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活下来了/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微微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血红,模糊中,只看到一团青色的身影,和一团碧绿色的身影,纠缠在一起,不时的快速交击,但是最后的结果,他没看到,因为他昏过去了。

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秦若慢慢的睁开眼睛,只感觉全身好像是散架了一样,甚至动一下,都会立刻带来锥心刺骨的疼痛。

秦若没有动,他只是静静的躺着,他不知道何锡麟和刘虎怎么样了。他现在也没办法去想他们,以为他能感觉到,他自己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

但是他很好奇,因为他虽然在死亡的边缘,但是却一直没有跨过那条死亡的界限,就在那条边缘线上晃悠。

过了许久,秦若能微微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气息,从他的身下,慢慢的流入到他的丹田,也正是这一丝气息,留住了他岌岌可危的生命,让他的生命在延续。

那股淡淡的气息,带着一股秦若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却又有点捉摸不到。

秦若很疼,疼的他几乎丧失理智,可是每一次他要昏过去的时候,那股淡淡的气息,总会流出一丝,稳住他的心神,让他继续保持头脑的清醒,当然,同时保持的,还有那让人生不如死的疼痛。

秦若干脆闭上了眼睛,他甚至根本不去考虑疼痛,只是放松身体,放松!

这个时候,越是执着于疼痛,就会越难忍受,干脆放松身体,任由疼痛去肆虐,这种感觉反而淡了许多。

……

不知多久过去,秦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知觉,但是他却不能操纵自己的身体。甚至,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以一种他难以说明的形式在改变,在变化。

这种变化,秦若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好是坏,他只祈求自己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只要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那么,秦若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活下来。

但是很明显,秦若是个无神论者,这种临时抱佛脚的祈求,根本屁用没有。

他除了能够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其余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他的身体,确实在复原。不过复原的过程,秦若看不到。

若是从外人的角度看去,秦若的身体,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骨骼最先开始碎裂,然后慢慢的变成点点的光芒,然后一股真气慢慢的凝聚,维持住骨骼的形状,接着,骨骼彻底的散去,只剩下一个空的骨骼形状,在真气的帮助下维持着。而同时他的胸口部位上,一点晶莹的骨骼开始在慢慢的形成,慢慢的延伸,只是这个过程,很慢,很慢,慢的几乎感觉不到生长。

秦若却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他只知道,天空中云卷云舒,日出日落,月圆月缺……嗯,没看到过下雨。

不过看着这一切自然的变化,秦若却忍不住想到了九歌,夏商周三篇。三篇中的其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大概有百多字,涉及到而来老庄的道家无为。

此刻,秦若看着天空中的一切,仿佛却感觉到一点和往常不同的感觉。

不过他的心中,却忍不住对俗世流传的老庄学说的嘲笑:无为而治,无为,黄老之治,有点乱七八糟。

22道家无为,恐怕以有为化无为,无为化有为,天地循环才是正理。绝不是一成不变的无为。只是俗世得到的,只是无为,以及对无为的偏见,却漏掉了循环天地的概念。22

22道家最讲究天地循环,只有这无为,却是单一的概念,仿佛是凭空而出,实际上,根本就是断章取义。22

秦若心中想着,他的身体周围,那股气息的流动却是变的快了一些。

随着气息的流动变的更快,秦若体内的骨骼也越发的生长快了起来。

22无为,太极,两仪,四象,八卦……本就是生生相息,否则,岂不是成了一去不回头?22秦若闭上了眼睛,一股奇怪的气息开始形成,在他的丹田处,慢慢的旋转流淌。

22追根究底,所谓无为,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只不过是能量的流转形式而已。越是简单的就越是博大,不是因为本身博大,而是在于兼容并包的韧性更大。而越是细分的力量,就越是单纯,单一,只是深究这单一的力量,就变的容易一些。22

这就好象是科学家,专精一门还是好一些的,但是如果所有门类精通,基本是做梦。

修炼却是有所不同,不过,单一属性修炼速度快,却毫无疑问,看似犀利,最后到了最后,说本追源,却是总要回归到最后的能量的真谛。

而能量,就是能量,表现为不同的形式,只是不同的能量组合形式罢了。

秦若感觉到自己似乎对力量的理解,变的深了一些。

这样的日子中,秦若甚至忘记了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甚至他几乎感觉到,自己活着,但是自己也死了。自己死了,但是自己还活着。

这种奇怪的状态之下,秦若的骨骼已经慢慢的长满了全身,慢慢的全身的骨骼肌肉开始交融到一起。

……

秦若正在看着天空的云卷云舒,但是实际上,他的眼中,却没有天空,也没有云彩,他的眼中,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再体会,体会能量的流动。

云,天,风,都不过是能量的一种形式而已。

而在这种能量的表象之下,却就形成了各种细分的能量,比如金木土火水,又或者风雷光暗。

22但是,总要一步一步来,自己的修炼,金丹境,总是有着一个过程,才能触摸到最后修炼的真谛,这个时候,依然要从体会单一的属性开始,慢慢的去触摸真正的力量本源。那么,自己从哪里开始呢?22

秦若心里不知不觉的,开始思索。

随着他的思索,他却并不知道,他原本刚刚凝成的晶莹如玉的骨骼,慢慢的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这金色虽然淡,却极其纯正,散发着一股高贵的光芒。

随着这金色慢慢的弥漫到全身的骨骼,秦若似乎感觉自己重新感觉到了疼痛,那种似乎已经远离的感觉,正在回来。

不过疼痛并不剧烈,而是带着淡淡的痒和麻。这种感觉秦若很熟悉,这是伤口生长的感觉。

22终究是没死,又挺过来了。22秦若突然呼出一口气。

几乎盖满了他的脸的黄沙被吹起。

……

从外面看去,就看到平整的黄沙面上,沙子突然微微动了一下,接着,又恢复了平静。

秦若吹出一口气,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静静的躺着,感受着身体的疼痛和酥麻。

疼痛和酥麻,从他的脖子开始,慢慢的往下蔓延,拓展,很快,弥漫了他的胸腔和双臂,接着,微微一顿,往下而去,随之而来的,就是腹部,双腿,双脚……

感觉到这些部位,秦若大大的松了口气,这至少意味着,身体没缺少什么零件。

疼痛和酥麻并存,秦若牙齿咬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就算是意志力坚强的特种老兵,都会忍不住崩溃。尤其是这不是一点,而是全身!这种感觉,仿佛是几万只蚂蚁在他的身上啃食他的身体一样,刺痛和酥麻同时而来,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扭动,打滚,甚至伸手去抓自己的肌肤。

秦若见过后果:有一个被大面积烧伤的人,虽然恢复不错,但是却因为受不了这种疼痛和酥麻的折磨,一次偶然的机会,麻醉药品的控制出现了偏差,他实在是受不了,几分钟之内,就把全身抓的血肉模糊,以至于原本很成功的植皮,几乎全部废掉了。

虽然没死,但是受到的折磨和痛苦,却是非人的。

秦若此刻,比那个人的遭遇更惨:他是全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没一寸肌肤,都是这样的感觉!

不过秦若没有去抓,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依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躯,除了头部。头部能做什么动作?

秦若只能做到咬牙皱眉!

秦若知道,这或许是他的感知神经还没恢复的原因。

度日如年,是秦若此刻最贴切的形容词。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若终于受不了了,猛地怒吼一声,身体一下子从地上弹起,带起一片黄沙,他的身体猛然窜高十几米,然后直接摔落到地上,在地上疯狂的滚动。

不过秦若的意志力不是一般人可比,即便是如此,也依然没有去抓自己的身体,只是不停的打滚,希望减轻自己的痛苦。

但是毫无疑问,这不能缓解他的疼痛。

但是,这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分散了注意力,那就好熬的多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秦若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几乎都虚脱了,气喘吁吁的像是一条被丢在沙漠里的淡水鱼。

不过,这疼痛和酥麻,也开始慢慢的褪去,随着它们的褪去,秦若感觉到无边的疲惫袭来,甚至根本忍不住,直接眼皮打架,不过几秒钟,就沉沉睡去。

这一次秦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那个绿洲的泉眼旁边,身边,是一堆篝火,篝火上,架着几条烤鱼,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烤鱼的旁边,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慵懒的翻着烤鱼。

22我活下来了。22秦若慢慢的出声。

听到他的声音,那两个人一下子转过身,惊喜的看向秦若,赫然就是何锡麟和刘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