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女人恼了很麻烦/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也没捞到入席的机会,不过他比刘虎更苦逼。人家刘虎好歹还能弄俩猪蹄,找个凳子坐在厨房门口喝小酒呢。他和何锡麟完全的沦为了宴席的服务员。

不过好在老祖宗们都是习惯自己动手的人,他们俩只是偶尔起来换一壶酒什么的事情,倒也不忙。

“如今这情形是越来越好了。”太清长老看着桌子上的人笑道。“以往的时候,要举起这么几个人一起喝酒,可是不容易啊。”

莫言轩也是有些感慨:“若是以前,没有什么大事,怕是来不了。如今,若是有机会,随时都是可以的了。”

“是啊,不过今天咱们聚一次,还是说孩子的事情吧。”何牧原笑道。

太清长老笑了起来:“是啊,是啊。我看呐,这订婚仪式要隆重些。我们清心观和漓水派,可也是数百年未曾结亲了吧?”

莫言轩笑道:“是啊,足足两百八十多年了。两百八十多年前,清心观还有个师叔祖下嫁我们漓水派。不过那也是最近的一个了。如今我们也该走动走动了。”

“是啊,多走动,才会更亲近。”太清长老举起酒杯。“来,且为了这数百年来的第一次婚事,咱们庆贺一杯。”

一杯酒喝下,太清长老接着说道:“上一次师叔祖嫁到漓水派,这一次,却是漓水派的贵女下嫁我们清心观,这一次,那订婚自然是我们承办,我看,订婚啊,就在这龙组就好,也别去清心观,也别去漓水派了。也算是取个中央,师弟看可好?”

莫言轩很想说,不好,但是太清长老的辈分实在是让人无法抹了他的面子,心里无奈的叹息一声:“那也好。不过,这订婚的仪式,我看还是我们漓水派安排,如何?”

太清长老笑道:“那也好,毕竟清心观经历的少,经验不足。这位置,我看就选在这,到时候,咱们大宴天下,地方也宽敞。”

“呵呵,好!”莫言轩答应的很痛快,脸上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既如此,那龙城将来,还得漓水派大力支持啊。”太清长老笑道。

莫言轩却放下了酒杯说道:“那倒是要看秦若这小子将来怎么分配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秦若将来家产怎么分?

如果给秦天瞳必要的份量,那漓水派就支持,如果没有……

太清长老呵呵一笑:“咱们都老了,秦若还年轻,他不过三十许岁,等到他不能管了,那时候,咱们早就入土了。恐怕这个心,操不上了啊。”

莫言轩微微一愣,接着却是苦笑着摇头道:“哎,我却是忘记了,秦若的年纪只有三十来岁,前途无限啊。也好,既如此,咱们就不谈这个。不过漓水派一定会支持龙城的发展。”

太清长老接着却悠悠的说道:“秦若虽然年轻,但是孩子们的将来,还是要看自己。天瞳的根骨虽好,却不适合清心观的修炼心法。漓水派的心法更合适。若是天瞳将来有了出息,未必不能在龙城做出事情。”

莫言轩是何等的老狐狸,当然知道太清长老的意思,微微一捋胡须,点头道:“那是自然。咱们只能是说说,真要看将来,还得孩子们自己有出息才是。太清师兄既然如此说了,我漓水派自然也不会吝啬。龙城之事,若是有所需要,我们漓水派定会支持。”

太清长老笑了起来:“那是自然的,咱们都是一家人嘛。”

秦若和何锡麟听的面面相觑:这特么哪里是谈论孩子订婚啊,完全是给了个借口,来商谈合作的事情。

不过老狐狸们说话讲究,看起来好像还挺照顾孩子一样……

秦若很不想这样,但是他也清楚,到了他这一步,要是还想和以前一样,做什么事情都由着自己的想法来,是不可能的了。

虽然几个老祖宗都说过,万事由心,但是秦若不是傻子,这个万事由心,指的是做事不要受到想法的束缚,按照秦若的思路来做事,但是绝不是可以肆意妄为。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清心观,或者说是龙组,和漓水派之间,算是各自妥协一步,也打成了宗门之间的默契。

秦若回到别墅,看到夏妃暄正在忙碌,却突然想起了那个玩笑话:二拜父母的时候,拜谁?

秦若忍不住有些挠头!

自己这还是单身呢,自己儿子要结婚了……

夏妃暄看到秦若回来,抬眼看了看他,打了个哈欠:“回来了。”

“嗯。”秦若答应了一声,来到沙发上坐下。

正在整理文件的洛静雅,顺便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秦若倒了杯茶:“不是去谈订婚的事情吗?怎么这么累?”

“听老狐狸们讨价还价,能不累么……”秦若苦笑。

旁边的戴可妮却笑道:“那倒也是,不过也是没办法。到了如今这一步,可不是你当初在那边当房东时候那么自由了。”

夏妃暄撇了撇嘴:“现在他不还是房东么?我们还是租客。不过就是租金太高了,我都有点受不了了。”

秦若纳闷的抬头看看她:“租金?我啥时候说过租金了……”

“哎呦,看到没?他不认账了!”夏妃暄撇了嘴。“我们姐妹几个,天天给你做牛做马,打理龙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觉的一个月给多少薪水合适?你给过我们一个子么?这不算租金啊。”

秦若无语……“那个……你们要薪水,开个数吧。”

本来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秦若话一出口,夏妃暄第一个把手里的资料往桌子上一丢,转身就起身“噔噔噔”的上楼去了,只留下一个背影。

接着,洛静雅微微叹了口气,抱着一叠文件上楼去了。

戴可妮看看秦若,苦笑一下,也跟着上去了。

“哎,我说,你们……”秦若有点傻眼,这是怎么了?

看看一下子变的空荡荡的客厅,秦若感觉一下子冷清下来。

坐一会,却么有什么意思,反而心里有点烦躁,干脆,走了出去,打个电话,把何锡麟喊了出来。

何锡麟一脸的不情愿:“这大晚上的,扰人清梦。”

秦若也不说话,只是往前走,一直走出了龙城,在附近的一个小土包上坐了下来。

“哎呦,这怎么了这是?还玩起深沉了?”何锡麟走到他身边坐下,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坛酒,递给秦若。

秦若闻到酒香,也不客气,伸手拿过来,一口气喝掉半坛:“不知道,就是感觉烦闷。”

“烦闷?烦闷也有个理由吧?”何锡麟拿了坛酒,自顾自的喝了两大口,呼出一口气。

“今天回去,妃暄他们好像对我意见挺大。”秦若耸耸肩。

何锡麟看他一眼:“你是真傻还是故意恶心我?”

“什么意思?”秦若看着何锡麟。

何锡麟彻底无语:“你……好吧。你儿子都要结婚了,夏妃暄几个,跟着你也有快十年了吧?你不给人家一个说法?虽然说宗门中,岁数没多大意思,但是总这么拖下去,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

秦若一愣,随即叹了口气,摇摇头:“那我怎么办?四个都娶?她们就不同意。更何况,这不可能。”

何锡麟叹了口气:“谁让你招惹那么多。”

“我……我不是故意的。”秦若无奈的说着,喝了口酒,往后一倒,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的星河。

“不管你故意不故意,都已经是这样了。你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要我说,真就四个都娶了也没什么。宗门中可没婚姻法。你现在已经不算是俗世的人,不再受俗世的律法约束了。”何锡麟倒是一点都无所谓。

秦若躺在草地上,看着星星,苦笑道:“那不是那么回事。”

“这事啊,我看最后也就这么着了。我看的很清楚了这个女人都是好女人,丢了哪个都不合适。再说了,真要丢你也舍不得,否则你也不会那么纠结。”何锡麟叹了口气,抓抓头发。“老子怎么就没这个命呢?”

说着,转头看着秦若的脸,看了好一会:“我就纳闷了,你看看我,在看看你。”

“我怎么了?”秦若翻了翻白眼。

“你说你,我可是名正言顺的富二代吧?这一点你跟我没的比吧?我比你帅吧,这个没得比吧?我修为比你高吧,这没的比吧?啊,我要家世有家世,要人才有人才,要啥不比你强啊……他怎么就不如你呢?那些美女们怎么就眼睛高度近视只看到你,看不到我呢?”何锡麟往后一倒,躺在了地上。

秦若无语……秦若很清楚,何锡麟这货不是没人看上他,而是他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

虽然看似吊儿郎当,实际上秦若知道,何锡麟的压力很大,比他秦若都大得多。

被取消了继承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何锡麟其实也是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做出点什么来,将来也好风风光光的站在人前。否则,也不至于他现在碧霄宫很少回去,几乎是不回去,即便是没事的时候,也是在龙组这边。

“估计是你儿子要订婚,她们受刺激了。不过我觉得吧,你也该解决一下了。总这么拖着,早晚有一天要拖不下去的。”何锡麟过了一会,却是正色说道。

秦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星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