个金丹境之下,将来准备在这里管理这个区域的太清门和修罗门的人到达,撒开在周围方圆十几里的范围内,防止有人通过密道之类的方法离开。

虽然一直没有任何的报告,秦若却依然有点心里不安。

“秦若,怎么了,你担心什么?咱们封死了出入口,又封死了秘地通道,就算有漏网之鱼,也不过在这秘地里。到时候,咱们的多调集些人手过来,搜过去,我就不信,他能在这秘地里躲到死。而且,就算真的逃走那么一两个,又能怎么样?如今华夏不消说,就算是安南也没他们的立足之地,跑到海外去,他们就算再怎么傻,也不会做出送死的事情。”何锡麟倒是一点不在意。

秦若知道,何锡麟说的送死的事情,是指把修法外传给外国人。这一点确实是秦若的担忧。

毕竟人真的被逼急了,很多事情都可能做出来。

“我其他的都不担心,只担心这一条啊。如果真的出现,那是天大的麻烦。”秦若叹了口气。

何锡麟却笑道:“有什么天大的麻烦?俗世的华夏,也没有国外的先进,但是华夏就完蛋了吗?咱们修炼界比国外强的多,可国外的修炼界完蛋了吗?一本功法,改变不了什么,真正能改变世界的,是人心。”

秦若看着对买你的城堡,听到何锡麟的话,突然恍然一惊:不错,真正能改变世界的,是人心,是野心,是能够团结一致的民族。

如果一本功法能改变世界,那这个世界,早就是华夏的世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